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一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梅山白将签条交给九帝传阅后,丢入签筒,拔出腰剑,将签筒劈得粉碎后,举剑作誓道:“少林离我们最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展开突击后,很可能其他四家还来不及会合呢,这是最理想的目标,也是上天指示我们的!”

西门彪兴奋地道:“本教一统武林自今日开始了!”

人人脸上都有兴奋之色,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门上有人送来了一堆柬帖,交到梅山白手中。

梅山白拆开一看后,脸色微变,祁无尘忙问道:“是什么消息?”

梅山白笑道:“消息倒是好的,但对我们的行动却发生了阻碍!”

众人忙问究竟,梅山白高举柬帖道:“这是少林掌门圆慧上人的来缄,他正式宣布解散门户退出武林,希望我们能加以宽恕……”

方伟怒道:“这老秃子最狡猾不过了,上次也是这么说……”

梅山白道:“这次他的措词很谦卑,他说绝不抵抗,听由我们处置,也许他是真正感觉到力不足与抗,只好投降了!”

众人不禁默然,祁无尘想想道:“少林如果真的投降,也只好算了,还有几封呢?”

梅山白一一拆封后道:“这是峨嵋与云台两家的来函,都是由掌门人具名,内容与少林差不多,他们投降了!”

西门彪高兴地道:“这太好了,我们只剩下武当与昆仑两家要对付的,那还有什么问题,手到擒来,天下在握了。”

梅山白一叹道:“帝君高兴得太早了一点!”

西门彪一怔道:“难道他们的投降是假的吗?”

梅山白点点头道:“是的!看来五大门派中也大有能人在,想出了这个办法来稳住我们,使我们放弃二家而把实力集中另外两家!”

盖天雄道:“不!只有一家,昆仑自从遭受骆九原之变后,已经将人员分散,只维持住一个门户,没有固定的根据地!”

梅山白道:“那就是说只有武当一家不投降,而五大门派的实力全部集中在武当,准备跟我们一拚了!”

众人都怔住了,西门彪怒道:“拼就拼,难道我们就怕了不成!”

盖天雄忙道:“西门兄!这可不是睹气的事,强龙不压地头蛇,武当此刻必然有了严密的布置,我们劳师远出,他们以逐待劳,吃亏的必然是我们!”

梅山白道:“盖大哥言之有理,以劳攻逸乃兵家之大忌,除非是具有绝对压倒对方的优势才可为之,五大门派不敢联手主动攻我们也是这个道理。”

西门彪搔搔头道:“那怎么办呢?梅老弟,你想个办法!”

梅山白苦笑道:“现在我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我出的主意自认为已经很高明了,不想对方比我更高明!这是我第一次认输!”

西门彪急了道:“你都役办法,谁还有办法呢?”

梅山白轻叹一声道:“办法不是没有,但我不敢再卖弄聪明了,对方这一手比我聪明得多了,万一我的办法又失败了,落入对方计中,那责任可太大了!”

盖天雄想想道:“我倒有个办法,干脆将计就计,仍然照原计划进行,管他投降不投降,我们都杀上少林去!”

梅山白立刻道:“那不行!师出必须有名,我们已经发出照会,叫他们投降,他们也投降了我们,怎能再行征伐!”

“他们的投降是假的!”

梅山白苦笑道:“明知是假的,他们都照真的做了,我们不能失信于天下,修罗教是个正统的武林帮派,行必及义……”

盖天雄笑道:“兵不厌诈,武林中的是非建在权威上的……”

此言一出,其余八帝都颇不以为然,祁无尘道:“不行!修罗主人可以这么做,他是只讲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我们却不能这么做,说了就算数!”

盖天雄有点讪然,盖玉芬笑道:“祁伯伯的话是武人应具的心胸,但家父的主意也没有失义之处,那三家的投降信上都是说由我们任意处置,我们杀死他们也是处置的方法之一!”

祁无尘道:“可是我们的通知却说明不杀降者!”

盖玉芬笑道:“不错!可是我们也不能受愚,此去少林,叫他们将储备的那些高手交出来,他们的人在武当,必然无以为应,那时我们就可以指斥他们心存鬼胎,杀之有名了!”

西门彪鼓掌道:“对!这下子也叫他们后悔一下,证明我们是不可愚弄的!”

祁无尘想了一下道:“这倒是个好办法,被他们如此戏弄,我们也实在心有不甘,他们聪明绝顶,却没想到这一层,梅老弟意下如何?”

梅山白神情怏怏地道:“我没有意见了,全听帝君指示!”

祁无尘笑道:“我知道你是怕道义上过不去,何况五大门派也不是好东西,明里叫三派投降,暗中以实力集中武当,非得给他们一个教训不可!”

自从东方悦被消灭之后,祁无尘俨然已成为九帝的领袖,这一手是由于梅山白造成的,因为梅山白是他九霞宫的天相,现在梅山白虽不表示意见,但祁无尘在九帝心中的影响力已生了根,所以他赞成了,也没有人反对。

于是在祁无尘的倡领下,大家略作商议,随即整队出发了。由于事先已有准备,行动得很快。

这是一次大规模的行动,也是修罗教正式而公开的对外出师,几乎是全部的精锐都摆了出来,只有盖天雄旧日英雄馆的班底留下来看家!

最前面是玄都天府的四大令主所属部下,龙啸天的青龙使与欧阳琥的朱雀使也重新补充完成,由新任的天府神君欧阳琥率领作为前导,第二队是地魔宫的人马,由黑风双卫率领,中间是九宫天相,各人掌着一宫旗号,作为九帝的前导,胡媚儿则率着七情殿主殿后。

一路上浩浩荡荡,直奔嵩山少林达摩本院而来。

这虽是一个浩荡的行列,行进的速度却很快,只用了两天多的时间,即赶到了登封县治,马不停蹄,继续向少林进发,来到少林寺前,刚好是正午,谁知机不凑巧,恰好遇上了朝中一位将军丁尤回家路过嵩山。

因为这位将军是接到老夫人的丧讯才告假的,这一天恰好是修七,他准备借少林寺做佛事超渡亡母。

修罗教的人马上山时,被那位将军的侍卫亲兵拦住了,先行的欧阳琥那管这一套,两句话不对,将那批兵卒打得落花流水,鼠窜而逃,最后还是少林掌门圆慧上人出面请求,才算达成协议请那位将军入寺暂避!

那位将军也知道这批江湖人不好惹,忍气吞声,做作了一番,带着部下兵众进入大殿去了。

圆慧集合了全寺的僧侣,重新列队相迎,九帝来到寺前的广场上,由祁无尘代表出面答话。

圆慧的态度十分平静,合什为礼后问道:“不知各位帝君驾莅,有何赐示?”

祁无尘冷冷地道:“本教接到上人的回函,特地前来接收的!”

圆慧毫无表情地道:“这片山林古刹,对贵教毫无用处,却是我们安身立命之处,帝君难道连个栖身之所也不给我们留下吗?”

祁无尘赫赫冷笑道:“上人太言重了,本教乃正统武林组织,又不是打家劫舍的盗贼,要这座古庙干什么?”

圆慧上人道:“阿弥陀佛,帝君如此宽大,造福沙门,必将获得佛祖庇佑,只是帝君既不要这片山林,又来接什么?”

“少林既立意退出江湖,举凡出家人所不该有的种种江湖活动资料人员,都应交出来由本教点收!”

圆慧一笑道:“少林已一无所有,还有什么能交出来的!”

祁无尘怒道:“上人别装傻,你们既然退出江湖,以前所储备用来抵抗本教的那些隐名高手应该可以交出来了!”

国慧道:“出家人戒打诳语,老衲不否认有这批人,只是他们都已受戒为僧,今后都不会参与任何江湖活动了!”

祁无尘冷冷地道:“是哪几个?”

圆慧用手一指,行列中走出八名年轻僧人,其中为首的一个是被梅山白废去武功的悟缘,圆慧道:“此八名弟于俱为悟子辈,以缘法觉修净明空清为名,本来会点武艺,以为本门护法弟子,现在本寺已退出江湖,他们的任务也告消除,帝君如果一定不肯放过他们,就请将他们带走,否则就请大发慈悲,准许他们在本寺静参佛法,反正他们绝不再去从事江湖上的活动了!”

祁无尘怔了一怔道:“只有这八个了!”

圆慧默然道:“本来还有一些,只是他们在公孙道友的调度下,从事各项任务时牺牲了,这是仅余的八名,老衲实在不忍心他们再从事杀伐而死于非命,所以才退出江湖,今后少林只是一座禅院了,不再是武林门派了!”

祁无尘忙问道:“公孙道友是谁?”

“是五大门派掌门人公议推选出来,主持各门护法弟子的总负责人,法号一清先生,单名一个弘字!”

祁无尘想想道:“那一定是武当的长老了!陈宫主你知道这个人吗?”

陈克庄躬身禀道:“一清先生公孙弘在辈份上是属下的师叔,是武当在教的俗家长老,但此人在十五年前已驾返道山。”

祁无尘冷笑道:“死的人还会活动,难道他又借尸还魂了!”

陈克庄道:“这个属下就不清楚了,十五年前属下还在武当,曾经亲眼看见他尸解于黄陂故居,此刻卢墓尚在……”

梅山白笑笑道:“十五年前正是五大门派着手训练新人之时,这个公孙弘一定是假死以瞒人耳目,然后从事于暗中的工作!”

刘素娥道:“假死是不可能的,公孙师叔是服丹不化而涨死的,我还摸过他的遗体,四肢皆冰,停尸三日后才收殓,一个人能装死三天吗,而且那是夏天,收殓时,尸体已经发臭了,五官中有蛆虫蠕动!”

圆慧上人微笑道:“陈夫人是俗家弟子,没有深入到道家的修为境界,公孙道友是用道家龟息之法而装死的,行功之际,全身皆僵,仅心头一点生机未泯,可一息数月而苏醒……”

祁无尘傲然道:“这只是一种武功的境界,不仅道家才会,我们九帝人人都办得到,不过腐而生蛆是不可能的!”

刘素娥道:“是属下亲目所见,绝不敢欺骗帝君!”

圆慧道:“老衲退出江湖,不妨揭穿这个秘密以示诚意,公孙道家龟息椅卧之后,为求逼真起见,身上藏了一块块腐肉,臭气就是由此而发,蛆虫出人耳鼻,也是由腐肉上提了放进去的,这些都是为了加强效果……”

陈克庄哦了一声道:“难怪谁都不知道是他在暗中主持了!”

圆慧道:“除了五家的掌门人外,没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现在老衲说出来,帝君该相信老衲的诚意了!”

他提供了这个资料,而且也交出本门的人员,祁无尘倒是不能不相信了,回头问八帝道:“列位兄台意下如何?”

桑同白道:“看来他们说的是真话,就放过他们吧!”

盖天雄却冷笑道:“桑兄又受他们的愚弄了,他抬出了公孙弘,揭露一项假死的秘密,根本都是些空话!”

圆慧道:“这是个绝大的机密!怎么是空话呢?”

盖天雄冷笑道:“早几年你说了出来或许还有点用,我们可以追索此人,遏止其训练的计划,现在他们的部署已成,公开这个秘密,对我有什么用!”

圆慧道:“各位仍然可以找他呀,所有护法的门人都归他一人指挥调度,连如何着手训练也是他一手包办的!”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这可不清楚,他从来没有正面与我们连络,这几名弟子还是老衲在决心退出江湖后,才召回来的!不过他可能在武当!”

盖天雄冷笑道:“五大门派有三家解散,昆仑无固定根据地,只有武当一家态度强项,你不说我也知道他在武当,率领着各派的精英等我们去一决,我们偏不上当,仍然从你们这几家一一扫荡起!”

圆慧合什道:“盖帝君太冤枉人了!”

“你们根本就是假的投顺!”

“怎么样才能表示本寺的诚意呢!”

“交出你们的护法门人!”

“不是都在这里了!”

盖天雄冷笑道:“本教曾经放回少林的一名弟子叫做尤如山的!”

回慧道:“有这个人,他是本寺俗家弟子!”

盖天雄冷笑道:“本教九重天被袭,杀死了不少五大门派的人,君山一战也有很多敌方的人死亡,其中有少林的人吗?”

“有的!本寺护法门人三去其二,死亡惨重,就剩下这几个,尚祈列位帝君慈悲,予以宽容!”

盖天雄冷冷地道:“在那两战中的人,可没有一个和尚在内!”

圆慧一怔道:“那些都是本寺的俗家弟子!”

盖天雄冷笑道:“他们都死光了吗?”

圆慧无以为答,盖天雄这才冷笑向祁无尘道:“这全是他的一面之词,谁知道他的护法门人有多少,现在只交出这几个小和尚出来塞责,如果被他骗过了,实在太可恶了!”

祁无尘悻然怒道:“圆慧!你居然跟我们耍这套狡猾,实在太可恶了!”

梅山白也道:“不错,他差一点把我们全给耍了,幸亏盖大哥精明,抓住了他们的破绽,否则我们都成饭桶了!”

诸帝都愤然于色,只有祁无尘脸色微动道:“盖兄自荣任紫霞当帝君后,突然变得精明了,事事超人一着,不像以前在豪杰盟中那样浑噩了,这难道是福至心灵吗?”

盖天雄没想到他会有此一问,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梅山白道:“盖大哥并不浑噩,以前只是大智若愚而已,但看他在洛阳的一番布置建树,比九重天还严密呢!”

盖天雄只有讪笑道:“盖某以前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乐得装糊涂以免遭人之忌,现在承各位抬爱,敢不竭力以报!”

盖玉芬接口道:“是呀!家父以前再卖劲也是属于九重天的,出力不讨好,现在是为了自己的事业,怎能不尽心呢!”

祁无尘点点头道:“最近的几件事情上,显出盖兄的才华不但凌驾于梅老弟之上,比修罗主人还高明百倍,今天的事该如何处理,全由盖兄作主,我们无不听命!”

盖天雄忙道:“这个盖某如何敢当,盖某能为有限……”

祁无尘道:“盖见别客气,修罗教是我们大家的,你出主意,我们出力好了,刚才不是盖兄洞悉其姦,我们岂不是被少林骗过了,我们各尽其长,祸福相共,只要我们的努力成果不落入修罗主人之手就好了!”

盖天雄还要谦辞,梅山白道:“盖大哥,你就别客气了,现在你是众望所归,而且位列九帝你不拿主意,谁也不敢作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