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六 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一缕劲风直穿袈裟,悟缘的身子一颤,气海穴上破了一个小孔,肌肤可见,那一身气功都涣散了。

罗南通因为对方曾经手擒了空,才特别谨慎,明为掌欢,实际却聚劲指端,以混元一气指功弹出。

这一指虚弹的暗劲力可透革,果然得到了成功,悟缘虽勉力站着不倒,可是脸色发青,冷汗在额角冒出,显见受创很重,罗南通得意之色,溢于言表,哈哈大笑道:“少林二代高手,也不过尔尔,你们还敢逞强抗命!”

悟缘强忍住痛苦道:“施主既无意进香,请不要挡住山门!”

罗南通怒声道:“你要作死了,还在说梦话?”

悟缘仍倔强地道:“僧家职分知客,招待十方信士,请施主不要挡住善路,让有缘的人进来吧!”

罗南通冷笑道:“假如我不走呢?”

悟缘道:“出家人不敢与施主争执,只是山门未扫,司值弟子要开始扫地,恐怕沾脏了施主的衣服!”

说着一回头示意,两名少年僧人由殿门中出来,每人持着一柄竹帚,在地上慢慢扫过来。

扫到近前时,也不见用劲,可是竹帚将青石板铺成的台阶上刮出了深深的条纹,石粉蓬飞,显示其内力之深!

由于这两名少年僧人显示的功力,使得罗南通注意力全移到他们身上去了,忘记了眼前的悟缘!

那两名弟子忽然挥帚一跳,一蓬石粉向罗南通射去,罗南通早有防备,挥掌一抡,将掌风石粉击退,怒喝道:“混帐东西,你们真不想活了!”

举步冲过去,举掌待击,谁知悟缘一伸手道:“施主小心!”

罗南通随手一推道:“滚你的!”

他以为点破了对方的气海穴,根本不在意,那知两臂接触,才发现悟缘的劲力大得出奇,动作也快得出奇,竟然扣住了他的脉门,这一急非同小可,连忙运气丹田,奋力一振,总算震脱了悟缘的掌握。

可是悟缘放手后,却将他朝前一推,冲向两名扫地的僧人而去,一名僧人见来势很凶,举起竹帚往前拦去!

罗南通的冲势既疾,手臂又被悟缘推送时摔开一边,抽回嫌迟,将一张脸撞向刺来的竹帚!

只听见一声狂吼,罗南通整个人跳了起来,满面流血,两只眼睛也被竹帚刺瞎,痛得乱蹦乱叫。

变生刹那,连修罗教中诸人也没想到罗南通一身绝顶武功,会被人整得如此惨法,其他人还好,方伟最是关心。

连忙上前架住他问道:“罗兄,你怎么样了!”

罗南通被他用劲架住了,安定下来沉声问道:“别管我,那小和尚呢?”

悟缘道:“小僧在此,施主的伤不碍事吧?”

罗南通狞笑道:“刺瞎了眼睛还不至送命,你好……”

悟缘合什道:“阿弥陀佛,小僧已经告诉施土要小心了,这两位师弟做事情很粗心,所以只叫他们担任扫地的工作,谁知还是弄伤了施主,但也怪不得他们,谁知施主朝他们冲过去呢?小僧拉都拉不住!”

罗南通厉声吼道:“你少装蒜,这分明是你们预先设就的圈套……”

悟缘微微一笑道:“施主这话太不讲理了,天下那有这种圈套的,谁见了扫地都会让开一点,再笨的人也不会凑上去呀!”

罗南通痛澈肺腑,那还能受这种奚落,怒吼一声,对准悟缘扑了过去,悟缘一闪身,反手一掌击在他的背上!

罗南通又是大叫一声,俯跌倒地,口喷鲜血。

圆正上人忙喝道:“悟缘,你怎可使用金刚般若掌打人,这一来岂不是将人家的武功全给废了,出家人怎可如此狠毒!”

悟缘合什道:“二师伯!弟子此举正是本着佛门慈心,这位施主的双目失明,如果再动武的话,杀人的机会少,被杀的成分多,毁了他的武功,庶几可免杀身之祸,施主!你起来吧,你一片佛心,要我们弃武以远祸,小僧投桃报李,愿施主从此远离苦海,得享永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罗南通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方伟去扶他,他的神智已昏,不分青红皂白,抡拳就是一下子击来!

势子很快,击在方伟身上却毫无反应,方伟惊道:“罗兄!你的武功真的全失去了吗?”

罗南通似乎连话都不会听了,仍然举拳乱打,方伟挨了十几拳,终于轻轻一点他的腋下!

罗南通身子一软,委然倒地,梅山白诧然道:“方兄!你这是做什么?”

方伟沉声道:“我点了他的死穴,免得他多受罪!”

梅山白不禁默然,辛无害却愤然叫道:“圆智,你们居然敢伤害本教一名天相,该当何罪?”

方伟却冷笑道:“辛兄不必猫哭耗子假慈悲了,这不是你们所希望的吗,从始至终,你们都把我与罗兄摒诸门外,看成眼中钉肉中刺……”

辛无害怒叫道:“放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梅山白却笑笑道:“辛兄不必生气,方伟说那番话不为无礼,只是责任不在我们,是他们自己要跟大家隔阂的!”

面向方伟又道:“兄弟到了九重天之后,首歼东方悦,继拔秦子玉,林赛花,莫毅三人,夜袭齐天府,就是想将修罗主人的势力拔除,使大家和衷共济,可是二位偏不死心,仍然妄想与修罗主人暗通声气,心怀二志,这是你们自绝于人!”

吕奇人更促狭地道:“方兄!你不必埋怨,我们在九重天忍受被摒于门外的闷气有十几年了,也没叫过一声苦,你们不过才初尝滋味,就怨天尤人了,何况这是你们自找的,即使是罗南通之死,也怪不得我们!”

方伟睑色变得很难看,厉声道:“罗南通是为了本教而死的,难道这也是咎由自取吗?”

吕奇人淡淡地道:“可以这么说,他的态度一变为如此积极就令人想不透,以罗南通的为人绝不会如此急于求表现的,方兄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方伟连忙道:“我怎么会知道呢?”

梅山白笑道:“方兄既然不知道,又怎么能怪我们呢,自从了空事件后,兄弟已经想到五大门派绝不是我们想像中那么易与,兄弟才力主慎重,可是罗兄燥急求进,反以为兄弟懦弱,才得到这个结果……”

方伟想想道:“对于罗兄之死,梅兄准备如何交代呢?”

梅山白道:“兄弟不必作交代,各人的事各人自己负责,罗兄在出手之前也曾说过,兄弟毫无责任!”

方伟厉声道:“如果你们支持他,他怎会遭人毒手!”

梅山白一笑道:“兄弟先就表明了态度,相信罗兄在动手的时候,也没有需要我们的支持,谁指使他的,谁就为他负责!”

方伟怒道:“谁会指使他?”

“方兄自己心里明白!”

话说到这里等于是摆明了,方伟脸色一变,接着道:“好!姓梅的,你是个聪明人,我也不想否认我们是另外得到了指示而行动,你别以为拉拢了几个人就控制修罗教了,你们的一切仍然在修罗主人的掌握之中,今天的事你不管没关系,我自会料理的,你别后悔就是了!”

梅山白微微一笑道:“方兄实话实说倒是省了不少麻烦,今天的事我当然会管,但绝不抢先,等你处理不了时我再来接手,你那么信赖修罗主人,我们倒不妨等着瞧瞧,看谁有本事,把事情办得更漂亮!”

方伟看了他一眼,又在少林群僧中看了一眼,好像得到了默契的支待,心中大定,走前两步道:“你们这两个小和尚叫什么名字?”

他指的是两名扫地的僧侣,可是那两人一言不发,只傻兮兮地对他笑着,方伟沉声再问道:“你们的耳朵聋了?”

悟缘一笑道:“施主说对了,这两位师弟一名悟光,一名悟海,都是天生的聋子,一句话都听不懂,所以才作这些不费脑筋的杂物!”

方伟哼了一声道:“他们听不懂你可听得懂,你叫他们跪下来!”

“做什么?”

“他们刺瞎了罗天相的眼睛,就得赔上他们的眼睛!”

“施主,他们是无心之失,这未免太过份了吧,他们已经又聋又哑,如果再瞎了眼睛,叫他们如何生活呢?”

“不管怎么活着,也比死了强!”

圆正大师忙道:“悟缘,你已经得罪了罗施主,修罗教势雄人众,少林寺怎么惹得起,你不要给我们添麻烦了!”

悟缘笑道:“一身做事一身当,杀剐由弟子一身任之!”

圆正大师道:“可是人家不这么想,你的任何行为,人家还是归到我们全体头上,不许再生事,方施主吩咐什么,你就照办!”

悟缘只得点点头,做了个手势,悟光与悟海果然抛弃了手中的扫帚,直挺挺的跪了下来!

这一着出方伟意料之外,在他的想像中,对方一定会拒绝他的要求的,想不到对方居然接爱了。

沉吟良久,始终揣不透对方的用意何在,态度一下子强硬,一下子软弱,他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悟缘却不容他多思索,摧着问道:“施主下一步有何指示?”

方伟只得道:“叫他们自挖双睛!”

悟缘笑道:“这可没办法了,他们虽然聋可不傻,讲道理又听不懂,要他们做伤害自己的事他们不肯答应的!”

方伟道:“那就由你动手,挖掉他们的眼睛!”

悟缘摇头道:“小僧恕难从命,因为小僧认为他们罪不致此,施主自己提出的条件,还是自己来履行!”

方伟道:“你们要想保全性命,就乖乖的听我的话!”

悟缘一笑道:“世人犯了大辟之罪,也是由官方的刽子手代为司刑的,从没有叫犯人自己砍脑袋,施主既然能定出罪名,难道连执刑的能力都没有吗?我想修罗教要一统武林,也不是光靠着嘴巴说了吧!”

方伟一掀眉道:“等到我动手,就不仅是要他们两只眼睛了!”

悟缘漠然道:“那听由施主自便,对他们来说,耳不能听,口不能言,已经够悲惨了,如果再失去双目,倒不如死了好,在敝寺来说,将人交出来,跪在地下听候处置,做得也够了,修罗教既是江湖帮派,做事情总要合乎江湖规矩!”

方伟冷笑道:“你们不是已经退出江湖了吗?怎么又讲江湖规矩了!”

悟缘冷冷地道:“我们是退出了,但施主并没有接受,仍然要以江湖的手段来对付我们,既然施主以江湖人视之,自然就该以江湖规矩行事!”

他虽然年纪轻,口齿伶俐,处处都站住了道理,倒是天生的知客僧才具,方伟被顶得无言可答,连这边的辛无害都听不下去了,沉声道:“方兄!你既然敢大言不惭要挖人家眼睛,就痛痛快快露一手给人瞧瞧,这样婆婆妈妈的,连个修罗教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方伟怒道:“辛兄说得神气,为什么不出来露一手呢?”

梅山白一笑道:“我们自然有露的时候,但不想掠方兄之美,等方兄承认自己不行,我们自然会接下去处理的!”

方伟看看地下的两个僧人,再想想罗南通的情形,自己实在没把握,只是被事情挤紧了无法下台而已。

听了梅山白这句话,他忽而眼珠一转,笑道:“兄弟自承不行,由梅兄来接手好了!”

梅山自冷笑道:“方兄主意打定了?”

“打定了,兄弟自悔盂浪,让梅兄来一展大才!”

梅山白冷冷地道:“可以!你先把脑袋割下来!”

方伟一瞪眼道:“为什么?”

梅山白怒道:“了空虽然被制,相信他绝不输口,你虎头蛇尾,临阵退缩,替本教丢了这么大的脸,万死不足以谢!”

方伟冷笑道:“梅山白,你别太神气了,你我的地位并列,大家都是天相,你没有资格来判我的死罪!”

梅山白冷笑道:“罗南通也是天相,你怎么可以制他于死命的!”

“那是为了帮助他解脱痛苦!”

梅山白道:“他只是失手被人击败而已,倒底还没丢人,你却在外人面前自承无能,遣羞本教,比罗南通更该死!”

方伟怔住了,顿了一顿才道:“笑话!你以为我真的办不了吗?我只是想看看你们有什么良策而已,区区一个少林,就能把我吓倒了吗?”

梅山白冷哼一声道:“你最好办得漂亮一点,弥补你刚才的懦弱,否则九帝能原谅你,我们也羞于跟你这种人为伍!”

方伟沉声冷笑道:“你放心好了,不管怎么样,今天我是不会再回九重天上去了,但是你们也别想把我逐出修罗教!”

梅山白忙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伟冷笑一声道:“我现在不说,迟早你会知道的!”

语中移步向前,朝那两名僧人走去,众人都注意着他的行动,但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