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 六 章

作者:司马紫烟

玉妙容跳上白马,披好斗篷,遮住了大半边脸,又用一方绢帕蒙住了口,道:“大哥!我这样打扮对吗?” 

铁铮点点头道:“不错!现在跟著我走!” 

他上了黑马,追著地上的车迹,慢慢地向前去,玉妙容跟著,走出十几里,她看见仍然是顺著车迹而行,忍不住问道:“大哥!我们是在追车子吗?” 

铁铮道:“不是,是在跟车子,要找到令堂,只有这一条线索,令堂肯定是夭杀门中的人向她下手,她要悄然离开,也是在追这条线索!” 

玉妙容忍不住问道:“那她何必离开呢,一直在车子上,以逸待劳,不是更好吗?” 

铁铮正准备回答,忽然发现车迹中掺杂有几行凌乱的脚印,连忙摧马疾行,玉妙容也不再问了,紧紧地跟著他,又走了十几里,铁铮却把马转向了一条小路,离开了车迹,专门追蹑那些脚印了,然後在一片小土岗前下了马,沉声道:“把兵刃准备好,紧跟著我,别走散了!” 

他的态度很严肃,玉妙容也不敢多问,跟著下了马,铁铮把两匹马系在一起,拍拍黑马的后腹,在它耳边低声说了两句,黑马带著白马,轻轻地跑开了。 

铁铮又道:“把你的剑簧用根带子扣住!” 

“为什麽呢!” 

“为了随时能拔剑方便,有时一紧张,你会忘了按剑簧,剑被卡住拔不出来,我吃过很多次这种亏!” 

“乾脆先把剑拔出来.拿在手里不是更好吗?” 

“不好,我们是悄悄地掩过去,在雪地里,剑身会有反光,容易被人发现!” 

玉妙容这才知道自己懂得太少,像这些细节地方,自己一点都不懂,那都是一点一滴经验的累积,连忙照他的呀附做了,悄声道:“铁大哥,你真细心!” 

铁铮淡淡地道:“所以我才能活到今天,江湖道上处处凶险,尤其是像我这种专找麻烦的人,一不小心就会送命,像刚才我告诉你的这点经验,是用半条命换来的!” 

玉妙容轻哦了一声,铁铮叹了口气道:“四年前我在猫儿窝追杀黑风双妖,遇上了埋伏他们两个人带了十九名部属好手,布下陷阱等著我,暴起突袭,因为来得太突然,我在过紧张的状况下想拔剑招架,慌乱中没有按剑簧,剑被卡住拔不出来,一连挨了九刀!” 

玉妙容惊道:“结果怎麽样!” 

铁铮一笑道:“结果我活著,猫儿窝的黑风寨却成了一片平地,江湖上再也见不到黑风双妖了!” 

玉妙容钦佩地道:“大哥!你真行!” 

铁铮笑道:“不是我行,是他们太不行,我已经身受重伤,还能把他们一一撂倒,是他们太差劲!” 

说到这儿,他脸色忽转沉重道:“不过前面的那批人可不像黑风寨的胡匪那么稀松,你要小心一点!” 

玉妙容惊问道:“那些人是谁?” 

铁铮笑道:“还不知道,但一路有九个人踩著我们,到了前面,有六个人顺著大路下去了,三个人折向这条小路,大概是来报讯听取指示的,在这儿坐镇的人,多半是他们的主脑,必定不是省油的灯!” 

玉妙容极目前眺,只见白雪遍地,丘陵起伏,不见有屋宇也不见有人迹,忍不住问道:,他们在那儿呢!” 

“前面,最少雨里,多不过四里,总在这一段区域里!” 

玉妙容只有连连点头,铁铮道:“大小姐,这可疏忽不得,你我要想活着离开,就不能出一点岔子!” 

正说著两边已围来五六条大汉,都是手执兵刃,却没有逼近过来,可见他们都是江湖经验丰富的老手! 

后门开了,一个老儿带著两名中年妇人徐步而出,铁铮一看,竟是扑天雕辛奇,微微一笑道:“老当家的,铁某给你问安来了,你胸口的伤好点了没有?” 

辛奇这才看清来人是铁铮与玉妙容,脸呈怒色道:“黑燕子,上次放过了你,你竟敢欺上门来了!” 

铁铮微微一笑道:“老当家的,说话可得凭良心,你一路派人护送我们,昨夜又为我们除掉七八个扎手人物,我能不来向你道谢吗?” 

辛奇的脸色又变了一变,沉声道:“老夫并没有叫人跟著你们,更不会为你们除去什么人,你少在那里信口雌黄!” 

铁铮哦了一声道:“真的吗?” 

辛奇道:“老夫领袖关外绿林,向来说一句是一句!” 

铁铮笑道:“这麽说是在下误会了?” 

辛奇哼了一声道:“是不是误会由你想去,我们的梁子自有结算的日子,但不是今天,你请吧!” 

铁铮倒是微觉意外,沉思了一下才道:“老当家,你这次是专为玉家的人来的,现在玉姑娘在这儿!” 

辛奇冷笑道:“你知道我们找的是玉桂的老婆,不是她的女儿,又装甚么糊涂呢!” 

铁铮道:“玉夫人已经启程赴山西去了!” 

辛奇冷笑道:“你少来这一套,那辆车子我们已经检查过了,除了一个小丫头,一个车夫之外,连鬼影子都没第三个人,铁铮!你用金蝉脱壳之计,把玉桂的老婆藏了起来,能骗得过老夫吗?” 

铁铮一笑道:“高明!高明,那两个人没受伤吧?” 

辛奇道:“老夫是暗中检查的,他们根本还不知道!铁铮,你把玉桂的老婆藏到那儿了,赶快交出来,你知道她中的毒是甚麽毒,耽误了伤势而不治,那可是你的责任!” 

铁铮道:“我知道,腐尸之毒!” 

“知道就好,腐尸之毒,神仙束手!” 

“玉夫人中的毒早已过了时限,还能救吗?” 

辛奇道:“当然能救,我们又不是存心要她的命,只要她手里的一样东西,中毒之后,每天都有人喂她一颗制住毒性发作,延长期限,现在你们把她藏了起来,可是你们送她上死路!” 

铁铮道:“玉夫人中毒之后,昏迷不醒,人事不知,你们要从她手中要东西,又何从要起呢?” 

辛奇道:“这是我们的事,与你无关!” 

玉妙容道:“我母亲的事,与我总有关系吧!” 

辛奇道:“连你老子都不管了,你又多个甚么事!” 

玉妙容刚要开口,铁铮却止住她道:“跟他说没有用的,他不过是人家的一条走狗而已,我们要谈就找他的主人谈去,辛奇,你这儿有能作主的人没有?” 

辛奇脸色一变道:“黑燕子,你说甚麽?” 

铁铮笑笑道:“你扑天雕虽然也算头号人物,但你还没有这个胆子敢到关内来惹玉家的人,而且你也拿不出腐尸剧毒那种凶物,我相信你们是想从王夫人手里要甚么东西,但玉夫人昏迷多日,你们都没有采取行动,又为甚么呢?” 

辛奇刚要开口,铁铮抢著又道:“你不说我也晓得,以前没有行动,是主事者不在京中,现在主事者已经来了,你们想先劫持了玉姑娘作为要挟,再救醒玉夫人胁迫她就范,那知道我恰好遇上了,伸手管了闲事,而且你们又失去了王夫人的踪迹,对不对?” 

辛奇没有开口,铁铮又道:“玉夫人是我藏起来了,要找到玉夫人,必须在我身上著手,我须要解葯救玉夫人,你们需要她手中的东西,我们可以谈谈交换的条件,但我不会跟你谈,所以要找个能作主的人!” 

辛奇道:“没甚么可谈的,你不交出玉夫人,她只有死路一条,你估量著办好了!” 

铁铮笑道:“你真能作主!” 

辛奇道:“老夫当然能作主!” 

铁铮道:“你能作主,我倒不能作主了,因为我答应过玉姑娘,一定要救好她令堂,只有在你身上找解葯了!” 

辛奇冷笑道:“你有本事尽管来好了,不过你看看清楚,这儿可是老夫的地盘!” 

铁铮冷冷一横眼道:“屋顶上埋伏了四个人,两边窗子后藏著四具伏弩,就凭这点人手就想吓倒我了吗?” 

他一面说,一面用手连指,玉妙容事先已经得到铁铮的提示留上心了,不过她没有发现有这么多,经铁铮手指方向之后,她配合得很迅速俐落,双手连扬,冰魄神珠恰似流星般发出,满天银光闪亮。 

铁铮说完最後一句话,她的冰魄神珠也发完,屋脊上滚下了四个人,窗后也发出四声闷哼! 

因为她的手法太快了,而且那八个人都在注意铁铮说话,尤其是铁铮点出了他们藏身之处,本能地为之一惊,就在这一惊之后,银光已到身前,任何动作都没有,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解决了! 

辛奇脸色一阵激变,张大了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铁铮嘉许地一笑道:“对!小容,闯江湖必须如此,每个地方都要争取先机,否则你就活不了多久,虽然这次你已经很进步了,但还是有点狠不下心,只击中了他们的穴道,没有取他们的要害!” 

玉妙容道:“铁大哥,让他们不能行动就行了,何必一定要伤他们的性命呢!” 

铁铮叹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酷,如果屋里还有人解开了他们的穴道,他们就不会对你仁慈了!” 

房屋中忽然有人笑道:“铁铮!你真不错,居然知道屋子里还有一个人。为了你这点见识,我不伤你的性命!走吧,把那个女孩子留下,撒手不管这件事,我准你离开!” 

铁铮微微一笑道:“阁下何不出来一见?” 

屋中人道:“不必!见了我的面,你就别想活着走了,我实在不愿意杀死你这样一个年轻好手!” 

铁铮冷笑道:“听阁下的口气,似乎身分比辛老儿高!” 

屋中人道:“我与辛老当家仅宾主之谊,没有甚么身分的高低,辛老当家是应我之请,帮我办点事!” 

铁铮冷笑道:“阁下别装佯了,天杀门下天杀星,只有受雇为别人办事,几时请人办过事的!” 

此言一出,辛奇与那两个中年妇人脸色都为之大变,屋中沉默片刻后才道:“你怎么知道我身分的?” 

辛奇连忙道:“使者,老朽绝对没有泄漏!” 

屋中人冷冷地道:“那黑燕子怎会知道的!” 

铁铮微笑道:“腐尸剧毒是天杀门独有的杀人手法,阁下自己泄漏了身分,不要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 

屋中人又是一顿道:“铁铮!你知道得太多了!” 

铁铮一笑道:“我当著这么多的人,叫破了你的身分,如果你无法留下我的性命,自己就别想活了!” 

屋中人道:“不错!你对天杀门的规矩知道得很清楚,因此你也绝对别想活著离开了!”

铁铮道:“天杀门下天杀星在杀人时,绝对不能与对方照面,你在屋子里,又怎能杀死我呢?” 

屋中人道:“我不必动手,辛老当家可以代劳!” 

辛奇连忙道:“使者,铁铮武功高强,老朽前几天中了他的暗袭,至今伤势未愈!” 

铁铮冷冷地道:“假如我不死,你的伤势就永远不会好了,因为他不会让你有时间治伤了!” 

屋中人沉默片刻才道:“铁铮,算你厉害,你逼得我非亲自出手杀你不可了!” 

铁铮道:“你敢吗?你忘记门规了!” 

屋中人冷笑道:“我只要把知道这件事的人全部追杀灭口,谁都不会晓得我违过门规!”

铁铮笑道:“那你必须先杀死我,铁某久仰十二天杀星威震黑白两道,无人敢逆其威,今天倒好见识一下!” 

屋中沉默片刻,忽然窗子砰的一声碎裂,一条黑色人影飞射而出,铁铮连忙退后两步,举剑待敌。 

可是那个人出来之后,就倒地不起,铁铮先还防备他是诈死或诱敌,一直不敢近前,等了一下,那人身上冒出徐徐的黑气,铁铮才走过去,用剑把那人翻过来。 

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胸前有一个九字,额角钉著一枚黑色的细针!铁铮一怔道:“他已经受到门规制裁了,天杀门的制人手法是够厉害的!” 

玉妙容惶然地道:“他就是天杀星!” 

铁铮点点头道:“是的,胸前那个九字是他的编号,十二天杀星只剩下十一个了!” 

玉妙容忙问道:“他又是甚么人呢?” 

铁铮摇头道:“我不认识,我这是第一次见到天杀星,只有记住他的样子,到江湖上打听一下!” 

说着再去注视那人的脸时,已经看不清了,那张脸已化成一滩模糊的血肉,身上还在冒着徐徐黑气。 

铁铮连忙飞身进了屋子,但见屋中停著两具尸体,桌上一张字条。 

辛奇脸色大变。 

铁铮却笑道:“辛老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