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一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林赛花道:“慢来,司令者不施刑,由我来吧!”

祁无尘道:“为什么要你?”

林赛花笑道:“梅兄弟只决定斩肢,并没有说明斩哪一部分,这里面大有出入,如果四肢齐斩,而且切体斩断的话,秦子玉不出片刻就死了,如果仅斩一肢的话,秦子玉还有活命的希望,梅兄弟既有挑斗之语,应该避避嫌疑,以免落个公报私仇的罪名,那可是最严重的触犯天条……”

梅山白笑道:“我不会这么卑劣,斩肢一刑,自然只限一肢,而且为了表示宽大,只要象征性,挑断他的一根脚筋就行了!”

林赛花满意地道:“梅兄弟果然懂得办事……”

梅山白道:“可是我挑斗之语乃属私事,九霞帝君虽然代我要求暂缓举行,我却等不及,不知能否请帝君收回暂缓之命?”

秦子玉立刻道:“那当然可以,你有全权作主的权利!”

座中七帝都感到很意外,祁无尘忙道:“老弟!挑斗是各凭真功夫的事,谁也帮不了忙!”

梅山自庄容道:“在下知道,在下即蒙帝君栽培,又得各位帝君如此器重,在下如不杀秦子玉,怎么对得起各位!”

西门彪道:“老弟!秦子玉的剑术功夫独到……”

梅山白道:“难道能越过九帝之上吗?”

西门彪笑笑道:“也许,当然武学之道,并不限于剑术一门,我们九帝个人根本已不用兵器了,但讲究剑术招式,我就是个门外汉了。”

梅山白笑了一笑道:“在下仍不辞一战,如果能够胜过他,在下也无负于各位帝君之见重,否则在下也不配替九霞宫效忠!”

祁无尘只得一叹道:“你试试也好,你的内力已颇具根底,比小儿小女都高明,用来弥补剑招的不足,相信必能自保!”

西门彪道:“秦子玉,挑斗有规矩,决战时生死凭命,但见血就止,如果你一招得手而杀不死对方,就必须留手,否则我们都可以制裁你!”

秦子玉颇具信心地道:“那是当然,这个规矩也同样保护我呀,我岂敢不遵。”

梅山白沉声道:“秦子玉,在我剑下没有受伤的机会,不是你死就是我死,因此你不必存在着侥幸的打算!”

秦子玉哈哈一笑道:“彼此!彼此!我照例也是不容人有活命机会的,由此看来,西门帝君那番论示是多余的了!”

莫毅冷冷地道:“秦兄!你最好多养点精神,少说费话,梅山白的剑不足为惧,但他其它的手段才可怕,连赤帝都着了他的道儿……”

秦子玉傲然道:“梅山白一本帐全在我肚子里,连他吃几碗饭,拉几堆屎,我都清清楚楚,还怕他闹鬼吗?”

林赛花忽然道:“那赤帝中了姦计,你为什么不加预防呢?”

秦子玉冷笑道:“赤帝心怀叵测,齐天府中早有迹象,假梅山白闹开来也好,否则倒还是一桩麻烦事!”

七帝都为之色变,秦子玉忙道:“当然我也是疏于防备,因为梅山白的葯敢下在祁小姐的杯子里,手脚太快,大家都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再者赤帝自己也喝多了酒,失去警觉性,否则这套手法再妙,东西进口就会发觉了,连宫中的一个侍婢也不会上当,何况是赤帝呢,我现在已有了戒心,自然知道预防的!”

梅山白微微一笑道:“少废话,我们开始吧!”

轻轻递出一剑,秦子玉架开了,梅山白动作很快,第二剑,第三剑,一直不断地抢攻。

秦子玉发觉梅山白的剑招并不出奇,不过剑剑实在,挨上必然送命,而且动作奇快,必须打点精神应付才行!

众人对梅山白的出招自然都很注意,见他的剑式并无出奇之处,不禁有点失望之色,祁无尘道:“凭这手功夫,他怎么胜得了秦子玉呢?”

从不开口的李明明这时忽然冒出一句道:“梅大哥有一个快字就够了!”

祁无尘望她一眼道:“快有什么用,剑艺主精!”

李明明道:“快就是精,快得令人无还手余地,就不必求精!”

祁无尘不屑地道:“你懂什么?”

李明明傲然道:“我就懂一个快字,在别的武学上我不如帝君,但剑道上我相信比帝君高明,我敢赌梅大哥必胜!”

祁无尘还来不及开口,战局已有变化,秦子玉一着精招,将梅山白的剑绞住了,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就是这两手也敢到九重天上逞能了!”

梅山白的剑被秦子玉贴架在上面,整个身子都暴露在对方的剑势威胁之下不敢轻动,祁无尘笑道:“李姑娘,你还要打赌吗?”

血影宫的天相辛无害却十分着急地道:“帝君!梅老弟是不可多得的干才,您可得想个办法替他解围,否则您失了个好助手,我们也大受损失。”

祁无尘道:“私斗是各凭功夫决生死,谁也帮不了忙!”

辛无害正待辩说,西门彪已喝道:“蠢才,梅老弟的内家气功足可自保,只是技艺上差一点,最多输了这一场比斗而已,绝无性命之忧,否则他就不会挺身挑斗了,你紧张什么?”

辛无害道:“输了也不太好看!”

西门彪笑道:“没有关系,我们重视的是他的才华,并不要他好看!”

辛无害道:“可是梅老弟技不足以服众,在齐天府中就不会有份量!”

西门彪轻叹道:“你真是笨,齐天府哪里是你们插得进去的,最多只能挨上个边,使我们不致事事被蒙蔽就够了,这跟胜负都没有关系,梅老弟,胜负已定,你就下来吧!”

秦子玉闻言正待撤剑,李明明却喝道:“慢着,帝君,您凭什么说梅大哥败了!”

西门彪道:“他已经落了后手,全身都在威胁之下……”

李明明道:“我不承认,骏马与牛赛跑,可以让牛先跑十里!”

西门彪道:“这是比剑,不是赛跑!”

李明明道:“我以为是一样的,二十里赛程,牛在前面十里,只走了一半,难道就算牛胜了,胜负在谁先到达终点……”

祁无尘笑道:“李姑娘的比喻固然不错,但现在他们的距离只有寸尺之遥,梅老弟的剑再快,也快不过对方去。”

李明明笑道:“帝君可知道梅大哥的剑有多快?”

祁无尘顿了一顿道:“不知道,但现在并不是快慢的问题!”

李明明道:“我知道,因此我仍然敢赌梅大哥必胜!”

西门彪笑道:“我们也希望梅老弟获胜,因此我也参加赌一份,但不知李姑娘要赌些什么来的呢?”

李明明道:“如果我胜了,各位帝君也给我弄个天相干干!”

西门彪道:“那可没办法,天相不是我们派定的!”

李明明道:“至少您两位有权决定本宫的天相!”

祁无尘道:“九霞宫的天相已经委任梅老弟了!”

西门彪笑道:“如属必要,血影宫的天相可以让出来,但是李姑娘若输了,又拿什么来作赌注呢?”

李明明道:“我不会输,输了也没什么可拿得出的,我只是凭自己的见识判断跟二位帝君赌,以二位帝君的身份,能长个见识,这代价也不小了!”

西门彪哈哈大笑道:“有意思,我们输了要输了一名天相,赢了什么也得不到,这是天下最吃亏的打赌方法……”

李明明道:“帝君认为不上算,可以不接受!”

西门彪笑道:“不!我们接受了,正如你的那句话,我们位列九帝,如果见识远比不上你,这个帝君让给你也是应该的,何况是天相呢!”

祁无尘道:“李姑娘,赌注是决定了,但有一点声明,梅老弟以别的方法获胜了可不能作数我们赌的是剑!”

李明明道:“当然,梅大哥如果不以快剑获胜,我就认输!”

西门彪高声道:“梅老弟,你可听见了!”

梅山白笑道:“听见了,只怕二位帝君要输!”

西门彪听梅山白也如此说,不禁怔道:“梅老弟!你真能以快剑致胜?”

梅山白笑道:“不错!李姑娘以煞剑成名,争取的就是一个快字,我的剑不如她快,但比秦子玉快得多了!”

西门彪道:“那你怎么会受他所制呢?”

李明明道:“快剑所争取的是措手不及,就必须缩短距离,梅大哥是故意造成这个状况,以便一剑毙敌!”

祁无尘道:“那梅老弟为什么还不出手呢?”

李明明道:“要等对方的剑离开,快剑的诀巧就在后发先至!”

秦子玉听着他们的谈话,心中暗生怯意,手中的剑牢牢地绞紧梅山白的剑,一点都不敢放松了。

李明明道:“都是二位帝君逼我打这个赌,使得梅大哥增加了许多困难,现在对方有了戒心不敢出手了!”

梅山白笑道:“没关系,我是给他一个机会,假如他一直不出手,我就先出手了,李姑娘你数三下,三声数完,我就出手!”

李明明沉声数道:“一!”

全厅为之一震,只有秦子玉目光游移不定。

“二!”

秦子玉凝聚功力,准备在李明明数第三声后,立刻撤剑自保,他此刻倒不想获胜,只想先把自己从危机中解脱!

李明明的嘴一张,却没有发出声音,秦子玉见她张嘴,马上将剑一沉,护住门面,那知他抖了个剑花后,李明明才轻轻吐出一个“三”字。

跟着梅山白的剑直劈而下,斜里一拖,秦子玉的半个脑袋凌空飞出,这一剑既不快,又不精。

可是秦子玉一心只想护住前面,做梦也没想到梅山白是用这个方式落剑的,等他尸横就地,林赛花立刻叫道:“这太不公平了!”

李明明笑道:“怎见得不公平,梅大哥是在我喊出三字后才出手的!”

林赛花叫道:“如果不是你们在旁边打岔,秦子玉的剑艺比梅山白高明多倍,说什么也不会上这个当!”

李明明冷笑道:“你懂不懂使剑?”

林赛花怒道:“这与懂不懂无关,你们根本是在弄狡计!”

李明明哼了一声道:“从你这句话就可以看出你太浅薄,剑道首务在专一,使剑的时候都不能心有旁骛,何况是决斗之际,秦子玉不管剑练得多精,他受旁边的影响而分了心,就证明他的基本功夫太差,死得一点都不冤枉!”

林赛花被她训了一顿,哑口无言。

李明明笑笑又道:“虽然梅大哥胜了,但我可没胜,因为梅大哥最后那一剑实在不能算是快剑,因此这个天相,仍是请辛前辈继续担任,我可不敢掠美!”

西门彪道:“这怎么行,梅老弟虽非以快剑致胜,却是真正以剑毙敌,没有用其他的手法,我们的赌注依然有效!”

李明明笑道:“不,我一个人无法兼任两宫天相!”

众人又是一怔,西门彪道:“李姑娘在哪一宫有了高就?”

李明明手指林赛花道:“她把银霞宫的天相让给我了!”

林赛花怒叫道:“放屁!”

李明明道:“你身居银霞宫天相之职,对银圣帝君桀骜不驯!已失人臣之份,再加上你连剑术的基本认识都没有,就随意出口置评,已不配担任这个职务!”

银圣帝君俞上元笑道:“李姑娘如果有意屈就,我倒是十分欢迎的……”

李明明道:“多谢帝君栽培……”

林赛花厉声道:“慢来,更换天相,帝君固然有权,但要经过我的同意或是齐天府认可,我还没有想辞职呢!”

李明明笑道:“你不必辞职,我是接你的遗缺!”

林赛花怔了一怔,才摸清她的语意,冷笑一声道:“小丫头,你想找我打一阵!”

李明明道:“不错,你如果不敢接受,我想无须征求齐天府的认可,你也该自动滚蛋了,就算帝君不罢免你,你好意思赖着不走吗?”

林赛花脸色煞白,冷笑道:“好极了,我正想领教一下你的快剑……”

梅山白知道李明明的武功虚实,不禁大为紧张地道:“李姑娘,你可别闹着玩儿……”

李明明怫然道:“梅大哥,这是什么话,我们一起上九重天,难道只可你一个人出尽风头,我就是饭桶不成!”

梅山白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要当天相,我可以为你设法……”

李明明道:“不必!我不想沾谁的光,有本事自己挣,没本事死了认命,难道你认为我非靠你提拔不成!”

梅山白知道她的脾气,只得不说话,但他脸上忧形于色却十分明显,默然走过一边!

祁无尘低声道:“梅老弟,李姑娘的功夫究竟如何?”

梅山白也低声道:“凡间高手,但在九重天上就难说了!”

祁无尘道:“我看她不是傻瓜,如果没把握,她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