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七 章

作者:司马紫烟

孔庆琦皱眉道:“可是老弟这样一说赤帝还会跟你对手吗?”

梅山白道:“孔老,如果你是赤帝,你会相信我的话吗?”

孔庆琦想想道:“我相信,你老弟在外面耍的几手相当高明,否则教中也不会破格,这么快就召你前来参与机密,连豪杰盟中十八友,在教中服职多年,还轮不上这个资格呢!”

梅山白道:“那是孔老的想法,因为你还知道人上有人,九帝高踞九重天上,他们且空一切,断然不信我能杀得死他们,赤帝来了,知道我说过这句话,一定还会自动找我对手!”

胡媚儿道:“不会,东方悦生性多疑,他心中虽然不信,也会叫别人先来试试手,测探一下你到底用什么方法!”

梅山白道:“那就要靠各位帮忙了,如果来人很差,我自己就能应付,较高一点的,你们必须替我挡下来。”

胡媚儿道:“兄弟,究竟你自己可以应付到什么程度?”

梅山白用手一指道:“如果技艺如四大令主,我自信尚可一战。”

龙在田不禁怒道:“你未免太自大了!”

梅山白笑道:“龙兄!如果你不信,我们可以较量一下!”

孔庆琦忙道:“在田!你怎么在这个时候,还跟梅老弟赌气!”

龙在田道:“他实在欺人太甚!”

梅山白笑道:“龙兄!不是猛龙不过江,我敢到此地来闯一下,绝不会是不舞的鹤,但我们不必自相冲突,口头拿这些人来作较量的标准好了,我除去赤帝之后,尊夫人一定不肯罢休,我们就以这些青龙使开刀,瞧谁杀得多,杀得于净利落,他们曾经是你的属下,你比我清楚他们的底细,如果你这一阵比不过我,你输得也服气了吧!”

龙在田道:“我们何不现在就开始。”

梅山白笑道:“还早,媚姊知道的,我要上九重天,第一个也是拿赤帝开刀,现在既有这个机会,何不等他来了呢。”

胡媚儿道:“梅兄弟是有这个打算,因为你们的态度未明,我认为你们都是赤帝的心腹,所以没告诉你们……”

东方明珠冷笑道:“胡媚儿,由此可见你也是包藏祸心,今天把你算在一起,并不冤枉你,回头够你受的。”

胡媚儿笑笑道:“东方明珠,事情到了这个程度,我也不怕你知道,我对九重天也没有野心的,但拿赤帝开刀则是我向梅兄弟提议的,因为东方悦在九重天上已经不得人缘了,梅兄弟真要杀了他,必能使人心大快。”

东方明珠神色微变,忽然人影一闪,却是欧阳琥来了,众人俱为一惊,可是看看欧阳琥身后并没其他的人。

东方明珠忙问道:“欧阳兄弟,口信传到了没有?”

欧阳琥道:“传到了!”

龙在田却怒骂道:“欧阳琥,我一直把你当知己兄弟,你却……”

欧阳琥微笑道:“龙兄,这怪不得我,你的床头人都变了心,我还有什么办法呢?何况嫂夫人有东方帝君做靠山,我实在惹不起她。”

孔庆琦冷笑道:“你无非想这个位子,告诉你别昏了头,东方明珠跟桑老婆子商量好,目前只是暂时利用你而已,迟早你总免不了一刀的!”

东方明珠忙否认道:“没有的事,兄弟,别听他胡说。”

欧阳琥笑道:“我知道,大嫂不会是这种人!”

龙在田冷笑道:“她连我这个丈夫都可以出卖,还会对你讲道义!”

欧阳琥笑笑道:“那是龙兄的野心太大,我却有自知之明,最高的位子轮不到我,就算把天下第一人的尊号白送给我,我也没这份本事接下来,只有安份一点,找个较好的差使干干,帝君不能一个人独霸天下后,任何事情都一手包办了,我总有可以派用处的地方,因此我不必为将来担心!”

孔庆琦冷哼一声,东方明珠忙道:“我叔叔呢?他老人家怎么还不来?”

欧阳摇道:“今天时间赶得不巧,八帝都在赤帝宫中为帝君上寿。”

东方明珠一怔道:“我倒忘了,今天是叔叔的生日!那他老人家有何指示?”

欧阳琥道:“帝君问明情形后,叫我先回来转示一道秘令,他把别人敷衍一下就抽空赶来,要大嫂先稳住他们!”

东方明珠急道:“叔叔的秘令在哪里?”

欧阳琥道:“我借祝寿的机会偷偷送上了大嫂的信件,帝君无法笔示,只借如厕的机会传下口谕,说用这个方法,必能先将孔庆琦与胡媚儿擒制住。”

东方明珠道:“能擒制这两个人,问题就简单了,叔叔是怎么说的?”

欧阳琥道:“这不能给他们听见,大嫂能否借一步说话?”

东方明珠道:“我不能离开,青龙阵必须要我在场主持,否则就困不住他们了,你还是低声告诉我吧!”

欧阳琥走到她身边,启口低语,东方明珠道:“我听不见!你声音再大一点。”

欧阳琥道:“不行,孔庆琦耳朵太尖,声音一大,他也听见了,反而会误事,大嫂再凑近一点,这句话很重要。”

东方明珠再将耳朵移近他的嘴边,欧阳琥忽然一掌,击在她后心上,将东方明珠击得往前一栽,口喷鲜血。

梅山白及时配合行动,大喝一声道:“杀!一个活口也不能留!”

他的动作很快,折扇指处,钢针扫射而出,有七八名剑手中针倒地,接着他长剑如虹,寒芒起处,又是几个人断首裂膛,李明明的煞剑也跟着出鞘,那批剑手虽然个个都有一身非凡艺业,怎奈猝不及防,而且东方明珠受击后,阵脚大乱,全无斗志,竟忘记了对抗。

孔庆琦与龙在田也及时发动了,加上欧阳琥的血影掌,五个人如虎入羊群,顷刻之间,一批青龙使不分男女,被杀得一个不剩。

胡媚儿则反身向后,首先一掌击中在桑姥姥的胸前,桑姥姥本来已受了内伤,如何经得起这一下重击。当场骨折倒地毙命,她同来的十几个人见情形不对,连忙亮出兵器,往后夺路,孔庆琦冷冷一笑道:“媚娘!不必追,谅他们也逃不了。”

胡媚儿闻声止步,那批人才逃到甬道上,孔庆琦一按石栏上的雕花狮子头顶,但见甬道廊柱上及横梁上喷出一蓬黑色的水柱,从前到后,十几丈内,布成一条小弄,那些人为了提防追兵,都是背向着后面,自然走不快。

被黑水淋中了,个个痛得怪声乱叫,抛却手中的兵器倒地乱滚,但也没有滚多久,就静止不动了。

胡媚儿咋舌道:“这是什么东西?如此厉害!”

孔庆琦笑道:“蚀骨毒水,但也没有梅老弟的飞针厉害,他不但杀人不见血,连尸骨都不留一点。”

用手指向那几个中针的剑手,只剩下一滩湿衣了。

胡媚儿看了又是一惊道:“梅兄弟,你说用来对付东方老怪的就是这玩意儿吗?”

梅山白笑着摇头道:“这些玩意只能用来对付一些不成气候的小角色,别说赤帝了,连你们各位也不在乎它,因为发射力太小,略一用劲就阻住了,刚才我是出其不意,否则这些人也不会死在它上面……”

胡媚儿道:“那你是用什么来对付东方悦呢?”

孔庆琦道:“梅老弟还是别说出来,法不传六耳……”

梅山白笑道:“说也无妨,就是这玩意儿!”

抖手抛出白白的一团,孔庆琦变色躲开。

胡媚儿却一把抓住了笑道:“孔老,你的胆子也太小了,难道梅兄弟还会害你不成!”

孔庆琦自知失态,讪然地道:“我实在是杯弓蛇影,吓破了胆,谈虎色变了…”

胡媚儿展开那白色小团,却是一张字条:“谨防东方,遇变莫慌,虚与委蛇,静候欧阳!”

览毕才笑道:“兄弟,难怪你沉得住气,原来你早得到通知了……”

孔庆琦也看到了道:“这是什么时候交给你的?”

梅山白笑道:“是我们离开朱雀阵时,欧阳兄弟暗中弹过来的!”

欧阳琥道:“那时东方明珠只对我说个大概,我还弄不清楚她要做什么,所以不敢造次,只好先知会梅兄一声……”

孔庆琦怫然道:“为什么不先告诉我呢?”

欧阳琥道:“东方明珠一定要等神君与媚姊单身陷阵时才敢有所行动,假如属下早禀示了神君,以神君稳健之行事手法,绝不会轻易涉险,如果率大队人马前来,东方明珠也不敢有所行动的,祸胎永远存在……”

孔庆琦道:“我心里有了个准备也好得多!”

欧阳琥却道:“没有用的,东方明珠十分阴沉,否则二十多年来,神君怎么对她毫无戒心,如果不是她自己发动,属下即使告密,神君未必会相信,龙兄更不会相信,还以为我在挑拨是非呢,龙兄,现在不会怪兄弟不够朋友了!”

龙在田深吁了一口气,感慨地道:“这贱人居然能伪装二十多年,我们都被她驯良的外表瞒住了,如果不是老弟及时下手,我们真叫她整住了!”

东方明珠在地下勉力撑地坐起,一看满地残尸,以及桑姥姥的尸体,再看到甬道上的尸体,知道大势已去。

她朝欧阳琥狠盯了一眼道:“你好!我这样相信你,想不到你……”

欧阳琥笑道:“大嫂!龙兄跟你是几十年的夫妇,你都能翻脸无情,遂下杀手,我这局外人还敢跟你合作吗?”

东方明珠道:“那是他自己绝情,你看他如何对待自己的儿子!”

欧阳琥道:“龙兄执法如山,怎么能怪得了他,这是一个大丈夫应具的魄力,我倒很佩服他的作为!”

东方明珠颓然地道:“欧阳琥,我不明白,我许你接掌天府,你居然还能不动心,难道你跟着他们,还会有更大的发展吗?”

欧阳琥笑道:“东方帝君连自己的亲侄女婿都不放心,在他手下办事情更难讨好了,何况我听见了你与桑老婆子的谈话……”

东方明珠道:“那是安安她的心,你想我怎会把这样重要的职务去交给一个无能的老婆子担任,这是你考虑欠周详,但我不能不拢络她,因为她的哥哥是九帝之一……”

欧阳琥笑道:“我师祖也是九帝之一,可是赤帝的目的乃为兼并九帝,等我师祖垮了台,我照样会被一脚踢开……”

东方明珠一脸严厉道:“你们别以为这样就能成功了,我看你们如何善后?我叔叔那儿,我看你们如何交待!”

这句话使大家都怔住了,孔庆琦忙问道:“欧阳令主,你到了九重天上怎么说?”

欧阳琥道:“我根本没去,今天是赤帝寿辰,大家一定在那儿聚饮为庆,不受理任何外务,连入口都封闭了!”

孔庆琦道:“这善后问题倒是麻烦了,还加上桑老婆子这码子事,对上确实难以交待,我们要想个要切的办法才好!”

龙在田道:“这个交给属下处理好了,媚姊!桑老婆子还有一些残部在你七情殿中,把他们一起解决才好!”

胡媚儿道:“那倒是小事,问题在如何呈报上去呢?”

龙在田笑道:“很简单,就说桑老婆子被你击伤后,心有不甘,率众向你寻仇,被你全部消灭了,有神君作证,其曲在彼,她的哥哥白帝桑白也无以可责,九帝中支持你的人占大多数,大概不会有问题!”

胡媚儿道:“有问题我也担的起,这本来就是事实,你这儿呢?”

龙在田道:“我只好据实为报,就说这贱女向我拼命,率同手下起变,不服神君的约束,由神君下令全部处死……”

孔庆琦道:“说是说得过,但为什么要拼命呢?”

梅山白笑道:“这样不好,如果东方明珠真有拼命之意,一定是有了特殊之故,也必然会先向她叔叔报告的,现在毫无动静就出了事,东方悦一听就明白了!”

孔庆琦道:“是啊!我们必须要做得更稳妥一点……”

梅山白笑道:“我倒有个办法,就说东方明珠因丧子之痛而投入毒蛇谷自尽,而这批青龙使不知为了什么原故,纠众向龙兄问难,行为抗上,孔老乃执行教条,加以处死,这样一来,东方悦自己心中有鬼,不但会相信,而且还不敢声张!”

孔庆琦大笑道:“妙!妙极了,梅兄弟到底是大将之才,出的主意也比别人聪明百倍,在田这下可心服了!”

龙在田道:“刚才见梅兄出手,刹那间连毙半数以上的青龙使,我已经心悦诚服,甘拜下风了,先前得罪之处,尚祈梅兄见谅!”

梅山白笑道:“那倒不敢当,可是尊夫人这儿必须做得快,做得绝,做得真,龙兄还要拿点魄力出来才行!”

龙在田愤然道:“我真恨不得将这泼妇千刀万段,喂毒蛇正好趁我的心!”

东方明珠狠狠的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