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二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三天後,在长白天池之畔,避尘山庄的堡楼上严阵以待,铁铮与玉妙容劲装佩剑,站在堡楼上。 

远远望见了二十几匹马由路上徐徐而来,铁铮道:“放下吊桥,派两个人出去,把他们带进来!” 

一个汉子道:“铁爷,老主人跟老夫人还没出关!” 

铁铮道:“放他们进来,一切听我指示!” 

那汉子似乎还想开口辩解,玉妙容道:“龙五,你没听到方婆婆转示外婆的吩咐,一切由铁爷作主,还下快去!” 

那汉子这才恭声答应了,向下走去,吊桥放好时,恰好那急驰的二十余骑也到了护堡的深壕前面。 

铁铮看了一下,几乎全是认识的。 

崔立忠与崔明洁父女俩以及包括西门玉在内的五毒娘子,天都老人狄一帆与他的孙女儿狄小琳。 

只有一个墨髯红脸的高身材老人很陌生,但是从他的风度上看,不问而知,便是天杀门主皇甫光了。 

铁铮跟玉妙容同时下了堡楼,拱手相迎笑道:“幸会!幸会,皇甫门主,今天终於拜识到尊颜了。” 

皇甫光哈哈一笑道:“幸会,黑燕子,老夫对你不得不佩服,你只凭一个人,居然把我辛苦布置经营的天杀门整得四分五裂,差一点就垮了台。而且老夫算错了一件事,没想到你眼五虎断魂刀彭老大拜过把子,既然飞娱蚣莫寒姗把老夫供了出 来,老夫也就不必再隐藏身份了!” 

铁铮看了他一阵後问道:“你真是天杀翁皇甫光?” 

皇甫光傲然道:“那还会有假的,狄一帆是我的老朋友了,他可以证明老夫是什么人的!” 

“天外三片天是同时成名的人物,阁下的年纪……” 

皇甫光一笑道:“八十五岁,二十年前的天杀翁,二十年後,老夫却成了一门之主,比两位老朋友出息得多了!” 

铁铮道:“可是看外貌的确难以相信!” 

皇甫光微笑道:“不错,很多人都不信,正因为这个原故,老夫筹组天杀门,称雄武林二十年,虽然有人见过老夫,还是没人能认出老夫来,因为二十年前的天杀翁须眉皆白,二十年後老夫反倒年轻起来了!” 

“不错!照尊驾的年纪,最多不过才五十上下,说你是天杀翁皇甫光,实在叫人难以相信!” 

皇甫光笑笑道:“你的估计也不算错,如人生以百年计,老夫这个样子也差不多是五十上下,不过老夫的机缘好,得到了一株千年参王及一部道家练真妙诀,两相兼致,大概可以较常人多延一甲子的寿算,因此这八五高龄,也跟常人的五十上下差不多,也因为老夫还有几十年好活下去,所以才激起雄心,想轰轰烈烈地干一下!” 

“你所谓轰轰烈烈,只是组成了一个天杀门!” 

皇甫光一笑道:“那有什么不好,近十年来,武林中没人敢提天杀二字,生杀之权,操之我手!” 

铁铮冷笑一声:“可是你只不过是豪门的走狗而已!” 

皇甫光笑道:“你是说替和坤办点事?那可不是老夫,是崔老儿的事,在和坤的心目中,崔老儿才是天杀门主,老夫足何等人,岂会向人屈膝低头的;老夫天杀门共分天杀二门,天字组由崔老儿父女俩担任门主,杀字门由西门玉担任门主,只有几个人才知道真正的门主是谁,就仗著这样扑朔迷离的手法,才能使武林中人慑伏,而且难以摸索,你小子不也是到最後才知道的吗?” 

铁铮道:“你的手法的确高明,不过铁某总算把你逼了出来,你也没什么可神气的!”

皇甫光笑道:“不错!你是惟一没被天杀门吓倒的人,而且也是惟一敢跟我天杀门作对的人,不过那只是你的运气好。老夫一直太低估你的能力了,没把你放在心上,让你逐渐地把老夫的分坛一个个地挑了,只是黑燕子,你也别太早得意,老夫之所以让你活到今天,是老夫不想杀死你,否则江湖上早就没有你这一号人物了!” 

铁铮道:“自从铁某公开与天杀门作对以来,大小已跟你的手下作过几十次的接触,每一次都是化险为夷,而且你的人也没有对我客气过,只是他们杀不死铁某而已!” 

皇甫光笑道:“如果老夫亲自出手,哪有你的命在!西门玉跟崔老儿不止一次请求老夫亲自对付你,老夫都没答应,你知道是什么原故?” 

铁铮道:“因为你自己不敢跟我一战!”皇甫光哈哈大笑道:“老夫如果真怕你,今天也不会来了,老夫之所以容纵你,是因为要借重你的剑!” 

铁铮不禁一怔道:“借重我的剑?” 

“是的,你这支剑很不错!颇有点能耐,老夫的天杀门发展的大大了,又因为老夫很少亲自出面。崔老儿跟西门玉,在那些人心目中的地位也日渐稳固,渐渐不太安分了。老夫固然可以自己对付他们,可是这一来又得重新组起太麻烦,惟一的办法,就是留下一个厉害的对手,代我把他们的势力削弱一点,让他们知所凛惧,继续听命於老夫!” 

铁铮吁了口气道:“你故意把自己的手下驱来送死?” 

皇南光笑道:“不必故意,老夫只是袖手旁观而已,而且那些人也不是老夫的手下,他们根本不知道有老夫,老夫的手下只有三个人,崔立忠父女跟西门玉,他们自以为翅膀快长硬了,老夫麻烦你来修剪一下,把他们的羽毛剪短一点,使他们飞不起来!” 

铁铮看看西门玉,又看看崔氏父女,只见他们一个个都低下了头,面有怖色,乃叹道:“你的手段真毒!” 

皇甫光大笑道:“我以天杀为名,就是以狠毒起家,顺我者死,逆我者也杀,只有杀来杀去,才能巩固霸权!” 

铁铮忍不住道:“你是个疯子,狂人!” 

皇南光笑道:“为什么不说我是个天才呢?你别看我带了二十几个人来,他们每个人都恨透了我,如果他们有机会有能力都想杀我,可是他们不敢,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怕死,怕被别人杀死,必须倚靠著我!” 

铁铮道:“你不怕他们联合起来对付你?” 

皇甫光笑道:“不会的,双手血腥都是他们自己造成的,每个人都是一身罪孽血债,如果离开了我,天下就没有他们容身之处。小子,我用人都是先为他们安排好了一条绝路,然後才网罗到手下来,所谓置之死地而後生,除了他们自己之外,他们没有一个朋友,一个心腹,因此像你这种人,我就不会要!” 

铁铮叹了一口气道:“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昔日天杀翁,今日天杀门主,皇甫光是也!” 

铁铮不再跟他废话了,一伸手道:“进去吧!” 

皇甫光道:“龙老儿跟崔老婆子呢?他们不敢见人了!” 

铁铮道:“两位老人家闭关虔修,还有一个时辰才能功成出关,各位来得早了一点!”

皇甫光笑笑道:“很好,老夫倒要看看他们二十年来又长进了多少,你可以转告龙老儿不必著急。二十年前他杀死家兄皇甫敬,我非常感激,我们两个人只有一个名号是经过一番决斗而决定的。他因为技逊一着,就只好以皇甫敬的名义在外活动,心里很不痛快,假如龙老儿不杀他,以後可能他会杀我,因为他跟我是同样的性情脾气,不甘屈居人下的。老实说二十年前决斗时,我就在旁边,原是说好联手合击龙老儿的,但临时我决定不出来了,我觉得让龙老儿杀死他比我们联手杀死龙老儿好得多……” 

每个人都对他生出一种畏色,因为这家伙实在太让人可怕了。 

皇甫光却毫不在乎,在哈哈大笑声中,领先走了进去,倒是做主人的铁铮却跟在後面了。

步入一间大厅,那儿都准备好了,排了一大列的椅子。 

皇甫光迳自在客位的次座上坐了下来,指著首席道:“狄兄,请坐,关外三片天,你排名在兄弟之上!” 

狄一帆冷冷地道:“不客气,还是皇甫兄请上坐吧!” 

皇甫光笑道:“在公开的场合下,小弟永远不居首,这才是明哲保身之道,何况今日之行,原以狄兄为首!” 

狄一帆道:“我是被拖来的,无颜居首!” 

皇甫光笑道:“那就由老崔坐吧!立忠,你跟龙老儿是亲戚,齿序也最尊,何况对外而言,你还是门主呢!” 

崔立忠虽然脸泛愠色,却不敢违抗,乖乖地坐了下来! 

从人们献上了茶,後厅却转出一个老婆子,玉妙容忙迎上道:“方婆婆,外公跟姥姥是不是出关了?” 

那老婆婆却淡然地道:“还没有!是我老婆子不放心,怕你们年轻人吃亏,特意来照顾—下,孙姑少爷,你没有吃他们的亏吧!这些老东西都坏得很,没一个是玩意儿!” 

铁铮连忙起立道:“没有,晚辈不是轻易吃亏的人!” 

老婆婆一笑道:“那很好,不过也不能太托大。你别看他们这些人有的跟老主人齐名,有的还是主母的亲戚,可是他们不要脸的程度也是你难以想像的,你要是拿他们当长辈,就太抬举了他们了。老婆子怕你拉不下脸,特别出来关照一声,别跟这些老家伙客气!” 

这老婆婆的一张嘴实在够损的,说得三个老人都脸上微微变色,最难堪的是崔立忠,他一瞪眼怒道:“方宝钗,你太放肆了,老夫无论如何,总还是你主人的亲戚!” 

方宝钗冷笑道:“崔立忠,你别拿自己当人了,不错,你是主母的族兄,如果你真的自爱,老婆子该称你一声舅老爷,可是你配吗?算计到自己人头上来了不说,还要引鬼上门,来坑自己人,你还有脸在这儿摆出舅老爷的架子,孙姑少爷客气让你进了门,要是老婆子把门,早就提起粪桶往你头上淋下去,臭死你这只老鳖。” 

崔立忠气得脸都白了,一拍茶几站了起来,皇甫光却笑著把他拦住了道:“这老婆子是什么人?” 

崔立忠吹著胡子道:“是龙姑的陪嫁丫头,龙姑嫁到这儿来,她就成了管家,一个泼妇!” 

铁铮立刻道:“方婆婆是避尘山庄的总管,也是敝祖岳母的闺中畏友,这儿的事,她老人家能作一半主!” 

皇甫光哈哈一笑道:“崔老,你这是自取其辱了,这位方女侠既是避尘山庄的总管,自然不会对你客气的。方女侠,龙老儿伉俪为什么还不出来?” 

方宝钗冷笑道:“何必要他们出来,你已经听说了。这儿的事老婆子可以做一半的事,有什么事你说好了!” 

皇甫光笑道:“老夫的事要对能完全做主的人才说!” 

方宝钗道:“老身作一半主,另一半是姑少爷做主,因此你有屁就放好了,老身跟孙少爷完全能担待!” 

皇甫光道:“任何事你们两人都能做主?” 

方宝钗点点头道:“不错!我们都能担待!” 

皇甫光一笑道:“你们两人各做一半的主,那龙天池两口子又算是什么呢?” 

方宝钗道:“主人与主母早已不理世事了!” 

“可是我们这些老朋友却不能不见!” 

“剑底游魂,也敢大言不惭,皇甫光,当年主人就没把你当朋友看待,现在更没把你当人!” 

皇甫光毫不生气,笑嘻嘻地道:“那两口子莫不是有什么不方便,见不得人,所以才叫你们出来敷衍!” 

铁铮道:“不错!敝祖岳父母正在参修一种神功,目前正在吃紧关头,无暇接见各位!”

方宝钗忙道:“孙少姑爷,你怎么把这话也告诉他们?” 

铁铮笑笑道:“没关系,天杀翁既然以本来面目相见,就表示他想正大光明地把前事作个了断,就告诉他实话也没关系,两位老人家还要两三个时辰才能收功出关,皇甫光,如果你一定要见两位老人家,不妨稍稍等候一下,如果你等不及,把来意说明白,我们也可以接待得下!” 

方宝钗道:“皇甫光专干趁人之危的事,他还肯等主人他们功成出关吗?你太过於忠厚了!” 

铁铮道:“天都狄老前辈可不是乘人之危的小人,他是来求印证一下,把关外三片天的高低重新排一次。皇甫光想把天杀门光大起来,他多少也得做个样子,因此倒不如把话说明了,免得他以不知道为藉口!” 

皇甫光哈哈一笑道:“黑燕子,老夫倒不得不佩服你,你用话把老夫扣住了,老夫倒是非等不可了!” 

铁铮一笑道:“等不等随你便,我只是把话先告诉你,并下是非要你等不可,何况你不等也没关系,两位老人家同时入关修功是何等重要的事,如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