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四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胡媚儿居然脸色一红道:“我晓得,我也知道男人的心,耳闻是一会事,目睹又是一会事,我不是圣女,但至少也不是荡妇!”说着她眉角含情,又瞟了一眼,才转身离去。

等她走远了,龙在田立刻愤然道:“这简直太岂有此理了!”

孔庆琦一笑道:“在田!你似乎很不服气!”

龙在田连忙道:“属下不敢!”

孔庆琦叹道:“各有姻缘莫羡人,媚儿能看中一个男人,虽然出我意外,却是我衷心希望的事,何况媚儿阅人多矣,她看中的人,必有超人的长处,你们别不服气,等他通过各项测验时,你们就知道了。”

龙在田道:“属下担心的是一件事,桑姥姥怎么办?”

孔庆琦一笑道:“如果梅山白过不了关,她的地位不会动摇,如果梅山白能过关,她该知难而退了,刚才你们都看见的,那个老婆子比媚儿差多少?”

龙在田低头不语,孔庆琦又道:“朱雀,你把盖玉芬与刘元泰带走,安置在客舍中休息,我要对另外两个人宣布最重要的事情!”

刘元泰不得已与梅山白分开,盖玉芬则望望梅山白,似乎在等他的指示!

梅山白沉吟片刻才道:“二位分开一下也好,反正我们四个人一起来,必定要一起离开,绝不会单单撇下二位的!”

盖玉芬道:“梅叔叔,我真担心你们二位!”

梅山白一笑道:“我知道!神君将你们分开,就是不愿意破坏与盖大哥的关系,无论如何,你们总是安全的!”

盖玉芬道:“家父的成就全系在叔叔身上!”

梅山白道:“那倒不敢当,若非盖大哥一番知遇提拔,我不会有今天的机会,差堪告慰的是盖大哥的实力已经有了基础,即使没有我,他在帮会中的地位也不易动摇。”

盖玉芬道:“可是没有叔叔……”

梅山白笑道:“我临行对盖大哥所授的机宜,就是他安全的保障,我能活着,一定不会忘记盖大哥,我死了,盖大哥依然可以屹立无恙。这是我唯一可报答盖大哥的两句话,你去吧!”

盖玉芬终于在欧阳琥的率领下,与刘元泰一起走了。

十八名群芳谱的女装男子是跟胡媚儿走的,厅中只剩下了玄乌十八武使,龙在田将手一招,十八文使也来了,四面罗立,脸却是向着外面,这表示他们的任务不是防范厅中的两个人,而是负责警戒。

孔庆琦肃容道:“梅山白、李明明,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一个最大的机密,除非你们是自己人,否则不容许将这个机密带出门的……”

梅山白道:“我们可以不听吗?”

孔庆琦微怔道:“奇怪了,这是我第一次听见的回答,以前的人,对这个机会莫不感到荣幸异常,你居然会拒绝!”

梅山白道:“这很简单,我并不想成为帮会中人,又想活着离去!”

孔庆琦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梅山白道:“我对成为胡媚儿的玩物没兴趣!”

孔庆琦笑道:“她是很认真!”

梅山白道:“我也很认真,异地而处,神君感到有兴趣吗?”

孔庆琦笑笑道:“我知道你心中的想法,但媚儿绝非荡妇!”

梅山白道:“她是圣女我也不要她!”

孔庆琦微笑道:“那你就拿出点定力来,闯过她的七情殿,她这人有个长处,敢说敢为,敢爱也敢恨,但绝不勉强,只要你不成为她的裙带之臣,你可以拒绝她!”

梅山白道:“我本来想当她的面泼她一盆冷水的,就是想试试她七情殿有什么把戏,才忍住没开口!”

孔庆琦笑道:“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软骨头,所以我一面扇她的火,一面也是帮你的忙,她七情殿中,以人慾一关最难过,别说是你年纪轻,就是大罗天上的九大帝君,也被她缠得不可自持,但是你放心好了,我已经点了她一记,那一个风流阵仗,她不会摆出来的,你等于也减轻了一半压力!”

梅山白道:“我不在乎!”

孔庆琦笑笑道:“年轻人别嘴硬,等你经过就知道厉害了,人间世是销魂窟,能令多少铁石人溶成软面团……”

梅山白笑笑道:“我知道,五大门派中的许多年高德邵之辈,都是在她的魅力之下丧失晚节才成为叛徒的!”

孔庆琦一怔道:“你怎么知道的?”

梅山白笑道:“胡媚儿自己露了口风,再者我也猜到了,像少林、武当,都是出家修持的世外人,威不可胁,利不可诱,怎么样也没有叛变的可能,除非是‘色’字这一关,才能令人神智昏迷自坠魔障……”

孔庆琦道:“你知道厉害就行了,难道你自信能比他们定力高!”

梅山白道:“事在人为,孽由心造,胡媚儿究竟还有迷不了的人,否则她大可将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收为裙下之臣,岂不就大功告成了!”

孔庆琦笑笑道:“她倒是有这个意思,而且也并非不可为,是我们不让她这么做,你很聪明,猜得到是什么原因吗?”

梅山白道:“很简单,是你们的内部尚未安定,留下五大门派,可以缓和内部的冲突,使大家一致对外……”

孔庆琦神色一变道:“你倒是说对于,梅山白,你不应该这么聪明的,现在你想退出也不可能了,除非你投效本会,否则就是死!”

梅山白道:“我要入会,一个地魔宫主还不够满足我的要求!”

孔庆琦笑笑道:“很好,我这天府宫也不是我的愿望,人必须有大志,但是目前以必须从基层慢慢干起,能够一步踏上这个位置,你已经很足以自傲了!现在我把帮会的详细情形告诉你,我们这整个帮会,暂时定名为修罗教!”

梅山白道:“这个名称不太响亮。”

孔庆琦道:“当然,我不是说这是暂时的吗,阿修罗是西方魔神教王,他的法力与佛祖相等,专事与正道作对。”

梅山白道:“为什么不起个好听点的名称呢?”

孔庆琦道:“那有个原因,佛祖仅一,阿修罗魔神却有九个化身,而我们这个帮会也有九位创始人,故而借此为名。”

梅山白道:“九个头儿,那太多了!”

孔庆琦笑笑道:“不错!可是这九位创始人武功各擅胜长,谁也动不了谁,乃各以帝君为尊号,这九大帝君才是修罗教中的真正灵魂与主宰,分而为九,合而为一,修罗教的组织系统,就是这样一贯而成的!”

梅山白道:“那么神君是隶属于九大帝君之下了!”

孔庆琦道:“是的!九大帝君之下,有十八宫,我们这天、地、人三大宫是直接执掌行动,另外有六殿九府,则司监督、筹划、财务等职事……”

梅山白笑笑道:“那都是次要的职务,我更没兴趣了!”

孔庆琦道:“我知道你不感兴趣的,我所以要告诉你,就是劝你不要把地魔宫一职看得太轻,在本教而言,那已是很高的了!”

梅山白点点头道:“照神君的说法,这倒是不算小的职位,再往上,除非我能顶掉一两个帝君,才能顶替他们!”

孔庆琦大笑道:“你先别想得这么高兴,目前你连地魔宫都还没混到手呢!”

梅山白一笑道:“我想这已经差不多了,撇开胡媚儿不谈,神君也颇有成全之意,所以才这样特别关照!”

孔庆琦看了他一眼,然后道:“你对猜人心思这一点上,的确有过人的才智,我不否认很器重你,因为你的表现很不错,本来豪杰盟十八友不在我隶属的,我硬把审核你资格的权利争到手,本来是打算让你在我天府宫中安插一个令主的……”

梅山白笑笑道:“很抱歉,恐怕我要辜负神君的错爱了,因为我未入庄门以前,就明白表示过,我不习惯于屈居人下。”

孔庆琦笑笑道:“你别看不起我手下的一个令主,将来的成就却未可限量,而地魔宫的发展只能到此为止了。”

梅山白道:“我看得出,胡媚儿与桑姥姥都不是胸怀大志的人。”

孔庆琦笑了一下道:“现在我已放弃了那个打算,因为我有点不放心,你这个人胸怀野心,永不满足,谁在你上面,准就是你袭击的对象,我宁可与你同事,也不愿做你的上司,还是把你往上挪一挪,让别人去操心好了!”

梅山白大笑道:“除盖大哥外,神君可谓我第二个知己,我这人是天生的反叛性格,永不会安于一个局限的,神君不妨把我比作一个马蜂窝,谁捧在手里都是祸根,神君把我看成朋友是最聪明的事!”

孔庆琦道:“地魔宫上,就是九大帝君了,你有本事就去找他们,不过大罗天不是随便去得的,你必须踏上地魔宫这一架天梯!”

梅山白道:“大罗天是什么地方呢?”

孔庆琦道:“那是九大帝君的居所,是一个象征性的地名,摸到了升天之梯,一步可蹴,否则你看—眼都难!”

梅山白笑笑道:“那我就去找这一架升天之梯吧!”

孔庆琦想想又道:“我还有一句好话劝劝你,胡媚儿对你很特别,你不妨利用她,却千万不能跟她认真,否则……”

梅山白笑笑道:“我明白,大罗天上不是真神仙,九大帝君一样有七情六慾,胡媚儿是他们的禁脔,不许别人染指的。”

孔庆琦笑着摇头道:“错了!胡媚儿像大士瓶中杨枝露,人人可分一杯羹,但是不能由一人独占,你明白这个道理就行了。”

梅山白道:“我根本连沾一沾的兴趣都没有!”

孔庆琦道:“那又不行,你可以拒绝她,但不能惹怒她,女人是祸水这句话你要千万牢记,别的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胡媚儿却可以成事,也可以败事,你拒之于千里之外,却还要保持若即若离,吊足她的胃口,这样你才能一帆风顺……”

梅山白道:“多谢指教,我已经懂得了!”

孔庆琦道:“你得此青眼独加,是一种难得的机遇,你必须善加运用,通过了我们这两关,你就可以直上九重诣天罗了,那时候我可不能陪你去,所以有些话,我现在就得先告诉你,你的马蜂刺人人可刺,就是别去惹东圣!”

梅山白道:“为什么呢?”

孔庆琦笑道:“你是个聪明人,何必还问呢,九大帝君位列并尊,但也有当权与不当权之分,惹翻东圣帝君,胡媚儿也保不了你!”

梅山白道:“神君为什么不一起去看看,我偏要扎他一下鸡眼!”

孔庆琦微笑道:“我知道你就是不会服气的,我也真想去看看,只可惜我去不了,因为我也不知道大罗天在什么地方?”

梅山白道:“地位尊如神君,居然也不知道大罗天何在?”

孔庆琦脸有不悦之色道:“是的!修罗教是个很严密的组织,上下之间,只有横的连系,没有纵的关连,我有事要请示,必须经由司命府代转,九重天下十八宫,唯有人间世的胡媚儿例外,她一人可以上通穹碧下黄泉……”

梅山白道:“这不合理,难道她的权力还能凌驾神君之上吗?”

孔庆琦道:“那倒不然,她的地位特殊,九大帝君时予召见,所以她能往来无间,再者,她是唯一不具野心的人。”

梅山白笑道:“如此说来,神君也未能蒙上面充分信任!修罗教统一之日,主其事者,未必就是九大帝君!”

孔庆琦含有深意地望他一眼才道:“梅山白,这句话你只可以在此地说!”

梅山白道:“到了九重天阙,我还是一样说,只是神君请放心好了,我只说我的,扯不到神君身上!”

孔庆琦又笑起来道:“扯到我身上也没关系,一旦权在手,鸡毛作令箭,我自然有我立脚的条件,我只是为你着想,修罗教中已经够挤的了,我容得下你,别人未必容得下你!”

梅山白笑笑道:“神君容得下就够了,我不怕挤,越挤越好,挤来挤去,空隙才大,最怕是大家都守住一块地方不动!”

孔庆琦道:“好!你是个明白人,只要不挤进我的地盘,我还会稍稍帮你一点忙,使你有足够伸展手脚的余地!”

梅山白一拱手道:“神君大可放心,我这人最重道义,我挤出一点地位也是盖大哥的,神君既为我第二知己,至少我会留一半的地盘给神君!”

孔庆琦一皱眉道:“那你本人贪图什么呢?”

梅山白笑道:“我心高于天,大罗九重天全置于足下,我也不会满足,九重天上又无可立足,因此我只好退一步往下处求,功成之日,我情愿回到大漠去,作我的另一个梦!”

孔庆琦道:“我不懂你的意思,你另一个梦又是什么呢?”

梅山白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