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五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梅山白笑道:“少林二代高手中,以前有这个人吗?”

龙啸天道:“据以往的记录,少林二代弟子中绝无高手,连上一代长老中够得上高手的也没有几个!”

梅山白笑道:“对了!现在偏出了个年青的高手,这证明了一件事,少林的隐名高手是暗藏在二代弟子中,以后我们专对这些人下手就行了,凡是以前没出现在少林的新人,而且属于悟字辈的,都是我们注意的对象!”

罗中通忙道:“对啊,少林如此,其他各家恐怕也如此,我们应该把这件事赶快通知孔庆琦叫他特别留神!”

梅山白道:“他们已出发了一天,现在通知恐怕来不及了,而且通知他也没有用,担负对付各家隐名高手的是九位帝君,我们该把这个消息尽快禀告洛阳才是!”

辛无害道:“不错!用飞鸽传书!”

梅山白道:“飞鸽传书太慢了,而且也不机密,我们已经在别人的注意中,本地放出的鸽子恐怕难以到达洛阳!”

罗南通道:“鸽子在天上飞的,他们如何截取?”

梅山白笑道:“十八友处都养有鸽鹰,专门抓鸽子,这个方法已经太落伍,九重天上以前机密外泄,就是坏在这上面!”

罗南通愕然道:“那要用什么方法呢,”

梅山白道:“盖大哥的女儿盖玉芬在孔家庄外设了一个驿站,专司两地之间的连络,把消息告诉她,她自有最快速与稳妥的方法送出去!”

罗南通一愕道:“我们怎么不知道。”

梅山白道:“这是属于外围三府的业务范围,各位本来是无须知道的,兄弟主掌地魔宫才得知此事,龙会主也知道的!”

龙啸天点点头,梅山白笑道:“由此可见不是兄弟一人专权,何况此事各位帝君是知道的,至于他们是否告诉各位,兄弟不敢擅专,那是九帝的权限!”

辛无害对罗南通本无好感,故意气他道:“我也知道,是家师西门帝君透示的,罗见一定与吴天帝君的相处不够融洽,所以才不晓得!”

罗南通的脸都气白了,愤然道:“在下既不蒙帝君信任,也无颜参与本教各种机密,好在各位的决策都已胸有成竹,也用不着我来多嘴了!”

语毕愤然起立,抽身就走,方伟则一言不发,跟着他走了,座中的管游龙与吕奇人则默默无语!

李明明愤然道:“我也不晓得,大概是易帝对我也不信任!”

梅山白笑笑道:“明明!你别生气,这件事我相信辛兄也不知道,开府以后,他与西门帝君就没见过面!何由得知呢?”

辛无害笑道:“是呀!除了梅兄弟,媚姐与孔庆琦兼长外围三府,我们其余六人都没跟本宫帝君见过面,什么事都不知道,我是故意气气罗南通的,他与方伟愤然而退,正表示他们心中有鬼,李姑娘,你可别生气!”

吕奇人这才笑道:“我说呢?我问心无愧,对立圣帝君更是忠心耿耿,何以也据诸门外呢,辛兄这个玩笑开得真不小!”

辛无害笑道:“这也不是开玩笑,如果我们与本宫帝君碰面,一定会知道的,这两个家伙走了最好,我们好放心办事!”

梅山白忙道:“这不妥,他们是天相,应该参与一切的!”

辛无害道:“是他们自己走的,我又没赶他们,走了活该!”

梅山白想想道:“还是得找他们来,我们九部天相一起到少林寺去!”

辛无害反问道:“做什么?”

梅山白叹了口气道:“了空的专使身份虽然没有正式凭证,却是对本教众人公开宣布的,他在少林失陷,我们如果不予置问,再加否认的话,不特于心难安,而且也难以服众,我们无论如何要扳回这个面子,一起到少林去索人!”

李明明道:“可是孔老不在,只有八部天相!”

梅山白道:“龙会主可以暂代,他亲眼看见了空遭擒的,也在少林亮过相,由他出面指证,少林就无法抵赖了!”

辛无害道:“为什么这么多人去呢?”

梅山白道:“我们丢了一次人,这次可不能再丢人,再说少林已动用了隐名高手守寺,分明有了准备,人去少了也不行!”

辛无害笑道:“分一半的人去就够了?”

“不!此行必须万无一失,而且罗方二位无论去留,都难以令人放心,必须把他们拖着……”

“我们都走了,九重天怎么办?”

梅山白笑道:“有朱雀白虎二位会主守外府,媚妹的七情殿主守九重天,实力已够了,再者我地魔宫的副手黑风双衙是武当的人,与各家都有默契,将留守的责任加在他们身上,就是一块好挡箭牌,为了维持他们的地位,相信五大门派不至于会趁机捣我们的老巢的!”

吕奇这才笑道:“梅兄真是妙算无穷,兄弟正在奇怪,黑风双衙的真正身份已尽人皆知,梅兄偏要重用他们,实在叫人想不透,原来是有这个作用!”

梅山白微微一笑道:“盖大哥利用他们,才能一举吞并十八友之四,知敌攻敌为上策,借敌攻敌则为上上之策!”

众人不禁哄然大笑,于是把龙啸天得来的消息制成密件。同时也将行动的决策密封,交给盖玉芬发出去。

把黑风双衙召上九重天,当众赋予留守的主持大计,弄得陈克庄与刘素娥莫明其妙又战战兢兢!

但修罗教九帝不在,九宫天相就是最高决策人,命令下来即不容推辞,也不能拒绝,他们只好硬着头皮接受了!

梅山白等交代完毕后,立即出发了,刘素娥才在居室中接到一张密令,那是她们盼望已久的东西!

密令的放置方法很奇特,在齐天府的议事厅中,不知谁放了三尊福禄寿三星的金像,照一般的办法,福禄二星面含微笑,神态庄严,寿星则一定是敞开大口笑笑的,可是这尊寿星的嘴竟被人拉上了!

这是他们规定的暗号,符合金人三缄其口的暗语,刘素娥想了半天,才猜透其中的用意!

果然在寿星的葫芦里找到了她迫切期望的通知。

看完后,她找个机会偷偷通知了陈克庄,然后喜上颜色地道:“真想不到那个人也混进修罗教中来了,而且是在九重天上,才有机会安排这个通知,你看是谁呢?”

陈克在也想不透,但他们的兴奋却是难以言喻的,因为他们就要摆脱痛苦的生活了,只要这一次成功!

他们不但可以重回门户,同时也把修罗教的广大势力作一个严重的打击!

梅山白等人到达嵩山少林正殿前时,少林掌门人也接到了一纸密柬,迅速作了应付的准备。

因此当九骑直叩山门时,少林早已杜绝了香客,殿门洞开,少林全寺的长老弟子都着上了锦绣袈裟,欢迎嘉宾!

圆智上人与藏经楼主持圆正上人并排而立。

梅山白一马当先,驱到离群僧丈许处才止步。

他在马上一拱手道:“上人别来无恙!”

圆智合什宣佛号答礼后才道:“一别半载,上次见面,施主还只是洛阳英雄馆的二庄主,现在竟一跃而为修罗教中天相之位,真是平步青云,少年得志,可喜可贺!”

梅山白一笑道:“那还不是靠上人的提拔!”

圆智微愕道:“这是施主自己的奋斗,与老衲何干!”

“梅某不学无术,仅以一得之愚,与九帝所错爱,才得到这个地位,如无五大门派与九帝作对,在下怎有此机缘!”

“阿弥陀佛,出家已与世无争,敝门怎敢与九帝作对!”

梅山白冷笑道:“上人如果不存心与九帝作对,为什么扣留了本教专使金罗汉了空帅父!”

梅山白说完那句话后,他身后的八宫天相一齐摧马上前,每人都是兵刃出鞘,杀气腾腾。

龙啸天上前怒声道:“老和尚,你别赖,还认识我吗?”

圆正上前道:“台端不是龙施主吗?前天夜里施主不辞而别,老衲深感惶恐,不知在何处得罪了施主!”

龙啸天怒道:“你别装蒜,我们是来问你,为什么对本教专使不理!”

圆正笑道:“龙施主此言从何说起?”

龙啸天怒道:“你还要赖,那天我是亲目所睹,你们将本教专使金罗汉了空制住穴道,不知藏到哪儿去了!”

圆正顿了一顿才笑道:“原来施主说的是这会事,那倒的确有过,可是施主为什么不立即说明他是贵教的专使呢?”

龙啸天道:“他自己不是明白地宣示了吗?”

圆正笑道:“那天的情形施主在场目睹就更好了,金罗汉了空确曾来到,也确实为本门弟子悟缘所擒到……”

龙啸天叫道:“你们既知他是本教专使,为什么还敢如此对他?”

国正微笑道:“悟缘只是本门二代弟子,因为了空发言过狂,年轻人不知轻重,涵养也差一点,才对他动了手!”

罗南通道:“你们承认就好了,我相信事情最后还是由你们处理的,你们难道也不知事情轻重缓急!”

圆正一笑道:“事后老衲也曾问过,那位了空法兄依然以贵教专使自居,可是老衲一想,贵教能人甚多,说什么也不会派个比敝门二代弟子更不如的脓包为专使,因此未予置信,认为他是冒充的!”

梅山白沉声道:“修罗教的专使有谁敢冒充!”

圆正笑笑道:“施主说得对,敝门即不敢相信他的身份,也不敢怀疑他的身份,弄得十分为难,斟酌良久,才把他送到洛阳去了……”

梅山白连忙道:“为什么要往洛阳送?修罗教总坛就在附近,即使认为此人有冒充之嫌,也该送到本教才对呀!”

圆正一笑道:“老衲想他冒充的成分居多,如果迳送资教,岂不是太轻视贵教么,贵教能号令十八友,声威之盛,冠于四海,岂能有这种不肖之徒,因为了空是洛阳英雄馆中的人,老衲以为还是送到那里的好!”

龙啸天叫道:“胡说,既然他打着本教的名义,自然应该送本教才对!”

圆正一笑道:“施主可能不明世务,本寺即往接触过类似的情形很多了,敝寺的山田中经常有山下的牧儿前来放牛,踏坏本寺的良田,敝寺捉到了,虽然知道是属于山下一家富户所有,碍于颜面,也不便将牛送到那家富户处理论,经常是交给牧牛者领回了事,跟这件事也差不多性质。”

龙啸天道:“人与牛怎可相提并论!”

圆正笑道:“以了空的能为而言,在贵教中恐怕连一条牛都比不上,老衲怎么好意思来麻烦贵教呢?”

八部天相都为之语塞,看来圆正所持的理由把他们都堵住了嘴,最后还是龙啸天怒声道:“我们派了空来是为了宣达本教一项使命,自然不必派个武功高的人,现在我们来证实他的身份!”

圆正一怔道:“金罗汉真是贵教的专使吗?”

龙啸天怒声道:“有八部天相作证,难道还会假的不成?”

圆正摇头道:“这就奇怪了,老衲差小徒将了空送到洛阳,得到贵教九位帝君的一只回柬绝口否认此事!”

龙啸天叫道:“哪有这回事?”

圆正笑道:“这是千真万确的事,老衲尚有字柬为凭!”

说着掏出一封柬贴,送了过来,由龙啸天接下抽出,八部天相都围拢来看了一遍,果然不错。

柬贴上不但否认了了空的身份,还有九帝的签名,签名的笔迹丝毫不错,辛无害忍不住道:“九帝怎么扯我们的后腿呢?”

梅山白却低声道:“我们派遣了空来此,亦没有会知九帝,他们据然接悉此事,为了颜面所关,自然只好否认了!”

胡媚儿忙问道:“那现在该如何处理呢?”

梅山白想了一下,然后问道:“贵派将人送去后,洛阳如何处理的?”

圆正道;“敝门人将了空送到洛阳是交给盖庄主的,他回了这封柬贴,将人收了下去,敝门还不知道盖庄主是九帝之一,这是真的吗?”

梅山白道:“不错!盖大哥是本教紫霞宫帝君!”

圆正笑道:“老衲早就看出盖庄主雄才大略,绝非洛阳一地之所能局限其前途的,现在得知他确为九帝之一,可喜可贺!”

客套话应酬过了,几个人却不知如何收场,因为九帝的否认,自然不能再将了空作为生事的借口,可是他们又该怎么办呢,梅山白沉吟片刻才道:“九帝既加以否认,我们也只好打退堂鼓了,因为我们不能否认九帝的话,大家再作商量吧!”

罗南通却道:“不行!九帝虽然否认了空的身份,我们却不能白跑不趟,了空没说出的话,由我们来说好了!”

梅山白道:“罗兄认为要怎么说才好!”

罗南通冷笑道:“那还不容易,由我负责交涉好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