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二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三年前,雄风武馆出了桩大事,也可说是件丑闻。

这位被人背後叫“王二麻子”的馆主王尚风,他空有一身武功和不传的针炙秘技,偏偏那张大麻脸不得女人缘,当了五十年光棍,仍然娶不到老婆。

不料那一年却交上了桃花运,居然有人上门说媒,而且一拍即合,很快就当上i新郎官。

更一忌想不到的是,女方虽是文君新寡,年纪三十出头,却是个温柔多情的美娇娘!而且是京师九门提督崔大人的远亲。

可是,这女人天生水性杨花,进门未及半年就不安於室,勾搭上了上门习武的年轻弟子,而且不止一人。

那一晚合当出事,王尚风本来应邀去宛平县城,参加一个得意门生祖父的八十大寿,哪知他刚到,就见一片乱哄哄的,原来老人家突然中了风倒地不起。

王尚风为了救人,赶回去取金针和葯物,不料那女人竟趁他不在,带了两个小伙子在房里脱得精光,大玩一马双鞍的游戏,被他撞了个正著。

盛怒之下,他冲上去就拳打脚踢,吓得两个小伙子连衣服都来不及穿,赤身露体地仓皇夺门而逃,那女人却有恃无恐,仗著九门提督崔大人是她远亲,非但不认错,反而又哭又闹地发起泼来。

这一来,王尚风更是怒不可遏,竟失手把那女人推跌倒地,一头撞在墙角,顿时头破血流而亡。

人命关天,王尚风这一惊非同小可,幸而他平时交游甚广,请出地方上一些德高望重的人士,各方奔走,总算使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没有吃上人命官司。

但他所花不赀,光是赔偿女家,就足足是三十万两银子,其他送礼、应酬,以及疏通官府的还不算在内。

牢狱之灾虽免,他却已几近破产。

幸好总教头薛魁为他找到一条财路,那天带来个陌生人,自称是来自苗疆的大财主。

却不愿透露真实身份,但开门见山要求利用武馆场地,每夜从三更到五更,以两个更次的时间,给与一批年轻女子作特殊的“体能训练”,代价是每年纹银十万两,预付三年。

这对王尚风来说,无异是飞来的横财,而且极需这笔钱,才能继续维持这个武馆,否则只好关门大吉,连祖产留下的这座巨宅都保不住。

但是,这位大财主却有个附带条件,那就是要他以金针渡穴的手法,为每一个受训的年轻女子,打通督脉穴,使之气通“经外奇穴”,并且授以内力控制运转之法。

所谓“经外奇穴”,即是古代所已知的十四经络之外,被列为外门邪道的“媚穴”。通常只有婬恶的采花大盗,以及专练采阴补阳,采阳补阴的邪教人物,才会练这种深为卫道人士所不齿的功夫。

不过,失传已久的“天地大法”,据说就与这种秘法有著密切的关系。

照说!向以正派武师自居的王尚风,对这种要求绝不会答应的,可是,现实是最残酷的,而他迫切需要钱。

就在这种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不顾祖训接受了对方的条件,同时也等於出卖了自己。

於是,由那位大财主,指派了两个老妇!白姥姥与黑婆婆负责,带来一批年轻貌美的少女,开始了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训练。

雄风武馆终於得已保留下来。

这里白天一如往常,由总教头督导弟子们习武,三更一到,立即戒备森严,改由王尚风亲自坐镇,偕同两个老妇戴上面罩,在练武厅开始演练。

三年来,每隔一段时日,就来了一批新的少女,训练完成即离去。

王尚风始终不清楚,这些少女从何处来的,又被送往那里去,他只是一切按照双方的约定行事。

尽管王尚风一直提心吊胆,所幸三年中从未出事,直到那天薛魁带了金福元来见他……

王尚风一口气说到这里,无奈地深深叹了口气道:“姓金的抓住了我的小辫子,我能不听他的吗?”

铁铮把脸一沉!怒叱道:“这麽说,追杀段家一家四口的,确是你武馆里的人罗?”

王尚风不敢否认:“是,是的……”

“今夜去烧饼店的杀手也是?”铁铮的语气愈来愈冷沉。

王尚风情急道:“我刚才已经说明白了,一切都是薛魁那王八羔子在胡作非为呀!”

“好!”铁铮道:“我问你最後一件事,你的手下追杀到青城县地面,乱箭射杀了段氏夫妇,又掳去他们一个女儿,现在那姑娘藏在哪里?”

王尚风道:“我!我真的不知道……”

铁铮的剑一压,怒问:“说不说?”

王尚风吓得魂不附体:“可能在老盛记赌坊……”

“我要你偿命!”

江小婷激动地大叫一声,趁挡在面前的玉妙容一个失神,形同疯狂地挺剑冲近王尚风。

铁铮慾阻不及,她的剑已刺入了王尚风的心胸。

“啊!……”王尚风发出声凄厉惨叫,身子一阵抽搐後不再动弹了。

铁铮叹口气道:“其实你不必急於杀这家伙,我还有话要问他。”

江小婷抽回剑,归剑入鞘道:“没有什麽好问的了,现在已经知道妹妹在那家赌坊。”

铁铮站了起来,当机立断道:“走!咱们去好好赌一场!”

口口 口口 口口

“老盛记”赌坊在东直门附近。

乾隆皇帝在位六十年,可说是大平盛世,虽有外乱,均不足为患,所以久居京城的人,均都沉於享乐,大概是深受这位风流好色皇帝的影响吧!

京城里不但处处是销魂窟,且有闻名的八大胡同,真个是春城无处不飘香。

赌风之盛,在京城里也不比风月行业逊色,一些著名的大赌坊,几乎全是通宵达旦地豪赌,从每日华灯初上,一直到天明,赌客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铁铮仍是那一身游牧民族装束,带著两位如花似玉的少女,俨然关外来的大富豪,大摇大摆来到了老盛记赌坊。

天色已微明,场子里的赌客已不多,赢钱的几乎全走光,只有输家还想捞本,不到黄河心不死,非等输光或结束才肯罢手。

这一男两女突然光临,立时引起了全场注目,尤其是赌坊里的人,把铁铮看作关外来的土财主,还以为肥羊送上门来了呢!

铁铮眼光一扫,目标选中了赌单双的那张大赌桌。

他这次与玉妙容、尤二混三人混在呼尔沁的部族中潜回京城,不但装扮成蒙古人,脸上也略加易容,以免被天杀门的人认出。

这时他更佯装带著几分醉意,左拥右抱地搂著两位劲装带剑的少女,显得格格不入,令人搞不清他们是什麽关系,更摸不清他们三人的路数,因而赌坊中人特别注意他们。

铁铮来到桌前,一看围在桌边的仅剩四五个赌客,都以好奇而诧异的眼光在看他们,故意向那“摇缸女郎”笑问:“我可以下注吗?”

女郎笑容可掬道:“当然可以。”

铁铮也笑了笑,突向那几个赌客大喝:“你们不下注,看著我干嘛!”

几个赌客出其不意地一惊,急忙收回眼光,不敢正视,各自不声不响地都下了注。

铁铮又装模作样,伸手入怀,掏了半天也掏不出半个子儿来,竟向那女郎把眼一瞪:“看我干嘛?摇呀,”

女郎这才双手捧起“宝缸”,一局举齐眉,上下摇动三次,放在了桌上,口中吆喝起来:“下啦,下啦,没下注的请快下……”

铁铮突然掏出只五两重的金元宝,押在了“双”上。

女郎不由地暗自一怔,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铁铮醉态毕露地笑道:“好事成双,这一宝一定是双,快开呀!”

女郎有些迟疑,似乎不敢伸手去揭开罩杯。

其他几个赌客也在催了:“开呀!开呀….二.”

女郎看著正走过来的矮胖中年,见他以眼色示意,才伸出纤纤玉手,轻巧地揭开了罩杯。

小碟里的两粒骰子是六点,果然是“双”!

“哈!我就知道是好事成双!”铁铮得意忘形地敞声大笑起来。

其他几个赌客有输有嬴,但都是小注,总共不到二十两银子,庄家光赔铁铮这一注就是二百五十两!

一旁负责吃进赔出的助手,只得如数照赔。

女郎偷瞥了矮胖中年,又双手捧起盖上罩杯的“宝缸”,边摇遏吆喝著:“下啦,下啦,各请继续下注哪……”

铁铮连本带利,五百两全下了注,押的仍是“双”。

女郎刚把“宝缸”放下,铁铮却改押了单,口中还念念有词:“事不过三,这一宝准是三点的单!”

他不但改了单,还说出数字,顿使女郎暗自一惊,脸色大变。

矮胖中年也为之一怔,从他的神情可以看出,他不仅是吃惊,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各人的注均已下好,没有人再下注了,女郎只好硬著头皮又揭开了罩杯。

两粒骰子果然是一个么,一个二,加起来正好是三点的单!

铁铮又赢了。

连本带利已是一千两,他却犹豫不决起来,似乎不知该押多少,押单还是押双好!或者就此歇手不赌了。

女郎又捧起了“宝缸”在摇。

矮胖中年见铁铮迟迟不下,忍不住走近他身旁笑问:“怎麽不下啦?”

铁铮瞟了他一眼:“你说我该押单呢,还是押双?”

矮胖中年耸耸肩,末作任何建议。

女郎已将“宝缸”放下,吆喝著:“下啦,下啦,要下的快下……”

铁铮自言自语道:“唔……要想连中三元嘛,我还是下单……不不不,乾脆就下三点‘独注’吧!”

所谓独注,就是除非开出的是“三点”,任何其他点子都算输。但如果押中,则是一赔十。

赌场里下这种注的,几乎是绝无仅有。

来之前,他们三人已经商量好,玉妙容立即故意反对道:“你疯啦?!刚刚才开出三点,你还押三,而且下‘独注’!”

江小婷却不以为然:“那可说不定,人要是走起运来,城墙都挡不住。”

玉妙容冷哼一声道:“一个疯子还不够,又加上了一个!”

江小婷不甘示弱,回了一句:“你才是疯子!”

“你敢骂我?!”

“你骂我!我为什麽不敢骂你!”

两人这一争吵,使其他人都看著她们。

“你们都替我闭嘴!”铁铮大声喝阻,同时用力一掌拍在桌上。

这一掌,使放在桌上的“宝缸”都受了震动。

女郎和那矮胖中年神色一变,相顾愕然,但都不敢吭气。

玉妙容和江小婷互相冷哼一声,也停止了争吵。

铁铮还在唠唠叨叨:“妈的!是你们赌还是我赌?银子是我的,我喜欢押什麽,关你们个屁事!”

他怒哼一声,故意转向站在身边的矮胖中年问:“老兄,你说对不对?”

矮胖中年只好漫应:“对,对……”

铁铮又问:“那你说我该不该押三?”

矮胖中年不吭气了。

铁铮耸耸肩,又问那女郎:“你说呢?”

女郎一脸惶恐,讷讷道:“我,我,随便你……”

铁铮龇牙裂嘴一笑:“即然随便我,那就押三点‘独注’好啦!”随即连本带利,将五两重的金元宝,及刚嬴的七百五十两银票,全部向一刖一推。

女郎傻了眼,目瞪口呆地不知所措。

矮胖中年却转身急急离去,不知他是赶紧去求援,还是不忍心看那女郎开出宝的结果。

“开呀!”

“快开哪!”

几个下注不大的赌客,反而比铁铮心急,纷纷鼓噪著,催促那女郎开宝。

女郎脸上的表情,就像要哭出来似的,连手都在颤抖,在声声催促下,只好硬著头皮伸手小心翼翼地揭开了罩杯。

小碟中两粒骰子一个“么”一个“二”,加起来赫然是三点。

“啊!”女郎惊得差一点当场昏倒。

几个赌客齐声发出惊叫,又像是为铁铮在欢呼,几乎忘了他们自己也下了注,更不在乎自己的输赢。

铁铮押中了,而且是一赔十的“独注”,庄家须赔他一万两!

这一来,其他赌桌零星星的赌客,都围了过来看热闹,所有目光都不约而同集中在这“化外之民”身上。

铁铮更是得意忘形地哈哈大笑:“这样赢下去,庄家非赔垮不可啦!”

员责吃进赔出的助手已傻了眼,他置於面前木盆里的银子和银票不足万两,根本不够赔。

通常赌单双的赌客,都是押个三五两小玩玩,上了十两的已算是大注,一注押上百两即属豪赌。所以,每张赌桌的庄家,只须准备几千两就足够应付了。

铁铮这一注不但破了纪录,而且押中“独注”,庄家自然不够赔啦!

开赌场的永远是大嬴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