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三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旧存的天相中,兄弟本来只相信辛兄一人,现在又加上了吕兄,那两个人自然有问题!”

“那梅兄为什么还让他们合伙守第一班呢?”

“兄弟还有一件更重要的工作要做呢!必须把他们两个人支开,现在我们去看看媚姊的工作如何了?”

大家又被梅山白的话引起了好奇心,孔庆琦忙道:“媚娘又去干什么了?”

梅山白但笑不语,只是站起来,引导众人离开房子,来到外面的广场上,绕屋而行,终于在西北角上遇到了。

七情殿主有三人站在她身边,四人躺在她的脚下,每个人的面前都堆着四五颗首级,梅山白问道:“媚姊!你可问出眉目了?”

胡媚儿摇摇头道:“没有!我也不知道哪些人是属于齐天府的,只好把杀过人的都放倒在这里,她们所杀的人头也都在面前!”

梅山白点点头朝辛吕二人道:“麻烦二位检点一下!”

辛无害要吕奇人连忙检查地上的首级,一一翻起辨认,所得的结果却并不令人满意,吕奇人道:“这些都是齐天府中的执事人员。”

梅山白朝站立的春情,夏趣与冬暖三个殿主问道:“你们所守的没有一个人逃走?”

三个人都摇摇头,梅山白冷笑道;“不可能的!另外四个人共截杀了十七个人,你们的岗位上居然一个都没有,这不是奇怪了吗?”

三人仍是矢口否认,梅山白沉声道:“这里的首级数与齐天府中的人数加起来还不够,分明有人逃出去了,你们想赖都赖不掉!”

吕奇人连忙屈指一数道:“不错,齐天府中共有四十名执事人员,这里有十七名,在齐天府中被杀的有二十九名,还差四个人呢!”

梅山白道:“只差两名,兄弟的乙字号中两个人并没有被杀!”

吕奇人道:“这个兄弟忘了,那两人是最不管事的,生死都无所谓,可是漏网的两个都是主要执事人员……”

梅山自冷笑道:“你们听见了,九重天已经闭绝了出路,那两名漏网者很快就可以搜出来,那时你们可责任大了!”

冬暖殿主神色一变道:“我那儿跑掉了一个,因为他的武功太高,我根本拦不住他,又怕媚姊责怪,所以才不敢说!”

胡媚儿脸色一沉道:“混账东西,你现在才说就不怕我处分了吗!”

振臂慾举,梅山白连忙拦住了道:“媚姊!这不能怪她,武功不好,叫她怎么拦得住呢,虽然她隐瞒是不对的,但她从实招了就饶了她吧!”

胡媚儿哼了一声,才对另外二人道:“你们呢?”

夏趣殿主嗫嚅了片刻才道:“我的眼前好像晃过一条黑影,但动作太快了,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不敢胡乱判断,而且那黑影也不像是人!”

胡媚儿道:“混蛋,不是人难道还是鬼不成?”

夏趣瑟瑟地道:“我实在弄不清楚,那条黑影根本就像是飞的一般,飘上一棵大树就不见了,我还到树上去找了一下,也没发现什么?”

吕奇人道:“有大树的一定是在北角上,那里古松参天,逃走的人如果轻功很好,借树影隐身,的确很难发现!”

梅山白点点头道:“那也算了,如果她连是不是人都无法肯定,足见她比别人差得大多,怪她也没有用,春情,你呢?”

春情殿主道:“我守的地方最空旷,后面就是绝壁,有人出去,我一定会看见的,而且也不会有人从那儿逃走的!”

吕奇人道:“四十个人都齐了,而且她守的方位是死路!看来出问题的一定是逃走的那两个,她不会有问题了!”

梅山白笑笑道:“总算问出头绪了,春情,你把这四人的穴道解了吧!”

春情弯腰为地下四人解穴,梅山白疾发一指,点在她的后腰上,她朝前一屈,卧倒在地下!

胡媚儿惊问道:“兄弟!你这是做什么?”

梅山白道:“问题就在她身上!”

胡媚儿一怔道:“怎么可能呢,齐天府的四十个人都有了着落!”

梅山白道:“走漏消息的不会是齐天府的人,因为他们很难到各宫去走动,而且我们在紫霞宫中的事,很少有人知道,紫霞宫的人都受了管制,唯一能对外道消息的,就是你的七情殿主,七个人里面,就是她最可疑!”

胡媚儿道:“她们差不多全在一起,绝不可能分身前去通知的!”

梅山白道:“她可能叫别人去转告的!夏趣!她有没有离开你们过?”

夏趣想想道:“没有!喔,不对,她曾经到紫霞宫的黑处去方便一次,过没多久,而且我还在附近替她看着,没有跟人接触!”

梅山白道:“假如有人在黑处先等着就不同了,那是什么时侯?”

“就是我们将要入殿之前!”

梅山白冷笑道:“那正是我与李姑娘拜相之后,难怪齐天府能先知我与李姑娘的身份了,这个消息不是她传出去的还有谁?”

“可是齐天府的人并不缺。”

梅山白道:“齐天府的并不会缺,缺的是那个前去通风的人,那个人突然失踪了,我就觉得有问题!”

孔庆琦也聪明起来了道:“一定是她放走的,她故意守这条绝路,便利那个人脱逃,因为别的人都不会走这条路,就不怕泄露了!”

辛无害道:“可是这条绝路通不到别处呀?”

梅山白一笑道:“辛兄!向前走才是绝路,往左右两边都可以通往别处的呀,只要不回头被我们碰上就是了!”

辛无害敲敲脑袋苦笑道:“我实在太笨了,不过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倒底是不是如此,我们还要问问清楚,不能冤枉了好人了。”

胡媚儿也道:“是啊,春情是我最信赖的一个人,要说她会出问题,我实在难以相信,我的人应该不会背叛我的!”

梅山白笑道:“这不算背叛,因为媚姊隶属于九重天,九重天又是修罗主人一手创立的,她只是忠于修罗主人而已!”

胡媚儿道:“梅兄弟!你认定她是修罗主人的细作吗?”

“不错!我不是全靠推测,还有确实的证据,我一见到她时,就认定是她了,光问别人,不过是使她放松戒备!”

“什么证据呢?”

梅山白掀起春情的头道:“她的头发乱了。”

“这是什么证据?”

“登九重天之前,她的头发很整齐,现在别人的头发还是很整齐,只有她的头发乱了,这就是证据。”

胡媚儿道:“兄弟,你别开玩笑,头发乱的原因很多!”

梅山白一叹道:“人最容易忽略小节,我却专在这上面留心,才能洞察其变。这要从魏九洲被杀说起!”

胡媚儿道:“魏九洲被杀是以后的事,她已经分派在外了。”

“在外面可以溜回来的,魏九洲被杀与她的头发乱大有关系,否则我还不会疑心到她头上去的!”

胡媚儿急道:“兄弟!你就别卖关子了,快明说了吧!”

梅山白轻叹道:“我已经点得很明白了,你们还是观察不出来,难怪要受人摆布了。夏趣,你们头发如何保持不乱的。”

夏趣怔怔地道:“是用发针挽住的!”

“那么她的头发是因为没有发针挽住才乱的,我看了一下,她的发针正好少了三枝,移作杀人之用了!”

众人一看果然,辛无害叫道:“那三个人是她用发针杀死的?”

“她必须要杀人灭口,却又不敢走得太近,用发针做暗器是最理想了,又尖又小,出手有力又不落形迹!”

辛无害道:“可是我们检查过身上,没有伤痕呀!”

梅山白微笑道:“一枝细小的发计要如何才能杀死一个人?”

孔庆琦恍然道:“除了顶头一针穿脑,任何部份都不足以致命!”

梅山白笑笑道:“辛兄没有把他们的发根里检查一下吧,不过检查也很难,除非劈开脑袋,否则是很难发现的!”

胡媚儿道:“你没有见过尸体,怎知是用发针呢?”

“我是见到她的乱发,再由发针想到那三人的死因,冬暖还与人对过几招,头发都没有乱,她的发针更没有遗失的理由,何况她刚好少了三枝,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

胡媚儿觉得事情没有什么可疑的了,因为梅山白的证据非常确实,只是带着点伤感,叹息着道:“我再也想不到春情会是这样一个人,这七个姊妹从五岁时就跟着我,从武功到一切,完全是我一手训练的!”

梅山白正色道:“媚姊!有句话我怕你生气,但这是非说不可,你虽然教给她们武功,供给她们一切,但是你忽略了一点!”

胡媚儿道:“还有什么忽略的?”

“你没有把她们当做人看待,没有注意到她们是人,除了男女的情慾外,你没有给她们人性的尊严!”

胡媚儿立刻摇头道:“你错了,我并没有强迫她们做任何不愿做的事,因为我对本身工作的厌倦,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她们,我说过了,她们只要找到一个中意的对象,我不但不阻止,而且还会尽最大的力量帮助她们!”

梅山白一笑道:“你的设想虽好,却不够周到,因为她们接触的对象太狭窄了,剥夺了她们择偶的自由!”

胡媚儿愕然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梅山白道:“她们的活动范围在人间世内,接触的对象都是五大门派中有地位的高手,至少都是五十岁以上的老头子了,怎么会成为她们的对象呢?”

“不然!九重天上我有时也带她们上来,九宫中的年青子弟很多,都可以成为她们的对象了吧?”

“九重天上的人有谁会看得起她们?跟她们接近的男人多半是存在玩弄的心理,怎么能怪她们心存怨恨呢?”

胡媚儿不禁默然片刻才道:“这我也没办法了,我的能力仅止于此。”

辛无害略感难堪,可能因为他与七女较熟,讷然道:“可是春情殿主怎么会被修罗主人吸收得死心塌地的了!”

梅山白一笑道:“那还不简单,修罗主人只要派一个小伙子,向她动用真情,自然就把她骗得死心塌地了!”

胡媚儿苦笑道:“那也不需要瞒着我呀,告诉了我,我会促成她的!”

梅山白一笑道:“媚姊!你的地位在今天才升到天相,以前只是一个外府的主持人而已,又能帮得了她多少忙?”

胡媚儿道:“除了九帝的儿子,别的人我相信还不敢看不起我!”

梅山白笑道:“九帝在修罗主人的眼中也只是一个傀儡,那个小伙子既能为修罗主人所重用,将来的地位还在九帝之上呢!”

胡媚儿道:“那么问出那个人,就可以探出修罗主人的真相了?”

梅山白点了头道:“可能有希望,但逼出那个人可能不容易!”

“笑话!我有我的办法!”

梅山白连忙道:“媚姊!你千万不能动刑,那没有用的,易地而处,假如有人要从你口中拷问不利于我的事,你会说吗……”

胡媚儿一笑道:“兄弟!你把老姊姊看得太差了,我从来也不用刑罚来处置我的手下,现在我给你看看我的手段吧!”

梅山白微愕道;“你还有什么别的方法?”

胡媚儿笑道:“人间世是以收服人为职责,否则怎能把五大门派的那些老家伙摆布得服服贴贴,我用的是攻心之策!”

梅山白道:“这个倒要领教领教了?”

胡媚儿笑笑道:“岂止领教而已,我还要借重你的大力为助呢,因为这是你给我的启示,你既然能看出她离心的原因,实行起来也一定能顺利得多了。”

梅山白忙问道:“你要我怎么做?”

胡媚儿笑笑道:“这个我暂时保密,回头你就知道了,我要先布置一下,冬暖,夏趣,你们把其余的人救醒,先去布署一下!”

然后又对孔庆琦道:“孔老!话不得六耳,我不得不请各位回避一下,同时也想麻烦你们在外面护法,因为这事关修罗主人的机密,也很可能会另外派人来破坏,三位与李大妹四大天相,正好每人巡守一方,地点就在齐天府!”

辛无害等人虽然感到有点失望,但也不便要求参与,孔庆琦则伴同李明明先走了,辛吕二人也继而离走。

梅山白这才问道:“媚姊!我要怎么做呢?”

胡媚儿笑道:“客串一次大情人,从她口里问出真相!”

梅山白急急道:“为什么要找我呢,那可不行!”

“你是最理想的人选,春情接触的范围不会超出九重天上,那些小伙子没一个能比得上你的了!”

“我不习惯,而且我也不会。”

“不会的我教你,因为对象是个女的,而你又是我最信任的人,我才肯教你这个秘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