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二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避尘山庄在长白之岭的白头山下,天池之畔,松花鸭绿二江,都是以天池为其主源。 

白头山上积雪不消,气候也相当的冷,一般的人都受不了。 

铁铮是生於斯,长於斯,玉妙容也是一样,玉桂在奉天将军任上内调,是她第一次入关,因此回到冻天雪地里,他们反而习惯了,惟一不习惯的是昼夜兼程的赶路。 

但玉妙容居然咬著牙忍了,自从母亲为她在妙峰山上正式主婚,确定了她跟铁铮的身份後,她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将永远在江湖上飘泊了。 

这是她自己选定的生活,她必须习惯下来,无论是星夜赶路,或是山野露宿,她都没叫一声苦,不过铁铮对她反倒比以前体贴了。 

更因为已经成了夫妇,没了许多避忌,反而增加了不少生活的情趣,关内选的那头白马出关就不能骑了。 

现在她跨的是一匹枣红色的牝驹,在出关後一个知己朋友,送给她与铁铮的新婚礼物,虽然比不上铁铮那一头墨龙那样神骏,但也是千中选一的良驹。 

她不再梳辫子了,把长发盘了一个髻,用一块紫色的帕子兜住,换了一身紫红的袄裤,衣服不厚,却是最名贵的火狐皮衬里,轻柔、温暖,穿在她略见瘦削的身材上,反倒显得健佻而别有一种少妇的情致。 

第一次投店住一间房时,她还有点儿脸红,慢慢地也就习惯了,而且还特别喜欢这种生活! 

尤其是在长程辛劳赶路後,铁铮必然吩咐店家要一桶热汤,要她泡在里面涤去征尘,再为她轻轻按摩,手是那麽轻柔,笑容是那麽轻柔,眼中的情意更是那麽轻柔。 

那才是生活,那才是她的丈夫,跟她的生命结为一体,永远也不会离,时刻都不能缺少的男人。 

乍听人叫爷叫奶奶时,她也有点脸红,不久後也习惯了,而且听来十分顺耳,似乎忘了曾被人称为小姐的时候,虽然他们新婚才一个月,但她觉得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对铁铮的爱抚,也由羞涩的推拒变为自然的迎受了。 

这一个月改变了她很多,而最显著的却是她的脸,由瘦削变为成熟的丰腴,由白色透出健康的红润! 

这一天他们歇在梅林松县城里,洗却征尘,铁铮要了一壶酒,一个暖锅,烫著山鸡片,相与对酌。 

这也是他们新婚中一个很愉快的项目,以前玉妙容是不大喝酒的,现在居然也能浅饮几杯,辣得像火般的烧刀子经过烫热後,在冰雪封冻的寒夜里,能给人一股懒洋洋的暖意。 

铁铮数著日程道:“明天我们就可以赶到避尘山庄了,天杀门的人还没有消息,大概是落在後面了!” 

“会不会赶在头里呢?” 

“不大可能,他们这次志在必得,绝不会单独两三个人来的,只要有成群的行客经过,就瞒不过我的那些朋友,这一点倒不必担心的。” 

“我担心的是他们来的人大多,而你姥姥又避绝人事,来个不理不问,那可就得我们自己去应付了!” 

“不会吧!两位老人家虽说是不理世事了,但事情关切到他们的亲人,他们总不会袖手的!” 

“如果娘跟表舅确是受到威胁,他们或许无法坐视,但是姥姥知道他们的毒解了,不可能构成威胁,自然就不必理会。她把这个担子也就交给了我,这是当初就说好的;你姥姥交付残简时曾一再表明,以後有问题要我师父自行解决,别吵到她那儿去;因此我见了她老人家,也不好意思开口!” 

“那我们乾脆就在这儿等著,不让他们上避尘山庄去!” 

“原先我就是这个打算,现在可不行了,我有了这麽一个标致的老婆,舍不得跟人拼命去了,万一我要是被人宰了,叫你年轻轻的守寡我於心不忍,让你改嫁,我可实在没这个度量,相信你也是这个想法吧!易地而处,你肯让我再去娶别的女人吗?” 

玉妙容知道他在开玩笑,肚子里又不知道在计算什麽点子,故意一板脸道:“当然不行,你真要在我死後娶别的女人进门,我做鬼都饶不了你们!” 

铁铮笑笑道:“说是是啊!所以我想最好的办法,莫过於咱们就在这儿窝著,让天杀门的人先上避尘山庄去。” 

玉妙容刚要开口,忽然铁铮神色一凝,噗的一声吹灭了油灯,沉声道:“屋上是什麽人?朋友,别鬼鬼祟祟的躲著,是朋友就下来聚聚,是梁子也敞开来说说原因!” 

玉妙容没听见屋上声响,但她相信铁铮的警觉性一定不会错,连忙扣了一颗冰魄神珠,摒息以待—. 

过了一阵子,屋顶上还是没声息,玉妙容刚要开口,忽然听见屋顶上有一阵轻盈的声音,踏向屋檐。 

玉妙容比以前已经警觉多了,计算著声音到了屋角,即将纵下来的时候,忽地一扬手,一缕银光透窗而出。 

在这一手暗器上,她已下了多年苦功,再加上这半年来的磨练,使她在测远定向上更具心得,只要一出手,大概八九不离十,果然窗外响起了一声惨叫,跟著是一声重物坠地的浊响,玉妙容见得手了,就要出去探看,铁铮却把她拉住了道:“等一下,对方恐怕还有同伴!” 

玉妙容只得耐住性子等候著,窗外不住地传来扑扑的声音,想是那暗袭者在挣扎著。而铁铮却一直在摒息等待著,竖长了耳朵,凝听四下的声息动静,片刻後才道:“怪了!我明明听见有三个脚步声,怎麽其馀两个不见了?” 

玉妙容道:“会不会还躲在什麽地方?” 

铁铮道:“也有可能,不过老是这样耗著也不是办法,你在屋里守著,我出去瞧瞧那个被你击倒的人!” 

“我们一起去看不行吗?” 

“不!还是一明一暗,相互有个照顾,我从门里出去,你还是看著窗外,随时扣紧冰魄神珠!” 

玉妙容想想这也对,无论是剑法武功身手以及应变的警觉,铁铮都比她高出一筹,只有冰魄神珠的手法,她较铁铮强一点,监视掠阵的工作,自然是她担任较为合适,而且以前两人合作多次,也全是这个方式。 

铁铮交代了一下,就轻轻打开了房门出去,绕了个圈子,由店屋的後面转到自己所住的房子一刖面。 

地下洒满了鲜血,却没有人,想必是那个受伤的人起来跑了,铁铮顺著血迹向前寻去,追出了五十多丈後,才发现血迹到了一棵大树下终止了。 

那是一棵铁松树,亭亭如盖,高有七八丈,在冰天雪地的长白山区,这种树是很常有的。

因为它是一种不畏严冷的寒带树,树叶呈针状,终年常绿。 

铁铮在树的周围找了一遍,没有其他的足印,也不见血迹,确定来人是躲在树上了,可是树叶大密,又在朦胧的夜色中,看不真切,乃仰头发话道:“树上的朋友下来吧!” 

招呼了两声,树上毫无动静,铁铮微怒道:“朋友!铁某已经打过招呼了,难道你要我上去抓你下来!” 

树上仍是没有回应,铁铮拔出长剑,吸了一 口气,双足猛蹬,一纵两丈许,跃登在一根横枝上,他举目向上凝视,但见在头上三丈处的一根细枝上,蜷著一团黑影。 

铁铮倒是怔住了,那根细枝只比手指粗不了多少,绝对承受不了一个人的重量的,可是那团黑影就蜷缩其上,分明又像个人的样子,他考虑了一下,不想冒险上去。 

因为黑影所藏身的地方,枝柯错穿,很难一跃而及,而且那里也没有可容立足的粗枝,但必须把对方逼下去一询究竟。 

於是他取出一枚燕尾回风镖,算准高度距离,抖手射出钢镖,口中喝道:“朋友!我看你下不下来!” 

钢镖带著一声轻啸,在树外的空中盘旋一匝,然後在枝叶的空隙处直钻而进,树上的黑影没想到燕尾镖会以这种方式叨进来的,镖到临近才伸手去抓! 

但铁铮的燕子镖是他成名的兵器之一,镖呈飞燕形,尖喙燕尾剪,共是五个尖角,边缘薄利如剑,就是用兵器去拍击,也很难击落,更何况是用肉掌去抓呢! 

因为铁铮这一次并没有存心杀死对方!发出时回旋的劲力不强,仅是逼对方下来,所以黑影用手一抓,燕子镖的尖刃在对方的手指及掌心滑过,又是一声痛呼,一条瘦长的人影,向树下飘落! 

铁铮那里容得对方逃脱,跟著飞身追击而至,长剑迳直划出,口中厉喝道:“站住!你还想往那里逃!” 

那条人影却矫捷异常,脚才沾地,立刻又站了起来,一拔三四丈高,使铁铮的那一剑刺空,而且铁铮还没来得及换气再追,忽觉脑後风生,显然对方不止是一个人,另外还有同伴躲在树上偷袭! 

正因为扑来的势子大急了,铁铮已来不及回身格敌,只有往旁边一侧,长剑反手撩出!

他想像中对方一定是用兵刃偷袭,这一剑撩出,是想将对方的兵刃击偏,自已好取得从容的准备时问。 

那知一剑撩个正著,只听得一声儿啼似的惨嗥,影子一分为二,洒了满地的鲜血! 

那突袭者竟被他一剑腰斩成为两截! 

铁铮怔了,因为他已看清了这突袭者了,那是一头大马猴,大概有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儿那麽高! 

而且先前被铁铮从树上逼下来的影子也回来了,是另一头大马猴,跟被杀死的这一头像是一对。 

因此它一折回来,立刻就抱住了猴尸,哀哀痛哭,十分伤心。 

铁铮再也没想到竟会是一对畜生,看看那头活著的马猴,肩头有一个柱圆大的洞,那是玉妙容冰魄神珠所伤! 

铁铮再见到这两头马猴颈子里面都系著细红银丝,分明是有人豢养的,心中更是作难,如果这马猴的主人来了,自己怎麽跟人家说才好呢! 

那头马猴丧失其偶,抱著半截残尸,哭得十分伤心,那声音在夜空中更是显得凄厉,铁铮在旁更觉得难过了,但又无法表示占口己的歉意。 

正在为难之际,那条马猴忽地抛下残尸,忽然人立而起,满口的利牙磨得格格直响,眼中射出了怒光,龇牙咧嘴,厉嗥一声,双臂前探,向铁铮攫来,势子十分凶猛。 

铁铮杀了它的同伴,心中已感不忍,自然不忍心再伤它,可是这头马猴已因悲痛而疯狂,拼命地抢攻上来! 

铁铮一面躲,一面著急,不知如何是好,他要是拔剑刺死它倒是十分容易,但又不忍为之,只好跟它纠缠著,心中也在盘算著!这种马猴力大身轻,性子暴戾,跟它尽拼下去是没有用的,惟一的办法是不伤它而制住它。 

对方若是个人,用点穴的方法就行了,但偏又是头马猴,不知道是否能用点穴法制住,而且出手所用的劲力也很难控制,但必须先试一试了, 

於是他等到一个机会,故意使身形一慢,马猴双臂抱了上来,张开嘴就要咬他的脸。 

铁铮早已准备妥当!用剑柄往它口中一塞,抵住它的舌根,趁马猴抽回前臂去拉口中的剑柄时,铁铮疾起一指,点在马猴的腋下。 

呱的一声尖叫,马猴终於倒了下来。 

铁铮吁了一口气,但远处却有人叫著:“大虎子,二虎子!你们又溜到那儿闯祸了,还不快滚回来!” 

声音越叫越近,却是一老一小,老的头发花白!已经有七八十岁了,小的是个小女孩儿,才十二三岁,大概是祖孙二人,穿著掉毛虫蛀的熊皮坎肩,看来是对落魄的一买艺走江湖客。

铁铮本想一走了之,但看他们的窘况,却又不忍了。 

那老小二人跑了过来,看见地下倒著一对马猴,小女孩立刻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老者却无限伤心地直叹气,看了铁铮一眼,默默地过去拉他的孙女儿,悲愤地道:“小琳儿,别哭了,老天爷不让咱们活下去有什麽法子呢!” 

他根本不问铁铮,倒使铁铮很难过,乃上前问道:“老大爷,这一对马猴是您养的吗?”

老者赌气地道:“好汉爷!我老头子命运乖蹇,带著个小孙女儿,就指著这一对马猴玩把戏赚几个铜子儿啃窝头,您杀了它们,也等於断了我们的生计,如果您觉得还不满足,就拿剑再把我们杀了好了!” 

铁铮忙道:“老大爷,您别误会,我是不得已……” 

老者怒道:“不得已!我这对畜生最温驯了,绝不会冒犯人的,就是挨了打!也只会逃跑,不敢回手的!” 

铁铮一听怔住了,他是听见屋上有声音,玉妙容发出冰魄神珠,打伤了一头,他再追到这儿来的! 

那老头儿没说错,这一对马猴并没有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