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三十章

作者:司马紫烟

第三日竟然整天毫无动静,实在出乎意料之外。 

但大家都不敢松懈戒备,因为那批蒙面女子扬言,是三日内灵蛇教若不投降,将大举来犯,来个赶尽杀绝,血洗云雾山峰! 

因此,对方随时可能来袭,天色愈晚愈有可能。 

好在他们早已完成布置,严阵以待,只等那批蒙面女子送上门来了。 

等待是最令人烦躁下安,焦灼又难耐的。 但是,他们必须耐着性子静静地等待…… 

灵蛇教最盛时期,教众曾拥有三百人以上,如今剩下了不足五十人,已濒临没落,甚至瓦解的厄运。 

如果不是铁铮等人刚好来到,她们只有两条路可走,不是投降,就是全部奋战而死。 

一般人认为,灵蛇教是个邪教,其实不然,实际上它的教众都是“伤心人”,而且一律是女性。 教众几乎都有一段伤心往事,譬如遇人下淑,遭人始乱终弃,或曾被强暴,受精神及肉体的摧残虐待等等…… 

总之,她们是在对男人痛心绝望之余,加入了灵蛇教,入教的仪式很简单,只须在神坛前立下重誓,从此不再为男人动心动情。 

她们崇拜的偶像是‘蛇神’,蛇,象徵男性的生殖器官。说起来很矛盾,灵蛇敦的敦众既然对男人深痛绝恶,又为什么偏以象徵男人性器官的蛇为崇拜偶像呢? 

学问就在这里,诚如一个人决定戒酒,必须面对着酒而能滴酒不沾,甚至无动於衷,那才表示这个人真正有戒酒的决心。 

否则,如果见了酒就想喝,或是酒瘾一犯就难自制,那还谈什么戒酒。当初逃离灵蛇教的几十人,便是在这种情形下有始无终的。 

至於西门玉,除了不甘寂寞之外,另一个更大的原因,则是自命不凡,不甘屈居灵蛇教的祭司,决心要自己出外去闯天下。 

如今剩下的这下到五十人,都是心无二志,即使没有铁铮等人这批强援来到,她们已抱定了必死的决心,誓与灵蛇敦共存亡! 

所以她们虽已接连两三天未曾睡眠,仍然打起精神,各自坚守分派的岗位,全神贯注地监视着峰下的动静。 

铁铮等人也未闲着,除了龙天池、崔龙姑及狄一帆三位老人家,坐镇在洞内之外,彭氏三妯埋为一组,蓝翠娥与狄小琳母女一组,铁铮与玉妙容夫妇一组,分守洞外三处据点,以防对方趁黑夜摸上山峰来。 

当然,对方无论从那一个方向突袭,都必须通过峰下那片深草丛的‘蛇阵’那一关。 

不过根据焦姣几次与对方交锋的经验,那些蒙面女子身上似带有驱蛇葯物,使蛇群不敢近身。 

最后要不是靠强弩弓毒箭退敌,山洞早就守不住了。 

蛇群虽不能阻敌,但仍能发挥警示作用,一旦对方大举来犯,只要掩近峰下那大片草丛,发现蛇群乱窜,就可知道敌人已近。 

因此,所有戒备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峰下的那一大片草丛。 

这时已是月移中午,早过了午夜。 

铁铮与玉妙容守在山洞右侧,两人并坐在一块石上,相依偎着,仿佛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在情话绵绵。要不是各人身旁放着一柄剑,几乎看不出大战一触即发的紧张气势。 

玉妙容忽然轻声地问:“大哥,我一直忘了问你,‘吸功大法’究竟是怎么回事?” 

铁铮道:“相传是在几百年前,有位江湖奇女子,偏偏爱上个负心汉,害她身败名裂,最后还被那男的始乱终弃,愤而投崖自尽,但她命不该绝,正好掉在一株突出峭壁的大树上,保住了一条命。 

她下但因而未死,反而在峭壁的岩洞里,在一堆枯骨旁发现了一部奇书,那就是‘吸功大法’的练功秘籍。 

这位奇女子因祸得福,从奇书上练成了‘吸功大法’,决心要向天下绝情男人报复。几年后重现江湖,以‘花蝴蝶’名号自居,凭她的姿色,专门勾引武林中的成名人物,一旦跟她交合,她就施展‘吸功大法’,使对方在毫无防范之下,不知 

下觉被她将全身功力吸去,然后还被她杀了灭口,以防这秘密传扬开去。 

不到一年光景,受害的武林精英已将近百人。所幸最后那次刚得手,正要杀人灭口,被一位武功极高的出家人无意间撞见,救下了那功力全失的男子,才知道那近百名武林高手暴卒,弃尸荒郊野外,原来是‘花蝴蝶’干的。 

消息不径而走,当时震惊了整个武林,江湖上从此不敢有人随便接近女色,尤其是来历不明的女子。 

同时各门派中有弟子受害的,决心要向‘花蝴蝶’讨回公道,一时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到处都在全力搜索她的行踪。 

匿藏中的‘花蝴蝶’心知犯了众怒,已成众矢之的,无法再在江湖立足,只好销声匿迹,从此不知去向,‘吸功大法’也随着她的生死不明而失传。 

想不到事隔近百年,这邪法居然又重现江湖,而且训练出一批批的年轻女子。如果不能借这个机会,把她们一网打尽,后果真不堪设想!” 

玉妙容昨舌道:“居然有这种邪门的功夫哩!大哥,你可要特别小心,虽然野花此家花香,还是少沾为妙啊!” 

铁铮把她紧紧一搂,笑道:“我有了你这朵家花,别说是野花了,天下芝兰也不香啦!”

玉妙容欣慰地笑了笑,忽问:“大哥,你自认为剑术比得上狄老前辈吗?” 

铁铮一怔,诧异道:“你突然问我这个干嘛?” 

玉妙容道:“那天在避尘山庄,我曾冷眼旁观,看出狄老前辈号称天都剑客,他的剑术虽精,但出手并不够狠,比起皇甫光来,似乎还差了一大截。所以,我担心你……” 

铁铮洒然一笑道:“你不用耽心,那天我还没有机会跟皇甫老贼正面交手,就被他溜了。这回只要跟他一照面,我就要他尝尝我的厉害,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剑术!” 

玉妙容瞠声道:“哼!大哥,原来你在我面前还藏了私呀!” 

铁铮正色道:“我不是藏私,实在是师命难违,师父一再叮咛告诫,除非查明真正的天杀门主,面对面决一生死时,才能施展出来,否则,提早曝光的话,很可能……” 

不等他说完,玉妙容已追不及待地追间:“大哥,快告诉我嘛!那是什么剑术嘛?” 

铁铮面有难色道:“这,这……” 

正在这时,人影一晃,狄小琳已到了面前。 

她轻声急道:“爷爷要我来通知你们,我们那边好像有了动静!” 

铁铮应道:“好,我知道了。” 

等狄小琳离去后,铁铮心把玉妙容拉起,郑重道:“妙容,如果来的是那批蒙面女子,就以冰魄神珠打发她们,出手绝不要留情,更下可近身硬拼,因为她们吸取了别人功力,功力必然惊人。万一遇上皇甫老贼,千万下要逞强,传出讯号由我来对付他!” 

玉妙容点点头道:“我知道啦!” 

两人来到山洞左侧,只见狄一帆与蓝翠娥,正全神贯注地凝视峰下,但看不出些微动静。

铁铮上前轻唤了一声:“狄老前辈……” 

狄一帆立即作出噤声的手势,然后附耳低声道:“刚才从林内窜出几条人影,但人影一闪就不见了,不知搞什么花样,我已叫小琳分别警告大家了。”铁铮点了下头,放眼朝峰下看去,仍下见那大片草丛有任何动静。 

正暗觉必有蹊跷,突闻接连几声爆响,火光炸了开来,随即草丛起火燃烧。 

对方时间算得真准,这时正值西北风起,借风向助长火势,一发下可收拾,而且一直向山峰上蔓延。 

熊熊火光中,只见从林内又窜出一大批人,个个均穿戴防火头罩及衣靠,用弓箭射向山峰, 

箭头上绑着一小包,大概是硫磺硝石之类,着地即爆炸,更推波助澜,使火势愈加狂炽。

草丛内的蛇群数以万计,顿时惊乱窜逃,逃不及的便被烈火活活烧死,阵阵焦味随风飘向漫山遍野。 

铁铮想不到对方会用火攻,不由地大为吃惊,幸好他能临危不乱,指挥若定,急命全体蛇女紧急应变,迅速将附近所有能搬动的山石抬来,距离洞口外三丈布成一道半圆形围墙,防堵火势及逃窜向山峰的惊乱蛇群。 

围墙布好,又命四五十名蛇女各持弩弓毒箭,蹲伏墙后严阵以待。 

龙天池夫妇也赶来洞口外,见状惊怒交加道:“好歹毒的手段,居然想把我们全部薰死在山洞内!” 

铁铮道:“我看皇甫老贼可能还不知道我们追来了,火势一弱,下面的人就会发动全力攻山。我们最好先不露面,以免打草惊蛇把那老贼吓跑了……” 

狄一帆接口道:“对!等到皇甫老儿现了身,我们再一齐发动,攻他个措手不及。” 

玉妙容突发异想道:“急向铁铮附耳献计,不知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只听铁铮笑道:“好主意,你就快带她们进洞去准备吧!” 

於是,玉妙容召了彭氏三妯埋,及蓝翠娥母女,匆匆回进了山洞。 

崔龙姑见了暗觉莫名其妙,走向铁铮身边问道:“妙容要干嘛?” 

铁铮故意卖起关子来,笑道:“待会儿您就知道了。” 

崔龙姑轻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强敌当前,还跟我老人家打哑谜!” 

铁铮笑了笑,没有作答,向山峰下看去,火势正愈烧愈旺,而且愈来愈近…… 

倏而,当玉妙容等六人出洞时,竟已扮成了蛇女! 

崔龙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们是要混在众蛇女中,使对方不致知难而退。否则,凭玉妙容的冰魄神珠,加上五毒娘子来了四毒的威名,极可能吓阻那批蒙面女子的攻山企图。 

同样的,她们若被皇甫光认出,自然会想到铁铮等人也来了,说下定会不战而退,撇回设在苗疆的秘密基地。 

那样一来,再要追查皇甫光的窝就比较费事。与其劳师动众找上门去,不如以逸待劳,今夜就决一死战。 

所以铁铮一听玉妙容献计,毫不犹豫就大表赞同。 

乱草易燃却不耐久烧,下到半个时辰,火势已渐弱,终於全部烧尽而熄灭,漫山遍野只见余烬及浓烟弥漫。 

峰下人影幢幢,开始了行动,逐渐向山峰推进。 

距离约十丈时,数以百计的蒙面女子停止了前进,由为首高头大马的女子振声发话道:“三日期限已过,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是降是死,快作决定吧!” 

峰上静寂无声,来了个相应不理。 

那女子怒从心起,一声令下:“杀!” 

便见散布成折扇形的阵势,立即向峰上冲去。 

她们已有过几次经验,心知灵蛇教是利用地势险恶,又占居高临下的优势,以强势驽弓毒箭阻敞,才使她们屡攻下下。 

如今灵蛇教的蛇女剩下不足五十人,且无后援,纵然誓死负隅顽抗,今夜恐怕也万难守得住了。 

过去几次来犯,这批蒙面女子之所以未能得逞,事后检讨的结论,是受到蛇群的阻挠,虽有驱蛇葯物,不致被噬咬,但仍难免引起惊乱,使峰上的蛇女能及时警觉,以强势弩弓毒箭严阵以待,无法达到出奇制胜,被她们攻个措手不及的效果。 

这次蒙面女子干脆来个坚壁清野,先烧光眼前的杂草障碍,再挥军发动正面进攻。 

她们一律使剑,并且各备一面盾牌,以防被毒箭所伤,显然是志在必得,今夜非一举歼灭灵蛇教不可。 

山峰上仍然沈着的按兵不动,直等对方近入射程之内,才听焦姣大声喝令:“发射!”

一声令下,顿时箭如飞蝗,从石彻的围墙后射出,“嗖嗖”连声地射向来犯敌 人。 

蒙面女子个个身手矫健,以剑拨盾挡,使箭雨无法近身,纷纷被荡开。 

众蛇女眼见乱箭阻挡不住对方的近逼,只得纷纷弃守向后撤退。 

蒙面女子下知她们用的是诱敌之计,个个得理不饶人,勇往直前地准备突破围墙防线。突闻一声娇叱,扮成蛇女的玉妙容从墙边跳起,只见她双手齐扬,两蓬寒芒疾射而出。 

攻近的蒙面女子连看都末看清,对方射出的是什么暗器,便听连声惊呼惨叫,已有七八人倒地不起。 

这批蒙面女子都经过严格训练,个个能柔能刚,柔起来能使出混身解数,极尽挑逗诱惑之能事,把男人迷得意乱情迷,神魂颠倒,再深的修为也难自制,不知不觉中被她们将毕生功力全部吸去。 

刚起来则能斗善战,尤其不断吸取别人功力,使她们本身功力倍增,更是如虎添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