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 七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没多久,献上了茶,那中年汉子又送了酒菜上来,铁铮一看茶盆上烧着天长记的字号,笑笑道:“伙计,天长记的辛掌柜是熟人,你把他也请来敍敍!”

汉子一怔道:“爷弄错了吧,天长记掌柜姓薛!”

铁铮取出怀中的破锡壶往他手中一递,道:“没错!今天刚换的姓,你拿这个去,他准来!”

中年汉子怔怔地不知如何是好,在旁边侍候的仆妇却道:“史老三,客人叫你去你就去,有没有再来递个回话!”

史老三这才接过锡壶间身慾走,铁铮又道:“你告诉他,天长记换掌柜的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用不着担心,如果他不来,叫那些天杀的找上门,可就麻烦了!辛掌柜的是个明白人,同时也告诉他,事情闹大了,不是窝一两天就能解决的。”

史老三喏喏连声,下楼去了,翠喜将身子凑起来,眯着眼睛笑道:“爷!原来您是来谈生意的。”

铁铮笑道:“不错!一笔大生意,如果谈成了,你们大家都有好处,所以回头你们都得帮衬着说几句话!”

翠喜哟了一声道:“爷!我们怎么插得上嘴呢?”

说着话,身子挤得更近了,铁铮干脆一把揽住了她,用的力气很大,把她的双臂都箍住了,翠喜急了道:“爷,您干吗用这么大的劲儿呀,轻点儿不行吗?”

铁铮笑道:“不行,因为我怕你们会作怪,这样才能叫你老实点儿,同时对面的那位大嫂也请安份点,袖子里的玩意儿拿出来,别伤着了你们姑娘!”

那个仆妇的手刚举起一半,发现铁铮已把翠喜挡住了身子,不禁脸色微变,却不敢妄动了!

铁铮笑向玉妙容道:“兄弟!你不是来见识的吗?别闲着,跟我这大哥学学,以后就能自己出来闯了。”

玉妙容笑笑道:“我可学不来大哥这副穷凶极恶的样子,这位红姑娘娇滴滴的样子多惹人疼,抓住她的两只手,我简直就舍不得放开。”

翠红极力忍住,但汗珠已经从额上渗出,显然在极大的痛苦之中,铁铮见状,知道玉妙容已经扣住了她的脉门,乃笑笑道:“兄弟!你可得防备她们的窝心脚,别看那三寸金莲小巧可爱,一脚蹬过来,能把你心口踹个大窟窿!”

玉妙容道:“可不是吗?我已经挨过一脚了,幸好我的靴子底子厚,又是生牛皮的,红姑娘的一脚踹上来,疼得泪汪汪的,我瞧着怪心疼的!”

铁铮哈哈大笑道:“兄弟!你还真行,我只看你表面上老老实实的,那知道下面早就有一腿了!”

玉妙容嫣然笑道:“那是大哥教导有方,你告诉过我,脂粉窟是杀人窝,我敢不小心谨慎吗?”

那个仆妇见两个女的都被制住了,勉强笑道:“姑娘们好好侍候两位爷,我这去温酒去。”

铁铮道:“大嫂,我这兄弟是做珠宝生意的,他出手很大方,你领了赏再走。”

那仆妇连忙道:“不敢!不敢,回头一起领好了!”

铁铮笑道:“不行!回头不见得能见到大嫂了,兄弟,你看这位大嫂发上戴的珠花多寒蠢,没一颗上眼的,把你的冰魄神珠镶上一颗就好看多了。”

玉妙容抬起手道:“不错!大哥说镶在那儿合适?”

铁铮道:“这位大嫂八面玲珑,两只眼睛不够用,你在她额头上镶上一颗,也好让她多只眼睛!”

仆妇是面向着他们慢慢往外退的,闻言脸色一变,正想挪身急退,背后来了个人,伸手拦住了她喝道:“混帐东西,天池冰魄神珠之下,你躲得了吗?老老实实站着!”

来人正是扑天雕辛奇!他进门拱拱手道:“铁大侠、玉姑娘,老朽是在逃命,二位何必又跟我过不去呢?”

铁铮道:“跟你一起逃的人都死了!”

辛奇黯然道:“我知道,天杀门的杀手是不放过任何人的!”

铁铮道:“我后来进到屋里,没逃的人也死了!”

辛奇脸色大变,铁铮道:“可见天杀门已经不顾规矩了,你就是逃过了六个时辰也没有用,他们非杀你不可!”

辛奇脸色苍白,顿了一顿,才道:“老朽也知道,但一时他们还找不到这个地方,这是我的秘窟!”

铁铮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就找到了!”

辛奇目中流露出惧色问道:“铁大侠是怎么找到的?”

铁铮笑道:“我顺着线索,找到了那座墓穴,然后又顺着地道,找到了天长记的地室。”

辛奇道:“天长记中只有我的两个手下,跟这儿完全没有关系,不可能会找到这儿来的。”

铁铮道:“可是前个月我上这儿来过,发现了两件事,一件是这儿的酒菜全是天长记供应的。”

辛奇道:“街上只有那一家大酒楼,而且距离很近,叫天长记的酒菜是很平常的事情。”

铁铮笑道:“我这个人有个毛病,逛窑子专门喜欢找三十出头的老梆子,上次我来的时候,找的是个叫月桃的娘们儿,巧不巧今天在那所庄子里,刚好看见她在你身边,于是我就试着闯闯看,在楼下又发现了另一位,我还给了她一块银子,老当家的还有疑问吗?”

辛奇脸色一变,终于叹了口气道:“黑河双姣在十年前就退出了绿林,在这儿为我辟了个秘窟,这次我不该带她们出来办事的,不过她们已经易了容,铁大侠怎么认出的?”

铁铮一笑道:“江湖上易容之精,莫过于万变书生南宫虚无,而我跟南宫老哥却有着生死交情,你想还有什么易容术能逃过我的眼睛!”

辛奇哦了一声道:“难怪铁大侠对天杀门的事情这么清楚了,原来是南宫大侠的结义兄弟!”

铁铮一叹道:“是的,南宫大哥为了天杀门杀了他的妻子,立誓报仇,藉着他神奇的易容术,打进了天杀门,几乎要成为天杀星了,谁知一个不慎露了形迹,挨了一支腐骨尸毒针,负伤逃到我那儿,在我的帮助下,总算保住了他的一条命,可是中毒太深,武功全失,央求我继续为他追索天杀门的隐秘,把天杀门主的真面目刨出来。”

辛奇目光一亮道:“腐骨尸毒针能有解法?”

铁铮道:“不错,只要不是连中四支以上,我都能救!”

辛奇追问道:“那么玉夫人的尸毒也解除了?”

玉妙容忙道:“这不关你的事!”

铁铮道:“玉夫人只中了一针,自然得救了;现在老当家的是否肯跟我合作,对付天杀门?”

辛奇苦笑道:“铁大侠,我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你要我出什么力都行,不过你问我天杀门的详情,我可无能为力,我知道的还没有你多。”

铁铮道:“我不问你这个,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替天杀门效力卖命,为什么要对付玉夫人!”

辛奇想了一下道:“我是奉了和中堂的命令行事,和中堂怕我的力量不足,另外又找了天杀门,跟我配合,如此而已,其余的我都不清楚。”

“你见过天杀门主了吗?”

“没有,一切都是跟九号杀星接头,听他吩咐!”

“杀死九号的是谁呢?”

“不知道,我根本就不晓得天杀门另外还有人,所以九号杀星一死,我赶紧就逃走了!”

“九号杀星又是谁呢?”

“不知道!他一直是蒙着面的!”

“和坤为什么要对付玉家的人?”

“和中堂只想除去玉将军,但天杀门对玉夫人似乎另有目的,想要她手中的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不知道,那样东西跟天杀门的关系很大,似乎是有了那样东西,就可以用来威胁一个人!”

“什么人?”

辛奇刚耍开口,忽而脸色一变,因为那个仆妇忽而从腕间探出一把匕首,抵他的腰上,冷冷地道:“辛奇!你说得太多了,多得不能再让你活下去了!”

辛奇愕然道:“月娥!你……”

那仆妇冷冷地道:“我就是杀死九号杀星的人!”

辛奇脸色大变地道:“月娥,你也是天杀星之一!”

那个叫月娥的妇人道:“我不是天杀星,却是天杀星的监督人,你没想到吧!”

辛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月娥笑笑道:“天杀门中十二杀星都有个监督人,我就是九号杀星的监督人,因此你躲到这儿来,天杀门早就知道了,天杀门并不想要你的命,但是你自己找死就怪不得了我。”

语毕脸又转向铁铮道:“铁铮!原来你就是南宫虚无的拜把兄弟,难怪你要插手跟我们为难了,现在很好,你泄漏了两件事:一是南宫虚无与崔玉如都还没死,二是你能解得了腐骨尸毒针,这两个消息对天杀门都太重要了,现在你还有一个活命的机会,就是把这两个人的下落说出来!”

铁铮笑道:“如果我不说呢?”

月娥冷冷地道:“你不说我就杀了辛老儿!”

铁铮道:“那关我屁事,他又不是我什么人!”

月娥冷笑道:“黑燕子,辛奇是为了向你吐露秘密才死的,在你铁铮说来,这关系就大了,因为你以仁义闻名武林,才受到大家的尊敬,如果你听任辛老儿死在我手中,消息传出去,你黑燕子在江湖上就叫不起字号!”

铁铮一笑道:“人是你杀的,不是我杀的。”

月娥道:“但是你可以救他!”

铁铮道:“救一个人,牺牲两个人,这个代价付得太大,没有人会因此责怪我的,再说你既知我的口碑不错,我的话总比天杀门可信一点,我可以说这是你们恶意中伤,绝对损不了我的名誉,我又在乎什么呢!”

月娥脸色一变道:“铁铮,你也是个卑鄙的小人!”

铁铮笑道:“我本来就没把自己说成个君子!”

月娥道:“这儿还有两个人证!”

铁铮道:“你是说这两位姑娘,那不能算是人证,你杀了辛老儿,我也可杀了她们,然后我们各执一词,看看江湖上到底说谁不是!”

月娥没想到铁铮会说出这种话,倒是没了主意,顿了一顿才道:“铁铮,我不信你敢这样做!”

铁铮笑道:“没什么不敢的,我先杀一个给你看。”

他把怀中的翠喜往外一推,身形跟着追上,长剑出鞘,直砍下去,翠喜惊叫一下,滚身躲开,铁铮笑道:“你有本事再躲我一招,我就饶你不死。”

身形突地掠起,如同寒虹疾掠,剑光闪处,眼看已将刺中翠喜,可是他的剑却忽地一偏,扎中了她颈旁的地板,含笑把她拉了起来道:“翠喜姑娘,害你受惊了!”

翠喜惊魂乍定道:“铁爷!您不杀我了?”

铁铮笑笑道:“黑燕子别的话都言出如山,只有在杀人时,却可以打个折扣的,当我说要杀死谁时,那个人大可放心,绝对死不了的,因为我杀人时,绝不告诉人,不过这件事以后可不能让人知道,否则人家就不在乎了!”

语毕又笑道:“辛老当家的,你还站着干吗?把门关上,把那个婆娘移过来,免得叫她的同党发现了。”

辛奇惊魂乍定,回头一看,月娥的额角上开了一个圆孔,血红的脑浆汨汨流出,早已死了!

这一下不由他吓得一伸舌头道:“铁大侠,你出手真快,老朽根本就没看见你是如何出手的!”

铁铮一笑道:“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每个人的目光都瞧着我,再快也逃不过你们的眼睛!”

辛奇怔了一怔才恍然道:“原来是玉小姐!”

铁铮笑笑道:“妙容,你真不错,居然配合得很好!”

玉妙容笑道:“我就是再笨,也被你一脚踢明白了,下次再有这种情形,你踢轻点行不行。”

铁铮笑道:“我怕踢轻了光是你知道,翠红姑娘却不知道,中途捣一下蛋,影响了你的出手,如果一击不中,叫那婆娘溜了,那可是大麻烦!”

翠红的手已经被玉妙容放开了,满脸愧色地道:“如果铁大侠不先递个消息,妾身真忍不住拚命一搏了,我以为铁大侠真要杀死家姊灭口,直等铁大侠第一剑刺空,我才明白大侠的用心,否则以铁大侠的盛名,我们姊妹俩合起来也挡不住大侠的一招。”

辛奇也叹道:“老朽练武多年,白山黑水间,也算薄有微名,但以剑术之精,铁大侠实为老朽所见第一人,刚才出手两剑,精奇宏博,老朽实在不明白翠喜怎能避开第一剑的,她们姊妹俩都是老朽的义女,武功都是老朽教的,想不到竟能青出于蓝,强过老朽了。”

翠喜急急道:“义父,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躲过的,您别疑惑女儿有异心,月娥是您派来的,对她的事情,女儿一点都不知道。”

铁铮笑道:“辛老,这一点无须置疑,是我故意手下顿了一顿,让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