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二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夜深人静,这时天桥一带己冷冷清清,附近几乎见不到夜游人。

铁铮来到烧饼店一刖,只见门上挂著把大铜锁,好端端地毫无受损。

如果有人潜入,必是从後面的小天井进去。

开锁的钥匙在尤二混身上,铁铮刚才忘了向他索取,只好绕向了屋後。

他身形一拔而起,跃上瓦面,越过屋顶从天井纵下。

凭他卓越的轻功,落地末出丝毫声音,如同猫儿纵落一般。

他蹲著聆听了片刻,隐约听出屋内似有轻微的女子低泣声,不由地暗自一怔。

这个屋子原是旧宅,段老么的妻女先来京师落脚,以廉价买下它时,屋龄已有好几十年,而且空置了很久,以致年久失修。母女三人雇工加以整修後,才开起烧饼店来,否则根本不能住人。

难追是古宅闹鬼?

铁铮虽自恃艺高人胆大,但一想到鬼,也不禁心里直发毛。毕竟,阴阳两界有别,神鬼之说至今仍是不解之谜。

他强自镇定,手按藏在宽大牧装内的剑柄,小心翼翼地站起向屋内掩近。

当他接近内厅时,低泣声更清晰可闻了。

绝非听错,确实是个女子的泣声!

铁铮正待出声喝问,泣声突止,冷不防“嗖嗖”两声,两柄柳叶飞刀破窗疾射而出。

幸而他眼急手快,将两柄飞刀接个正著,不由地惊怒交加,厉声喝问:“是人是鬼呢?”

其实多此一问,是鬼那会用暗器伤人。

屋内一片漆黑,无声无息。

显然那女子两柄飞刀落空,不敢再轻举妄动,正利用黑暗掩护,准备全力作出奇制胜的一搏。

铁铮也不敢贸然往屋内硬闯,双手各握一柄柳叶飞刀,沉声道:“我知道你躲在屋里打什么主意,那不会得逞的,乖乖替我站出来吧!”

忽听屋内女子发出惊喜之声:“是铁叔叔吗?”

“小婷姑娘!”铁铮也听出了她的口音。

屋里果然是江小婷,她确定了来人是铁铮,立即从黑暗中冲出,将紧握在手中的剑丢下叫声:“铁叔叔……”扑进他怀里就失声痛泣起来。

铁铮也把两柄柳叶飞刀丢开,拥住她急问:“小婷姑娘!发生了什麽事?你怎麽……”

江小婷悲痛慾绝泣道:“那夜铁叔叔不辞而别,第二天我们一家就离开京师,雇了车回山东,一路上平安无事,谁知快到青城时,突然被一批二三十人追杀,家父和家母奋战不敌,双双死在乱箭之下,妹妹也受伤被擒,只有我夺马杀出重围逃走……”

说到这里,她已泣不成声。

铁铮一听段老么夫妇都死了,也不禁悲愤交加,顾不得安慰这少女,用手抬起她的脸:“别哭!快告诉我,追杀你们的是什麽人?”

江小婷强忍悲泣道:“那时大阳快下山,我们本来想在天黑前赶到青城的,听到後面马蹄声大作!我急忙从车厢里探头一看,追来的二三十人,个个都用黑巾蒙住了大半个脸,根本看不清面貌。”

铁铮追问:“你突围逃出後,就直接逃回京师了?”

江小婷摇摇头道:“没有!我当时是直奔青城,躲了好几天,才绕道临邑,经阜城、商阳、良乡一路辗转回京师的。今晚刚到,我先去天桥找尤二叔,想打听你在那里,偏偏找不到他的人,问了好几个人,都是一问三不知,我只好回这里来过夜了。”

铁铮沉吟一下道:“唔……应该不会是天杀门干的,除非是金元福那夜败在我手下,废了双臂心有末甘,自己又无力报复,找到门路投靠了天杀门,来个借刀杀人。”

“天杀门?”

江小婷对这组织毫无所知,但她突然记起,那夜金福元败在铁铮手下,含恨离去後,段老么惟恐他纠众再来报复,要求铁铮能留下,并且以她们两姐妹的终身相依托。

当时两姐妹一听父亲当面提到婚事,窘得赶快逃进房去,却开了门缝偷听外面的谈话。

铁铮为了表明自己的身不由己,情非得已,曾坦然说被天杀门追杀之事。

“铁叔叔,是追杀你的那个杀手组织?”她惊异地望著一身游牧民族打扮的铁铮。

从这种装束,她已意识到,铁铮也可能正在逃避那批杀手的追杀。

铁铮微微点了下点,不解地道:“如果真是那批杀手,几乎无人能逃过他们的毒手,而你……”

江小婷眼圈一红,又凄然泪下道:“家父和家母就是为了全力掩护我和妹妹逃命,才被乱箭射杀的。当时我曾回头抢救,决心要死也大家死在一起,可是家父在中箭倒下时,大声向我叫著:‘去找你铁叔叔为我们报仇!’,就是这句话提醒了我,眼看妹妹受伤被擒也顾不得了,夺了匹马就突围逃去。”

铁铮沉思了一下,皱起眉头道:“这事很有蹊跷,天杀门的杀手,个个武功不弱,或许他们会用各种不同的歹毒暗器,甚至用尸毒,但绝不会用弓箭……你确定令尊令堂是被乱箭射杀?”

江小婷恨声道:“他们两位老人家倒地不起时,身上已经如同刺媚!”

铁铮突然下了结论:“那不是天杀门的杀手!”

“那又是什麽人呢?”江小婷急问。

铁铮判断道:“既然不是天杀门干的,那就可能是雄风武馆方面的人了。”

江小婷记性很好,立时想起那金福元带去的两个见证人:“那个薛总教头?”

铁铮道:“我来这里之前,尤二混告诉我,自从你们举家离京回山东後,这里经常有行迹可疑的人物徘徊,有一次被他们的小兄弟发现,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就是雄风武馆的教头。”

江小婷愤声道:“家父跟姓薛的毫无瓜葛,他凭什麽纠众追杀我们?!”

铁铮分析道:“金福元跟姓薛的父情一定很深,否则那夜不会带他和那开赌坊的去做见证人,那夜金福元锻羽而归,他们面子上自然也挂不住。但姓薛的不可能为了颜面关系,不惜劳师动众,一直追杀到青城地面,八成是金福元给了他相当的代价,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江小婷忧心如焚道:“铁叔叔,那我妹妹一定是落在他们手里罗?”

铁铮点点头道:“很有可能!不过还有个疑间,这间烧饼店已经关门,这里又没有人住,为什麽还有人经常在附近查探,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麽?”

江小婷道:“铁叔叔,说不定他们是听家父临死前大叫!要我去找你替两位老人冢报仇,料到我可能会回这里来,打算守株待免抓我呢?”

铁铮强自一笑道:“果真如此,恐怕他们要抓的不是你,而是我啊!”

“抓铁叔叔?”江小婷一怔。

铁铮叹道:“金福元始终连我姓什麽都不知道,可是令尊最後要你去找‘铁叔叔’,露了我的底。尤其最近我把天杀门闹得天翻地覆,已经成了‘名人’,即知那夜强出头的人姓‘铁’,很容易就联想到我了。

令尊和令堂已丧命在乱箭之下,你妹妹又落在他们手里,对你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惟一的心腹之患只有我!加上那夜结下的梁子,金福元自然恨我入骨!非除掉我不足以泄恨啦。”

江小婷已六神无主:“铁叔叔,那我现在该怎麽办呢?”

“唔……”

铁铮尚未拿定主意,突然屋上发出两声轻哼,接著便见两团黑影,从瓦面上翻滚,重重跌落在天井里。

江小婷刚发出惊呼,已被铁铮轻轻推开,一个箭步窜去,定神一看,从屋上滚跌下的,赫然是两个蒙面人。

想不到他们一落地,已气绝而亡,显然中了暗器。

什麽暗器如此霸道?

铁铮一看两人的死状,已是了然於胸,却故意双手向空一抱拳:“不知是哪位高人出手相助,请现身一见,也好让在下当面致谢。”

屋上毫无动静,也听不到任何声息。

铁铮又道:“如果是见不得人的鼠辈,那就休怪在下要开口骂人了……”

“你敢!”

随著一声娇斥,一条人影疾掠而下,果然是换了一身黑色劲装的玉妙容。

铁铮取笑道:“这只‘黑燕子’怎麽是母的?”

玉妙容哼声道:“我要不及时出手,赏了他们一人一粒冰魄神珠,你们就成了一对‘死乌鸦’!”

铁铮责道:“妙容,你怎麽可以骂人!”

玉妙容眼皮一翻:“我没有骂人呀!我骂的是乌鸦,关你什麽事!难道你承认自己是乌鸦吗?”

铁铮一脸尴尬道:“妙容,你骂我什麽都没关系,人家江姑娘……”

玉妙容充满妒意道:“你不给我介绍,我怎麽知道她是谁,还以为是只母乌鸦呢!”

铁铮只好强自一笑道:“我还来不及介绍呀!小婷姑娘,她叫玉妙容,玉总督的三千金,也就是我的未婚妻,外号母黑燕。”

玉妙容这才转嗔为喜,故作姿态道:“什麽母黑燕,难听死啦!”

铁铮道:“常言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将来嫁给了黑燕子,难道你不是母黑燕,还是白燕子不成?”

玉妙容一时无言以对,笑骂了声:“真是乌鸦嘴!”

这时江小婷才有机会开口,上前道:“玉姐姐,幸会了。”

玉妙容也展露笑容道:“江家妹子,别客气,咱们以後都是一家人嘛!”

“一家人?”铁铮听得一怔。

玉妙容一本正经道:“人家父母已经把两个女儿托付给了你,你当时在金福元他们面前,也自己己承认是段家的女婿了。怎麽著,这会儿想赖掉不成?”

铁铮不知她这话是真心接纳她们两姐妹,还是故意说风凉话,使得他一时无言以对。

江小婷却早已窘羞得抬不起头来了。

玉妙容见状,更是得理不饶人一脸正经:“大哥,到时候你可别有了新人忘旧人啊!”

铁铮忙把话岔开:“妙容,刚才你在屋上,有没有发现其他人?”

玉妙容道:“要有的话,我不把他们解决掉,难道还留著他们在上面看热闹不成。”

铁铮被顶得直翻白眼,但此刻不敢惹毛这少女,只好强自一忍道:“妙容,你知不知道段大哥出了事?”

“出了什麽事?”玉妙容怔怔地问。

铁铮心知她刚到不久,并末听到江小婷哭诉的途中巨变,只得大略说了一遍。

玉妙容听毕,惊怒交加道:“姓金的也大狠毒了!”

随即执起江小婷的手,向她安抚:“江家妹妹,你不要难过,大哥一定会救出你妹妹,为令尊令堂报仇的。”

江小婷谢了一声,忍不住又低泣起来。

铁铮趁著玉妙容在劝慰她,走过去查看两具尸体。

撕开两人的蒙面,原来是两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手中却各握了一支吹筒,与那夜制住丐帮徕水分舵舵主马大风时,赶来四个伪装丐帮弟子的苗疆杀手,使用的毒箭吹筒一模一样。

刚才幸好玉妙容赶来,以冰魄神珠先发制人,使他们来不及出手暗算铁铮和江小婷,否则後果不堪设想。

马大风是利慾薰心,被天杀门收买的,那麽这两个家伙也是苗疆来的杀手?

铁铮原以为追杀段老么一家的,只是雄风武馆方面的人,与天杀门该扯不上关系。可是这一来,无形中推翻了他原先的假定。

如果江小娟是落在天杀门手里,事情自然就比较棘手了。

上回玉妙容失踪,铁铮以为她落在天杀门手中,才替入京师营救,不方便住客栈,透过尤二混的关系,借住到段老么家中。结果玉妙容的失踪只是一场虚惊,却使铁铮卷入段老么和金福元的一场恩怨。

现在,江小娟却真的落在了天杀门手中!

在铁铮的心目中,江小娟的分量虽比不上玉妙容,但同样能给与他威胁。

毕竟,他末能真正救得段老么一家四口,使他感到非常遗憾。如今在道义上,必须全力求出江小娟,才能弥补心里的歉疚。

这时玉妙容已劝住了江小婷,走近铁铮问:“大哥,找到什麽线索没有?”

铁铮捡起两支吹筒,递在她面前道:“妙容,你看这个。”

玉妙容立时认出,惊诧道:“这不是苗族的杀人利器吗?”

铁铮微微点了下头:“天杀门很清楚,只有劫持了你,才能逼我就范。不可能近路不走,走远路,绕个大圈子向段大哥一家下手,追杀到青城地面,擒回了小娟姑娘,以她的生命来威胁我。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金福元投靠了天杀门,误以为我真是段大哥的女婿,替天杀门出了这个馊主意。”

“那现在怎麽办呢?”玉妙容忧急地问。

铁铮当机立断:“我们去德盛门走一趟!”

玉妙容一怔,茫然问:“去德盛门干嘛?”

铁铮道:“探一探雄风武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