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九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梅山白哦了声道:“原来接替帝君还要特别的资格才成吗?”

秦子玉卖弄地傲笑道:“当然,本教是个很严密的组织……”,说到此,猛觉情形不对,另外的七帝都脸含怒色,由位子上站起来,包抄在周围,连忙止口不语。

可是祁无尘已沉声道:“秦子玉,你刚才说些什么?”

妻子玉忙道:“没什么,我只是告诉他一点应该知道的事!”

祁无尘冷笑道:“那些事是一个天相应该知道的吗?”

秦子玉陪笑道:“各位帝君请莫误会,我们已经掌握了一部分的资料,这个梅山白的野心不小,他刚才对付赤帝,是一项有计划的行动,目的在取赤帝之位而代之,我才警告他别痴心妄想,事情并不如他想像中那么简单!各位身居此位,并不是只仗着武功,而是……”

祁无尘冷冷地截道:“你是说你的武功已超过九帝,只是因为别的条件不够,才未能爬上帝君这个位置对不对?”

秦子玉道:“我并没有这么说!”

祁无尘道:“你的话中分明有这个意思!”

秦子玉道:“那是帝君多心,各位也知道帝君的地位是无法取代的,即是出缺也不能递补,我怎会有这个存心呢!”

祁无尘道:“梅山白是我九霞宫所聘的天相,有什么话,也该由我告诉他,用得着你来饶舌多嘴吗?”

秦子玉笑道:“我是为各位好,梅山白雄心勃勃,在盖天雄手下时已经兼并了十八友中的五六处地盘,如果不加以晓论,很可能他又会对第二位帝君不利了!”

梅山白笑道:“我已经剪除了东方悦,即使我想往高处爬,已经有一个帝君的位子空出来,我为什么还要多事呢?”

秦子玉冷笑道:“因为你拉拢了盖天雄以及孔庆琦等人,都是不安于本份的野心人物,你可能还会替他们安排一下!”

梅山白道:“紫霞宫的赤帝之位,我既然无资格补上,谁有资格呢?”

秦子玉道:“谁都没资格,这一宫只有撤消!”

梅山一白笑道:“好极了,我等的就是这句话,紫霞宫既然撤消,你这紫霞宫天相的职位自然也会跟着解除了!”

秦子玉道:“应该是这样的!”

梅山白道:“那你已经不是天相了,你又凭什么身份对各位帝君如此无礼顶撞,难道九重天上人人都是这么没规矩吗?”

秦子玉被他问住了,顿了一顿才道:“我是属于齐天府的!”

梅山白道:“齐天府的权限还高于各位帝君吗?”

秦子玉想了一下才道:“那当然不会,齐天府只是一个综合的部门,统筹处理九重天上的事务,秉承各位帝君的旨意行事!”

梅山白道:“齐天府中权限最高的又是谁呢?”

秦子玉道:“齐天府是个下属机构,权限最高的是九宫天相!”

梅山白大笑道:“这就对了,由于紫霞宫已被撤消,你天相的职位也跟着解除,现在我的地位也比你高了,对不对?”

秦子玉只得道:“可以这么说……”

梅山白道:“那我以天相的身分要惩诫你的不敬之罪?”

秦子玉忙道:“你别弄错了,这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该由九宫天相共同商定!有一个人反对都不行!”

梅山白道:“没有九宫了,你已经不是天相,只剩八宫才对!”

秦子玉道:“就算是八宫也该由八宫天相共决!”

梅山白道:“这就是我们八宫的共决……”

座中立刻有人发言道:“等一下,我们可没有同意!”

梅山白见发言者是个中年女子,忙问道:“请教这位夫人是……”

那女子道:“我是银霞宫银圣帝君俞上元治下天相林赛花!”

梅山白道:“林夫人反对惩处秦子玉?”

林赛花道:“是的!我认为秦子玉的态度尚无不当之处,他只须对赤帝一人恭敬,对其他各宫的帝君则无此必要,这是九重天上的规矩!”

梅山白一笑道:“林夫人,你在反对之前,是否该问问银圣帝君的意见,因为你平时可以代表银霞宫,俞帝君在场,你应该请示一下才是正理!”

林赛花道:“俞帝君很尊重我的职权,一定是支持我的!”

梅山白冷笑道:“帝君尊重你的职权,你却不见得尊重帝君的地位,否则你怎么问都不问就擅自作了决定!”

林赛花被他也挤住了,只得道:“帝君请宣示一下支持我的决定!”

梅山白道:“你这种说话的口气就不对,你不问帝君的意见就直接要帝君支持,等于是喧宾夺主了!”

林赛花怒道:“你算是什么东西,居然干涉到我们银霞宫的事来了!”

梅山白道:“我不是东西,而是九霞宫的天相,我所争取的不是私人的权限而是帝君的尊严更是尽一个臣属的本分……”

林赛花怒道:“你决定惩处秦子玉,是否请示过了祁帝君?”

梅山白道:“九霞帝君受辱,我起而抗争,乃臣属的本份,臣事君当如父母,岂有父母受辱而做儿子的要经过请示后才去雪辱的,更没有父母受辱,儿女还认为这是应该的,转而去支持那个施辱的人……”

林赛花道:“秦子玉并没有侮辱本宫帝君!”

梅山白笑道:“我看见俞帝君也站了起来,脸有愤色,假如他不是认为受辱,那就是怪我多事,不该冒犯了秦子玉!”

银圣帝君是个花白胡子的矮胖老者,愤然道:“梅山白,你这是什么意思?”

梅山白笑笑道:“帝君,我虽是初来,却也看出一点概况,这个秦子玉倚仗齐天府的特殊权限,才敢对各位帝君藐视不敬,各位帝君不平之色,绝非对我而发,但秦子玉的天相身分既然跟着紫霞宫一起消失,他在齐天府的地位也不存在了,实在没有理由再对各位帝君如此无礼了,否则他就是另有所恃!”

林赛花急叫道:“帝君!千万别听他危言耸听!”

俞上元却脸色一沉道:“赛花!我尊重你的职权是不错的,但还不至于到事事听你指挥的程度,我认为秦子玉该受惩处!”

林赛花一怔道:“帝君对我不信任了?”

俞上元冷冷地道:“信任有个限度,你要明白一点,你天相虽因齐天府而另赋特权,但还是要我认聘的,你是否另有高就而不想在银霞宫中屈尊了呢?”

林赛花不敢再说话了,由于俞上元这一发脾气,使得另外几个天相也不敢再说话了,因为殿中在座的七帝,显然都对秦子玉的态度大起反感。

秦子玉骤感孤立,十分紧张地道:“各位难道都不管了?”

另外一个中年汉子道:“秦兄言行失检,我们爱莫能助,只好由你自己负责了!”

林赛花也只得随众附合道:“秦子玉,这是你自找的,你自己设法去应付吧!我们只能尽到一点力量,使你少受点处分!”

血影帝君西门彪笑道:“梅老弟毕竟不凡,乍一接任就替我们出了一口窝囊气,如何惩处秦子玉,我们七个人都委交给你去决定了!相信各位仁兄都不会反对吧!”

其他六帝都没有表示,默默同意了,梅山白一躬身道:“多蒙帝君栽培,在下一定使各位帝君满意!”

这时一个老者道:“梅老弟,秦子玉固然该加惩处,但是他毕竟曾任一宫天相,如何惩处都行,只要不伤他的性命……”

林赛花忙道:“金圣帝君所言极是,伤了他的性命,我们固然难以交代,各位对齐天府也过份难堪了一点,只要留下他的性命,断肢剜目都可以,各位帝君也算消气了……”

秦子玉大急道:“林夫人,你不能让一个新来的混账小子来如此对我!”

林赛花冷冷地道:“秦子玉,这是你自己找的,好在你有活命的机会,如果感到冤屈,可以自己申诉去!”

秦子玉无可奈何地道:“姓梅的,算你厉害,你尽管出点子好了,秦某被你抓住了借口,只好由你摆布,但是你等着瞧好了,今天你加在我身上的,明天我照样能还给你!”

西门彪身边一个中年汉子走到梅山白身边道:“梅兄,兄弟是血影宫天相辛无害,已故的辛无忌就是家兄,梅兄初登九重天即担重任,而且还露了这么漂亮的一手,将来一定大有可为,这个秦子玉在齐天府中颇有身分,梅兄干脆卖他一份情面,薄示惩处……”

梅山白笑笑道:“辛兄指示极对,梅某已有惩处之策了,还望辛兄多加支持!”

辛无害道:“没问题,我们以后要多多亲近,要多做点事,免得齐天府中的大小事务,被他们一手把持垄断了!”

林赛花怫然道:“辛无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辛无害笑道:“六十年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有了梅兄这一位干才,你们也该歇歇手,让我们干几年啊。”

西门彪沉声道:“无害,亏你说得出口,你干了多年的天相,就算只是混日子,也该混出一点成绩来!”

辛无害叹道:“帝君,弟子自承无能,但他们也太跋扈了,我们根本就插不进手去,当然我们比脑筋也差了一筹,相信有了梅兄后,我们可以跟他们分庭抗礼一下!”

秦子玉却冷笑道:“梅山白,如果你想有出息,还是参加我们的好!”

梅山白笑笑道:“参加你们有什么好?”

秦子玉神色一松,以为梅山白已动心,忙道:“好处大着呢,以后你会知道的!”

祁无尘却淡淡地道:“梅老弟,我们都赋权给你,你快作个决定吧!”

梅山白一笑道:“是!秦子玉傲不敬上,应处以磔首斩肢之刑!”

此言一出,大家都为之一愕;林赛花叫道:“你凭什么,金圣帝君已有指示……”

梅山白脸色一沉道:“我并没有违反指示,斩肢是他冒犯各位帝君的惩处,磔首则是我私人所加的刑处,与各位无关!”

林赛花道:“你凭什么私加刑处?”

梅山白道:“为了他对我的侮辱,我已是九霞宫的天相,他居然骂我是混账小子,我如不砍下他的脑袋,不但对不起九霞帝君的提拔之恩,也感到有亏职守!”

林赛花道:“你别忘了你只是个天相,还不是与帝君相提并论!”

梅山白冷笑道:“我记得你也是个天相,我是混账,你也是混账了,各宫的天相都是混账了,除非你们认为九霞宫该低人一等,我的地位还不足以与你们同列一级……”

林赛花道:“各宫天相地位并列,没有谁特别,你可以骂我们,我们也可以骂你!”

梅山白道:“秦子玉不能,因为他不是天相了!”

林赛花语为之塞,只得愤然退后不理。

梅山白道:“秦子玉,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来施刑?”

秦子玉大急道:“你们谁都不能施行,因为八宫天相还没有到齐,碧霞宫天相管游方随着青帝退席,他还没表示同意!”

梅山白笑道:“对了,我该问一声,碧霞宫是否反对了;如果不作异议,我就执行了!”

秦子玉立叫道:“碧霞宫没有人在,你问谁去?”

梅山白道:“不管他们在不在,反正我问过了,手续已备,他们不表示意见是他们自己弃权与我无关……”

秦子玉朝林赛花道:“林夫人,你应该表示一下意见了呀……”

林赛花道:“你自己把路走绝了,叫我们如何帮起,要我们为了你而反抗各位帝君的意旨,我们还没这么大的胆子!”

秦子玉道:“林夫人,我死了对你们可没有好处!”

林赛花忽而眉头一扬道:“梅兄弟!你的处置极为公平,我们都一致赞同支持,只是有一点九重天上的规矩是先小而后大,先卑而后尊,先私而后公,你要磔秦子玉的首级,因为你是以私人身分提出,我们帮不了忙……”

先前说话的那中年男子道:“对了,兄弟是金霞宫天相莫毅,代表金圣帝君支持林夫人的立场,斩肢之刑,我们负责执行……”

梅山白笑道:“行!我可以等一下!”

莫毅道:“林夫人说过了,九重天上的规矩是先私而后公,梅兄一定要雪辱,必须在公刑前举行,因为这是属于私人的挑战,因为受刑后,对方已无应战能力,本教崇尚勇武,对没有战斗能力的人是必须保障其安全的!”

祁无尘对梅山白已十分满意,忙道:“梅老弟!你不谙天律,不该把你的事列为私务的,如果你按公例惩处,我们都可以支持你,现在已无法改口了,但你可以撤消挑斗……”

秦子玉振振有词道:“帝君,挑战是不容撤除的,那是九重天上解决私务的办法,列为第一优先……”

祁无尘道:“很好!不容撤消,却可以要求延后执行,那是由帝君提出的,现在我以九霞宫主的身份提出延缓之请,等你受刑后,任何时间有力接受挑斗时,都可以回复!”

秦子玉怔住了,顿了一顿道:“好吧!我接受延缓,另候通知好了!”

祁无尘笑道:“梅老弟可以施刑了!”

梅山白拔出剑来,缓步上前。

——请看《英雄》第三卷《翻云覆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