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七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梅山白听了圆智的分析,觉得事态严重,与各人低声商量,圆智上人又道:“各位也许认为老衲言过其实,但不妨稍待一两日,等武当那边的消息传来后,各位就知道了!”

梅山白忙问道:“武当那边有什么消息?”

圆智笑道:“施主不是明知故问吗?修罗主人将各位偷袭武当的计划也透露出来了,那边虽有九帝为之助臂,但缺少一个像施主这样擅于思想的聪明人,恐怕结果不会乐观……”

修罗教中众人大惊失色,个个悚然动容,偷袭武当是个绝端秘密的计划,但由圆智口中说出,可见这个机密早就泄露了,吕奇人愤然道:“我们每一项行动都瞒不过人,还有什么干头!修罗主人的耳目一定还留在本教之中……”

方伟道:“兄弟所知的名单中,差不多已被梅兄剪除尽了,剩下的几个都无关紧要,还留在九重天上,他们根本未曾参予,机密何由外泄呢?”

梅山白苦笑道:“修罗主人不会把全部的名单都告诉二位的,从他对二位所作的行动来推测,你们这一部分的人已经不具利用价值,该受淘汰的时候到了,罗南通死得冤枉,方兄如非运气好结果也不会两样!”

辛无害怒道:“我真不明白修罗主人的用意何在,他一方面要九帝为他打天下,一方面又在扯后腿,暗助五大门派!”

梅山白笑道:“那还不简单,他的目的是使两败俱伤,他才好坐收其成,否则二十年前,他运用九帝之力,足可横扫武林,并吞五大门派,但是他又怕控制不了九帝,所以必须将五大门派的实力培养壮大……”

胡媚儿道:“九帝散居各处,本来就无意争雄,是他硬拉出来的,还牺牲了一颗九天玉宝去增长九帝的武功是为什么呢?”

“不藉九帝之力,他对付不了五大门派,不充实五大门派,无法削减九帝之威,这是驱虎吞狼之计!”

圆智上人立刻诚恳地道:“梅施主果然慧眼若炬,既已照见欺人之阴谋,为什么还要受人利用呢,我们斗得两败俱伤,白白便宜了别人!”

诸人都为之动容,辛无害低声道:“梅兄!看来我们是该慎重一点,等候武当的消息!”

梅山白却笑着道:“辛兄别被那个老和尚吓住了,他如果有充分的把握击败我们,为什么还要委曲求全呢?”

圆智上人连忙道:“老衲深知各位之能虽在九帝之下,运思构策,却较九帝精明多了,难得各位与修罗主人有相拒之意,如果伤害了各位,九帝将又重落修罗主人的掌握,对各位既无好处,对五大门派也后患无穷……”

梅山白微微一笑道:“上人!修罗主人与我们虽非同流,但我们的目的都是相同的,都是以五大门派为我们下手的对象,上人想我们会接受你的请求吗?”

圆智上人想想道:“施主这么说也有道理,但老衲情愿与各位做公平的决斗,而不愿与修罗主人作暗地里的争斗,大家都是武林中人,还懂得相互之间的道义,即使对敌人,也有一份发自本心的敬意,总比跟修罗主人斗心机的好!”

“上人怎知修罗主人不会武功呢?”

“他将九天玉宝分饷九帝,可见他虽会武功,也不会高明到那里,我们情愿失败在九帝手上,也不愿意在修罗主人手中得到胜利,因为两者相较之下,胜利的代价,远比失败更为不堪,相信各位能明白老衲的意思!”

各宫的天相自然明白,五大门派折败于九帝之手,最多是丧失自主之权而已,如果在修罗主人的播弄下,即使取得胜利,五大门派的伤亡也将十分惨重,很可能一厥不振,陷于不复之境。辛无害又有点动摇了!

梅山白却道:“我们可以同意上人的要求,但上人至少也得拿点事实出来,让我们知道一下少林的实力,否则虎头蛇尾而退,我们也难以对本教交代!”

圆智上人道:“那位罗施主的遭遇难道还不够!”

梅山白笑笑道:“罗南通是粗心大意,栽在那个假哑吧手上,而他们是修罗主人的人,并不足以代表少林的的实力!”

圆智上人道:“梅施主还想怎么样呢?”

“把少林暗中训练的高手请出一两位来,让我们知道上人不是在摆空诚计,也可以表白一下上人的诚意!”

悟缘挺身而出道:“罗施主已经在我手下送了命,阁下如果不信,小僧愿意奉陪任何一位再走几招,至于其他的人等等冉说!”

梅山白冷笑道:“你不过是仗着身上的软甲与装模作样的本领,哄得罗南通上当,如果你认为修罗教中的天相都是这么好对付,那可打错了主意!”

悟缘平静地道:“小僧敬候赐教!”

“你不行,换个名头的人出来!”

“小僧纵然不行,但已废去贵教一位大相的武功,照江湖比武规矩,也该贵教提出个较为高明的人!”

梅山白勃然怒道:“很好!梅某领教一下少林绝艺!”

辛无害与吕奇人管游龙等人都要替他出手,梅山白却低声笑道:“各位不必担心,兄弟绝对有制胜他的把握,咱们头一场折了锐气,无论如何要扳回这个面子!”

说着徐步出场,一亮剑道:“你拿上兵器来交手!”

“小僧这双空手就是兵器,施主请不必客气!”

梅山白冷哼一声道:“你太狂了,三招之内,我就要你趴下起不来!”

悟缘只合掌念了声:“阿弥陀佛”。梅山白一剑迳刺,被他用肉掌贴着剑身推开了,梅山自翻腕一震,剑锋抖成三团剑花,罩向对方三处要穴,用招十分精奇,悟缘神色凝重,不敢轻易招架将身子往侧一躲,避开正锋后,用右手的两指,极快极准地夹住了剑叶,左手却朝梅山白胸前反点而来,梅山白忙用右手封住,左手努力拿剑,悟缘自然不敢放松,指上加劲往后拉住,那知梅山白突然将剑往前一送一松,飞快地一掌,切在悟缘的脖子上,口中喝道:“躺下去!”

任何人也没想到梅山白会放弃用剑,换成肉掌出招攻击的,因为一个使剑的人,剑就是生命与荣誉。

剑手宁可掉脑袋也不肯弃剑,所以悟缘也没防备到有此一招,等到发觉时,已经来不及了!

一只手在进攻时,被封住后格开在外,抽不回来,另一只手夹住剑叶,受了一送之力,也来不及撤回,被梅山白结结实实的砍在颈子上的山根这下,虽然他气功练得到家,但运气只能避刃不能避震。

嗯的一声闷哼,身子一软,立刻倒在地上,手指还夹着梅山白的剑,少林群僧莫不悚然动容了。

梅山白笑嘻嘻地弯腰拾起剑来,道:“我说三招就是三招,多一招就算我输了!”

圆正大师十分关心,上前扶起悟缘,但见他的头歪向一边,软垂无力,连呼吸也停止了,不禁怒道:“施主好毒的手法!”

梅山白笑道:“我已经算客气了,这一掌只震散了他一边的筋络,叫他以后不能再正着脸看人而已,又没有要他的命!”

圆正怒叫道:“连气都没有了,还说不伤他的性命!”

梅山白微笑道:“不至于吧,我的内劲是九宫天相中最差的一个,他能一掌震散罗天相的武功,怎么挨不起这一下!”

圆正指着悟缘叫道:“事实在此,你还不承认!”

圆智上人恻然道:“二师兄,悟缘如果真死了,是他练功不够,怨不得人,将他抱回来吧!”

圆正怒叫道:“掌门人,对方出手如此歹毒,我们也不必客气了,跟这批人善言求好,无异与虎谋皮,干脆拼了吧!”

圆智上人沉静地道:“二师兄!这事由小弟来决定如何?”

少林群僧也颇有不平之色,跃跃慾动,可是圆智上人说话后、大家都安静了下来,连圆正也默然无语!

他虽然是师兄,圆智却是一派之主的掌门人,而且圆智的话中已隐约提醒他注意自己的身份不可鲁莽从事。

处此门户生死存亡绝续的关头,责任都系于掌门人身上,他才有权决定拼不拼,圆正面有自悔孟浪之色,沉重地将悟缘抱回去。

圆智在悟缘的关尺上按了一按道:“脉搏未停,应该是没有死!”

梅山白冷笑道:“我要杀一个人时,绝不会让他活着,相反的我不准备杀人时,也绝不会失手误伤,少林一个堂堂藏经楼长老主持,连人的生死都看不准,实在叫人尊敬不起来!”

圆正又羞又怒,叫道:“活人怎会没有呼吸?”

梅山白尖刻地反问道:“死人怎会还有脉搏?”

圆正被问住了,圆智上人道:“二师兄,悟缘骤被巨力震击,波及内腑,使肺部暂停呼吸也可能的,脉搏未停,证明他还没有死是不错的!”

梅山白一笑道:“倒是掌门人见识不同,圆正大师,你当年虽然齿序后长,却当不上掌门是有道理的,现在我告诉你何以停止呼吸的原因,我落掌之时,存心叫他一辈子歪头,将颈骨震偏了,卡住气管,自然呼不出气来,你只须在他颈子上轻轻拍一下,就可以打通气管了!”

圆正闻言连忙照准部位,一掌拍下去,国智上人忙道:“二师兄等一下!”

可是叫得太迟,圆智的掌已经拍下去了,悟缘喉间发出咯的一声,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苦着脸道:“师伯!您受骗了!”

圆智上人忙喝道:“悟缘,师伯救了你的命,你还不谢谢师伯!”

悟缘歪着脑袋,朝圆正拜了一拜,形态十分滑稽,却没有人觉得可笑,圆正则大感不解地问道:“我怎么受骗了?”

悟缘看看圆智才道:“没有!那是弟子神智未清,信口胡说的!”

梅山白哈哈大笑道:“圆正,这个小和尚的内功底子很不错,我那一掌虽然震歪了他的颈骨卡住气管,可是他还能撑得住,如果让他慢慢运气,自行冲通气管,将养一段时间,复原的机会很大,你再加上一掌,虽然拍通了气道,但也震乱了他颈上的脉络,他这歪头是注定了!”

圆正看看悟缘,知道是事实,不禁又愧又急胀得满脸通红,眼瞪着梅山白,恨不得咬上他两口!

倒是圆智上人安慰地道:“二师兄,悟缘虽有复原的可能,但也相当危险,如果他一口气冲不通,很可能就此送命了!”

圆正愧然地道:“掌门人,是我不好,我太孟浪了,我知道悟缘必然可以自行运气冲开的,悟缘,师伯太对不起你了!”

悟缘忙道:“二师伯怎么这样说呢?弟子受掌后,师伯对弟子的关注之情,弟子感铭五内,何况弟子也没有十分把握……”

梅山白笑笑道:“你是掌门人的弟子,知弟莫如师,如果你没把握,你师父早就替你拍开气脉了,只可惜你有个太多情的师伯,硬要自作聪明帮你一手……”

圆智上人忍不住道:“梅施主,老钠对你十分尊敬,可是你这番话就有失忠厚了,师兄对小徒关切之情是很值得尊敬的事,你不该如此冷言讥讽的!”

梅山白微笑道:“我是告诉他以后少冲动,安份守愚,藏拙自劣,能为不足而自作聪明,最易误大事,这次只是害令高足歪了脖子,如果他不知悔改,将来很可能把门户都断送了,少林长老,不该如此轻动无明……”

圆正被说得满脸怒火,正待发作,可是抬眼看见圆智上人的平静表情,立刻心生愧念道:“掌门人,愚兄修为不足,愧膺重寄,自请革除藏经楼主持之职,再去闭关面壁,修磨火性……”

圆智上人轻叹道:“二师兄,我们的修持都不够,只是风险云恶,局势不允许我们去面壁虔修,大家还是勉为其难吧……”

说完又朝梅山白道:“小徒在施主三招之下落败,足见施主技艺惊人,但施主竟然的轻易弃剑,未免大失剑士风度!”

梅山白笑笑道:“那算什么,我有把握收回就是了。”

圆智上人道:“话固不错,但剑士之剑,等于是他的灵魂荣誉,剑在人在,这是一个剑士的精神,施主对兵刃如此轻慢,势难有大成,以施主的聪明才智,未来的发展不可限量,却有这种行迳,令人十分惋惜!”

梅山白笑道:“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对吗?”

圆智肃然道:“随机应变,其智可佩,但吾辈武人技精于纯,艺重于诚,一昧好行小慧而漠视剑道的尊严,殊为不值!”

梅山白哈哈大笑道:“上人这话对本教一些真正的剑士说还有道理,对梅某却找错对象,梅某不是剑手,这支剑也不是梅某的专用兵器,不过随手带着而已,别说我是故意放弃的,就是真的被人夺走了,梅某也不会感到难过或丢脸。”

圆智上人一怔道:“那么施主擅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