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二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玉妙容怔住了,西门玉双腕已为自己削断,这两拳是怎么攻出来的了?

铁铮对这突然的攻拳似乎早就成竹在胸,他的身子猛地往下一坐,把头往后一仰,使西门玉的双拳击空,然后双腿巧妙的翻起,脚尖踢中西门玉的胸前,克克一阵轻响。

西门玉一声痛呼,身子平飞跌出,撞在墙壁上,又砰然跌下,口中鲜血直喷,显然铁铮这两脚落得很重,至少踢断了五六根肋骨,造成她严重的内伤。

西门玉翻滚了几下,想要翻起来,但已有力不从心之感,她的脸上显出了一片铁青,美好的胴体上也慢慢泛起了青色,喘息不停……

“黑燕子,你好狠的心!”

铁铮冷泠地道:“西斗玉,你知道我叫黑燕子,就不该那么大一息跟我近身肉搏,我之所以被称为黑燕子,就是刚才那一式燕双飞的腿法,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破得了我那一式,躲得开我那两踢!”

西门玉的脸上神情显然更为恶毒,连眼睛都变成绿色的,射出了碧绿的厉光,喘着气道:“黑燕子,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一定要把你摆平下来!”

铁铮道:“遗憾的是没有下一次了,因为你居心太险恶,居然想用含沙射影的毒招来对付我,但是你忘了我的外号叫黑燕子,燕子是不会上这个当的!”

西门玉冷哼了一声:“铁铮!你别吹了,如果不是我那个该死的姐姐泄了密,你躲不过这一招的,”

铁铮淡淡地道:“不错!我承认,西门春在临死前告诉了,你这一手杀着的虚实,因为她要求我找到你,无论如何要把你弄回边疆去,劝说不成就强制执行;因此她必须把灵蛇教中的杀手告诉我,免得我上你的当……”

西门玉不响了,玉妙容这才问道:“铁大哥,你们在说些什么?又是含沙射影!又是灵蛇杀手的!!”

“刚才她的那一式就是灵蛇教中杀手含沙射影。”

“那只是双风灌耳,并没有什么特别!”

铁铮笑了一笑:“但是在灵蛇教中,这一招就易名为含沙射影!是万无一失的杀手!”

玉妙容道:“我不懂!这一招并不难化解,普通练过拳脚的人都懂得解法!怎么称为杀手呢?”

铁铮道:“灵蛇教中武功招式都是从各种毒蛇的行动上演化而来的,那一式‘含沙射影’则是最毒的青竹丝捕鸟的身法上演变而成,见过青竹丝吗?那是一种青绿色挑战蛇,含有剧毒,咬上立即致命,它的皮色像竹枝,也喜欢栖息在竹林中,捕食时攀上竹枝,将身子蜷在竹梢上,看去就像是一根竹枝,飞鸟不察,掠过竹梢时,它突然探头出去一口咬上立即松口,可是它牙中的毒液却能将飞鸟立刻杀死坠地,它再下去慢慢吞食。”

“那跟方才的招式有什么关系呢?”

铁铮笑道:“青竹丝厉害在毒液,攻击的方式并不高明,‘含沙射影’也是一样,他们采取最通俗的招式,双风灌耳近身对搏时所用!这一招威力并不大,但只有一个解法,就是双手用‘拨萍见鱼’分开对方的双拳而己,方法人人会用,但是对灵蛇教徒用这个方法就惨了!”

“为什么?,难道他们另有变化?”

“小小的一点变化,只是化拳为抓,他们的指甲上都含有剧毒,划破一点皮,立刻制对方于死命!”

玉妙容想了一下道:“如果是以指甲上的毒伤人,还有许多更妙的招式可用,不必要这一招!”

铁铮道;“灵蛇教徒以蛇为武学之宗,跟他们父手的人都具有戒心!不大有机会能得手,只有这一招,攻人所必救,非要上当不可,所以才称之为杀手!”

玉妙容叹道:“这一手实在大狠毒了!”

西门玉厉声道:“再狠毒也没有铁铮狠毒,他知道我以毒蛇为粮,全身都布满蛇毒,却用狠着将我踢成内伤,使真气涣散,蛇毒发出,让我慢慢地被蛇毒侵蚀而死!”

铁铮道:“你自小以蛇为粮,这点蛇毒杀不死你的!”

西门玉怒道:“不错!可是我的肋骨断了五六根,如果不加诊治,就无法动弹,躺在此地等死,要治我的内伤,必须有一个内家高手,为我推拿气血,接好断骨!”

土妙容道:“任何一个练过武的人都能治得了你的伤!”

西门玉道:“说得好听,你就来替我治治看,只要你把我的气血推顺,让我能行动,我就告诉你任何想知道的事!”

玉妙容正要上前,铁铮却拉住她:“别傻了,她身上蕴聚多年的剧毒都泄了出来,谁沾上谁就送命!”

玉妙容一怔道:“这——那就只有眼睁睁地看她死了?”

铁铮道:“不会,她有办法自救的,别的人沾不了她的身子,灵蛇教中的人却小怕蛇毒,可以救得她的,这是西门春告诉我的办法!说惟有这个办法可以叫她乖乖回去,我答应了西门舂,所以才如此对付她!”

西门玉怒道:“你做梦,我宁死也不愿意回去的!”

铁铮道:“那是你自己找死,可不能怪我,我答应过你姐姐不杀你,所以才留你一命,你自己要找死,就不关我的事了,你熬着吧,再过一会儿更有你好受的!”

西门玉瞪了他一眼不语,玉妙容也不知说什么好了,静默片刻,玉妙容忽又问道:“铁大哥!刚才我明明已经砍断了她的双手,断手还在地下,她怎么又长出两只手了?”

铁铮笑道:“你记不记得上次我们对赛杨妃的事了?你削断了她的左掌,可是在帐篷里她找我拼命时,居然又是双手完好了,从那一次开始!我就得到教训,对天杀门的人,最好是一剑断首!否则水远不要放松戒备!”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铁铮含笑用剑尖挑起地下的一双断手道:“你看这个就明白了,这是一只皮制的假手,与人争斗时戴在手上,几乎可以乱真,他们拼斗时,不大注意保护自己的手,就是为了要达到移花接木,趁机偷袭的目的,因为谁也不会防备一个刚被削断手腕的敌人的!”

玉妙容仔细看看那只假手,发现制作十分精巧,而且断处还一个薄囊,里面贮了红色的汁液,像是血液一般,如果不注意,很难会发现是假的!

铁铮一叹道:“我遭遇到不少天杀门的杀星了,那些人武功虽然不错,但并不是什么顶尖人物,何以会有许多高手死在他们手下,我一直想不透他们用的是什么手段。赛杨妃那件事给了我一点启示,今天你削断她的双掌后,她虽然满地乱滚,但是痛苦却不逼真,我想到她一定是在捣鬼了,刚才我走过时,又恰好踏在另一只断手上,脚下的感觉是空空的,不像是一只真的手,可是还真像。这时候我完全了解是怎么回事了,心中也有了戒备,所以才没上当,否则这一手含沙射影很可能会要了我的命!”

玉妙容骇然道:““这些人的心思大巧了!”

铁铮笑道:“天杀门的手段也行将计拙了,我只要把他们的杀人手法以及一些鬼花样宣扬出去,使每个人都提高警觉,天杀门的末日也快到了!”

西门玉已经开始哼出了声音。

这是一种真正痛苦的呻吟,而且她的身子又开始在地下翻动,这也是一种真正的痛苦挣扎。

铁铮道:“西门玉!你如果想活下去,就把天杀门主的下落招出来,我就为你止痛!”

西门玉忽地怒吼一声,从地下纵了起来,张开双手对准玉妙容抱去,铁铮想到她满身是毒,分明是想跟玉妙容同归于尽,但西门玉的来势大急,紧急中智生,掀起那张方桌,直向西门玉推去!

这一推劲力很大,方桌推着西门玉一起向左边墙上撞去,直到墙前发出碰的声,方桌面贴在墙上,却不听见西门玉的声音了,铁铮不禁一怔。

桌子与墙之间,容不下一个人,难道是他用力大大,把西门玉给挤扁了?这似乎不大可能吧,

桌子碰然声中倒下,墙上有尺许大的一个圆洞,西门玉不见了,洞中传来她充满了讥讽的笑声:“铁铮!狡免三窟,你也早该想到的!”

笑声渐渐远去,终于听不见了!

玉妙容掌着灯!照向那个洞口,里面黑沉沉的,不知有多深,她试着射进两颗冰魄神珠,却一无回音。

铁铮一叹道:“不必费力气了,我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狡猾,玩出了这一手,我更不该忘记她是灵蛇教中的门人,练过卸骨功,刚才那两脚只造成她轻度的震动,伤得不重。”

玉妙容道:“我明明听见他肋骨折断的声音的!”

铁铮摇摇头:“不是的,但连我也给她骗了,我的脚踢中的时候,她正好运劲松散了骨节!使在感觉上以为她的骨头断了,疏于戒备!才被她跑掉了。”

玉妙容道:“肋骨也能松散的吗?”

铁铮道:“武功就是发挥体能,做到一般人不能的事,灵蛇教就是专门从事这方面的研练,使骨骼松合自如,只要头能钻过的地方,全身都能通过。”

玉妙容举起烛火,照照那个圆洞道:“这个洞不知道是怎么开的,从头到尾都是一样大小?”

铁铮笑道:“地老鼠在田间打的通道,能有几十丈长呢?还不是一点一点地慢慢挖出来的,由此可见她在这儿栖身”定有一段时间了!否则不会有这么周密的设计。”

玉妙容一叹:“这一趟又是徒劳!”

铁铮道:“不是徒劳!至少我们更进了一步,而且得了进一步的证实,天杀门的重要人物在京师,而目潜藏在一些大员的宅第中,这些大员一个个身世显赫,你想他们凭什么敢对这些江湖人加以包庇?”

玉妙容一怔,铁铮又道:“以刘老儿而言,官高至二品尚书要员,他的儿子,仙的姨太太,居然都是天杀门中的人,他竟然不加干涉,听任他们自由活动,为的足什么?”

“自然为的是钱。”

铁铮笑道:“您想得太简单了,刘老儿官拜尚书,主理兵部,什么地方刮上一笔,也比这零零碎碎地收进来多,他会冒这么大的险,弄这种小钱吗?”

玉妙容也怔住了道:“铁大哥,那你说是为什么呢?”

铁铮道:“做官的自然是为了权势,他这么做,当然一定有他的理由!刘老儿胸无大才,惟一的本事就是善于逢迎,他是在和坤掌势后发迹起来的!”

玉妙容恍然道:“铁大哥,你是说他是受了和坤的指使才包庇这些人的?”

“不错,只是和坤为他撑腰,他才敢如此胆大妄为!”

“天杀门也是和坤在支持的了?”

“不错!你那位舅爷爷泄漏了一个秘密,他说崔明洁沦为和坤的爪牙,是他逼着抓回来的,这句话是半真半假,因为他自己也跟天杀门脱不了关系,根据这些线索,我敢说和坤才是天杀们的最高负责人。”

“他是天杀门主?”

“那当然不是,但天杀门是他一手培植起来的绝不会错,而天杀门的总坛,也一定是设在和坤家里!”

玉妙容不得不相信了,因为一切的事实证明,都归向那条路上去了。

“我只有一点不懂,和坤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还不简单,他势力薰天,却还不够一手遮天,朝中反对他的人还多得很,既不能明着排除那些异己,就只好采用暗杀的方式!”

玉妙容叫起来:“不错!天杀门的组织大严密了,和坤是銮仪卫出身,那就是官家的密探,也只有干过那种工作的人,才懂得如何组织这个暗杀的凶手集团,铁大哥,我们把他揭发出来。”

铁铮笑笑道:“别傻了,你有证据吗?”

“到他家里去一搜,就可以找到证据了。”

“领袖军机,堂堂廷相,你凭什么去抄他的家;何况搜到了也没有用,这很可能是官家秘许的!”

“什么?官家会秘许天杀门的存在!”

“话不是这么说,掌领军机的大臣;必须要有耳目灵通,任何一个中堂大学士都秘许有一批私人的,天杀门只是对江湖人所用的名称,对官家他自然另有一个解释。”

玉妙容皱着眉头道:“那就不是我们的能力所能扳倒的了!铁大哥,我们该怎么办昵?”

铁铮微笑道:“我们是江湖人,以江湖人的身分对天杀门展开追索,这没有什么不可以!”

“可是我们总不能追到和坤家里去!”

“为什么不能,这儿是尚书府,我们不是照样来了?”

玉妙容叹了口气:“铁大哥!这点也许你没有我清楚,和坤家里可不像别处,岂仅禁卫森严,高手如云,而且到处都是机关暗器,你武功再高,到了那儿,也将一筹莫展,而且我……”

铁铮一笑道:“你不能帮我的忙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