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二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诸帝都极力推促,盖天雄才道:“那兄弟就斗胆而为之,尚祈各位鼎力为助!”

祁无尘道:“没问题,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盖天雄谦谢两句,然后道:“圆慧!现在给你一个最后的机会,限你立刻交出护法门人的全部名单以及详细资料,还有你们在捣什么鬼,也从实招出……”

圆慧淡然道:“就是这八个人!”

盖天雄冷笑道:“真的吗?”

圆慧道:“老衲所知如此,帝君如果不信,尽管提出证据来,只要帝君提出第九个人来,老衲甘受任何处置!”

盖天雄冷冷地道:“我如果有名单,何必要问你呢?”

“无凭无据,帝君可不能叫人无中生有!”

盖天雄冷笑一声道:“好!就算你前一部分勉强解释过去了,那么你们五大门派究竟在搞什么鬼,你老老实实地说出来!”

圆慧合什道:“老衲仅知论实力不足与贵教为敌,故而退出江湖,远离是非,虔心礼佛,此外一概不知!”

盖天雄沉声道:“你倒赖得干净,你不知道,我倒是略知一二,你们三家伪作依顺不抵抗,却将全部实力集中武当……”

“帝君此言更是捕风捉影了!”

“笑话,无风不起浪,你们自以为聪明,拿修罗教当傻瓜,我们偏不上当,仍然找了来,这个是你没想到的吧!”

“帝君何不上武当去看看,如果找到一个少林的人,老衲甘受任何处置,这样故入人罪,老衲绝不承认!”

盖天雄冷笑道:“何必上武当呢,你的回函上说得清清楚楚,少林已经放弃抵抗,情愿接受本教的处置了!”

“是的!贵教如果要敝寺这片山场,老衲立可交出!”

“我们要这片破山干吗,我要你们的命!”

圆慧淡然道:“杀人不过头点地,本寺已经退至此了,帝君还不是不肯放松,岂不是有伤天和,大违武林道义!”

“你自己心里明白,修罗教上次吃了你们的亏,就是太相信你们,这次绝不上当了!”

圆慧口喧了一声佛号道:“尔为刀俎,我为鱼肉,帝君既然抱定以屠杀为目的,以根除为手段的决心而来,何必还要假借藉口呢!不如痛痛快快的付诸行动吧!”

盖天雄冷笑道:“我倒是要试试看你们不抵抗的诚意有多少!”

“本寺上下弟子门人都在此地,帝君尽管下手好了 !”

“你们真的束手就毙,不加抵抗吗?”

“是的!本寺的人都束手就死,绝不抵抗!”

盖天雄沉吟片刻才道:“好!欧阳神君,你先把这八名小和尚处死!”

新任玄都天府神君的欧阳琥朗声答应,盖天雄道:“欧阳神君,虽然对方说不抵抗,但他们捣蛋惯了,可能不那么容易,这是你荣升玄都天府后第一次的任务,希望你办得漂亮一点,无论如何也要达成使命!”

欧阳琥傲然笑道:“帝君请放心好了,属下一定不辱使命!”

盖天雄道:“我相信神君的技艺,足可胜任有余,但这是出师第一次行动,必须全盘成功,我们这边不能折损一个人! ”

欧阳琥笑道:“属下前次在九重天受了他们的暗算,这次正想杀几个人出出气,因此属下准备以血影掌送他们上路!”

盖天雄道:“血影掌乃天下至绝神功之一,相信他们一定难逃劫数,但神君仍然小心为上,现在我除了请神君司刑之外,另外再请玄乌会主率同属下的玄乌使押阵,只要对方敢有任何异动立刻展开全面屠杀,一个不饶!”

邬丽珠感到很不耐烦地道:“杀鸡焉用牛刀,这太看得起他们了!”

孔庆琦立刻喝道:“丽珠!帝君的命令你只有遵从,那有你说话的余地!”

邬丽珠这才不作声了,懒洋洋地带人上前,三十六名玄乌使各分占位置,将悟缘等八名僧人围住了。

盖天雄道:“邬令主不要嫌我罗嗦,我始终觉得事有蹊跷,对方不会如此容易就范的,不但你要小心,我们全体都要提高警觉!”

欧阳琥慢慢向前,边走边运劲,掌心已呈一片鲜红,然后砰然发掌,朝悟缘的胸口印上去……

悟缘一声不发,委然倒地,少林群僧则全体口宣佛号,只有中间那七名僧人木然而立,全无动作!

盖天雄见第一个人很顺利地受掌而死,心中微觉怪异,暗忖少林难道真的束手就宰,不加抵抗了吗?

可是他仍然不敢放松戒备,沉声道:“欧阳神君,继续司刑!”

欧阳琥手起掌落,第二名僧人到下,少林群僧又是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之声不绝,顷刻间,缘法觉修净明空,八人名悟字辈僧人全部倒地气绝,少林僧人依然没有动作,邬丽珠吁了一口气说道:“我说他们不敢反抗的吧,帝君太紧张了!”

盖天雄大感意外,圆慧冷冷地问道:“帝君这下子该称心了吧!”

祁无尘见了觉得不忍道:“盖兄!我看算了吧,杀这批不加抵抗的和尚,传出去有损本教英名,少林看来是真的不敢抗拒了!”

盖天雄未作答覆,圆慧道:“如果帝君不想再事杀戮,请准本寺将这八名弟子收殓起来,继续做佛事,将军还在等着呢!”

祁无尘道:“大家回家吧!让他们收拾尸体!”

欧阳琥与邬丽珠正准备收队回阵,盖天雄忽然道:“且慢!邬令主,送佛送上西天,你把这八名僧人的首级取下来,我不相信他们是真死了!”

西门彪怫然道:“盖天雄,你可是认为我的血影掌连杀人都不会了?”

他对盖天雄一再自作聪明,到来空忙一场,已感不满,再听这番话,仿佛怀疑欧阳琥的血影掌未能奏功,心中更为不满,所以直呼其名,连客气都不顾了!

盖天雄却含笑道:“西门兄别误会,兄弟绝非怀疑令徒的功力,但对方狡计多端,不可不防,尤其是这一次得手太易,兄弟总是难以相信……”

西门彪怒道:“我的血影掌之下,不怕他们玩花样!”

盖天雄笑道:“西门兄别忘了上次梅老弟进袭少林的前鉴,他们也是伪装受制,结果罗南通白白了送了一条命……”

梅山白接口道:“盖大哥说得不错,以这悟缘为例,上次我明明用手段废去了他的武功,今天再挨欧阳兄一掌,理应粉身碎骨才对,可是他倒在地上,除了停止行动外,一点都没有受伤的样子,实在值得可疑!”

西门彪道:“梅老弟,你不知道,血影掌劲属阴柔功夫,中人之后,外表绝无伤痕,内腑却震成粉碎,除非对方学过少阳禅功,否则不论武功多高,一样承受不起,而不会武功的人,挨上了之后也不会有什么特别!”

梅山白笑道:“帝君这下子可自己泄底了,嵩山又名少室,少阳禅功正是少林的拿手功夫,血影掌怎能杀得死他们!”

西门彪不禁一怔,祁无尘道:“少阳禅功虽可抗血影掌,但功力深浅还有关系,相信挨得起欧阳令主全力一击的还不会太多,除非是欧阳令主没有全力施为!”

这句话给欧阳琥一个下台的机会,从西门彪说出血影掌对少林禅功无效后,大家都知道那八名僧人都没死!

果然欧阳琥道:“帝君,属下因为对方不加抗拒,不忍全力出掌,每个人都只用了两成功力恐怕是未能彻底!”

西门彪忙藉故斥道:“蠢材!这点事都偷懒,你还能办什么事,邬令主,快叫你的属下枭首示众,别放过这批秃驴。”

那十八名武扬玄乌使者探长剑,往倒地的僧人刺去,忽而大殿中冲出一列人,为首一名戎装的中年人喝道:“住手!你们这批江湖匪类,在佛门清静之地杀人,还要毁尸断首,真是太无法无天了,本爵一定要办你们!”

这一喝颇有威严,使得那些玄乌使都停住了手。

圆慧道:“将军这是我们江湖人的事,将军不必介入!”

那将军喝道:“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杀人,本爵岂能不管,来人!将这批匪徒捉拿起来,如敢抗拒,则以弓箭射杀无赦!”

一喝之后,四周涌起无数兵勇,每人都手执强弓劲箭,对准修罗教中诸人,好像早就埋伏好的!

祁无尘道:“阁下是朝廷命宫,最好别管我们江湖中的事!”

那将军喝道:“胡说!本爵执掌戎机,岂能容你们这些江湖人横行,本爵早就听圆慧方丈说今天可能有江湖亡命之徒前来騒扰,所以埋伏了两队弓箭手以及一师劲旅,专为对付你们而来,你们趁早受缚伏罪,本爵尚可从轻发落!”

祁无尘岂肯受这种威胁,何况这些军兵也不在他的眼中,正待发作之际,陈克庄忽然趋前说道:“帝君!情况不对,这个将军很像是武当的公孙弘!”

“公孙弘!就是那托死而隐,五大门派护法门人的主持人,不可能吧,他怎么会在少林呢?”

“属下不知道,但从形貌看来,极像此人!”

西门彪忽然道:“祁兄!这家伙很像上次在洞庭湖畔暗算我的老乞丐!”

此言一发,使得修罗教中的人都怔住了!

九帝立即聚首密议,因为这个关键太重要了,假如这个将军果真是公孙弘,那四周的兵勇也必然是五大门派的高手所乔装,则他们手中的强弓劲箭就不能以等闲视之,盖天雄郑重地问道:“克庄!你看看清楚,这人倒底是不是公孙弘!”

黑凤凰刘素娥道:“事隔十五年了,形貌总有点改变,但大致的轮廊看来的确很相像,身材高矮也差不多,公孙弘的左手是六个手指头……”

西门彪叫道:“那一定是这王八旦了,上次在湖边上,他化装成个老叫化子,左手就是六根手指头,我们又上当了!”

那将军昂然直进,欧阳琥等人都退后,蓄势以待!

那将军朝地下的悟缘等人道:“各位小师父请起来吧,对付这些凶神恶煞,用感化的办法是不行,你让他一尺,他就进一丈,唯一的办法是以杀上杀……”

悟缘等八人由地下一纵而起,个个动作俐落。

西门彪睑色很不自然地道:“少林这些秃驴简直该杀!”

这是为他自己遮羞的话,他曾夸言血影拿下,中者必死,但他忘了少林正是他血影掌功唯一劲敌少阳神功的发源地,不过大家都不计较这些了,大家都觉得要证实那将军是不是公孙弘,才是当前最重要的问题。

桑同白这时才哼出一句话道:“盖天雄,你该对这件事情负责,假如今天我们陷入了重围完全是你一手造成的,是你把大家拖进来的!”

盖天雄变得很沮丧,他在短时间内所建立的信誉,似乎一下子垮了下来,他所表现的幼稚,结果却将大家引入了最劣的处境,因此他讷讷地道:“我们中间一定有姦细,将我们的行藏泄露了吗?”

桑同白冷冷地道:“假如有姦细的话,这好细一定是你自己,因为洛阳离此最近,而我们的行动却是在两三天内决定的,即使有人要通消息,对方也不可能把人手集中得这么快,除了你,突袭少林是你的建议,你安排好了才把大家引了来!”

盖天雄急急道:“桑兄!怎么会是我呢?”

盖玉芬接着道:“是啊!家父是最没嫌疑的一个人,因为他最没有动机,他在修罗教中能名列九帝,是他所能达到最高地位了,五大门派中谁能给他更高的身份呢,为了这点原因,他也不会出卖各位的!”

这个理由很充分,使得桑同白闭上了嘴。

盖天雄吁了一口气道:“桑兄的话也很有道理,我们的人不可能泄密,即使泄露了行藏,对方也不可能应变得如此迅速,这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巧合,对方恰好将人手集中在少林赌一赌运气,一个是对方中确有能人在内,料准了我们的行动!”

玉圣帝君白无瑕道:“盖兄以为两者当中何者的可能性居多!”

盖天雄想想道:“自然以后者居多,因为这是生死存亡的关键,五大门派绝不敢随便赌运气,除非是料准了我们的行动!”

白无瑕道:“我们的行动是临时决定的,他们怎能料得准呢?”

盖天雄叹了一口气道:“虽是临时决定的,却为势所必然,我们待发之日,有三家放弃抵抗,只剩昆仑武当两家,昆仑不能作数,我们如果相信了,一定往武当进军,如果不信,则一定在另三家内择定对象,则少林距离最近,我们一定到这里来的!”

白无瑕道:“那么我们是自己钻入了对方的圈套了!”

盖天雄道:“照情形看,事实确是如此了!对方这一宝押得很准!”

白无瑕道:“假如我们对武当伸手,则又如何呢?”

盖天雄道:“那也妨碍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