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 三 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东顺楼是京师挺有名的清真馆儿,涮羊肉首屈一指,据说他们家真的羊肉都是从羊羔时开始派专人喂饲,用的是上好的黄豆泡着酒喂的,肉片儿嫩得像豆腐,在熟锅里一烫就熟,不用嚼就能下肚。 

因此东顺楼的涮羊肉褂出的招牌是没牙的老太太也能吃涮锅子! 

数九寒天,正是吃涮羊肉的好季节,尽管东顺楼的涮羊肉一客要卖五钱银子,比别处贵两倍,仍然是座无虚席,门庭若市,刘二顺虽然就在斜对面儿,可也很少光顾,因为他吃不起。 

今天是被芹儿拉来的,但他一点都不心疼,把箱底的一封留着娶媳妇的银子都带着,那怕这一餐吃掉他半个媳妇儿,他认为也是值得的,只是他的脚步有点抖瑟,一半是兴奋,一半儿是怕! 

上了楼,已经坐满了客人,没空座儿了,芹儿眼睛尖,瞥见四煞中的三个正居一张靠窗的桌子。 

三个人都换了装束,不像是日间那副凶相了,穿得挺光鲜,像是做大买卖的商人,只是翻卷了袖子,显得有点匪气! 

芹儿低声道:“要张桌子,坐在他们旁边去!” 

刘二顺一皱眉道:“姑娘,那恐怕不行,都坐满了!” 

芹儿道:“我不管,你一定得想办法,别心疼钱,花多少回头加倍还给你!” 

刘二顺面对着这个娇憨的小姑娘,简直没有拒绝的勇气。 

幸好他看见靠右角的桌子上坐着的蔡御史家的车夫福子,是他经常在一起耍钱喝酒的朋友,就走过去,附着耳朵道:“福老哥,帮帮忙,挪个地方,你这儿吃多少都算是兄弟的,喏,这儿你先拿着!” 

福子是送蔡御史出来应酬,因为有了牌局,不到半夜不会散。 

今儿是他儿子周岁,一些兄弟伙儿都送了礼,正好利用这个空闲上这兄来请客还人情,大家都是赶车的,不敢耽误太多,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平白捞了这份儿外快,倒是喜出望外。 

因为他请了五个人,连酒带菜,就是五两银子,正感到心痛,刘二顺塞过来的那块银子,一掂份量就有十两,白赚了一倍还了个人情,斜眼瞥见了跟在身後的芹儿,挟挟眼睛笑道:“刘二顺,你这小子交上桃花运了,这是那家雌儿,长得还真俊!” 

刘二顺惟恐芹儿听见了,捏了福子一把,福子倒是很知趣,口中打着哈哈,把他那帮兄弟伙儿拉走了! 

堂倌收了桌子,摆上筷碟,送上了炭炉锅子,然後哈腰问道:“爷!您要热什麽酒呢?”

芹儿自作主张地道:“陈年女儿红,先烫两斤!” 

刘二顺又是吓了一跳,女儿红是最好的绍兴酒,在北边儿价格更高,一斤要好几两银子,因此忙道: 

“烫一斤就好,给这位姑娘,我来烧刀子!” 

芹儿一白眼道:“干吗这么小气!” 

刘二顺道:“不!不!姑娘,女儿红太软,我喝惯了烈的,何况天气冷,喝烈酒暖和!”

芹儿笑道:“你还怕冷呀!我看你满头大汗呢,随便你,不喝白不喝,不要你付一个子儿,自会有人付帐的。你给那班孝子贤孙省钱,他们也不会感谢你!” 

在酒楼上点陈年女儿红是豪举,堂倌已经打开嗓子,大声吆暍着:“陈年女儿红两斤,烫热!” 

这一喊使得满座的眼光都集中过来,刘二顺的脑门子上汗流得更多,因为长白三煞的眼光也移了过来,六只眼睛像刀似的盯着他们! 

酒烫上来了,羊肉也送上来了,酒楼中存心多做点生意没给他送烧刀子,也替他斟上了女儿红! 

刘二顺拿起了酒盅,手还在抖着,芹儿却笑着道:“刘大哥!您的赶车功夫是京师第一把好手,可是谁也没想到你的鞭子更了得,今天那个叫白老大的土匪头儿给你一鞭子就抽得躺了下去,真叫人看了痛快!” 

刘二顺一听吓得脸都白了,连忙道:“姑娘!别开玩笑!” 

芹儿笑道:“怕什么,他是拦路打劫的土匪,让人知道了也没关系,何况你把他塞在那个林子里,神不知,鬼不觉的,这会儿早冻成冰条了!” 

刘二顺差点没躺下去,长白三煞都同时站了起来,两个已经伸手到腰间,可是白老二却挥挥手,把两个兄弟按了下去,自己走过这边桌子,一拱手道:“二位好!” 

芹儿笑道:“不好,早上差点没把我吓死。” 

白老二脸色一阴,终於忍住了道:“姑娘,早上多有得罪,我们弟兄是受人差遣,没法子,好在三小姐已经回去了,也没受到伤害,可是家兄还没回来!” 

芹儿道:“那要问这位刘大哥!” 

刘二顺连忙道:“我,——我没看见!” 

白老二笑笑道:“这位刘老兄的手艺在下十分佩服,他的赶车是无人能及,但要能把家兄放倒在下实在不能相信,这一定是黑燕子干的事儿,我们也自会找他去,不过家兄的下落,尚望见告!” 

芹儿顿了一顿才道:“我们也不愿意跟江湖人结怨,所以连官都没报,否则三位在这儿不会这么轻松!” 

白老二只有干笑道:“是!是!只要能找回家兄,以往的过节我们都不谈了,虽然你们有黑燕子撑腰,但他不会老跟着你们,闹下去大家都不好!” 

芹儿笑笑道:“说得也是,所以小姐叫我出来跟各位打个招呼,老爷在任上也许得罪了各位,那是职责所在,也不能算是私怨,小姐是个女流,夫人又生病,各位报复到病妇弱女头上,也算不得英雄!” 

白老二只得忍着气听着,芹儿又笑道:“那位白老大实在也太过份了,追上来要杀我们,幸亏铁大侠来得巧,才把他拿住了,不过没伤他性命!” 

白老二忙道:“在那里!” 

芹儿道:“我可说不上地方,伹可以带你们去!” 

白老二道:“那就麻烦姑娘一躺了!” 

芹儿笑道:“刚才我只是引各位注意,却跟这位刘大哥没关系,他不会武功,只是个赶车的!” 

白老二道:“我们知道,所以没找他麻烦!” 

芹儿道:“不过还得麻烦他一下,我可不会骑马,还得坐他的车去,这事儿惊动别人也不好!” 

白老二道:“是!是!就麻烦刘老哥一躺!” 

芹儿道:“这么大冷天,总不能叫他白忙一躺,何况刚才为了要占这张桌子,还害他破费了十两银子!” 

白老二忙道:“应该!应该!全由我们支付!” 

芹儿道:“刘大哥,你就趁热快吃吧,吃过後麻烦你送我一躺,你放心,这几位不会亏待你的!” 

白老二连忙递过一张银票道:“这是一点小意思,算是辛苦刘老哥的一点薄酬,家兄多半是被点了穴道,那可不能耽误太久,还请快一点!” 

芹儿道:“既是这么说,咱们就先走一趟吧,把桌子留着,回头再来吃还得及!” 

白老二道:“是的!辛苦!辛苦!” 

他很豪爽,又付了五十两的银票寄存在柜上,作为酒帐道:“刘老哥,回来後你尽管吃好了!” 

芹儿推了刘二顺道:“刘大哥,你去把车子赶出来,我们去一趟,回来再好好吃一顿!”

刘二顺迷迷糊糊地下了楼没多久,他把车子赶来了,长白三煞都上了车,把芹儿夹在中间。 

芹儿一点也不在乎,笑笑向刘二顺道:“还是原路,到早上停过的林子里,我再告诉你怎么走法!” 

刘二顺挥鞭驾车,心头直打哆嗦,他知道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已经托了店里的伙计,悄悄去报了官,可是又怕赶不及,自己也在腰里别了两柄手掸子,但是他知道自己那两下子,恐怕连边儿都挨不上,不过他已经下了决心,那怕拚了这条命,也要保护那个娇弱的小姑娘!

马车走得很快,天虽然黑了,但路上皑皑的雪光还是很亮,来到日间的林子里时,冷月发着凄冷的寒光,夜猫子咕咕地叫着,芹儿叫刘二顺停了车,掀廉下车时,身子不自而然地抖了一下,显得有点畏惧。 

这倒不是做作,因为她究竟只是个半大不大的女孩子,虽然有一身技业,也不是怕人,但这清冷的凄凉使她产生了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怯,这副怯步的神情使得白氏二煞的戒意放松了不少。 

他们是真正的老江湖,察言观色的功夫很道地,对表情的真伪也能一目了然,正因为看出了芹儿的畏惧不是矫作,他们才较为安心了。 

白老二得意地道:“姑娘,你别怕,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跟姓玉的过不去,也不会难为到你头上来。” 

芹儿抖着嗓子道:“白老二,你说话可得算话,找到了白老大,你们就得放我回去了!” 

白老二道:“那当然,长白四煞在江湖上混了十几二十年,总不能欺负一个小孩子,只要找到老大,我们立刻就放你走,快说,他在那里!” 

芹儿又顿了一顿才道:“是我家小姐要我出来找你们的,小姐要我把白老大的下落指点给你们,只有一个交换条件,就是要想知道你们今天拦路抄截,用心究竟何在?” 

白老二道:“有人出一千两金子要我们这么干!” 

芹儿道:“那位铁爷却说你们长白四煞不是这么小家子气的人,一千两金子绝不在你们眼里,因此小姐想知道,你们是为了寻仇,还是受人指使!” 

白老二想了一下才道:“可以说是受人之托,但那个人你们绝不认识,也想不到,玉桂结下这么个仇家,他的好运也走到头了,迟早有他受的!” 

芹儿听得心中一跳,觉得与铁铮的话有点吻合了,因此她不动声色,紧追着问道:“到底是谁呢?小姐就是要问明这件事,你告诉了我,回去也有个交代!” 

但白老二却一摇头道:“我不能说,你们最好也别问,江湖上知道这个人的不多,知道的也不敢说。” 

芹儿道:“为什么!说出来又能怎么样!” 

白老二冷笑道:“不怎么样,不过脖子上添了个碗大的疤,小姑娘,你在玉家不过是个下人,犯不着白送上这条小命,而我们也想活下去,快说,我们老大在那儿!” 

芹儿道:“小姐要我告诉你们白老大的下落,就是要问明你们跟我们结怨的原因,因为铁爷说你们不会为了一千两金子在京师附近拦路却掳官眷,更不会为了老窰被挑而报复到家小身上,另外一定有原因!” 

白老二冷笑一声道:“黑燕子倒是真巴结你们,既然他了解这么清楚,为什么不问他去呢?你们不是在一起吗?” 

芹儿道:“可是铁爷送小姐回去後,没说几句话就走了!” 

白老二冷笑道:“走了?不是吧,他的那匹黑燕子还在店里的槽上拴着,姓铁的向来是人不离马的!” 

芹儿道:“他把马暂寄在店里,是为了怕你们再来騒扰小姐,他的人早就走了。” 

白老二怔了一怔道:“早知道姓铁的不在,咱们就进店里去了,这下子白叫他骗了!”

芹儿道:“你们还是不死心!想对小姐不利!” 

白老二脸色一转道:“不会了,我们也不想真的劫走玉桂的女儿,只是不让她上妙峰山而已,所以你们一回头,咱们也没追下来,否则就算有黑燕子伸手,咱们也不会含糊他,快把老大找到就没你们的事了!” 

芹儿摇摇头道:“你们不说出主使的人,我也不说!” 

白老二神色一横,手又按上刀柄,厉声道:“小妞儿,现在可不是在城里,老子没那么多的顾忌,快说!” 

呛然一声,钢刀出了鞘,芹儿吓得哎呀一声,连退了两步。 

刘二顺连忙过来,拔出腰间的匕首,护着芹儿叫道:“你们想干什么,别欺负女孩子!” 

白老二冷笑道:“小子,你倒是挺有种的,竟然想仗义护花了,你趁早给我滚远点,别白赔上一条老命!” 

刘二顺不知从那儿来的勇气,居然挺身不退,大声道:“你们要想欺负芹姑娘,除非先杀了我!” 

芹儿没想到刘二顺会出头,倒是颇为感动,连忙拉了他一下道:“刘大哥,你别管了,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强盗胡匪,你斗不过他们的!” 

刘二顺一手执鞭,一手握紧匕首道:“没关系,他们不敢杀我的,我赶车来以前,托人报过官!” 

芹儿一怔道:“刘大哥,我不是叫你别惊动官人么!” 

刘二顺道:“我怕你吃亏!” 

芹儿并不怕这三块料,但她不能在刘二顺的眼下杀人,因此她拉拉刘二顺的衣服道:“刘大哥,你别管了,到车上去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