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二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铁铮倒是深为佩服他们行事的稳健,於是也上了马,紧随着车子,居然一路折了回来,从新来到了镇上。 

铁铮道:“原来你们根本就没把人带走!” 

狄一帆哈哈大笑道:“不错!老夫只是把她挪个地方,明知道你一定会追这辆车子而来的!” 

铁铮暗自失悔,早知道就应该在镇上再搜一遍的,默然地下了马,跟着车子,居然一直来到他们原来住的屋子。只是玉妙容被绑在椅子上,一个中年妇人正拿着一把蓝汪汪的短刀比在玉妙容的脖子上。 

铁铮刚要过去,狄一帆暍道:“铁铮,慢一点,人你是见到了,可得履行诺言了,你别打歪主义,那是老夫的儿媳蓝翠娥!” 

铁铮一怔道:“青蝎子蓝翠娥,你们倒是一门俊杰!” 

狄一帆冷笑道:“黑燕子!你说话客气点,我儿媳手里拿的就是她成名的化血神刀,只要割破一点皮,你那娇滴滴的妻子从此香消玉殒了!”  铁铮冷冷道:“这个无须狄老再为介绍,我对天下第一毒妇青蝎子的大名早有耳闻!” 

“那就好,你砍下一条右臂来!” 

铁铮道:“不急,我还得先问问拙荆,你们有没有另外施手脚,除了一条胳臂外,我不想花更多的代价!” 

“你问好了,有了化血神刀,我们无须另施手脚!” 

“妙容!你还好吗?” 

玉妙容望了他一眼,无助地点点头:“还好,我被他们迷住后,就被藏在床底下,我听见你进来过,只是被制住了哑穴,没法子通知你……” 

铁铮苦笑道:“我也没想到,这次是栽到家了!” 

青蝎子蓝翠娥冷笑道:“铁铮,你没找到是你运气,老娘一直跟着她,如果你发现了,就只能得回一个死人了。” 

狄一帆道:“废话少说,砍下右臂来!” 

“不行!我只能自断左臂!” 

狄一帆冶笑道:“铁铮!你没有讨价的余地!” 

铁铮冷冷地道:“这句话该我说,一条左臂,要干就干,下干拉倒,我如断了右臂,无法使剑,那还下是由得你们摆布了,铁某不上这个当!” 

狄一帆想了一下道:“铁铮!你够精明的,好吧!左臂就左臂,爽快些,你自己动手吧!” 

五妙容连忙叫道:“大哥!不要听他们的……” 

可是铁铮动作很快,刷的一剑,把自己的左手砍了下来,断处鲜血直冒,狄一帆没想到他说砍真砍,倒是怔住了。 

铁铮咬着牙,用剑尖挑起那只左手,冷冷地道:“现在你们该把拙荆放开了!”

狄一帆哈哈大笑道:“铁铮,你真傻,玉妙容是老夫要挟龙老儿的本钱,岂会还给你!” 

铁铮怒道:“好一个老匹夫,居然敢骗我!” 

狄一帆笑道:“这是你自己要上当的,不久以前,你自己还说不能大信任老夫的……”

铁铮怒道:“老匹夫,你太卑鄙了,我绝不饶你!” 

说着话,他把剑尖所挑的断手朝蓝翠娥掷去,蓝翠娥为了自卫,只得把化血神刀抬起来,戳住了那只断手。 

铁铮却趁这个机会,电疾而进,长剑急落,砍向蓝翠娥执着匕首的那只手。而且很快地夺下了匕首,一脚把蓝翠蛾踢了个葫芦滚地! 

接着长剑一挑,已经把玉妙容捆绑的绳索都挑断了,然后把化血神刀交给了玉妙有道:“妙容!这个给你,小心点别伤着你自己,那是见血封喉的利刃!” 

铁铮的行动之快,已经够他们吃惊的了,可是再看看铁铮,脸色大变,因为铁铮的双手好端端地仍在那儿。 

那么铁铮砍下来的那只手呢?那只手仍然血迹模糊地横在地上,但已经被她化血神刀砍为两哉。 

青蝎子蓝翠娥惊骇地叫道:“这个人他有三只手!” 

狄一帆与狄小琳也是一脸诧容。只有铁铮微微一笑道:“你们虽然为天杀门来卖命,可喜的是还没有成为他们的一员,因此狄前辈,你们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如果继续跟他们交往,除非你甘心屈居人下,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否则的话,引狼入室,惹火烧身,就太不上算了!”

狄一帆道:“什么天杀门,老夫不懂你的话!” 

铁铮笑笑道:“前辈不必再辩了,你若不是受了天杀门的蛊惑,不会找上我们的!” 

“老夫要挫挫龙老儿的威风!” 

铁铮微微笑道:“前辈又怎知拙荆是龙前辈的外孙女儿呢?她以前从未在江湖上走动过,很少有人认识她!” 

“玉桂是龙老儿的入室弟子兼女婿,这是众所周知的事,玉三小姐是他们的外孙女儿也就不问可知了!” 

“可是你们不会知道堂堂的总督千金,会下嫁铁某这个江湖人,这一路走来,拙荆也从未表示过她是玉家的女儿,只有天杀门的人才知道我们的关系!” 

狄一帆哼了一声道:“老夫不知道什么叫天杀门,更不知道那一个是天杀门的人,你们跟龙老儿的关系,老夫是从一个故人那儿得知的!” 

“那个人是谁,前辈可以说出来吗?”

“无此必要,反正他也跟龙老儿有过节!” 

铁铮笑笑道:“前辈不肯承认也就算了,我只是提醒前辈一声,假如仅为一时之私喷,跟这种人搭上了关系,实在是很不智的事,龙前辈虽然盛名盖过您,但前辈称尊天都,仍然为一方之雄,如果跟那个人合作为伍,即使能把龙前辈压下去,前辈却要沦为天杀门的爪牙,受其驱策,为武林所共嫉而不容,这又何苦来呢!” 

狄一帆脸上的肌肉牵动了一阵,但仍然一咬牙道:“小子!老夫不知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铁铮叹了口气道:“我已经再三忠告,前辈仍然执迷不悟,我也没办法了,我现在已经依约断臂,也救出了拙荆,前辈总没有理由再留难了!告辞!” 

狄一帆冶笑道:“你明明双手俱全,故意弄的狡猾!” 

铁铮笑指那条断臂道:“这一手叫做壁虎断尾,是天杀门惯使的手段,天杀门中,曾经有两个人在我面前演过这一套,被我学来了,对不知情的人,倒还颇为有用,手是一种薄羊皮缝成的,内实棉絮,再灌上红色汁水,藏在衣袖中,必要时缩回真手,探出一只假臂来,让人一刀砍断,然后再出其不意制敌,常有意想不到的效用,这一只断手我是从一个叫西门玉的女子那儿取来的,她也是天杀门中主脑人物之一,前辈既然决心要跟天杀门打交道,我就留下给前辈做个纪念,那一天前辈跟天杀门闹翻时,记住他们这一手,也会少上一次当!”

蓝翠娥神色一变道:“西门玉,蛇姬西门玉……” 

铁铮道:“不错;你应该知道,她是你们五毒娘子之一,江湖有五毒不聚头之说,现在你们凑到一堆了,你可得小心点,蛇跟蝎子是世敌,难以共处的!” 

蓝翠娥转眼向狄一帐道:“爹!媳妇想……” 

狄一帆沉声道:“你什么都不用想,一切都有我!” 

转向铁铮道:“黑燕子,你虽然弄了狡猾,但是你仍然走下掉的,你们夫妇俩乖乖受缚,由老夫把你们送上避尘山庄去,保证不伤你的性命!” 

铁铮朗声一笑道:“狄前辈,我心敬你是武林前辈,才处处容让,你这种态度,就不像是个前辈了!” 

狄一帆再度扬剑道:“翠娥!上!截下他们来!” 

他振剑直刺铁铮。蓝翠娥也在腰间解下一枚黑色的软鞭,攻向了玉妙容,四个人搭上手,交战未及数合,蓝翠娥忽而一鞭直点玉妙容的喉头,玉妙容手中化血神刀苦在太短,未能及早封阻,只有等鞭梢到达可及的范围内,才一刀砍出,劈在鞭梢半尺之处,前面那半尺来长的鞭身卷回绕住了刀刃。 

蓝翠娥将鞭子往回一拖叫道:“放手!” 

玉妙容自然下肯放,手掌一用劲,忽地一声尖呼,连忙松手,化血神刀又被蓝翠娥夺了回去。而玉妙容的掌心却呈现着两个米粒大的黑点! 

铁铮听得玉妙容惊呼,连忙逼退了狄一帆,回到她身边问道:“妙容,你怎么了?” 

玉妙容摊开手掌道:“我中了暗算了!” 

铁铮一看那黑点,连忙道:“你别用劲,凝聚全身真气,封闭住右臂的血脉,这是我的大意,不该把青蝎子的武器给你使用的,蝎子最毒就是尾上的钩……” 

蓝翠娥冷笑道:“不错!老娘的钩就在化血神刀上,因为它是一支宝刀,每一个人都下舍得丢弃而想夺过去使用,结果都丧身在老娘这一钩之下!黑燕子,如果要你这老婆活命,你就乖乖的放下剑受缚……” 

铁铮冷笑道:“铁某已经上过一次当了,刚才我自断一臂,你们都没有肯放过我,现在我可不理这一套了!” 

“那你就等着看你的老婆毒发身死吧!” 

铁铮又沉思了片刻道:“未必见得,来!妙容!我背着你,最多不要这条胳臂了,我们也下向他们低头!” 

玉妙容柔顺地攀到铁铮的背上,幸好她身子娇小玲珑,双腿勾住铁铮的腰,左手带住他胸前的衣襟,居然没有增加铁铮多少负担。 

铁铮大吼一声,长剑舞成一片光幕,奋勇朝外冲去。狄一帆挥剑挡住了,但铁铮这次是存心拼命,勇不可当,几下狠砍,把狄一帆逼得连连退后……屋后又冲出三个汉子,手中各持刀剑又围了上来。 

他们的衣着平常,铁铮初还以为他们是狄一帆的部属,不加注意,可是一经交手,才发现这些汉子的武功个个都是一流高手,下禁怒叫道:“狄老儿,你还说跟天杀门没关系,这些天杀星是怎么来的?” 

一面叫,一面奋勇发剑,精招迭现,青芒飞洒中,两名汉子呼叫着摔跌出去,一个断臂,一个腰斩,溅起一片血雨。谁也没想到铁铮神勇如此!连狄一帆都不由得为之一怔,略略迟疑问,铁铮已冲出了大门,撮口一声长啸,他的那匹黑龙马自动挣断了缰索,飞驰而来。铁铮正要上马,斜里一条人影急扑而至,铁铮的反应何等迅速,猛地一剑下击。 

那人手中的钢刀被震得飞了开来,铁铮挥剑再削,忽然发现那人却是狄小琳,满睑惊惶之色。 

他再狠的心,也下忍心杀死一个小女孩子,及时翻腕收功,剑身平拍在狄小琳的肩头,只轻轻地把她推开一边:“小孩子别这么狠!” 

狄小琳死里逃生,铁铮已骑上了马,疾奔而去! 

后面另外两名大汉追上来,扬手似乎准备发射什么,但狄小琳忽地一翻身,双手齐扬,打出了两块石子。 

对两名高手而言,这两块石子自然下构成威胁,但是小姑娘的手法很巧,竟是击向两人的门面,谁也下愿意在脸上挨一下,尤其是仓猝之下,无暇权衡轻重的时候,二人都伸手拍落的击来的石子,经这一耽误,铁铮已去得下见影子了。这时屋后转出一个黑衣蒙面人,以冷冷的声音道:“小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狄小琳道:“没什么意思,人家放了我一马,将恩报恩,我不能让人在背后暗算他!”

黑衣人目中凶光顿射,忽而又收敛了下来,笑笑道:“说得对,为人当恩怨分明,还了他这一次就不欠他什么了,只是你两个人都该死,就凭两块石子,打上了又能怎么样,你们竟放过了一次出手的机会……” 

那两名汉子全身颤抖,脸上现出了怖色,可是蒙面人顿了一顿又道:“惟念现下正在用人之际,暂免一死,准你们戴罪立功,如果再把事情办砸了,你们自己知道该怎么办!不须要我再多说了!” 

两个汉子脸上才现出了喜色,同时道:“谢门主恩典,请门主示下,下一步的工作!”

蒙面人冷冷地道:“还要问吗?你们别的事情办不了,追踪的工作该内行的,快去蹑上黑燕子,踩准他落脚的地点,不准轻举妄动,迅速回报!” 

两人各应一声,一个汉子道:“如果铁铮进了避尘山庄,属下就无能为力!” 

蒙面人冷冷一笑道:“这不是废话,他们要是进了避尘山庄,本座还会要你们去追踪吗?本座早巳探听确实了,两个老怪物正值闭关,在后天之前,避尘山庄不会让任何人进去的。所以,铁铮一定不会上山庄去,但也不会离得太远,用点心,这是你们惟一活命的机会!”

两名汉子答应着去了,狄一帆看着淡然道:“你律下很严呀!完全不像以前的作风了!”

蒙面人哈哈一笑:“组织不同,以前是大家捧我的场,无条件为我卖命,我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