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 四 章

作者:司马紫烟

第二天清早,玉家母女带着芹儿,坐了刘二顺的车子出城往山西而去。 

高升栈的掌柜是舍不得放刘二顺这把好手走的,但刘二顺自己愿意,加上玉将军的人情,他也留不住了。 

何况半夜里,九门提督衙门派了两个差头到店里,说是要护送玉夫人离京,他更不敢说什么! 

玉夫人是躺在软轿上被抬上车子的,软轿就搁在车座上,证明她的病势仍是十分沉重了。

玉三小姐妙容与小丫头芹儿的脸上也罩着沉重的忧色,只有刘二顺兴致勃勃,把鞭梢抖得啪啪直响。 

九门提督的两位差头都姓何,他们是同宗兄弟,也是提督正堂瑞绮将军的亲信,瑞琦与玉桂是知交。 

因此他们俩倒是很尽心,一直送过长辛店,到了房山县,离京师已有六十来里了,天才交午,伹玉夫人不耐久行,必须休息进葯,他们找妥了栈房,又把本地的官人找来,着他们妥为保护,才进去向玉小姐告辞。 

何九呈上了一包袱道:“三小姐,这是敝上的一点心意,请您收下,并请您原谅他不能亲送……” 

玉妙容道:“瑞老伯太客气了,他公忙……” 

何九叹了一声,压低声音道:“以敝上跟玉大人的交情,再忙也该来送一趟的,可是他实在有苦衷!” 

玉妙容哦了一声。 

何九又道:“上头有人施压力,不准敝上管府上的事,所以您在妙峰山受了惊,小的也只能出头招呼一声,明知道那是长白四煞所为,也不能查究!” 

玉妙容秀眉一皱道:“我说呢,贼徒在妙峰山公然拦路劫车,又大摇大摆地进了城,原来背後有硬靠山,是谁?” 

何九为难地道:“出头打招呼的是德泰七王爷!” 

玉妙容道:“德泰!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位王爷呀!” 

何九道:“他不是什么王爷,只是皇上八杆子打不着的远亲,凭那么点关系,当上了皇庄的庄头,舐着脸自称王爷,背後大家都管他叫德七!” 

玉妙容冷冷道:“瑞老伯官越做越大,胆子却是越来越小,凭这个人,也把他给吓倒了!” 

何九苦笑道:“光凭德七,别说是敝上,就小的兄弟们,遇上他犯了错,也敢抓他到衙门里去打板子,可是最近德七把他的四女儿送进了中堂府做了六姨太!” 

“中堂府,那一个中堂!” 

何九道:“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中堂大学士有几个,最掌权势的可只有一个,不提名道姓的中堂也只有一个!” 

玉妙容呀了一声道:“是和坤跟我们过不去!” 

何九苦笑道:“小的不知道玉将军那里跟和相爷对上了,伹这次是他在後面撑腰的绝不会错,否则德七也不敢到敝上那儿递话了,敝上感到很抱歉,伹顾念到跟玉将军的交情,说什么也不让他们在京里闹事!” 

玉妙容点点头道:“我晓得了!请回复瑞老伯,说我们母女谢谢他的照顾,等见了家父,再去信向他道谢!” 

何九只能拱拱手,又道:“这一条路上,小的每一处官府都熟,所以小的已经派人,路上先行打招呼,要他们妥为保护,但小的只是私下打点,您还得多加小心,一路上必须在府县歇宿!” 

玉妙容连连称谢,何九才招呼了他的兄弟告辞而去。 

芹儿过来打开包袱,见里面是两对十两重的金锭与一叠百两的银票,总共是二十张,都是流通的常厚号的票子,笑笑道:“瑞正堂倒是大出手,只是咱们该收吗?” 

玉妙容苦笑道:“他在九门提督任上出了几件大案子都是我父亲帮他破了的,拿他几文也是应该的,何况我手头也实在空了,爹走的时候,只留下了五百两,早就折腾得差不多了,要不是瑞老伯派两个人来送行,我连住店的钱都付不出,更别说是买下那辆车子了!” 

芹儿道:“咱们店钱没付?” 

玉妙容道:“没有!我已经把首饰头面都包了起来,准备结帐时不够就抵押一下,可是掌柜的说瑞老伯已经吩咐过了,一切开支,都记在他的帐上,才免了我的窘困!” 

芹儿眨眨眼睛道:“小姐,咱们真这样穷!” 

玉妙容道:“这不是装的,你在我家这么多年,几时看见我家有钱过,爹走的时候,只带了一百两银子上路!” 

芹儿一叹道:“贵为总督将军,居然一贫至此,说出去谁会相信,不过我看老爷子手下几个跟班都阔得很呢!” 

玉妙容道:“不错,他们都比我家有钱。爹自己不要钱,却不能叫下人也跟着吃苦,只要他们不过份,只收取一些外官进诣的门包,爹也就闭着眼装糊涂算了,否则还有谁肯跟着爹干活儿,做官但求问心无愧,但也要兼顾人情,如果要每个人都像他老人家一样,就没有人肯作官了!” 

芹儿笑了一笑道:“这笔钱倒来得正是时候!” 

玉妙容笑道:“是的!否则我也不会收下了,穷只能穷在里子,面子上可不能寒酸,否则不但有失我这个总督千金体面,也叫你这位大总管难堪,你的手面一向阔惯了!” 

芹儿不好意思的说:“小姐!我是不知道您手头的窘境,否则我也不会那么阔绰了!”

玉妙容道:“我知道,叫你杀人你敢,可是叫你拿东西去质典,杀了你的头都不肯干的,所以在京里结帐时我不叫你去出头,现在好了,有了这笔钱,你又可以放手花了,只是稍微估计着点,至少总要混到山西太原府!” 

芹儿道:“不必,到了山西境内,就是老爷的治下了,当地的官府自会孝敬的,就是现在,咱们要敞开来,沿途也不必花一个子儿,州府县治,自然会料理一切!” 

玉妙容道:“你倒是懂得很多,从那儿学来的!” 

芹儿不好意思地道:“是刘二顺告诉我的,他在京里赶了多年的车,这些门路熟得很!”

玉妙容一皱眉。 

芹儿忙道:“小姐!我知道您手里没多少钱,却不知道瑞大人会送礼仪来,因此我正在发愁这一路的花费,去问问刘二顺,叫他看情形打点,小使用先垫上,一块儿总结帐,他告诉我这个窍门的!” 

玉妙容想了一下道:“也好!你叫他拿了我爹的片子,到当地方打个招呼,既然是和坤要跟我们作对,一定还会在路上找麻烦的,咱们敞明了身分,多少使他们有点顾忌,否则以和坤的势力,压制着官府,包庇一些江湖人来找我们麻烦,明暗两处都是咱们吃亏!” 

芹儿道:“对!和坤虽然势力大,总不能明着派人打劫朝廷命妇吧!咱们应该敞明着身分的!” 

说着正要出去,忽而身子往後急退,因为她才一掀门帘,就看见一个黑衣老人,站在门外面,随着芹儿退後,一步跨了进来,芹儿正待发声喝问,玉妙容却很沉得住气款款起立问道:“老先生有何见教?” 

老者打量了她一下,才哈哈地道:“你就是玉桂的女儿,不错,有点将门之女的气概,老夫辛奇,人称扑天雕!” 

玉妙容身子一震,扑天雕辛奇这个名字在关外比她父亲还响亮,可以说是三岁孩童皆知,因为他是东北三省的绿林总瓢把子,也是关外黑道第一号枭雄! 

芹儿连脸都吓白了,玉妙容倒还是很镇定地道:“原来是辛老当家的,小女子多多失敬了!” 

辛奇赫赫冷笑道:“将军千金之女,居然识得老夫绰号,倒真是难得!难得!” 

玉妙容道:“家父在关外常提起老当家的大名!” 

辛奇冷笑道:“令尊在关外与老夫手下儿郎多方为难,伹他是为了职守,不去说了,老夫今天前来是要向这位小姑娘请教一件事,有了结果老夫就走!” 

芹儿连忙道:“你要问白家兄弟的下落……” 

辛奇道:“老夫不问他们的下落,因为老夫已经找到了他们的尸体,老夫只要知道他们是死在谁手下的!” 

芹儿道:“你应该问铁大侠去!” 

辛奇冷笑道:“黑燕子虽然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剑痕,伹他们是死在冰魄神珠之下,这点瞒不过老夫的!” 

芹儿怔住了,不知如何回答才好,玉妙容迅速沉思了一下才道:“老当家的,既然找出冰魄神珠的痕迹,而冰魄神珠是天池独门绝学,只传了玉家的人,老当家何必再问!” 

辛奇哈哈一笑道:“所以老夫问是谁下的手!” 

芹儿道:“我!我把他们誆到那儿去,自然是我!” 

玉妙容却道:“芹儿!别胡说,你别乱往身上揽事,辛老当家又不是小孩子,会叫你矇过去了!” 

辛奇阴沉沉地一笑道:“正是,小姑娘,老夫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士,做不杀生的善事,你想在老夫面前打马虎眼儿,可是弄错了主意,惹得老夫性起,别说你是个小姑娘,就是三岁的小孩子,老夫也照样拧断他的脖子!” 

一面说着话,一面信手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那么一揑,也没听见声音,那一个瓷杯就成了一堆碎瓷末儿,纷纷由指缝间落下来,把芹儿的脸都吓白了! 

她自小跟着玉妙容一起学武,功夫颇为可观,像长白四煞那种凶狠的胡匪,她都敢惹一惹,可是没想到这个老头儿内功如此精纯,精纯到难以相信! 

辛奇拍拍手,掸掉掌上的余层,沉声道:“小姑娘,老夫率领白山黑水间近万儿郎,没有一个敢在老夫面前说句假话,你估量一下,你的骨头是否比杯子硬!” 

玉妙容内心一样的震撼,若论武功,她跟芹儿加起来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就只有靠智取了。 

可是这个老头子纵横关外几十年,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玩心计耍得过吗? 

沉吟片刻,她强自镇定一笑道:“老当家的,冰魄神珠没有别家会,眼前玉家的人就是这样几个,你看谁有这个可能就是谁,不必再问了!” 

辛奇一笑道:“说得好,你想跟老夫兜圈子,长白四煞虽然不成材,但是也是混出字号的脚色,老夫不信你们这两个小姑娘能把他们摆平下去,因此只有一个人可能。” 

玉妙容笑之道:“老当家的以为是谁呢?” 

辛奇道:“薛寒珠,天池薛老儿的女儿!” 

玉妙容连忙道:“不!家母卧病在床,连路都走不动了,怎么还能杀人呢!老当家的想错了!” 

辛奇一笑道:“令堂是天池老儿唯一独女,而且还兼得白发龙女崔音的全部传授,连玉桂的身手都未必能高过她,正当壮年,说她会生病,谁会相信呢!” 

玉妙容道:“是真的,家母卧病多日,就在後房!” 

辛奇道:“老夫不相信,非得亲眼看看不可!” 

移步向后走去,芹儿忙挡住道:“夫人的房间,你怎么可以乱闯呢,你懂不懂规矩!”

辛奇哈哈一笑道:“老夫活了这么大,连王法都没放在眼里,还讲什么规矩,小姑娘,闪开点!” 

芹儿挺身不让,辛奇脸色一沉,举掌慾挥。 

玉妙容忙上前道:“老当家的,你一大把年纪了,到家母房中去看看自无不可,只是家母病势沉重!” 

辛奇笑道:“老夫人老眼不花,真病假病一看就知道,只要薛寒珠是真的有病,老夫回头就走!” 

玉妙容道:“老当家的说话可得作数!” 

辛奇道:“当然,老夫是何等身分,岂有说了不算的,你放心,老夫只是看看,不会对令堂怎么样的,别人要她的命,老夫却跟她无怨无仇!” 

玉妙容心中一动,忙问着道:“是谁?” 

辛奇笑笑道:“这个老夫不便说,令堂自己心里明白!” 

玉妙容拖开芹儿,朝她作了个暗示,两人笼手袖中,跟在后面,各扣了一把冰魄神珠。

辛奇却毫不在意,大步走向后房,玉夫人在屋子里的床上躺着,一床棉被,连头都蒙了起来,只露出一点头发。 

辛奇伸手去揭被,玉妙容与芹儿都掏冰魄神珠,准备发出,忽而辛奇纵身急退,一手抚胸,鲜血已从指缝间汩汩渗出,床上的人也跳了起来,单手持剑,一身黑色劲装,赫然又是铁铮! 

他手挺长剑,徐步逼前道:“辛奇!你也是成名的人物,居然对病妇弱女下手,你还要脸吗?” 

辛奇怒道:“胡说,老夫是来追究杀死长白四煞的凶手!” 

铁铮道:“你不必追究了,是我!” 

辛奇哼了一声道:“放屁,老夫的眼睛不瞎,他们明明是死在冰魄神珠之下!你哄得了谁!” 

铁铮左手疾扬,射出两点银光,去势很疾,但辛奇用手一抓,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