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四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胡媚儿点点头,回到齐天府中后,先把春情殿主处置妥当,然后才叫人把巡守天府周围的四宫天相请回来。

梅山白没有多作解释,只说查出那个人是碧霞帝君桑同白的儿子桑日明,辛无害与吕子奇也怔住了。

孔庆琦道:“这就难办了,我们又不能到碧霞宫去抓人!”

辛无害道:“为什么不能,我们接办了齐天府,就有权力去抓人!”

梅山白苦笑道:“我们虽然接办了齐天府,最多也只能处置本府的人事,桑日明不属于齐天府,我们就管不到他。”

“齐天府可以管九重天上任何人任何事!”

“那是以前,现在齐天府不是由天相负责了,各位帝君也有份,尤其是侵犯到别宫的主权,最好由各位帝君来决定了!”

吕子奇也点头道:“应该这样,碧霞帝君虽然没有参加今夜的活动,但他仍然是九帝之尊,我们应该尊重他的地位!”

辛无害激动地道:“尊重帝君,也不能纵子为非!”

梅山白叹道:“跟修罗主人有默契亦不能算是罪名,因为九重天的设立八成是他的策划,我们只是不满他的暗中控制的手段而已,何况各位帝君的性命还在他掌握中,此时与他作对,岂为不智,各位帝君也未必会同意!”

辛无害一怔道:“那桑日明的事就此算了不成,早知如此;我们又何必夜袭齐天府,杀死他一切的私人呢?”

梅山白笑道:“这又不同,夜袭齐天府,剪除秦子玉等三人,并不是因为他们是修罗主人的爪牙,而是这些人的行为太跋扈,超出了一个部属的本份,杀之以振纲纪,修罗主人心里不高兴也提不出异议,至于桑日明,他只暗中通了个消息,又不隶在齐天府之内,并没有犯必死之罪!”

“泄漏机密就是死罪!”

梅山白一笑道:“那是我们私下的机密,亦不是修罗教中的公务,何况桑日明的机密是他自己探来的,不是知而后泄,任何条例都无法处置他,兄弟的意思是想从他身上,引出修罗主人的行踪而已!”

辛无害词为之屈,顿了一顿道:“那该怎么办呢?”

梅山白道:“将他逐出九重天去,但这件事不能明着办,只能由各位帝君联合起来,向碧霞帝君力争!”

大家想想也没有别的方法了,胡乱商量了一阵,天色已明,意外的是八宫的帝君,不请自到,连桑同白也来了,而且此人的态度与夜间大相迥异,居然对梅山白等人接掌天相的事表示同意,说自己走后,没想到秦子玉等人会如此混帐,已杀的该杀,所逮捕的人选更是恰当!

众人对他这种态度的改变,自是万分惊诧,但因为他表现得如此合作,大家一时也不便将他儿子的事提出来!

齐天府重新布署由九座改为十八座,每宫的帝君与天相都能到席议事,刚把位置设好,把守谷口的罗南通与方伟来了,还带来了两个意想不到的人!

那正是梅山白一手送进修罗教的盖天雄与他的女儿盖玉芬,梅山白见到了盖天雄,十分惊讶,忙问道:“盖大哥你怎么会来了?”

盖天雄道:“我也不晓得,我离开你们没多久,就接到一份金衣特使的金牌宣召,叫我到孔家庄报到,我昨夜到孔家庄,金龙会主就叫我与小女一起上这儿来!”

孔庆琦忙道:“龙啸天为什么叫你们来呢?”

盖玉芬道:“龙会主接到此地一份通知,叫他送我们过来!”

辛无害叫道:“九重天上根本没有发出通知。”

盖玉芬道:“龙会主将通知交给我们带来了,另外还有一封密柬是龙会主叫我们带上来,指明交给梅叔叔的!”

说出取出两个信缄,一开一密,开口那一封里附着一块令牌,与一份通知,通知上很简单,口气是命令式的:“玄都天府主事者悉,立即送盖天雄父女登九重天,密缄一扎,须面交梅山白亲拆,毋得有违!”

辛无害审核了一遍,愕然叹道:“这的确是齐天府的手令,是谁发出的呢?”

梅山白一叹道:“自然是修罗主人了,但龙啸天是从谁手里接到的呢?”

孔庆琦道:“他不会晓得的,平时九重天上的秘令都是由我亲自接收,我有事的时候,就叫龙啸天代理,传信人根本不会与他见面,只是把指令放在我的书房桌上,龙啸天在寅卯之交时,到我书房来理事,自然就看见了,这是齐天府指定的方式,用以保持上下之间严格分开……”

祁无尘道:“梅老弟,别管那些了,快看看你那封密缄中说些什么?”

梅山自拆开了密缄,大家都涌过来想看看内容。

那是一封信,信的内容却令人大感意外,虽然修罗主人表现得很大方,但也令人对他的无微不至的深入而惊心!

信是这样写的:

字送梅山白足下!得君加盟,深慰余怀,九重天上种种以下凌上不法情事余深为忧之,然不得不尔,盖九帝心气高傲,各怀异志,非其绝大智慧者,不足以使其和睦共处,人人如君,岂为易事,乃行此下策而。

君以雷霆之势及无边智慧,于一夜间尽扫障碍,获信于诸帝,而智剪东方悦,尤为可佩,九帝中唯此人心怀叵测,殊难驾驭,其智则不足以任大事,纵其横行,则余多年之策划,必将毁于一旦,故修罗教力可横扫武林而迟迟不敢举事者,皆此獠之故也。

斯人即言大事可行矣,自后以君之力,何患五大门派不屈,故即日起,修罗教无须藏头缩尾巡行,正开坛建帜扬威,如何施行,君可斟酌而为策划,余则拭目以待成!

盖天雄接掌紫霞宫,诚为最适当之人选,特代为邀之以期大业速成,再者诸帝之清凉剂,实为余故作神秘尔,其方至为简约,仅寻常葯肆中之凉茶研末成丸,九帝功参造化,内火自焚,乃必然之现象,唯彼等之禀赋异于常人,故要剂中大黄,莲心及金银花三味须加重四倍,切记切记!

今后余将暗中以助君等之行事,不复干预君之作为,请将清凉剂方单献出以表诚意,修罗教一统武林之日,余当以真面目与诸君相见,共庆成果,肃此敬叩。

大安

修罗主人拜

着完了这封信,每个人都有如痴如呆的感觉,他们所有的密议,没有一件逃得过修罗主人的监视!

这话不说,他干脆放开了手,完全不管九重天上的事了,但他又不是真的放弃,只是将活动转为暗中协助。

可是谁都明白,他所谓暗中根本就是在暗中监视,而且他将清凉剂公开,等于是跟九重天脱了节,谁会想得到他将采用什么方法呢?

其中最惊诧的是盖天雄,讷讷地问道:“梅兄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梅山白苦笑一声道:“恭喜盖大哥,你现在是九重天上的最高主宰之一,紫霞宫中帝君,与这八位帝君同列至尊!”

盖天雄愕然道:“什么是九重天,什么是紫霞宫帝君?修罗主人又是谁?我们分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梅山白道:“这话说来太长了,孔老是紫霞宫的天相,也是以后与大哥接触最多的人,由他慢慢说给大哥听吧,目前我还有件重要的事,要与碧霞帝君私下商谈一下!”

说着他将桑同白拉到一边,首先将昨夜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最后才拿出春情殿主的信件来请他过目。

桑同白在听话时很沉着,一直到梅山白说出春情殿主的信是指明交给他的儿子时,才流露出讶容道:“什么!这畜生竟然与修罗主人在暗通声气!”

梅山白笑笑道:“帝君一点都不知道吗?”

“不知道!实不相瞒,我这逆子是公认为最没出息的一个废物,九重天上没一个人看得起他,四十多岁的人了,没有一个女的肯嫁他,你可以想他多窝囊,真想不到他会有这一手!”

梅山白笑笑道:“帝君倒真是莫知其子之美了,据我的判断,他在修罗主人面前的份量,恐怕比任何一人都重!”

桑同白想想道:“也许就是因为他的窝囊,才被修罗主人看中了!”

“因为他外表愚蠢,武功也差,完全是仗着我的面子在九重天上到处游荡,出入九宫,人家也不避忌他,从没有人把他当个人看待……”

“这正是他大智若愚之处,没有人注意他,他才可以不动声色,将九重天上的一切动态尽收眼底……”

“我所想到的也是这个道理,平常他把听来的事也告诉我一点,但怎么也想不到他会是修罗主人的耳目!”

梅山白忽然问道:“昨天他对帝君说了些什么?”

桑同白一叹道:“我妹妹与东方悦勾结,我是知道的,所以昨天我听说她死于胡媚儿之手,我并不难过,你剪除东方悦之后,我拂袖而退,并不是我跟东方悦有什么特殊交情,说句老实话我是怕事……”

梅山白一怔道:“帝君有什么可怕的?”

“修罗主人暗中控制着九重天,东方悦是比较得力的一个,祁无尘与西门彪以及金圣银圣等人,则因据诸门外而暗中联盟,我则最可怜,管游龙是我的弟子,九部天相中也是他最差,哪一方面都插不进去,我只好独善其身,但我知道祁无尘他们智不足以与修罗主人抗衡,昨天的事件发生后,我怕惹祸上身,只好一走了之……”

梅山白紧跟着问道:“那么帝君何以在今天又改变了态度呢?”

“那是我这个宝贝儿子半夜回来,把你们剪除秦子王林赛花与莫毅的情形说了,我觉得老弟的机智不亚于修罗主人,似乎尚可一为,凭心而论,我还是不满于修罗主人的成份居多,所以对老弟大力支持了!”

梅山白想想道:“帝君似乎对九重天的情形比谁都熟!”

桑同白点点头道:“是的!这就是我的那宝贝儿子听来的!”

“那帝君对令郎就不该有那等看法呀!”

桑同白一叹道:“他说的都是一些零星消息,而且不着边际,我与管游龙再加整理研判后,才能得到一个粗略的概念,因此我始终没有着重那个畜生!”

梅山白笑道:“其实令郎提供的消息虽然琐碎,能够使帝君得到一个概念,就证明他不简单,这些消息都是他经过考虑后才酌量宣泄的!”

桑同白轻叹道:“他的话里十句只有一两句可取信的,我怎么会想到那么多呢,而且我对他早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自然不能像老弟这么客观地分析他,而且到现在我还难以相信他……”

梅山白道:“不然,令郎能为修罗主人所器重,绝不会像帝君所想的那么无能,但看他能将九重天上的情形了如指掌而不为人所疑,就知道他是个精明人物。”

桑同白道:“你见他就会改变你的看法了!”

“我不必见他,也知道我的判断绝不会错,虽然他对帝君所作的报告语无伦次,只有一两成可信,这正是他精明之处,因为他的目的就是要告诉帝君这么多,加上八九成的胡话,不过是为掩饰他的聪明而已。”

桑同白想了想道:“真是如此的话,我宁可不要这个儿子。”

“为什么?”

“因为他知道我迟早会跟修罗主人闹翻的,他不止一次劝我跟东方悦合作,搭上修罗主人的线,都被我斥退了,他还是跟修罗主人暗通声气,一定连我这老子也出卖了,与其等他来害我,倒不如我先杀了他!”

梅山白笑笑道:“帝君真有这个意思吗?”

“当然了,我们现在就去,这也是我向老弟表示诚意!”

梅山白一叹道:“那恐怕太迟了,令郎一定不在九重天上了。”

桑同白惊道:“不会的,九重天没有第二条出路。”

梅山白道:“那么,修罗主人又从何得到消息,令郎一定在昨夜离开了九重天,通知了修罗主人,今天早上修罗主人才会递进那封信。”

桑同白呆了一呆道:“那就等以后再说吧,什么时候碰到他,什么时候宰了他,不但是我,老弟碰到他也可以下手!”

梅山白沉吟片刻才道:“帝君即然有这个决心,我不妨说出一句话,虽是我猜想,却绝对可能,令郎已经不在人世了。”

桑同白一惊道:“你是说他已被修罗主人杀死了?”

“是的,令郎的身份已明,不再有作用了,而他是唯一知道修罗主人真相的人,还会容他活着吗?”

桑同白脸现戚色,但很快又咬咬牙道:“他死了活该,这是他自作自受!”

眼中隐现泪影,可见他毕竟还是有点亲子之情的,梅山白不由歉然道:“这个我也有责任,他一定是见到我制住了春情殿主,心知无法再掩藏身份了,才忙着离开的。”

桑同白一叹道:“不能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