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二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皇甫光望著那父女二人的身影笑道:“他们如果能聪明一点,就不要想动老夫宝藏的脑筋。那里老夫设了十二道禁制,除了老夫之外,任何人都不懂得开启之法,如果他们心存不轨,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笑道人想去通知他们,方婆婆道:“明少爷;让他们去吧!这是他们应该回头的时候了,如果他们仍不悔悟,则死下足惜,不能让他们再去害人了!” 

笑道人长叹一声,愀然无语,但没有再动身了。 

皇甫光哈哈一笑道:“铁铮!好安排!好安排,想不到你居然有本事把老夫的两个最得力的副门主部弄掉了,不过你应该想到老夫既然坐视你二削除老夫的手下而不置一词,必然有老夫的凭恃,你知道老夫凭恃的是什么吗?” 

铁铮道:“不知道,不过你只要使出来,我总有阻制之法,我已经下定决心,要把天杀门一举荡净!” 

皇甫光一振手中长剑道:“就凭这个,这一手天杀剑法可是真才实学,那是任何人无法阻挡的!” 

方婆婆怒道:“老身不相信,非要先碰碰你!” 

她一摆拐仗,直扑上前。皇甫光微笑仗剑相架,才四五个照面,方婆婆已被斩断了左臂,负伤退下! 

这老魔头到最後才展示了他惊人的武学,使得每个人都大为惊讶!因为方婆婆已是宇内有数的高手,竟然在五招之内受创落败。 

铁铮道:“皇甫光,凭你这一身技艺,大可以正大光明,在武林中创起一番局面,何必要搅什么天杀门呢?我实在替你感到可惜!” 

皇甫光大笑道:“老夫凭一把剑,能杀得了几个人。老夫既以天杀为号,目的在杀尽一切跟我做对的人,自然要找些人来帮我杀,再说武功高了并不是好事,树大招风,名满受忌,老夫如果凭手中的长剑创立门户,我不杀人,人要杀我了,老夫之所以能将天杀门之威震武林十年,就是因为老夫一直隐身在後,从不公开露面之故” 

话说得邪,但也不无道理。 

铁铮沉声道:“今天你为什么又亮出真本事呢?” 

皇甫光笑道:“天杀翁昔年死於龙天池之手,老夫这几个手下听来已有怯意,老夫不得不露一手以壮其胆,再说今天老夫不拿出真本事,你们也不会放过老夫,此其二。第三,二十年前龙天池虽然杀死的是我哥哥,但是我们兄弟二人合用一名号,天杀翁究竟是折在他手中过,老夫东山复起,重振天杀,至少要把这个面子扳回来!” 

天都剑客狄一帆突然扬剑向前道:“很好,皇甫光,老夫来领教一下你的天杀绝式!”

皇甫光怔道:“狄兄!你怎么找起我来了!你来是找龙天池一出昔年被制的闷气,湔雪前耻的!” 

狄一帆道:“龙天池虽然胜了我,还没有犯到我的天都山庄去,你却一上门就算计我的儿子,驱使我一家老小为你卖命,败在天池剑下,无损我盛名,我头上还顶著一块天。在你的阴影下,我就成了行尸走肉,怎能饶得了你!” 

剑出如风,搭上手就是一连的狠攻,到底是成名多年的老剑客,艺业不凡,但也只支持了二十多招,已有不支之象。他的儿媳蓝翠娥挥刀加入,皇甫光的几名杀手也部拥上了来,立刻展开混战,最後连崔玉如、笑道人也都加入了,只有铁铮与玉妙容仍然坚守著通道。 

皇甫光一剑敌狄一帆翁媳与崔玉如,仍是十分从容,而且占尽了上风,忽而通道远处的阁门开了,一对银发朱颜的老夫妇执剑如行云流水,飘然而至。 那正是关外第一片天的天池上人龙天池与崔龙姑! 

皇甫光此来避尘山庄的最大目的,就是为了要利用各方压力,迫使龙天池与崔龙姑就范,再逼笑道人交出天毒秘笈的残篇来。 

但是,当这两位老人家一出现,皇甫光竞抽身不战而退,像一阵旋风似地冲出了厅外。

这一着大出众人意料之外,以致慾阻不及。 

首先追出的是铁铮和狄一帆,谁知就这一瞬间,皇甫光已不见人影,而地上却躺著四五具尸体。 

他们都是避尘山庄的人,奉命守在厅外,眼见皇甫光从厅内夺门而出,打算全力阻挡,不料尚未及出手,已被皇甫光的剑搠倒,而且个个都是一剑毙命。 

铁铮见状惊怒交加,也不向狄一帆招呼,就独自提著剑追过了吊桥。 

这是惟一的通道。皇甫光要逃出避尘山庄,就非通过吊桥不可。 

白头山峰顶长年积雪不消,按说皇甫光要逃下山去,无论轻功再好,也会在雪地上留下足印的。 

但铁铮一口气追至半山,居然未曾发现一个足印! 

难道皇甫光虚晃一招,用的是疑兵之计,实际上根本未出避尘山庄?或者…… 

正在暗自忖度,忽听身後追来的狄一帆惊叹道:“想不到皇甫老儿,竟已练成了“鸿飞冥冥”身法!” 

铁铮回转身来,诧异道:“狄前辈,你说的可是与‘风影无踪’各有千秋,至高境界的轻功?” 

狄一帆微微点头:“不错,这两种足以睥睨天下武林的轻功身法,失传至少已有百年以上,皇甫老儿非但已练成,甚至已超越了极限!” 

“哦?”铁铮不由地一怔,惊讶地问:“狄前辈,何以见得呢?” 

狄一帆神情凝重道:“据老夫所知,若论轻功和身法,当以‘风影无踪’和‘鸿飞冥冥’两种为最,甚至远在‘移形换位’之上,一旦练成後,纵然受到重重包围,眨眼之间也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影形无踪。 

而皇甫光老儿,不仅让我们追了这么远未见他的踪影,且雪地上居然未留下足印,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铁铮俊眉微蹙,问道:“他会不会根本未出避尘山庄,杀了那几个守卫的人,任我们追出厅外之前,已藏匿在附近什么地方?” 

狄一帆摇摇头:“不可能的!老夫对皇甫老儿知之甚深,他非常狡猾,又善用心计。这次来避尘山庄,本来他认为是稳操胜券的,因为他带来的人,全都受了他的威胁和利用,非替他出力卖命下可。 

可是,情势的转变,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首先是千方百计,把五毒娘子凑齐,想用来对付天池二老和你的‘五毒阵’,因彭氏三妯娌和我儿媳的威胁解除,不受他威胁,反而合力制住蛇姬西门玉,使他失去了绝对优势。 

其次是崔氏父女的突生异心,紧要关头扯了他的后腿,最后只有指望老夫助他一臂之力了。 

他做梦也未科到,老夫会临阵倒戈相向,把矛头指向了他。凭心而论,这老儿近二十年来的剑术,确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老夫至多只能再支撑十招,必败无疑。 

但龙氏夫妇一来,他竟不战而退,却又大出老夫意料之外。否则,老夫就算拼了挨他一剑,也绝不会让他脱身逃出避尘山庄的。” 

铁铮判断道:“我想他定有自知之明,绝非天池二老的对手,才会不战而退的吧!” 

狄一帆微微点头道:“没错,本来避尘山庄之行,他是打著十拿九稳的如意算盘,结果却棋错一步,满盘皆输。如今被他逃脱,绝不会就此罢休,凭他的武功和心机,必会卷土重来,再在江湖中兴风作浪的。所以,我们得回庄上去跟大家从长计议,必须除掉这老儿,才能一劳永逸,否则仍然是后患无穷。” 

铁铮的想法跟他不谋而合,立即同返避尘山庄。 

这一会儿功夫,皇甫光带来的六名天杀星及手下,眼见门主弃他们而逃,总监西门玉已死,崔氏父女也走了,尤其五寿娘子有四人在场,只得弃械投降。 

玉妙容一见铁铮与狄一帆回来,就奔上吊桥急问:“追到皇甫老贼没有?” 

铁铮摇摇头:“回庄里去再说吧!” 

这时大厅内,龙天池与崔龙姑正在察看方宝钗的伤势,方宝钗已自行将断臂伤口止住了血,反而安慰著满面怒容的崔龙姑:“不碍事的,少了一只左手,我的右手还能管用。” 

崔龙姑愤声道:“你放心,我一定替你讨回公道!” 

龙天池沮然叹了口气:“龙姑,下是我说句泄气的话,凭我们两个,就算合力对付皇甫老儿,恐怕也奈何下了他,看来我们还得再闭关……” 

正说之间,狄小琳又蹦又跳地奔了进来,叫嚷著:“爷爷他们回来了!回来了……” 

随著她的嚷叫,铁铮、玉妙容、狄一帆和蓝翠娥已急步入厅。 龙天池迎了过来,一听皇甫光脱身逃出避尘山庄的情形,不由地失声惊道:“莫非皇甫老儿已练成了‘遁形大法’?!” 

狄一帆大为怔惊:“龙老,你认为他不是以‘鸿飞冥冥’的身法逃逸?” 

龙天池摇摇头,神情凝重道:“我看不是。近日山峰并未降雪,整个白头山已积雪成冰,要到盛暑才会融化。你们来时,以及先行离去的立忠父女,均未在雪地上留下足印马迹。皇甫老儿自然也不会留下,这不足为奇,任何一个怀有轻功的高手,都可能做到,何况是他。

问题是以狄老和铁儿的轻功身法,在皇甫老儿逃出时就追去,时间那么短促,他非但杀了守在厅外的好几人,而且能逃出庄外,你们追了那么远竞未发现他的影踪,由此可见,除非他施展‘遁形大法’,就绝无可能在转眼之间失去踪影。” 

铁铮急问:“这么说,他当时并未远扬,只是用‘遁形大法’隐身在附近?” 

龙天池微微点头道:“照我判断,应该是如此。” 

狄一帆老脸胀得通红:“惭愧!惭愧!老夫当时倒是失察,被皇甫老儿给瞒过了!” 

铁铮诧异道:“他既藏身附近,为什么不趁机向我们突袭?” 

龙天池道:“这老儿极工心计,城府太深,他已把情势作了全盘估计,刚才在这里,若是一对一,在场的任何一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如果大家合力围攻,他虽有足以使你们伤亡过半的实力,却很难脱身。所以一见我和龙姑出关,立即收势不战而退,仓皇夺门逃出,这正是他的狡诈之处。 

同样的,狄老和铮儿追出庄外,他若趁机出手突袭,并没有把握绝对的一击得逞,如果被你们两人合力夹攻,一旦缠斗起来就不是三五十招能分出胜负的,万一我们大家赶去,他还脱得了身吗? 

所以,他宁可忍一时之气,利用‘遁形大法’隐藏身形,也不敢冒险现身突袭哦!” 

狄一帆点点头道:“龙前辈所见极是,这皇甫老儿确实是个厉害人物,此人一日不除,江湖就一日下得安宁。我们必须来个一劳永逸之策,才能永绝后患!” 

龙天池忧形於色道:“如今他已是众叛亲离,且天下之大,几无可藏身之处。凭这老儿的武功,就怕他狗急跳墙,到处滥杀泄恨。而且已没有固定落足的地方,更可神出鬼没,让人无法找到,这倒下能不防。” 

狄一帆沉吟一下,忽道:“对了,皇甫老儿不是有一大笔宝藏吗?他逃出天池后,必然是急於追杀崔氏父女,阻止他们捷足先得。我们只要知道藏宝的地点,一定可以找到皇甫老儿。” 

铁铮心念一动:“外面那几个天杀星或许知道!” “哼!”铁铮下屑道:“你们就这么相信他?!” 

易安一脸无奈道:“门主的话对我们如同圣旨,君无戏言,他所说的我们怎敢不信。不过,来天池的途中,曾听崔立忠向西门玉提到苗岭……” 

铁铮暗自一怔,急问:“他怎么说的?” 

易安道:“崔立忠刚提到苗岭,正好被门主走来听见喝阻了,后来还被门主叫到一旁斥了几句,至于跟宝库的地方是否有关,那就不得而知了。” 

铁铮又问:“那么京师德盛门附近的雄风武馆,跟天杀门有什么关系?” 

易安不敢隐瞒:“好像没有直接关系,听说是由宫中一个老太监幕后主持,实际上的负责人还是皇甫门主。薛魁只是奉命行事的小角色,地位比我们三十六杀星低了很多。他在雄风武馆已卧底很久,王尚风更是个傀儡,不过是利用他的金针渡 

穴和武馆而已。 

真正负责训练那些年轻女子,是两个来自苗疆的老婆子,我们连面部未见过。只是听说她们会‘吸功大法’,每一批训练完成後,那老太监就要门主选派一两个武功不弱的人去,当场测验那些年轻女子是否合格。 

凡是被选中派去的人,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一经交合,全身功力却被对方吸尽,然後就失踪了。幸好我们名列三十六杀星的,从未被派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