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八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批人虽然乔装成镖客的样子,却瞒不过二帝,第一,他们打着神武镖局的旗号,而这正是武当门人开设的。

第二 这批镖客虽然年轻,却一个个英华内蕴,全有绝佳的武功修养,必然是属于五大门派支援的好手。

二帝打算不让他们上船,就在湖畔把他们都解决了,于是等他们雇要船只准备登船时,西门彪走了过去。

他是想借着附搭船的藉日上前央求,预料那批人必然会拒绝,因故可以起冲突而出手,这样解决了敌人,还不露身份,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一老两小三个叫化子,老的不过五六十岁,小的最多才十二,鹑衣百结。

两个小的都是空手,只有老丐拿了一枝黑色的木棍,看来并无出奇之处,走到面前,两个小叫化就拦路求乞。

西门彪人本暴燥,再加上那批人已雇妥了船,即将登船,唯恐慢了一步,故而十分不耐,用手一推,喝道:“滚开!”

他并没有用力气,那知一推之下,两个小叫化子就像两块石头般的,骨碌碌滚到湖里去了!

这儿正是码头,人很多,见西门彪将两个小乞丐推下了湖,喧然大哗起来,许多船主围上来指责他的不是。

西门彪本是无心之失,见把人推下了湖,感到也有点不好意思,幸好那两个孩子还会水,自己爬了上来。

西门彪自觉歉然,忙取出一块银子丢向老丐道:“我急着赶路搭船,这块银子算是赔他们的衣服吧!”

这块银子足重十多两,就是给他们老少三个各卖一套新衣也够了,所以西门彪认为可以打发他们了。

那知老丐将银子往地下一丢,道:“咱们要饭的人穷志不穷,你不给没关系,凭什么动手就把小孩子往湖里推,我不要你的臭银子。”

那些船夫们见西门彪年纪也不小了,而且又拿出银子来赔偿,出手如此大方,听说他要赶路搭船,以为是个豪客,于是有人上前招揽,有人将银子抬起又交给老丐道:“这位老爷给你们这么多银子,你别耍赖了!”

那老丐却怒道:“放屁!你们看他有钱就奉承他,老子虽然穷得要饭,却不像你们没骨头,我就是不要他的臭银子!”

那个递银子的船家也火了,道:“你这个臭要饭的,怎么这么不讲理,开口就骂人!”

老丐叫道:“我不但骂你们,还要打你们这批势利鬼!”

叫着抡起棍子就朝那人打去 那人机伶躲开了,谁知老丐的目的在西门彪,棍子一拐,直扫而至。

西门彪也没想到老丐会动手,但从老丐出棒姿势看来,只是乱挥而已,不经意地用臂一格。

棍子击在臂上,他才感到不对,那一棍竟暗蓄深沉无比的内劲,连忙运气抗拒,却已慢了一步。

只听克的一声,臂骨已为对方震断。

呼廷独听见声音,才知道那老丐暗藏绝艺,不声不响地掩至身后,就是一掌印上去,口中还不经意地道:“你怎么动手打人呢?”

口气轻松,掌中已蓄全力,那知被推下湖的两个小乞丐爬上来后,也悄悄的钻了进来。

呼延独出手虽狠,发掌却不快,完全想以雄浑的掌力将老丐震毙,一个小乞丐竟抛出一根绳索似的东西,缠在他的掌上,跟着脉门微痛,连忙将手缩回;摔开绳索,才发现那是条蛇,而且是条极毒的蛇。

围在四边看热闹的人见了蛇,吓得一哄而散。

以呼延独的武功,别说是一条蛇,就是拿着最锋利的宝剑砍下去也未必僵得了他,可是他聚全力在掌上了,脉门处反而未加防备,被蛇咬了一口,幸而他见闻渊博,立刻运气逼住蛇毒,同时用口在被咬处吮吸。

西门彪忍痛将蛇踩死了,同时问道:“呼延兄!蛇毒有没有侵入体内,这是最毒的青竹丝,咬中以后,能在一盅茶间致人死命!”

呼延独苦笑道:“兄弟自然知道厉害,立刻运气逼住了,而已吸出了大部份蛇毒,只是余毒还得找个地方清除一下!”

西门彪看着那一老二小乞儿相挽着从容而去,恨得直咬牙,却没有办法去追踪。

因为呼延独必须立刻找个地方清毒,而那另一个小乞丐手里又盘着条不小的毒蛇,吓得众人都躲得远远的。

平时这种蛇来个千百条也吓不倒他,但现在可整住他了,一条胳臂受伤,那老丐的功力很深,动起来相搏虽不一定会输,却无法防备小鬼头在暗中放毒蛇,忍住气,眼睁睁地看他们走了,而追踪孔庆琦的人也扬帆起程,使他们两头落空,闹了个灰头上脸,狼狈而归。

在码头的客栈中,等了一天,呼延独用刀子把蛇咬的地方挖掉两块肉,总算清除了蛇毒,而孔庆琦等人在君山已铩羽而归,他叙述完了之后,换来一片寂静,每个人的神色都十分稳重。

最后还是梅山白道:“那三个乞儿可能不属于五大门派之内,武林中有丐帮的组织,其中不乏高手,只是他们另成一体系,绝不步入江湖纠纷,也许是本教的人得罪了他们,引起了他们的报复行动,因为他们与五大门派也有过节,不会帮他们的。”

“兄弟对丐帮的情形也很熟吗?”

梅山白道:“兄弟离开大漠来到中原后,跟各阶层的人多少有接触,有缘也结识了丐帮的几个长老,略有所知而已!”

西门彪道:“那就请老弟调查一下,那老小三个人是谁?”

梅山白道:“这倒不难,不过查出来了也没有多大好处,丐帮是个庞大的组织,势力普及天下,且又十分团结护短,在五大门派的事未解决前,我们不宜再树强敌!”

西门彪怒道:“那我们就算了不成?”

梅山白道:“本教两位帝君受辱于丐帮,自然不能轻易罢休,必定要他们交代个明白,但不是现在,目前我们分不出力量来启怨丐帮,等本教席卷武林后,以全力来应付丐帮,不怕他们不就范!”

盖天雄一叹道:“梅兄弟说得不错,本教对付五大门派已经够吃力了,实在不能再分心去另树强敌,还是请二位暂忍一下……”

九霞帝君祁无尘神色颓然地道:“以前我们把事情看得太容易了,认为五大门派不堪一击,于到擒来,可是本教两度出师都碰了钉子……”

胡媚儿道:“我们在少林可没有丢人,梅兄弟曾连毁他们两个高手,同时也把五大门派地下武力探听明白了……”

那祁无尘苦笑道:“那有什么用呢?我们仅知道五大门派暗中所培植的一批年轻人,但究竟有多少,是些什么人,实力又如何?”

梅山白道:“这些都不成问题,几度接触的结果,我们了解一件最重要的事,这些年轻人尚不足以构成威胁,九重天与君山两役中他们的伤亡也很重!”

祁无尘道:“不错!但他们伤得起,我们都伤不起了,修罗教的人已经只剩下了一半,再来个两次,我们就完蛋了!”

梅山白笑笑道:“帝君在此言示免也太长他人志气了,本教折损人手,所损的都是武功较差的副员,我们的根本还没有动摇,目前最大的问题不是五大门派而是修罗主人,这家伙可太恶了,两次失风,都是他先透露了消息。”

辛无害大声道:“对!此人不除,我们绝难成功,他现在处处跟我们捣蛋,真不知是何居心,我们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梅山白道:“他的居心很明显,不希望我们对五大门派个别击破,一定要我们的倾全力与五大门派作一次火拼!”

辛无害道:“那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他对我们双方的实力都了解得很清楚,火拼之后,必然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他才能坐收渔利!”

盖天雄笑笑道:“兄弟这次估计错了,修罗主人这次并没有捣蛋,几度失利,都是我们中间有内姦,假借他的名义泄密!”

众人都是一怔,梅山白忙问道:“兄长何以得知呢?”

盖天雄道:“几个地方的失利,洛阳最先得到消息,修罗主人送来了一封信,指说我们中间有内姦假他的名而行事!”

梅山白连忙道:“他的话能信吗?”

盖天雄看了座中诸人,显然每个人都不以为然,只得道:“能不能信我也不知道,反正他这么声明过……”

梅山白从身边取出一张字条道:“这是修罗主人塞在方兄身上的,就是它害死了罗天相,末后却变成给我的了,上面是修罗主人的亲笔却不会错!盖大哥把你得到的那一份拿出来比较一下就知道啦。”

盖天雄微愕道:“既是给方天相的,怎么又变成了给兄弟的呢?”

方伟抢着道:“起先是给我与罗兄的,叫我们到了少林后,必须不顾一切挑起战端,少林自会有接应,结果接应的人倒是出现了,却杀死了罗兄,而字条上的字迹经汗水一浸,原有的隐去了,变成给梅兄的函件了!”

孔庆琦道:“这是以前九重天对玄都天府的通信手法,也是修罗主人所创的,他专门搞这一套手法,他给帝君的信呢?”

盖天雄顿了一顿才道:“我交给小女收藏着,玉芬!你把它拿出来!”

盖玉芬在身上摸了一遍道:“我没带着,留在房里了!”

盖大雄喝道:“你真糊涂,这么重要的东西怎可随便乱放!”

盖玉芬忙道:“我这去拿!”

说着起身离去,祁无尘道:“盖兄怎么先前没提起有这封信!”

盖天雄笑道:“信是昨天收到的,由门上递进来,我没注意到其中内容,而且各位也不在宫里,所以未及通知!”

梅山白问道:“帝君也出动了吗?”

祁无尘道:“是的!我们这次虽没有正式工作,但闲在此地也无聊,所以结伴出去转转,只有盖兄一人留在家里!”

盖天雄道:“盖某接信之时就想找三位商量的,可是一问令郎才知道三位已经出去了,今晨二位回来时,兄弟已由两路快驿处接悉噩耗,忙着派人接应,也来不及与三位讨论这封信的事了,再者盖某起初也不相信他函中所言之事……”

梅山白问道:“兄长何以现在相信了呢?”

盖天雄道:“因为两处失利,假如真是修罗主人泄密而造成,他又何必来这封否认的信呢?这似乎与修罗主人的行事方式不合!”

梅山白道:“以前我根本不知道有修罗主人此人,对九重天上的各位帝君也是一知半解而已;自从接长紫霞宫后,才有机会获悉齐天府中一些零星资料,配合十八友的资料参证,知道此人城府极深,敢作敢为,言出必践……”

祁无尘道:“这倒是不错,修罗主人的言行矛盾,对自己所做的事加以否认,倒是从来没有过,以前他暗中统制九重天,有时也不免犯错,都是立刻承认,加以更正补过……”

梅山白冷笑道:“他从没有承认要五大门派暗中培植高手以对付各位帝君,然而少林掌门人都明白说出是得自他的授意,否则以九帝之武功修为,远在十几年前就可以席卷武林,也不会延至今日了!”

孔庆琦道:“对!我在君山与那批高手遭遇时,也曾谈到修罗主人,他们亦承认是修罗主人暗中示意的!”

盖天雄道:“恐怕二位都中了对方的挑拨离间之计。”

梅山白冷静地思索片刻道:“这也有可能,现在只要将修罗主人给兄长的信拿来两相对证就知道了,如果不是出于一人之手,就必然有一封是假的,如果我这一封是假的,那就证明本教中确有内姦,泄密之事与修罗主人无关了。”

方伟怒道:“这一封是我身边拿出来的,我敢保证绝不会假,因为交信的方式与以前完全一样,而修罗主人与我联系之事开始得很早,从没有人知道。”

玉霞帝君白无暇冷笑道:“方伟,你是本宫天相,我对你还会不清楚吗,我与呼延帝君早就知道你跟罗南通二人接受了修罗主人指挥!”

方伟低头无语,呼延独道:“我们所以不揭穿,第一是因为你们两人尚无抗命桀骜的表现,比秦子玉等人收敛得多,第二是你们与修罗主人暗通声气,对我们个人来说有利无害,至少修罗主人不会对我们两宫心生歹念……”

方伟顿了一顿才道:“我们虽受修罗主人之支使,但对二位帝君仍是忠心耿耿的,这也是为本宫着想,免得我们糊里糊涂为别人所兼并,虽然未曾向二位帝君禀明,但我们无时不在为本宫争取利益。”

白无瑕笑道:“忠心耿耿四个字不必说,如果你们真是忠心耿耿,修罗主人也不会利用你们了,像九霞、玉圣、血影、青霞四宫,始终被摒诸齐天府之外,就是他们的天相忠心不可动摇,只是你们表现得还可以,我们也没有别人可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