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二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莫毅被她塞住了嘴,怒声叫道:“我就是代表帝君问你的!”

胡媚儿道:“你代表那一位帝君?”

莫毅道:“自然是代表金圣帝君!”

胡媚儿道:“这里是紫霞宫,连金圣帝君也跟我一样,是宾客的地位,我可以听,也可以不听,你又凭哪一门子来代表?”

金圣帝君沉声道:“莫毅!媚娘的条规比你熟,你不但是自取其辱,连我的睑也给丢尽了,还不滚过一边去!”

莫毅的脸色忽红忽白,因为胡媚儿的顶撞已使他大失尊严,现在又受到金圣帝君的斤责,更难下台,厉声道:“我代表齐天府向你问话!”

胡媚儿刚要开口,孔庆琦一拉她躬声道:“敬候钧示!”

说着弯腰作札,而且还用眼色向胡媚儿示意,胡媚儿先还不理,忽而明白了,忙也学样一躬身道:“敬候钧示!”

莫毅这才脸有得色道:“我问你们两人对补选地魔宫主有何意见?”

孔庆琦道:“请钧使出示牌令,属下好遵牌令性质,决定陈复内容。”

莫毅的神色一变,顿了一顿才道:“这是临时的询问,没有牌令!”

孔庆琦将身子一挺道:“什么时候齐天府无牌宣召而能生效的?”

莫毅神色大变,胡媚儿也眉头一扬道:“无牌宣令,莫毅,你知道是什么罪吗?”

莫毅汗如雨下,讷讷无言,梅山白问道:“媚姊!我不明白内情,齐天府宣令一定要有牌令吗?”

孔庆琦代答道:“是的,这是九重天与三府之间的律条,凡是齐天府有所训示,一定要出示牌令,牌色分三种,红色是紧急训令,可以宣布口谕,蓝色是秘令,一定要有封缄,黄色是普通训令。可是无牌宣令,不仅我们可以不回答,而且要将宣令者立刻擒处,废去武功后,送交九重天上审训……”

李明明问道:“为什么要有这个规定呢?”

祁菊冷笑道:“这是他们兴出来的,因为他们怕有人假借齐天府的名义私自对外发令,规定任何宣令一定要附牌为证,牌令由齐天府保管,必须由九宫天相的共同审定,才能通过……”

莫毅可怜兮兮地道:“祁小姐,这是确立宣令真实的措施,完全是为了整个九重天的安全,怎么是我们兴出来的呢?”

祁菊道:“发号司令都是你们几个人包办了,我们的意见从不受重视,一样的天相,也有当权与不当权的差别,这个规定由你们提出,当然是为防止我们这些人滥施号令,没想到你莫大天相也会明知故犯,作法自毙……”

胡媚儿冷笑一声道:“莫毅,我要下手了,你最好乖一点,如果你有抗拒的意思,可别怪我不客气,立时格杀无论了!”

莫毅乞怜地望着其他各宫天相,辛无害根本就恨他透顶,李明明与梅山白初才接任,不表意见。

这时另外一宫的天相——昊天帝君呼延独治下的罗南通,一个年约四十的斯文秀士轻轻一笑道:“各位天相,莫毅兄虽然擅自施令,未按照请牌手续,但他所提的问题,却是我们共同认可的,似乎可以略予通融……”

辛无害连忙道:“谁认可了?梅兄才说完可以问问两府的意见,他就跑出去宣人进来了,几回征求过我们的同意!”

罗南通笑道:“那固然是他莽撞,但至少大家是知道的,何况他也是听了梅兄的话后,才出去宣人进殿,我们看在梅兄的份上,也应该不予以追认才对!”

他巧妙地将事情牵到梅山白头上,果然辛无害不便多说了,罗南通含笑又对梅山白道:“梅兄,你说句话吧!”

梅山白道:“齐天府对宣令制度的规定严格,我是十分赞同的,莫兄所提的问题,确实与我有关,但征询天人两府的意见之请,乃是我私人提出,莫兄宣二府入殿,也是私人的行动,却不能解释为齐天府的宣令,因此我无权说话。”

罗南通道:“梅兄,兄弟的立场是两不偏私,你问问辛兄及祁小姐就知道了,兄弟要求例外通融,乃是为了大家的方便,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故太多,杀死秦子玉、林赛花后,齐天府中主事者仅莫兄一人了,如果连他也加以惩处,则我们与齐天府之间,可能产生误会……”

这句话果然很有力量,祁菊在梅山白的耳畔低声道:“梅大哥,罗南通的话也对,他是没有立场的,但你也看出齐天府的内情不太简单,还是你做个人情,说句话饶过他算了!”

梅山白点点头然后笑道:“媚姊,罗兄是被逼急了,才假借齐天府的名义施令,我们都可以证明他没有别的意思与用心,你就通融一次吧!”

胡媚儿望望孔庆琦道:“神君的意下如何?”

孔庆琦一笑道:“这件事与梅老弟毫无关系,也与各位帝君没有关系,但梅老弟既然说了话,我们不能不卖他个面子,你看着办好了!”

(此处缺文,大意是胡媚儿要莫毅赔礼道歉。校对者按)

孔庆琦道:“媚娘,你也是的,争这两个礼有什么意思呢?”

胡媚儿道:“自然有意思,我们外围三府臣服于齐天府,是尊重齐天府的职权,如果人人都能戏弄我们,我们又算什么?”

罗南通道:“这话对!莫兄,你为了一口闲气而不平,才抬出齐天府的招牌砸了自己的脚,这等于给你一个教训,凡事总不能妄动无明,赔礼的话不必去说了,就是为了谢谢他们二位,这一礼也是应该的,尤其是孔神君,他一听你抬出齐天府的招牌,立刻循礼参见,这表示他对齐天府的尊重,也表示他是个一丝不苟的人!”

这番话明说暗劝,都是叫莫毅暂时委屈一下,即使心有不甘,以后也可以按照齐天府的规矩再出这口气。

莫毅何等精明,一点就透,立刻弯腰一躬道:“莫毅一时无礼,敬请二位赐诲!”

孔庆琦一推胡媚儿道:“不敢当,不敢当,天相千万不能行大礼。”

罗南通却道:“应该的!应该的!”

莫毅原想一躬了事,但孔庆琦有了那句话,罗南通又搭了腔,只得装做一下,想孔、胡二人也不敢受礼,为什么不表示谦虚一番呢。因此躬过之后,屈腿待跪,速度却不快,以便二人前来挽扶。

果然孔庆琦与胡媚儿分身两边,每人握住他一条胳臂将他往上一架,胡媚儿底下一掌疾出印向他的小腹。

莫毅发觉情形不对,连忙运气一振用内劲硬接了这一掌,没想到孔庆琦上面一指,戳在气海穴上。

莫毅全力放在下腹了,哪经得起上面一指,孔庆琦的武功尤为精纯,点得他全身一颤,胡媚儿的第二掌却砍在他的后颈山脊之上,那是人体通脑部的枢纽,胡媚儿掌缘虽柔,暗劲却强猛无比,掌落脉酥。

莫毅的身子一软,两个人也不再架他了,双手一松将他掷在地下,软软的瘫成一堆!

孔庆琦这才朝座上一躬身道:“启奏各位帝君,属下等擒制得无牌宣令犯员一名,已按律废除武功,送交驾前恭候裁处。”

座上七帝都感到愕然,罗南通也大感意外道:“神君,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孔庆琦道:“孔某只知律条,不知其他!”

胡媚儿也道:“我们按律行事,罗天相认为有何不当之处,可以按照天府条例来惩处我们好了,我们只知道天条重于一切!”

罗南通也不禁默然,顿了一顿道:“你们做得对!”

这时莫毅从地上挣扎爬起,眼含怒火,正待补上来拼命,可是一举手,才发现自己武功尽失,狠狠地盯了二人一眼,放下了手,沉声道:“你们好,居然行凶到九重天上来了!”

罗南通道:“莫兄,这是你自己找的,还不快到齐天府去听候裁处,别忘了你此刻的身分已不是天相了……”

莫毅一怔道:“我天相的职务谁能解除?”

罗南通道:“此刻你只是待审的犯员,暂时中止任何职权!”

莫毅嗒然苦失,低头走过一边,罗南通又道:“祁小姐,麻烦你将莫毅押送到齐天府,送交司值人员监候,更要留守监视,待明天我们公议处置办法!”

祁菊一瞪眼道:“为什么要派我押送留守,他自己不会走,齐天府不能看管住他吗?”

罗南通笑道:“我不是派你,是请你帮个忙,因为你代理过天相,知道交给谁,而且你也了解他的情形,可以管得住他,在未经审定前,不准他与外人接触!”

祁菊道:“现在九霞宫已有梅大哥接任天相了,我不能做主。”

梅山白笑道:“祁小姐!麻烦你去一趟吧,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莫天相的生命安危,罗兄责成你押送,就是这个意思。”

罗南通笑道:“梅兄说对了,莫兄在九重天上常常跟人争论口角,结怨颇多,现在他武功尽失,很可能有人会不利于他,除了祁小姐,恐怕很少有人能保护他!”

祁无尘道:“这个小女的责任太大了,恐怕无法胜任!”

梅山白道:“祁小姐,我教你一个办法!”

说着附耳低语片刻,祁菊也低声回答了一阵,最后才问道:“这样行得通吗?”

梅山白笑道:“一定行!”

祁菊这才朝莫毅道:“走吧!”

梅山白道:“祁小姐,你一定要十分慎重,如果他出了问题,责任都在你身上!”

祁菊道:“我可管不了这么多,这家伙人缘坏极了,想宰他的人多着呢,他既没有武功自卫又是待审的身份,谁都可以对付他,叫我如何防备呢!”

梅山白道:“实在防不了也不能怪你,但你必须有个交代,谁要下手对付他,你可以有权利先对那个人出手!”

罗南通道:“对!这是我们六宫天相共同赋于你的权利。”

胡媚儿冷笑道:“你们主要的是担心我的人罢了,因为我怕他以后会挟怨报复,一定放不过他。”

梅山白笑道:“媚姊,说实在的,你的七情殿主都在九重天上,假如有人要下手,你的嫌疑最重,所以你最好避避嫌。”

胡媚儿道:“我不在乎,行得正,坐得稳,我敢废他的武功,就不怕他报复,再说齐天府自己订的条律,怪不到我头上。”

梅山白道:“正是这个话了,所以媚姊最好把七情殿主都召到这儿来,否则别人下了手,也栽到你头上,你可下上算!”

这句话提醒了胡媚儿,连忙回身出殿,将七情殿主都召了来,祁菊才推着莫毅出殿而去,孔庆琦道:“各位帝君见召,不知有何示下?”

祁无尘道:“梅老弟除了担任本宫天相外,还想兼掌地魔宫,我们征求一下二位的意见。”

孔庆琦道:“那是最好不过!”

祁无尘道:“何以见得呢?”

孔庆琦道:“地魔宫的职务必须与人间世合作,有了桑姥姥的事故后,别的人恐怕很难取得媚娘的合作与谅解!”

祁无尘道:“工作不可与私隙混为一谈,媚娘应该不会这么意气用事的!”

胡媚儿笑道:“我不会,就怕别人会,我这人从无野心,经过桑姥姥那种事后,我可寒了心。如果再派个人来跟我不投机的,我干脆让贤,把人间世的工作也交出来算了!”

祁无尘忙道:“那怎么行,人间世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主持。”

胡媚儿道:“地魔宫除了梅兄弟之外,还有谁能主持!”

一句话将大家都问住了,孔庆琦加重语气道:“属下也支持媚娘的说法,天地人三府必须精诚合作,才能建立一个完整的系统,如果还比照往例,在外围三府之间都互不信任,属下也想请辞了!”

他的语气近似威胁,罗南通忍不住道:“修罗教是有进无退的!”

胡媚儿道:“我们不是退出本教,只是交出现有的工作,在九重天上找份清闲的工作干干,这总不犯天条吧!”

七帝私下商量片刻,最后才由祁无尘宣布道:“好吧,我们已经决定自己处理教务,不再经由齐天府代转了,也需要有个一统的局面,现在我们作了个决定,天地人三府都由天相兼任!”

孔庆琦微微一愕,祁无尘道:“梅山白以九霞宫天相兼掌地魔宫,孔庆琦以紫霞宫天相兼掌玄都天府,胡媚儿以金霞宫天相兼任人间世。”

孔庆琦喜出望外,罗南通道:“莫毅怎么办?”

金圣帝君道:“莫毅还能复职吗?”

罗南通道:“他的过失只是一时不慎,谁都知道他不是另有居心而无牌宣令,遂尔解除他的职务似乎说不过去吧!”

金圣帝君冷笑道:“金霞宫的天相难道要一个废去武功的人来担任。”

罗南通这才没话说了,顿了一顿道:“他武功虽废,关系仍在,帝君是知道的。”

金圣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