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红妆》

第 八 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一条人影直冲进来,两边埋伏着的人一扯绳索,那面网由上面直罩下来,将冲进来的人罩住,持索的人一收绳索,将网中人拉倒在地,四号杀星迅速飞身而起,持剑下刺,网中人发出一声惨呼,四号杀星还不停手,接连不断地刺下去,直到网中人不动了,他才哈哈大笑道:“黑燕子不管你多狡猾,这下子也尝到厉害了吧!”

玉妙容在床上只有暗暗垂泪,在心里低呼道:“铁大哥!是我害了你,只要我不死,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四号杀星把网解开,翻过尸体看一看,尖声叫道:“不对,这是在外面把风的老八!”

玉妙容听得心头一震,努力偏过头去,看看地下,但见被杀死的也是个身躯体壮的汉子,却有着一脸的麻点,根本不是铁铮,四号杀星愤然地道:“你们这两个饭桶,怎么不看看清楚就撒网!”

十七号杀星不服气地道:“四哥,这能怪我们吗?谁会想到来的是八哥呢,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没注意!”

四号杀星脸色一沉道:“现在谁也别怨谁,黑燕子一定发现了我们了,所以才制住了老八,好在玉妙容在我们手里,我们把她带着,叫黑燕子找我们去!”

十八号道:“恐怕他不会来吧!”

四号杀星冷冷地道:“他不来我就杀了这个妞儿,赤条的暴尸在京师最热闹的十字街口,看他黑燕子以后如何做人,也让玉桂夫妇找他算帐去!”

玉妙容急急道:“是你们杀死他的,与铁大哥何关!”

四号杀星冷笑道:“我们要找的是你母亲,原没有牵连到你身上,如果不是他多事带你乱跑,你乖乖的上山西去,怎会遭此杀身之祸!”

玉妙容叫道:“胡说,长白四煞怎么就找上我了!”

四号杀星道:“那时崔玉如还跟你在一起,现在她已经离开你了,我们就不会再找你了。”

说着一挥手,朝十七十八两杀星道:“你们在前面开路,小心一点,留神黑燕子暗袭,我带着妞儿上路,如果遇上了黑燕子,你们死命也要缠着他!”

那两人对看了一眼,似乎有点畏惧,但又不敢不从,各摆好兵刃,慢慢地挨出了门,然后一人道:“门口没人!”

四号杀星走向床前,伸手要抓玉妙容,忽而一声痛吼,身子跌了出去,玉妙容的床下翻出一人,正是铁铮,剑上还滴着血,而四号杀星的双腿已齐膝而断,他勉力地撑起身子,只叫一声:“姓铁的!你好厉害!”

跟着张口吐出一团血肉,原来他拚着最后一点力气,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铁铮似乎颇觉意外,呆了一呆道:“天杀门中,倒是个个不怕死的,居然不留一句话就自杀了!”

他叹了一口气,弯腰在他身边搜出一个瓶子,打开瓶塞闻了一闻,才用指甲挑了一点,弹入玉妙容的鼻中。

那是解葯,一股清凉的感觉立刻传到她的全身,打了两个喷嚏,身子已能行动了,哭叫了一声:“铁大哥!”

扑上去抱着铁铮,抽咽不止,铁铮温和地拍着她,拍着她的肩膀道:“妙容,别哭!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不过你很坚强,忍到那个时候才出声,使我也能从容布置,解开了这个僵局,否则你在他们手里,我还真没办法!”

玉妙容还在哭,铁铮柔声道:“别哭!快把衣服穿好,闹了半天,一定惊动店家了,你这样子能见人吗?”

玉妙容这才发现自己前胸尽敞,下衣的裤带被四号杀星捏断了,裤子拖在脚面上,一个人等于是赤躶的,惊呼一声,连忙挣了开去,拉着了下衣,铁铮脸带着笑,替她掩上了衣襟,又找到了捏断的裤带,为她结了起来递过去。

玉妙容伸手接过裤带时,脸红得像熟透的柿子,低着头,不敢看他一眼,铁铮背过身子,等她把衣服系好后,又听见拔剑的声昔,连忙回身握住她的手道:“你干吗?”

玉妙容恨恨地道:“门外还有两个混帐,我要杀了他们!”

铁铮一笑道:“他们又不是死人,还会等你去杀,早就跑了,黑燕子现了身,他们还敢躭下去吗?”

玉妙容冲到门口一看,果然那两个人已溜得无影无踪,不禁恨恨地道:“铁大哥,你为什么要放过他们?”

铁铮道:“我若去追杀他们,就无法分身来救你了,真要像四号杀星说的那样来一下,我黑燕子非拿剑抹脖子不可,权衡轻重,我只有先救你了!不过你放心好了,他们跑不掉的,我已经安插了人,请着他们下去了。”

玉妙容顿了一顿才道:“铁大哥!你刚才上那儿去了?”

铁铮道:“我料到天杀门必会有行动,所以出去找两个朋友,请他们帮忙监视此地天杀门的行动。”

玉妙容道:“你知道他们有人在外面把风?”

“本来不知道的,可是那两声咳嗽来得离奇,我绕个圈子,把伏在屋上的家伙先制住了,交给我的朋友,叫他破门时推进来,我就在自己的屋里配合行动。”

玉妙容一怔道:“铁大哥!你怎么会在我床下冒出来呢?”

铁铮含笑拉开了床,但见靠床的板壁已破了一个洞,恰好可容一人钻过,他笑笑道:“这家客栈的东家是我的故人,住进来时,我已吩咐他事先弄好了,就准备万一有事时,可以过来照应一下!”

玉妙容恍然道:“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铁铮笑道:“早说了你还睡得着吗?不怕我半夜里爬过来欺负你?我可不像那个家伙,是个兔二爷!”

说着用手指了四号杀星,玉妙容想到刚才的情形,气不禁上升,忍不住上前要用剑砍他的尸体,铁铮含笑拉住她道:“妙容!这家伙叫桃花浪子韩秀,虽是个有名的婬贼,但他的对象不是女人而是男人!”

玉妙容一怔道:“什么!他是男人还是女人?”

铁铮道:“当然是男人,可是他从小就是个孤儿,被卖作相公,后来被一个黑道上的江湖人买了去,学了一身武功,不知怎么也投身到天杀门里去了!”

“什么叫相公?”

铁铮一笑道:“相公就是专门侍候男人的男人,也就是所谓的男妓,有人叫他们为龙阳君,你不懂就别问了,反正不是好事!”

玉妙容对相公与兔二爷还不甚了解,但龙阳君三个字她是在书上读过的,对断袖分桃等典故也有着一知半解,果然不好意思追问了,想想又道:“你知道他们张着网?”

铁铮道:“不知道,但他们制住了你要引我过来,必然有着什么阴谋,我当然要慎重一点!”

玉妙容羞惭地低下头道:“铁大哥,我实在惭愧,老是成为你的累赘,我以为自己很不错了,那知还是不知不觉被人动上了手脚!”

铁铮一笑道:“这次怪不得你,因为你的确太累了,整整的一天一夜,你就没休息过!”

“你还不是一样,难道你合过眼了!”

“我不同,我已经习惯了,三五天不合眼是常事。”

说着一个穿着长衫的中年人在门上轻叩了两声,铁铮笑道:“老徐!进来吧,门开着,你还跟我客气!”

那中年人进屋后,看看两具尸体道:“这怎么处理?”

铁铮道:“这是天杀门的四号跟八号杀星,你是个生意人,犯不着惹他们,还是往官里报好了!”

中年人道:“那就麻烦了,官里要追凶手,铁爷怎么办?”

铁铮一笑道:“你放心,天杀门走通了和坤的关节不会追究的,而且把尸体收殓,再送去,说是我杀的,他们也不会在一个生意人身上追究黑燕子吧!”

中年人忙道:“小的受爷活命全家之宏恩,就是为铁爷赔上这条命也是应该的。”

铁铮道:“别说这种话,那不是失去我以前帮助你的意义了,不过有一件事倒是要你帮忙的,你在这儿很久了?”

中年人道:“是的!自从铁爷在关外那批胡匪手中救出小的之后,一直落脚在此地,约摸也有十年了!”

“地方上你都很熟吗?”

“大致都还清楚,铁爷要问什么?”

“这儿有没有什么大宅院,常有江湖人来往的!”

中年人想了一下才道:“有!城外大王庄,焦员外的家里,焦员外叫焦世庆,名不见经传,可是常有江湖人去盘桓,不过也都是些不知名的江湖人而已。”

铁铮微笑道:“天杀门的天杀星多是些不知名的江湖人,但是身手极高,个个都是一流的!”

中年人愕然道:“铁爷认为大王庄是他们的巢穴?”

铁铮道:“有此可能,一天之内,居然先后有四个杀星在此出现,这与天杀门以往的行事规矩大相迳庭,因此我认为天杀门在此地必有个巢穴,才能调出这么多人来!”

“这是个小地方,应该不太可能!”

铁铮微笑道:“天杀门之所以隐秘不为人知,就是他们在小地方落脚,我不敢说大王庄一定是,但如果没有其他的地方,就值得去注意一下!”

“小的这就引铁爷前去—”

“不!只要告诉我地方,我自己去,说详细一点,我不能出去再问人,免得引起他们的注意!”

中年人道:“万一真是的,您一个人势力太孤单了!我想……”

铁铮笑道:“老徐,这个你不必担心,你去了也帮不上忙,还是守着点本份吧,告诉我怎么走法。”

“出东门走十来里,就是大王庄,除了几舍村户,以焦家的宅子最大,很好找!”

“画个图,把详细位置标出来!”

中年人是个老江湖了,连忙取了纸笔,把大王庄的形势以及焦宅的前后环境都标明了。

铁铮道:“焦世庆的宅子围在中间的?”

“是的,四周都是他的佃户或雇的长工,他是本城的富户与大地主,城外的田产都是他的。”

“姓焦的在本城落脚有多久了?”

“他是世居本城,焦家在这儿有一两百年了!”

铁铮似乎为这个答案感到很意外,想了一下才问道:“那些佃户也是世代在他家里耕作的吗?”

“那倒不是,焦家的祖上已经没落了,除了一片大宅子,田地都典光了,焦世庆年轻时出了门一趟,据说是做买卖发了财,慢慢又把田地买了回来,出的价格很高,这些佃户也是由外地迁来的,但也有十多年了!”

铁铮笑了一笑道:“很好,老徐,你虽然改行做买卖,到底还是闯过江湖的,对一切事情都很留心,现在忙你的去吧,把我们的马备好,明天一早就要出城。”

中年人似乎很了解铁铮的脾气,不再多说,应了一声就匆匆而去。

经过大半夜的折腾,铁铮朝玉妙容笑道:“妙容!你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恐怕又要拚斗了,你的武功底子不错,就是经验欠缺,因此我要再提醒你一声,动手的时候,可不能犹豫,出手要狠,否则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玉妙容道:“我晓得,对该杀的人我不会容情的!”

铁铮微笑道:“对不该杀的人也不容情,敌人是不会等在那儿,让你慢慢盘问该不该杀的!”

玉妙容一怔道:“我总不能见人就杀呀!”

铁铮叹了一口气道:“是的,你目前的经验还不够,认不出谁才是敌人,等侯我的通知好了,我叫你出手你就动手!”

玉妙容微微点了下头。

铁铮叮咛一声:“你休息吧。”便迳自出了房。

但他并未回房,向掌柜的附耳轻声交待几句,悄然溜出了客栈。

口口

口口

口口

涞水县城不算大,但南来北往的商旅,多半是在这儿歇足,使它显得非常繁荣热闹。

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它的特色,而涞水县的特色便是风花雪月。

经过长途劳累的商旅,总喜欢在温柔乡里寻找一点刺激,使身心能够获得暂时的松驰。

尤其徕水县以出美女闻名,加上姑娘们都经过特殊训练,个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使人乐此不倦。

甚至有人远道慕名而来,只为享受她们的热情接待。

这正是滦水县城的市面能繁盛,而风月行业得以历久不衰的最大原因。

铁铮终年马不停蹄,在江湖上走南闯北,到处行侠仗义,因而到处都有朋友,也到处都有人愿意为他出力卖命。

譬如那位姓徐的,他就能为铁铮做任何事,甚至不计本身安危和一切后果。

铁铮独自来到了当地最出名的桃花巷。

它在东大街后,名为桃花巷,其实是一整条小街。

站在小街的街头一眼望去,整条街两边都是艳帜高张,门前挑着大红灯笼的销金窑,令人看得眼花撩乱。

这种地方龙蛇杂处,九流三教的人物都有,所以一向被视为是非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红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