《铁血红妆》

第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玉妙容答应着,低头告辞而出,回到了住处,铁铮在屋里等着,玉妙容把今天跟崔立忠的谈话说了一遍,又把崔明洁的字条递过来。

铁铮道:“我已经看过了!”

玉妙容一怔,铁铮道:“你们在前院谈话,我已经先摸过去看了一遍,因此早知道了!”

玉妙容一叹:“想不到还有这么多的曲折,大哥!我们该怎么办呢?是不是还要追下去?”

“当然!天杀门主不服诛,我绝不停手,这不只是我那个朋友的私仇,而是为了除害,这个组织绝不容存留在世!”

“那我们该上那儿去追呢?”

“自然先听那位老大人的话,离开京师,你在这儿确有许多不便,他说得对,让人发现堂堂玉总督的三小姐在京师跟江湖人混在一起,确实不太好!”

玉妙容肃然道:“我倒不在乎,我父亲也不会在乎的,他既然让我学了武功,就是准备要我归之江湖、以示不忘本之意,只要我不作姦犯科,也不会影响我父亲的前程,问题是我们该上那儿去找到这个天杀门主?”

铁铮笑了一笑道:“妙容,只要你真不在乎,我倒是有相当的把握找出这个人来!”

玉妙容道:“你知道?你看见她离开的?”

铁铮道:“我没看见,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你也许有个叫崔明洁的表姨,但我相信她绝不是天杀门主,我们到外面逛一逛,然後再悄悄地回来!”

“什么?你认为天杀门主还在北京?”

“不错!否则他又何必把你赶走呢?”

“他没有叫我们走,是立忠舅公要我们继续找崔明洁去——不对,你说不是明洁表姨!”

铁铮道:“是的—崔大人是打开了门上的铁锁才进入後园,我看过那把锁,尘封銹满,不像是天天开的样子!”

“他要明洁表姨在里面修身养性,禁止外人去打扰!”

“崔明洁不是神仙,她要吃饭的,通到後园只有那一道门,难道每日三餐都是跳墙送进去的不成?”

玉妙容怔住了,铁铮又道:“我先一步到了楼上,那儿打扫得很乾净,但床上却有一股霉味的,再者,那间小楼既是供一个女人静居之用,就少不了一样东西,那儿就少了这样东西!”

“练武的人并不一定要睡床,送饮食也许另外还有地方,崔明洁走了,自然也把她的东西都带走了。”

“可是她还留下了几身衣服!”

“那可以随时再添置的,用不着带了累赘!”

铁铮笑了一笑:“几件衣服都嫌累赘,却会把净桶抱走,这位天杀门主未免太小气了!”

玉妙容怔住了,她的确没想到这么多,可是这个推断却使她难以相信,顿了半天才道:“大哥!你说天杀门主会是我舅爷爷,他今天那篇话都是骗我的!”

“不!完全是真的,因此这些事都可以查证的,只是他的话太多了一点,他说他对千毒圣经一窍不通,但居然知道你母亲中的是尸毒,更知道天杀门主用尸毒来对付你母亲,是为了逼出你表舅的天毒残篇!”

“你认定就是立忠舅公了?”

铁铮摇摇头道:“那倒不敢说,或许天杀门主另有其人,或许就是他,但不是他的话,他一定跟天杀门有极其密切的关系,所以才摆出这一手金蝉脱壳之计,要我们离开北京。”

玉妙容道:“那我们就不走,偏在这儿跟他们泡下去!”

铁铮苦笑道:“如果令尊不是山西总督,倒是可以斗斗这口气,但他偏偏是朝廷一方重镇,就只好受点委曲了!”

“我爹不会怪我的,他对江湖上为恶之徒十分痛恨,在奉天将军任上,他就专跟江湖败类作对!”

铁铮叹道:“妙容,你嫁给我,你父亲会反对吗?”

玉妙容坚决地道:“不会,他对你印象一直很好,他既然要我继承先人的江湖事业,就不会反对你,所以娘对我跟你在一起不闻不问,就等於是默许了!再说芹儿也一定到了爹那儿了,他如果不赞成,一定会派芹儿来找我了!”

铁铮道:“承蒙玉将军不弃以明珠见托,我这个做女婿的江湖人也不能给老泰山找麻烦,因此我们必须离开!”

玉妙容道:“我认为不必,爹为官清正,没有任何把柄被人捉住,只要我的行为不丢他的脸……”

铁铮叹道:“你怎么还不明白,官宦家有官宦之家的规矩,尤其是在京师,一品重镇的女儿,带着兵器,与江湖为伍,就可以构成对你父亲家教不严的罪名,崔立忠明着劝你,暗中是对你警告!”

玉妙容没话说了,铁铮想想道:“收拾一下,我们立刻离开,好在他们认为我不死也必定是受了重伤,短时间内不会对我们注意的,离开京师,再变个身分回来!”

玉妙容道:“好吧!全听你的,我实在差得太远!”

“不!昨夜你跟毛乐利那一着太高明,至少把天杀门主的神秘身分揭穿了一大半,否则他们不会杀了毛乐利来弥饰这件事的,我们开始行动吧!”

“上那儿去呢?至少得有个方向呀!”

“崔立忠指示你去找你姥姥,你就听他的话好了!”

他搂住了玉妙容,一面吻着她的粉颊,一面依依地说出了下一步的计划,玉妙容满脸娇羞,却没有表示什么。

一辆车子载着铁铮和玉妙容,出了东便门,向正北而行,那是通往山海关的路,也是出关的主路,铁铮由玉妙容抱着上车,躺在车上。车子是在赶路,却并不快,像是不愿颠了车内的病人。

这种行路法自然快不了,每天能走上百来里,已经很不错了,因此走了三四天,才来到长城的边境喜峯口附近,天才过午不久,玉妙容一个劲儿的直催要出口。

赶车的汉子是尤二混,他沉重地道:“姑娘!出了口要百乡里才见人家,铁爷的身子撑得住吗?”

玉妙容道:“撑不住也得撐,照他的毒势看,如果一二天之内不能到承德就再也没救了!”

尤二混只得硬着头皮驾车出了关口,眼前是一大片黄土坡地,看不到一点绿,只有风杨起黄尘。

慢慢地长城被山势所遮,快看不见了,尤二混跳下车子,用耳朵贴着地,听了一下道:“铁爷!您真是神机妙算,有五六匹马追下来了,现在该怎么办?”

铁铮笑笑道:“照计划行事,你管照料他们的马匹,跑过了头就是你的错,我可要揍人的!”

尤二混也笑道:“错不了,小的功夫对付人不行,对付畜牲还将就得过;,准叫它们有来无去!”

说着又跳上车,走了没多久,後面尘头急扬,果然有几骑马追了上来,然後兜韩马头,把车子包围了起来。

尤二混认得为头的两个,正是在刘家大宅中幸逃铁铮剑下的刘绍棠舆赛杨妃,不禁怒道:“你们来干吗!”

赛杨妃道:“我们给黑燕子送行来了!”

玉妙容从车子里窜了出来,仗剑道:“姓刘的,你使暗器伤了我铁大哥,我没找你,你倒反而找上我了!”

刘绍棠一笑道:“玉小姐!门主因为与你略有情谊,特别指示别为难你,因此请你也帮帮忙,把铁铮交出来!”

玉妙容也不说话,摇剑迳击,刘绍棠退了一步,旁边一名黑衣漠子上前接住了玉妙容,两人展开搏斗。

这汉子的剑法居然不弱,玉妙容连发几招精式,都被他挡了过去。

刘绍棠笑了一笑,挥挥手道:“上两个人去,给黑燕子请个安,然後恭送他上路!”

玉妙容大急道:“你们敢乘人之危!”

仗剑退後要保护车子,赛杨妃微微一笑道:“玉小姐,我们是为你好,堂堂总督千金,在江湖上混多可惜,铁铮活着你欠他的情,他一死,你就可以上山西找令尊了!”

口中谈着话,身形一欺,已经到了玉妙容後面,挡住了玉妙容的退路,玉妙容用剑急逼,可是赛杨妃的武功此那漠子还了得,长剑翻飞,反把玉妙容逼退了。

那两名漠子已经欺到身前,尤二混横出相阻,一名汉子长剑轻点,底下跟着一脚踢出,喝道:“滚开!”

尤二混被踢得滚了出来,汉子用剑挑开车帘,但见铁铮用被单盖着脸,蜷在车座上,那漠子冷笑道:“黑燕子,大爷是好心,你反正是死定了,何苦多受罪呢!”

刷地一剑刺了下去,就在剑尖快要到达之际,那床被单忽然抛了起来,裹住了他的剑,罩住了他的头,跟着剑光一闪,这漠子己倒了下去,另一名漠子叫道:“不好!咱们上当了,黑燕子没中毒!”

才叫到这里,铁铮长剑又到,再把他劈倒下来!

铁铮乍然现身,而且出手就制倒了两个人,把刘绍棠与赛杨妃都吓住了,另外两个汉子也怔住了。

他们正在夹斗玉妙容,乍然失态,玉妙容却毫不客气,挺剑急搠,一下子就劈倒了一个

赛杨妃急叫道:“不好,黑燕子是在施诈,大家快逃,谁能脱身就通知门主去!”

他们来了六个人,已经倒下了一半,一个漠子飞速地腾身退後,落在自己的马上,策马急奔。

尤二混站了起来笑道:“免崽子,老子叫你逃了出去,就不叫尤二混了!”

他容得马奔出了十几丈,才忽地扬手,两块飞蝗石疾出,打在马的後股上,骏马负痛长嘶,猛地一掀把那汉子弹上了半空,尤二混飞煌石出,十几块飞石都招呼在那汉子身上,落地後叭地一声,摔得脑袋开花,无法动弹了。

铁铮从容地跨下了车子,笑笑道:“二混,挺不赖!”

尤二混笑笑道:“铁爷夸奖了,小的没机会跟名师学艺,这是小时候当顽董时练的,一直没松下来,现在将就还管用,这两个家伙是不是要我也收拾下来?”

铁铮笑道:“现在还不必,你看住那个婆娘就行了,她要是敢跑,你就打她的脸,叫赛杨妃更胖一点!”

说着慢慢向刘绍棠逼过去,这下子刘绍棠可真的急出了眼泪,没等铁铮走近就跪了下来

“铁大侠!我完全是受了上命所遣,请您饶命吧!”

铁铮笑道:“刘大少爷,别再来这一套了,上次你放的那一暗针没要了我的命,这次更不灵了!”

刘绍棠连连磕头,口中直喊饶命。

赛杨妃却好像豁出去了,大步走过来:“刘绍棠,别这么没出息,大小了一死而已,死也要像个男子漠,站起来!”

刘绍棠闻言一怔,才抬起头来,赛杨妃忽地一脚,踢在他的胸前,这一脚的劲道十足,把刘绍棠整个人踢得飞了起来,落地时,仰面朝天,胸前一个大洞,鲜血像泉流似的往外喷好不容易平坐起来,手指着赛杨妃,两眼中凶光直露:“你……你对我下毒手!”

赛杨妃冷笑一声:“刘绍棠;人总要活下去,我假如不先下手,你也不会让我活下去的。”

刘绍棠又要扬手,赛杨妃已经平空弹射起来,玉妙容以为她要跑,跟着扑起喝道:“留下来!”

剑光跟着扫上,赛杨妃也不躲,听任那一剑削落了她的一只手掌,而且伸出了另一只手,抓住了玉妙容,落向另一处沙丘後面,而铁铮也看出了情况的不对,抓起两个被制住穴道的漠子,掷向刘绍棠而去!

只听得波波几声轻响,眼前银光乱舞,等到光定尘落,刘绍棠与那两名汉子已经成了个马蜂窝,一身都是细孔,而赛杨妃与玉妙容所藏身的沙丘前面却铺满了一层细小的银层,赛杨妃探起头来一看,铁铮已慢慢地走过来,递出一个瓶子给玉抄容道:“给她敷上!”弯腰由地下用剑尖挑起一蓬带有银层的砂土,仔细看了一下,点点头道:“厉害!厉害!这玩意如果中上一颗,连大罗神仙也难逃一死!天杀门真不简单,居然制造出这么恶毒的杀人利器!”

赛杨妃伸出断臂,由玉妙容替她包扎,咬着牙道:“这是硝月追魂弹,是用淬过剧毒的银层,裹在硝石跟硫磺的外面,掷出时立刻爆炸,十丈之内,无人能免!”

铁铮笑道:“我站在五丈之内,也没有受伤!”

赛杨妃道:“那是铁爷见机得快,用那两个家伙挡住了爆出的银层,否则任你功夫再高也难逃一死!”

铁铮一笑道:“刘绍棠身怀如此利器,大概在天杀门中的地位很高了?”

赛杨妃道:“不错!他是三个副门主之一,而且是门主的面首,所以有这种利器!”

铁铮哦了一声:“这么说天杀门主是个女的了?”

赛杨妃道:“你们已经找到了崔老儿,难道还不知道门主叫做崔明洁?”

铁铮道:“虽然知道了,但我有点不相信,经你证实後,才算确定了,赛姑娘,你杀了刘绍棠,大概是不准备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