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二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天色已渐明。一出赌坊,铁铮就交待玉妙容和江小婷,先护送江小娟回烧饼店等他,自己则决心赶去“雄风武馆”一看究竟,必要时逼那两个老女人说出真相。 

可是,当他赶去时,非但两个老女人和少女们早已不知去向,连那批戒备的壮汉也逃得不见人影了。 

整个武馆已成了空宅。 

铁铮费尽口舌,总算说服了江小婷和江小娟,交给她们赢得的两万两银票,要两姐妹即日离京,先回山东老家去等他,俟一切事情告一段落,再偕同玉妙容去与他们相会。 

有了这个承诺,她们才算勉强同意。 

这时天已大亮,铁铮和玉妙容索性也不必睡了,各骑一头骏骑,鲜衣怒马,双双并辔,踏上了妙峰山。 

这一天不是香期,却正是春风解冻的三月天,妙峰山上一片新绿,也有不少早行人扶杖登山赏春了。 

这一对子很出色,引得那些人不时驻足,因此黑白双骑在文武观外停下时,後面也有好几个人跟了上来。 

观门还没有开,铁铮跟玉妙容没有敲门,把马匹拴在旁边的林子里,信步在庙的四周溜了一圈。 

周围很静,虽然有不少烧早香的人,但他们都是赶玄女娘娘的香期,聚集在玄女娘娘庙一刖面,玄真观是个没有香火的小庙,除了他们两个人外,根本就没有别的人。 

可是铁铮已经隐隐发觉不大对劲,逛了一圈到庙门前时,他低声对玉妙容道:“妙容!留心点,我们来得不是时候,天杀门也跟我们同时凑上了,” 

玉妙容不禁一怔道:“你是说天杀门也到这儿来了?” 

“我想是的,虽然我没有看见人,但我知道四周一定有不少的人潜伏著!” 

“何以见得呢?四周鸦雀不惊!” 

“就是为了这个,你听别处雀噪不止,这儿四周都是树林子,也应该有鸟叫才对!可是你听不见有鸟鸣之声!” 

玉妙容想了一下,不禁叹道:“铁哥,你真细心,我怎麽也不会从这些地方留心的!”

铁铮苦笑道:“这是多少次九死一生的经验换来的,也是多少日子在野地露宿的艰辛换来的,一个专门跟强梁恶霸作对,仇踪天下的江湖人能够活到今天,绝不是上天特别保佑我,完全靠我自己奋斗挣扎而得到的!” 

“你能确定是天杀门的人吗?” 

“除了天杀门,没有人会到此地来!” 

“他们为什麽来呢?” 

“那还用问,一定是为了找你表舅,那位自号笑道人的崔明心,要他手中那几页扣下的毒经!” 

“他们来得比我们还早!” 

“早得多,从昨夜就来了,我现在才明白他们为什麽要在昨夜把西门玉赶出和府了,除了想借我们的手除去她之外,还有个目的,就是把我们引开,以利他们的行动!” 

“既是他们早来了,为什麽不进去呢?” 

“就是这点我想不透,不过我确知道他们早在附近。” 

“明心表舅会不会知道?” 

“我也不清楚,也许已经知道了,否则这观门早就该开了,而且观中也应该做早课了!”

“也许他们早就进去了,制住明心表舅了!” 

“不可能吧!假如他们早进去了,外面就不须要守住这麽多人了。要围住这所寺观,至少也要二十个人以上。” 

“或许这些人是为了我们而设的呢?” 

铁铮道:“不可能吧,天杀门怎麽知道我们会来?” 

玉妙容道:“假如天杀门看见我们离了城,大可以从容布置准备好,我们的马虽快,却是绕著山路过来的,他们有人在城门口看见了我们,可以早一个时辰把消息通知到这里,因为我在离城时,就看见一群鸽子飞起来。” 

“何以见得就是天杀门放的呢?” 

玉妙容笑笑道:“因为我养过鸽子,知道放鸽子应在日出之後,可是我们出城时,天才微亮,城门还没开,是你花了二十两银子,买通守城的门官提早开门的,那时候不是放鸽子的时间!” 

铁铮道:“还有什麽具体一点的证据呢?” 

玉妙容道:“有的;你提起了雀噪,我才注意到,而北角上有两垛鸦巢,那些乌鸦是不怕人的,假如有人扰了它们的安宁,它们一定会绕空吵个不停,可是那儿也静悄悄的,可见那群乌鸦一定是遭了毒手被射杀了!” 

铁铮不禁低呼道:“妙容,你说得对,刚才我竟未曾注意这个问题,如果他们夜里就在此地埋伏,早已惊动了宿鸟,也惊动观中人了,无须再射杀栖鸦,这些人是针对著我们的,你很细心,观察推想的能力也进步了。” 

“现在我们该怎麽办呢?是不是还要进去?” 

铁铮想了一下:“人家布好了陷阱,还要往里钻,那是太傻了,但就此被人家赶了回来,也太窝囊了,我们必须采取一个适中之道。” 

“怎麽个适中之道呢?” 

“先回头,叫他们白忙一场,下了妙峰山後,我们放辔走别的路,乱转他一阵,然後再悄悄地徒步登山!” 

玉妙容笑道:“铁哥!到底是你经验丰富,叫我就绝对想不出这个主意来!我们这就走!” 

铁铮点点头,於是黑白双驹又飞也似的冲下山去,跑出几十丈後,铁铮回头看看,但儿观旁的林子里钻出了好几个人,诧然远望。 

铁铮忍不任哈哈大笑起来。 

两人把马匹顺著山道转了一遍,来到个没人的所在,铁铮下了马笑道:“就是这里吧,翻上去就是後山,我们给天杀门来个措手不及!” 

那是一片山林,根本没有路。 

铁铮领头!带著玉妙容从矮树丛里钻进去,实在没路可行,就施展轻功,腾跃而过,好在妙峰山并不一局,也不广,除了舍身崖下是一片峭壁深谷,其他的地方都不大险峻。 

两个人没花多少时间,就攀到了玄真观後面,果然看见两个黑衣汉子守望著,他们似乎没有想到有人会从後面悄悄地上来,所以很松懈,还在互相聊天。 

铁铮比比手,玉妙容已经明白了,抖手两颗冰魄神珠,悄无声息,击中了两个人的穴道。

铁铮的动作很快,紧随而至,投等二人倒下,他已伸手托住了,把他们倚在庙墙上,然後才轻轻地越墙而入口 

玉妙容跟他多次行动,两人已形成默契,不等铁铮招呼,就从另一个地方悄悄翻入,相距十丈,互为呼应。 

铁铮这次很慎重,右手已拔剑出鞘,左手也扣了两枚他最擅长的暗器——回风燕尾镖,那是用钢片打成的燕子形薄片,出手迅速,还可以利用风手法迂袭击对方,正面发镖,却可以攻击敌人的後面,他黑燕子的外号,就是由此镖而得,平时很少使用,现在居然预先取出,可见他对这次行动的小心了! 

观中似乎没什麽人,铁铮先挥挥手,叫玉妙容在屋顶上伏好身子,才以轻快的身法掠进後殿。 

一进去,他就怔住了。 

因为屋子里正好坐著四个人,面面相对,两男两女。 

四个人中,铁铮认识两个,而且是相对两边的各一个,左面两人中,他认识那个雍容华贵的中年美妇人,她正是玉妙容的母亲,玉将军的夫人崔玉如,右边他认识那个老者,正是不久前告老的翰林崔立忠。 

一个道装中年人,坐在崔玉如旁边,想来是笑道人崔明心。 

崔立忠的旁边则是另一个中年妇人,与崔明心长得十分相似,想必是崔明心的孪生姐姐崔明洁了。 

看见铁铮进去,崔立忠父女两人都没有愕然之色,倒是崔玉如一叹道:“铁大侠,我正担心你上当,想不到你还是来了,小女呢?” 

铁铮乾脆从容一笑道:“我们到了观外,就发现情形不对,我是不死心,非要来看看不可,自然不会把妙容带来的,夫人怎麽会在此的?” 

崔玉如叹道:“我一直就在此地,等候明心表兄前来,把崔家的问题澈底解决一下。”

铁铮点点头道:“解决了没有?” 

崔立忠道:“铁铮!老夫对你已忍让再三,可不是真正的怕你!完全是为了玉如的关系,可是你大不知进退了,因此今天老夫把他们表兄妹都留在此地,专候大驾,由他们当面告诉你,叫你别管我们的家务事!” 

铁铮一笑道:“玉夫人,是吗?” 

崔玉如无可奈何地道:“是的!这是崔家的家务,铁大侠,前度援手之情,我非常感激,听说小女已经将终身托付大侠,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铁铮道:“是的,妙容对我这个流浪汉不嫌弃,尚祈夫人与玉将军垂允。” 

崔玉如一叹道:“外子与我都是江湖人出身!不会反对这件事的,何况铁大侠的师门与家父颇有渊源,这更没问题了。不过他在山西就任,遣女远嫁关外,恐怕抽不开身子,我自己也为一些俗务羁身,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到山西去与外子会合,恐怕也没空再跑一趟了,因此我现在就把小女托付给你,你带着她出关去吧!” 

铁铮道:“多谢夫人,不过这事情也该由夫人当面告诉妙容一声,而让我们在夫人面前一尽人子之礼才能作数,虽说江湖儿女不拘俗套,但这一点礼数是万不能缺的!” 

崔玉如想想道:“好吧!你们住在什麽地方,我把这儿的事情了断後,就去看你们去!”

铁铮笑笑道:“那怎麽敢当呢!应该由我们来拜见夫人才对,不过这是别人的寺庙里,不是叙家常的地方,我看夫人还是跟我一起走算了!” 

崔玉如道:“不!我现在的事还没了!” 

铁铮道:“夫人还会有什麽事呢?夫杀门主要找笑道长索取毒经的残篇,这是他们七毒门的家务,与夫人无关呀!崔门主,你说是不是?” 

他的脸转向了崔立忠。 

崔立忠微怔道:“老夫不是天杀门主,阁下找错了!” 

铁铮一笑道:“老丈不是门主,谁又是呢?” 

崔立忠道:“我这女儿才是,那天老夫已经跟妙容说得清清楚楚,老夫今天也是被胁迫而来的!” 

铁铮哦了一声道:“这就奇怪了,令媛拿老丈的生命来胁迫别人,宁非天下之奇闻了!”

崔立忠苦笑一声道:“老夫不是她的生身父亲,明心却是她的孪生兄弟,自小由老夫收养的!” 

“这些我也听妙容说了,不过我还是不大明白,就算老丈不是她的生父,但她与老丈的关系,总比老丈与笑道人为密切,也不可能以老丈来作威胁的!” 

崔立忠道:“话是如此说,可是我这逆女横定了心,要把我们崔氏一族的生死作威胁来挟制明心……” 

“她自己也姓崔,那岂不是把她也算在内了!” 

崔明洁这个时候才冷冷地道:“铁铮,你问得大多了!” 

铁铮一笑道:“我既然蒙玉夫人允准,把妙容相托,她就是我的岳母,我不能不问!”

崔明洁道:“你最好劝劝你的岳母,拿出毒经的残篇,免得白送了性命!” 

铁铮一怔道:“什麽?毒经的残篇在夫人那里?” 

崔玉如苦笑道:“明心表兄说已经交给了我娘!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有这回子事儿!” 

铁铮转向笑道人问道:“道长!有这回事吗?” 

笑道人道:“是的,我自小由龙姨抚育成人!在我离开她老人家的时候,把七毒残篇三篇交给她老人家了!因为我已无意於江湖,对七毒掌门一职更不感兴趣,龙姨是我唯一的亲长,我就交给她老人家处理了!” 

铁铮道:“那他们就该找崔老前辈要去!” 

崔玉如苦笑道:“他们就是不敢,我的父母言归於好後,双双归隐天池,功力修为,已臻陆地神仙的境界!凭著天杀门的那点本事,还不敢到长白天池去惹事生非吧!” 

铁铮笑笑道:“这也是,那夫人为什麽又要受他们的威胁呢?到天池去把两位老神仙请下来不就完了!” 

崔玉如道:“没有用的,我的父母在十年前就已经立誓封剑,不理世事了!” 

“难道他们对夫人与玉将军的生死,也不关心吗?” 

崔明洁冷笑道:“恐怕就是这件事能使他们关心了,所以我才要扣住他们,叫他们写封信,交给我父亲跑一趟天池,把七毒残篇要了下来!” 

铁铮道:“这两位前辈虽已不理世事,却都是行得正直的仁侠,如果要他们把毒简残篇取下来,作为天杀门害人的工具,他们是绝不肯答应的!” 

崔明洁笑笑:“目前连你在内,不过才四个人知道我是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