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二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入夜,天刚黑,四海珍已经座无虚席,整个给福贝子包了,客人全是西征班师的将爷们。

福康安虽然架子大对部属倒是挺不错的,而且心里高兴,多喝了几杯酒,挟醉乘轿子回行馆,前前后后,当然有了一批扈从!

才上轿没多久,然然一处屋顶上跳下两条人影,手执利剑,直逼大轿,刺了回身就逃,

那些家将们自然不肯放松,拼命地追,黑影往前飞逃,看去似乎是一男一女,身形很灵捷,逃到一处屋顶上,忽然那个男的脚下一滑,掉了下来,女的连忙跟着下来,大家追过去,但见女的一剑对那男的刺去!

等家将们追过去,那女的一长身,又掠上了屋顶,两个起落,隐入黑暗中不见了!

家将们追过去,但见那男的喉头中了一剑,正在汩汩流血,看来是死定了,想必是女的怕他泄秘!自己来上了一手杀人灭口。

于是家将们又四出搜索,刚好发现那女子窜上了一垛短墙头,他们发喊一声很快的围了过去。

尤其是福康安那几个贴身护卫更是恨不得立刻把刺客拿下,拼命地追了过来,跟着也窜上墙头,眼见那女子以极快的速度,扑进了一栋小楼!

那些护卫自然不肯放松,跟着追过去,可是这时院子里已经騒动了起来,一列带刀的汉子涌了出来,拦住了这四五个人,同时还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持械擅闯中堂相府,你们不要命了!”

那是因为见到来人身上还穿着官,所以才喝问了一声,如果是寻常百姓,怕不早已乱箭齐发了。

“中堂府?那一个中堂府?”

“瞎了你们的狗眼,京师有几个中堂相府?”

清制自雍正设军机处后,就是一个处理朝政的最高机构,军机处由亲王及文武两班的领班大臣组成,约为七人,都是各阁的大学士,而不入军机登阁,不能称中堂。

和坤入阁也不过才近两年的事,可是他在当尚书的时候,就有人称他为中堂了,等他真正入阁拜相,立刻就成为军机领班,大家则又称他为相爷,以示高出其他的。

(此处不清楚)

“大胆东西!居然敢口称相爷官讳!”

那些侍卫也不过才怔了一怔,立刻横了起来,也大声吼道:“和坤又怎么样,他居然敢派人行刺咱们贝子!”

那列汉子一听口气不对便道:“贝子!那一位贝子?”

“一等侯福贝子,京师有几个贝子!”

也是一句尖刻的回话,院中的武师们也怔住了,假如有谁敢跟和坤一碰,就是福康安福贝子!

双方后台都札实,大家僵在那儿,既不能进,也不能退,接着墙外人声嘈杂!灯火通明。

原来是福康安带着大批的人追了下来,算来他福大命大,在轿子内因为酒醉,偏着头歪在一边睡,所以这一剑只伤了他一点肩肉,可也把他的酒吓醒了,四海珍的人手都足,福康安在部属前不能丢脸,带了人追了下来。

福康安首先找到了在外面那个男刺客的尸体,旁边自然有他的家将在看着,追随着赶来侍候的,也有巡检司的官人与提督衙门的班头捕快。

拉下面纱立刻认出这家伙是和相府的护院马占奎,身边还有块地字腰牌,也是和相府侧门出入的凭证。

这位新晋伯爵,荣封贝子的少年新贵,气势何等大,当街行刺已经够他火大了,何况还伤了他。

所以他确定了自己伤势不重了,立刻带人追了下来。

马占奎的尸体有人看着,听说凶手是男女两人。男的虽然死了,但是死于同党女凶手的杀人灭口。

他又追了下去,一直来到和相府的侧园门,听见了他的护卫在里面跟人争斗,自然火更大,三不管地叫人冲进来。

他来的正是时候,因为他的那些护卫,正被和相府的护院武师杀得支持不住,节节后退了。

福康安一挥手,怒声喝道:“冲上去,给我杀,见了老和都甭管,宰了这老畜生有我负责!”

那些征蛮回来的将官们又岂是怕事的,有了主帅的命令更不得了,吆喝一声,各持兵器就冲了上来。

和相府的这些护院还真了得!居然个个能杀惯战,虽然福康安带来增援的人不少,但仍然胜不了他们,如果他们不是心存顾忌,知道对方的后台硬,恐怕早已有伤亡了。

不过这一阵械斗已经闹大了。

和坤自己不在家,他的总管毕师爷毕天青立刻匆勿地赶了来,首先喝止了自己这边的护院武师,然后趋前见礼道:“贝勒爷,门下无知,冒犯了虎驾,学生一定查明究竟以报……”

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对方打上门来,理屈在彼,但是他想先稳住对方再说,所以仍然很客气。

福康安却怒道:“把和坤找来,本爵要问问他!”

“启禀贝勒爷!中堂大人没在府中,不管什么事情,您吩咐下来,学生一定负责就是!”

福康安看了他一眼:“你在府里能做主吗?”

“学生毕天青,总管府中一切事务!”

“好!本爵先拿下你,问清楚了再找和坤,绑上,”

手下的人立刻上前,和相府的护院也要再度动手。

毕天青连忙喝止,朝福康安躬身道:“贝勒爷!到底是什么事,您先说明了,假如理屈在敝府,不待您吩咐!学生自然会自行就缚认罪,这么无缘无故就要捆学生似乎大过份了。”

已经有两个卫士执住了毕天青的双臂,但不管他们如何使劲,毕天青连动都没动,那是福康安身边最得力的两名卫士,居然制不了一个文绉绉的师爷,由此可见他的不简单。

福康安到底不糊涂,而且也知道和相府中养着不少高人异士,自己虽然手执军权,却没有这种人才。

因此他不想吃眼前亏,摆摆手召回了两名卫士,怒声道:“姓毕的,你把事情问问清楚,再来跟我回话!”

他负手站在一边,毕天青这才问自己的护院,他们自然不清楚,只知道有人闯进来,他们立加拦截。

好在地方巡检也跟来了,把事情一说。

毕天青大惊失色,知道事情不轻,连忙道:“贝勒爷!这怎么可能呢!您是朝廷股肱,敝上对您十分尊敬。”

“前两天我们还吵过一架,这种话别说。”

毕天青陪了个笑脸:“那只是一时意气之争,敝上是个很谨慎的人,谋国之忠惟恐不及,岂有因小怨而伤国之柱石的道理,这一定是有人嫁祸。”

“两个凶手,墙外死了一个男的,女的逃进了这里,毕师爷,您心里有数,该不会否认吧?”

毕天青道:“马占奎是本府护院不错,但是已失踪三四天,敝府已向地方衙门报备了!”

眼睛扫向巡检司,那芝麻大的官儿自然惹不起中堂府,毕天青的这一眼他还有不明白的,立刻道:“是!是的!”

福康安冷笑道:“既然要教他行刺,自然要预先安排!和坤是銮仪卫出身的,会不懂这一套吗?”

“马占奎是四天前失踪的,敝上跟贝勒爷失和是两天前的事,若说预先安排,谁也不会相信!除非敝上有末卜先知之能,预知两天后会跟贝勒爷冲突!”

此人不愧精明,两句话相当厉害,福康安倒是没话说了,冷笑一声道:“他行刺可是有目共睹的。”

“这也许是他受了姦人的支使,但绝不会是敝上!敝上真要跟贝勒爷过不去,也不会笨到派一个自己府里的护院,还带着腰牌去行刺吧,假如敝上连这点脑筋都没有,又岂能得圣上之器重,入阁拜相,领袖军机,辅宰国事呢?”

最后一句不但是辩白,也点出了和坤时下的圣眷隆重,福康安自然也听得出,盘算了一下,火气小了下去。

他知道和坤的确不会做这个傻事,而且照目前的情形看,他也扳不倒和坤,只有借机会逞逞威风了。

冷笑一声道:“这一个死无对证,是问不出话来了,但是还有一个女刺客的活口,逃进这儿来了,你们又怎么说?”

毕天青道:“是真有此事吗?”

一名侍卫道:“当然!我们追着进来的,看她进了园子,直上那座小楼的方面去了。”

毕天青看看那座楼,心中一沉道:“那是相爷处理重要机密的地方,连学生也不敢轻易进入,如果学生说没有,贝勒爷一定不会相信,可是敝府的人都不敢前去搜查,一定要等相爷回来,请准了才去,贝勒爷如果要去搜查,学生不敢拦阻,但也不敢恭陪!您请!”

他这一手更厉害,福康安更不上这个当,冷笑一声道:“现在去人早就溜了,不过那个女凶手的衣着身段有很多人看见,虽然蒙了面,总会有人认得她!”

旁边一名 道:“她还朝我放了一枚暗器,是一枚蛇形的钢镖,被我用兵器击落了下来,我只要拿了那支镖,到四下去探问一番,不怕找不到她!”

福康安冷笑道:“最好府上能把这女凶手交出来,否则等我问出这个女贼跟府上有关,咱们就有官司打了!走!”

他一挥手,气汹汹地带了占口己的人走了。

毕天青哈腰一路恭送到门口,再三打拱道:“贝勒爷,出了这种不幸的事,敝府也感到很遗憾,您安心回去养伤,敝府在最短期限内,一定会把这件事交代个水落石出。”

福康安冷笑道:“明天早朝!本爵就会面奏圣上,老和有话,在圣上面前去说吧,我希望他今天别生病,明天去告病假,那是赖不掉的!”

毕天青苦笑着送走了那批人,然后作了一番指示!吩咐那些护院小心巡守,就匆匆进入到内宅去了。

约莫一个时辰后,和府墙角上现出一条人影,掩掩悄悄……

离开了之后,穿房越脊,来到一处静院中,刚要跳下去,后面追来了两条身影,一下子堵住了。

那正是铁铮与玉妙容,两人都是一身劲装,拦住了同样一身劲装的西门玉,铁铮笑道:“蛇姬,这下子你走投无路,尝到了被人整的滋味了吧?”

西门玉脸现厉色叫道:“我就知道是你们捣的鬼!”

铁铮笑道:“当然了,除了我们没别人,不但你知道,我相信天杀门中人都知道是我们干的,就苦于无法说出去,我这一手漂亮吧?至少天杀门无法再利用和坤的家里为掩护了,他们准备搬到那儿去?”

西门玉怒道:“你别想我会告诉你!”

铁铮一笑道:“你不说会后悔的!”

西门玉怒道:“后悔的是你们,你们用这样卑鄙嫁祸的手段,我们同样也会报复的,而且将十倍于你们!”

铁铮道:“只可惜我孑然一身,你们除非是抓到我,否则拿我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光脚不怕穿鞋的!”

西门玉冷笑道:“你光脚,玉妙容的老子可穿着朝靴呢!”

玉妙容的脸色大变道:“你们敢陷害我父亲!”

西门玉的脸上现出了厉色,非常得意大笑道:“有什么不敢的,这叫做礼尚往来,例子是你们开的!”

玉妙容很着急地转向铁铮道:“大哥!那怎么办-.”

铁铮微微一笑道:“没关系,叫他们去好了,你父亲并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艺出长白门下,造诣更在你我之上,天杀门连我们都对付不了,还动得了他吗-.”

西门玉道:“笑话!当初我不是照样对玉妙容的母亲下了手,他又何尝奈何得了我们!”

铁铮道:“那时他是不知道你们在捣鬼,还以为是笑道人崔明心在施手脚,可是他也没太重视这件事,把妻子放在京师,一个人上任去了。他明白玉夫人是不会有性命之虑的,现在玉夫人是没事,否则他早就找了来了,还用得着你们去找他,此其一,再者,他是现任总督,一方重镇,你们的底子已经被福康安吵开了,和坤逼不得已,才叫你们出来避一避,可见和坤还是怕朝廷的,如果你们敢对朝廷外寄大员下手,和坤也得留神脑袋搬家……”

“和相爷权倾当朝,他会在乎一个小小的总督!”

“玉总督想要扳倒和砷,或许力量不足,但他如果被你们暗害了,朝廷里的有力人士都饶不了他的,几个亲王,新册为太子的十五阿哥嘉亲王,都是老和的死对头,虽然他们跟福康安也不对,可是出了这种事,福康安也不会罢休的,因为福贝子对玉将军十分敬重,老和是个聪明人,不会准你们做这种傻事的!”

西门玉词穷了,怒声叫道:“和老头儿有顾忌,我们江湖人可不在乎这些,凭我一个人也敢做!”

铁铮笑笑道:“不错!你的确敢,因为你是亡命之徒,在天杀门里的地位已经被排挤出来了,你从苗疆混进京师,搭上了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