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三 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邬丽珠笑道:“我没有骗你吧,玄乌队有三十六员,半文半武,我把武场撤走了,留下这一半文场,你该放心了吧!”

梅山白见她口角含笑,似有卖弄之意,乃微笑道:“我倒宁可你撤走这一批文场人员。”

邬丽珠微异笑道:“为什么?”

梅山白笑道:“因为她们动起手来更可怕!”

“何以见得呢?”

梅山白笑道:“佛帚上不是马尾,而是金猱毛所编,这玩意儿能做刀剑,打在身上丝丝入肌,根根见血,另外九柄宫扇,则是铁心木为质,天蚕丝为表,重逾千斤,利过兵锋,哪里是玄乌,简直比九头鸟还凶!”

邬丽珠神色微变道:“你真懂得不少呀!”

梅山白笑道:“你又忘了我是出生在大漠的,这些玩意儿都产在天山,我岂有不识之理,你要吓唬我,该用别的东西才对!”

邬丽珠冷冷地道:“我没有吓你的意思,既然你识得这些怪异兵刃的厉害,就该明白我没有异心,否则我叫她们出手了!”

梅山白大笑道:“出手也没关系,你要不要试一试,这些玩意是我从小耍到大的,利弊之所在,我比谁都清楚!”

邬丽珠忙道:“他们有什么缺点?”

梅山白道:“我卖份交情不说出来,因为你拿来对付别人还是有用的,只是难不倒我而已,我劝你还是别问的好!”

邬丽珠道:“我倒不知道他们有缺点,你说了,我可以设法补救。”

梅山白道:“没有补救办法,抓住缺点,他们就是废物,否则我早就加以利用了,邬姑娘,我给你一份忠告,别用这些外门兵刃走偏途,有利必有弊,最靠得住的还是真正的兵刃,虽然练起来较为困难,但是下一分努力,就有一分收获!”

邬丽珠嘴角挑了一挑,没有说什么,梅山白冷眼旁观,巨细无遗,他看出龙在田与欧阳琥都有兴奋之状。

这使他了解邬丽珠与这二人之间必有磨擦,而这玄乌队的奇特兵刃正是他们所无法企及的。

邬丽珠也是靠着她师父的关系,才为她的手下搜罗到这么多的奇珍,因为那些东西想弄到一点点也很困难,更不要说这么大批地使用了。由此可见这个帮会不仅在人力上相当充实,在财力与物力上也是相当庞大,才能建立这么雄厚的基础。

邬丽珠以她的玄乌队在四大令主间建立其独特的地位,而这文场的十八个女子更是她超越同僚的原因。

所以龙在田与欧阳琥听说这些武林珍品的奇特兵刃有弱点可攻时,全感到如此兴奋,他们为了打听这个秘密,一定会向自己示好,而邬丽珠为了维持她的优势,也一定会尽量拉拢自己,这两者之间的矛盾关系,如果善加利用,对自己将有莫大的好处,想到这儿,他差一点就要笑了出来。

所幸这时邬丽珠又对他说话了,才及时压制他的失态。

“梅山白,盖天雄走了就算他女儿的代表身分我也作主接受了,现在你总可以放心,撤除你的安排了!”

梅山白笑道:“还没有到时候,我约定的是两个时辰之后。”

邬丽珠道:“不能等那么久,万一那些人出了毛病,对大家都不好,除非你是存心前来捣乱的,否则你总得表示一下诚意!”

梅山白想了一下道:“好吧!你在最高的地方举起烽火,至少要高到四十里外能看得见,我估计盖大哥此时最少也出去了四十里,而发号司令的权利是掌在他手中的,至于如何能撤除那些安排,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邬丽珠道:“你不知道吗?”

梅山白道:“不知道,这是盖大哥安全的保障,而他又是我们安全的保障,这样一线相通,使大家都有了保障了!”

邬丽珠笑了一笑,然后对龙在田道:“龙令主!你快去举峰火吧!”

龙在田冷笑道:“邬姑娘,你别听他鬼话了,现在举起烽火,不是等于向外面暴露我们的位置,这不是存心拿我们当傻瓜!”

邬丽珠脸色一变!

梅山白微笑道:“我只要在最高处举火,并没有说要在此地,龙令主既然有这份细心,难道找不出一个适合的地方吗?”

龙在田道:“胡说!我们这个地方已经是登封最高的!”

梅山白道:“不然!少林嵩山本院比你们还高!”

龙在田道:“要我们到少林寺去放火?”

梅山白笑笑道:“这也不是难事,龙令主如果办不到,可以交给我办!”

龙在田哼了一声,朝欧阳琥道:“欧阳兄辛苦一趟吧!”

欧阳琥道:“何必费事呢,通知那里的人一声就好了!”

龙在田怒瞪他一眼,欧阳琥才发觉自己漏了口。

梅山白笑笑道:“这也没什么了不起,我早算准帮会在少林的内线不会仅止圆慧一人,我解决了他,只是向帮会显示一下我们的办事能力而已,如果我真心与帮会过不去,绝对有办法把剩下的人一起榨出来。”

邬丽珠看了龙在田与欧阳琥一眼,才道:“假如要利用少林寺举火,就不必再麻烦了,通知一声就行,只是龙令主以后要多留点心,不仅是少林一处,其他地方的人也该换换了!”

龙在田道:“谈何容易,为了安插那些人,我们在十几年前就下了功夫!”

梅山白笑笑道:“那么费事,如果是我,一个月就全部办妥!”

龙在田怒道:“我把这位置让给你去试试看!”

梅山白笑道:“我没兴趣,这份工作不适合于我,我早就说过,我办事喜欢独断独行,不受任何拘束!”

龙在田冷笑道:“看样子你要接下神君的那份职务才满足呢!”

梅山白一纵肩道:“假如神君之上还有太上皇,我仍然不感兴趣!”

邬丽珠愠然道:“梅山白!你不要太狂!”

梅山白哈哈一笑道:“不是狂人,不会选择这一边了,如果我是个安份守己的,应该在五大门派中去求出身,相信也不会埋没我这份才华,只是我讨厌他们那份道貌岸然的假面具,连杀个把人,也得讲究合乎人道天心!”

龙在田冷笑道:“阁下正式露脸出来,已经杀了几十条人命了,而这些人都是本会的份子,你倒是很会选择对象!”

梅山白笑道:“那是因为他们想先算计我,或者对我的前途不利,我不在乎杀人,却还没有狂到喜欢杀人的程度!”

邬丽珠用手止住他们争吵,将他们领到一所大厅前,厅很宏伟,雕梁画栋,飞金碧瓦,门口有一道屏风阻掩。

邬丽珠道:“我先去通报一声,你们等着。”

她闪身入内,龙在田与欧阳琥远远监视着他们。

刘元泰低声道:“梅老弟,你真是够瞧的,我的衣服都被汗淋湿了,即使到现在,我还不敢相信自己是活着的!”

梅山白笑道:“刘观主的胆子还不如两个女孩子大呢!李姑娘与盖小姐都很自然,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样子呀!”

李明明傲然一笑道:“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一死而已!我只是很遗憾,几次要打起来,都被人出来挡住了,只跟那个龙飞斗了两招,实在很不过瘾,而且我觉得得你们以前言过其实,那个龙飞是金牌特使,也不过尔尔!”

梅山白道:“本来就是如此,武功高低虽然有距离,绝不可能差上十万八千里,否则我们苦苦练武就太没意思了。”

盖玉芬道:“话虽如此,帮会的实力还是可观的,这几个令主不谈了,光是那些玄乌队中女子,个个也是一流高手!”

梅山白笑道:“盖小姐的眼光很准呀!相信一定很高明!”

盖玉芬道:“我从小跟爹练的功夫,绝不可能高明,因为爹的武功不适合教女孩子,我只能自己在书本上求进步,看的时候多,练的机会少,许多窍门是书本上不载的,因此我的能耐全在眼睛上。”

梅山白一笑道:“那也是了不起的成就了,你看出我有多少能耐?”

盖玉芬道:“梅叔叔别夸我了,我看叔叔实在高深莫测,所以我才鼓励爹跟您合作,因为帮会中来的人,我差不多全都看过,我看出他们中有不少武功已达相当境界的,但绝不如叔叔这样令人摸不着边际!”

梅山白一笑道:“这么说我竟是高不可测了!”

盖玉芬道:“叔叔到现在为止,只表现了一个广宇,几乎是每一门都通,说到高与深,我这肉眼凡胎实在无法估计,但是叔叔别生气,您既然着重在广字上,就不会太高深。”

梅山白一愕道:“不错,你的眼睛比照妖镜还厉害,使人无法遁形!”

盖玉芬笑笑又道:“但叔叔的方向是对的,广总比深好,每门武功都有长短,专攻一门,遇上克性就惨了,倒不如由广字着眼,只要懂得活用,取长而补短,移巧以制拙,必可逢凶而化吉的,无往而不利,只是这一个方向,必须要有绝顶的聪明才智做基础才行,所以这条路梅叔叔可以走,他人不能走!”

梅山白笑笑道:“大小姐,如果见了那个神君,你可千万给我留点底,我的真才实学有限,全靠手底子杂,乱耍一通,使他们眼花撩乱,这是个很冒险的行动,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不是一个超人时,我、盖大哥,我们都完了……”

只有这几句话,他是以极低的声音说出,连最近的盖玉芬与李明明也只能勉强听见而已。

可是他的话才说完,屏风中传出一个宏亮的嗓音道:“梅山白,我很欣赏你的坦白,至少你有自知之明,没把自己当作超人,我这儿的人,什么都不如你,却已把自己视为超人了,人就是人,超人与凡人只是一个比较,一个最平凡的人站在一群白痴中间,他就是超人。你的表现值得骄傲,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进来吧!”

梅山白脸色一变,那扇屏风突然移开,使人可以一眼望见里面的情景,这所大厅竟是空洞洞的,没有一点摆设。

正对着门,放了三把椅子,端坐着三个人。

正中一人,须眉皆白,却不现龙钟,目中精光逼射。

他的左边是一个老妇,形容奇丑,手扶一枝桑木拐杖。

右边则是一个花信少妇,艳媚夺目。

这三个前面,站着两列人,一列是十八名执剑的黑衣少女,装束与庄门前所见的相似,大概是邬丽珠的玄乌队中武场的队员。

另一边则是一列身着罗绮的少女,个个衣彩锦丝。

梅山白仔细一打量,才发现一件怪事!

原来这一列彩衣女子都是男人,虽然他们脸貌俊秀,高髻堆云,甚至于还佩珠饰玉,作女子的打扮。

可是他们每个人都是喉结高高纵起,那是男人的特征!

面对着这样一个不论不类的排场,梅山白倒是举步踌躇,有点难以决定。

邬丽珠站在门口道:“神君叫你们进去!”

梅山白看看那端坐的三个人,才微笑道:“哪一位是神君?”

正中那个老者道:“是我,老夫孔庆琦,职衔为天府神君,左边是地魔祖师桑姥姥,右边是人世尤物胡媚儿!”

梅山白笑道:“原来是天地人三才始祖!”

天府神君孔庆琦笑道:“你倒是很会猜,我们就是三才宫的三主。”

邬丽珠瞪着眼道:“神君叫你进来,此地还有你问长问短的份吗?”

梅山白笑笑道:“我们虽蒙金牌宣召,却不一定就是呼之即来!”

桑姥姥立刻瞪眼道:“此子太狂,实在不像话!”

人世尤物胡媚儿却嫣然一笑道:“我倒喜欢他这份傲性,本宫宣见的一些新手,到了此地都吓得讲不出话来,没一个有他这份胆气!”

孔庆琦笑笑道:“媚娘又动了爱才之心了!”

胡媚儿笑道:“年青漂亮的男人,看了总是令人高兴的,进来呀!”

梅山白不卑不亢地道:“我在等一个字!”

孔庆琦笑道:“他在等我们请呢!”

桑姥姥用拐杖一顿地叫道:“岂有此理!”

胡媚儿娇笑道:“姥姥上了年岁,瞧谁都不顺眼,我倒觉得应该客气一点,他还没有入门,下个请字又何妨!”

孔庆琦居然出奇地和气,笑笑道:“请进来吧!”

梅山白低声朝李明明道:“准备一下,你对付女的,我对付男的!”

两人首先跨步入厅,果然那两列三十名男女迅速包抄,身法奇快,李明明幸得有梅山白招呼在先。

双剑在握,呛然声中,她已架开了袭来的几支长剑,然后煞剑骤发,逼退了继续攻来几个黑衣女子。

梅山白则手挥折扇,或点或敲,虽然没有声响,至少有七八个彩衣的女装男子被制倒躺下。

动手不过四五招,李明明只震飞了两个女子的剑,却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