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三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方伟表示不懂,梅山白道:“方兄与罗南通跟修罗主人暗通声气,我们早就有了怀疑,对二位的行动也早就有了密切的注意,我不知道那封信用什么方法交给二位,但二位尚未看到信时,我已经看到了,好在我接收九重天后,对保留的许多指令都详加研究过了,已经对他的字迹下过一番功夫,摹拟得可以乱真的,于是我抽出原件,另外换了一封信在封套里!”

方伟愕然道:“那我看到的不是原件了?”

梅山白解释道:“不,二位看到的还是原件,我是等二位看过后再换的,出发以后,我曾两度歇息,始终在二位身边,就是相机下手,换出原件,所以方兄最后拿出来,变成修罗主人给我的信才是假的!”

方伟道:“梅兄这么做有什么用意呢?”

梅山白道:“我信上的语气是说修罗主人对二位不再重视,藉此使二位将他离心,不想罗南通已看不到了,只对方兄一人发生作用了!”

方伟这才恍然道:“我真是想不到,以前从来没有用隐形墨汁给我们下过指令,怎么那一次会换了花样,原来是梅兄动过手脚了。”

梅山白笑笑道:“我的目的是使方兄彻然悔悟,指出修罗主人的下落。”

方伟道:“我实在不知道,正因为不知道,才对此人心存恐惧,不敢违抗,否则我也不会听他的摆布了!”

梅山白笑道:“方兄虽然不知道,他却十分紧张,我们回来后,盖天雄立斥那封信是假的,我就发现他很可疑,一定要他拿出证据,他被逼得没办法,才推说自己也得到了一封修罗主人的信,我要他拿出来对证,他支吾了半天,总算掩饰得好,拿出一张白纸来……”

盖玉芬冷冷地道:“给你的信可以用隐形墨汁,给他的信自然也可以用隐形墨汁,那有什么可稀奇的,你怎会起疑呢?”

梅山白笑道:“我闻过那张白纸,用过隐形墨汁的一定有股气味,那张白纸上却没有气味,我知道是假的,但还不能确定,只知道你们与修罗主人必有关系,但还没有料到关系这样密切,直到我听到你与宋开山的谈话。”

宋开山一怔道:“你听到我们的谈话了吗?”

梅山白笑道:“不错,那一天我特别强调方兄的重要性,说他已经记住了修罗主人声音,盖天雄毕竟高明,很沉得住气,你却差劲了,你居然想杀他灭口,那天晚上你摸到方兄的卧室外我就在暗中监视着……”

方伟惊道:“真有这回事吗?我怎么毫无知觉。”

梅山白笑笑道:“他并没有走得太近,还没有下手,就被盖小姐拦住了,叫他不必多此一举,说是公孙弘即将出面,修罗主人的身份也不必再保密了,盖天雄会当众宣布一切的,把宋开山拉走了,这时我才知道盖天雄就是修罗主人,乃跟祁帝君商妥了,设下这一个计划,逼他显露本来面目。”

盖玉芬一声冷笑,又继以一声长叹道:“梅山白!你这一手的确高明,而且你对盖天雄的了解比我深刻,中间还有一点你弄错了,盖天雄不是修罗主人,他始终只是一个代表人而已!”

梅山白道:“我知道,真正的修罗主人是你外祖父于去恶,他死后就是你的母亲于倩如,但你母亲从不理事,你这个代表人也就等于是修罗主人了!”

盖玉芬冷笑道:“你见过我母亲吗?”

“没有!这是英雄馆最神秘的一个人!”

“你想见她吗?”

“很希望能见她一面!”

“见她干吗?跟她斗斗聪明吗?”

“不!我只是想劝劝她,于老前辈挟盖世的武技而淡泊自尊,她一定也是个胸怀淡泊的人……”

盖玉芬道:“不错!我们虽然有称霸武林的能力,却从来没这个打算,这完全是五大门派先来惹上我们的!”

梅山白道:“五大门派与这件事关系不大,他们护法门人是另一个体系,连各家的掌门人都不了解其活动情形!”

“可是偷盗九天玉宝却是为五大门派,那个时候五大门派并没有威胁,即使没有护法之举,也没有人敢动他们一根汗毛,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对付我们!”

公孙弘难堪地道:“我是受命差遣,身不由已!”

盖玉芬怒道:“你本人难道连是非都无法分辨吗?即使是为了门户,难道这种行为就值得原谅了吗?”

公孙弘默默无语,盖玉芬又指他的鼻子骂道:“你若是前来偷盗九天玉宝,情形还有可原之处,你不该利用一个女孩子的感情来行使这卑鄙的手段!”

公孙弘淡然道:“请你母亲出来,我情愿向她认罪!”

“如何认罪法呢?”

“由她处置,只求她归罪于我一人!”

“你一人偿付得了这些罪行吗?她始终还没忘记你,你却将她忘到九霄云外,娶妻生子,享尽富贵!”

公孙弘道:“那是为掩护身份,不得已的措施!”

“听说你的妻子是已故太师的女儿!”

“是的!我为了要隐身住于朝廷,不得不寅缘门路,掌握实权才可以将这些门人,不着痕迹地收容在一起,施以训练,所以才入赘于王太师门中!”

盖玉芬冷笑道:“这么说来,你的婚姻也是达到目的的手段了!”

公孙弘一叹道:“为了门户,我不得不如此,我身许门户,任何牺牲都在所不惜,包括我个人的名誉在内!”

“也包括你的感情吗?”

公孙弘点了点头道:“是的!也包括了我的感情!”

盖玉芬道:“好!那么你证明一下,你把你的妻子儿女当众杀了,我叫我母亲放过五大门派将一切作罢!”

公孙弘一惊道:“这怎么行呢?他们是无辜的!”

盖玉芬冷笑道:“难道我母亲是罪有应得吗?”

公孙弘默然无语,盖玉芬厉声道:“你既然肯为门户牺牲一切,这就是你证明的时候!”

公孙弘只得道;“你把倩如请出来,我跟她面谈,这件事你作不了主。”

盖玉芬道:“我可以全权作主!”

公孙弘想想道:“如果这是倩如的意思,我可以答应,但一定要跟她当面谈,我不相信她是这样忍心的人?”

盖玉芬冷冷地道:“这就是她的意思。”

“我不相信!”

盖玉芬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放下手臂时,突然像老了十多年似的,脸上已有皱纹,冷笑道:“现在你相信了吗?”

公孙弘大惊失色,愕然道:“你……你就是倩如!”

于倩如以严厉的声音道:“不错!我今天打算以突然的姿态出现,所以跟我女儿换了身份,我们母女长得很像,我只要染黑了头发,掩平脸上的皱纹,就跟我女儿变得完全一样了,公孙弘你连我的样子都忘了吧!”

公孙弘连忙道:“怎么会呢?我一直没有忘记你!”

于倩如冷笑道:“那你怎么刚才怎会不认得我呢?”

公孙弘道:“乍一见面我就感到眼熟,后来盖天雄说他已与你成婚,你们的女儿自然像你,没想到会是你化装的?”

于情如沉声道:“现在你见到我,你怎么说?”

公孙弘痛苦地道:“倩如!你恨我是应该的,何必要迁怒到我妻子儿女呢?他们不会武功完全是局外无辜的人!”

于倩如冷笑道:“三十年前,我又罪在哪里?”

公孙弘长叹道:“你没有罪过,但为了九天玉宝,我不得不负你,那是为我的责任,何况我并没有要陷害你,我只取一颗玉宝,剩下的足可保全人的生命!”

于倩如冷笑道:“保全我的生命,就保不住我的父亲!”

公孙弘默然片刻道:“倩如!我很抱歉,你可以用剑把我砍成肉酱来泄恨,但是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来杀死我的妻儿!”

于倩如怒道:“他们的生命比你们的门户更重要了?”

公孙弘道:“话不是这么说,三十年前我接下那个任务时,心中感到十分愧疚,所以我作了个决定,将各家护法子弟一些过份损耗精力的武功都删除了,使他们不再有生命短促的危险,这种损人利己的事绝不能再继续下去……”

于倩如道:“你是舍不得你的妻子儿女!”

公孙弘毅然道:“并不因为他们是我的妻儿而我舍不得,如果他们是别人的妻儿,我也同样地不答应!”

于倩如格格一阵厉笑道:“公孙弘,我总算看清楚你的为人了,你是个绝对自私自利的无耻之徒,三十年前你欺骗我,与其说你为了门户职责,倒不如说你贪生怕死来得恰当些!”

公孙弘脸色微红道:“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问心无愧,我的妻子与我谈不到恩爱,但藉她之助,我才能把护法门人不着痕迹地培育成长,她是我们五大门派的恩人,我不能恩将仇报,牺牲她来满足你!”

于倩如怒声道:“我才是你们最大的恩人呢,如果你不从那儿偷去九天玉宝,你们护法门人早就绝种了!”

公孙弘道:“恩情可感,但我不能为了报你的恩而杀害另一个恩人,只要你所提的条件是合理的,我都可以答应!”

于倩如冷冷地道:“我的条件就是这一个!”

公孙弘歉然地道:“那我只有说声对不起了!”

于倩如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保全他们了吗?”

少林圆慧上人接口道:“于女侠!公孙弘兄负你之处,老衲无以置词,但你的要求确是过份一点,公孙夫人与两位小姐一位公子,都在敝寺的保护下,敝寺当尽一切的努力,以保护他们的安全,最好还是请女侠大发慈悲……”

于倩如哼声冷笑道:“你们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圆慧上人合什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但求平安无事,女侠一定要伤害那四个无辜的人,老衲拚个玉石俱焚,也要阻止女侠!”

于倩如冷冷一笑道:“好得很,我看你们用什么方法保护他们!”

公孙弘见她脸色冷厉,不禁担心地道:“倩如!莫非你已经下手了。”

圆慧上人忙道:“不可能!他们的人都住在这儿!”

于倩如狞声笑道:“你们漏掉了一个人!”

公孙弘忙问道:“谁?从你们离开洛阳,就一直在监视中……”

于倩如冷笑道:“我知道你们是神通广大,在修罗教中安插了不少的眼线,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你们,但这次行动是你们想不到的,因为我们的人数一个都不缺,可是你再仔细算一下,就会发现少了一个人!”

不仅公孙弘与少林群僧在查点人数,连修罗教中诸人也在逐一核计,看看是谁没有来!

于倩如又冷笑道:“梅山白,你心计过人,知道是谁在暗中行动了吗?”

梅山白一时也想不起来,李明明忽然道:“她顶了盖玉芬的缺,那真正的盖玉芬呢?”

方说完这句话,寺中有人接口道:“我在这里!”

一条人影由内翻出,跳在墙头上,手中提了一个包袱,鲜血渗透了包袱,不断地往下滴。

那赫然正是盖玉芬。

于倩如连忙问道:“玉芬!得手了吗?”

盖玉芬笑笑道:“得手了,我听见您说要杀死他们四个人,立刻展开行动,在东厢房找到了他们,一剑一个,全部都了帐了!”

说着抖开包袱,抛下四颗血淋淋的人头!

看清那四颗人头之后,公孙弘全身发颤,脸色大变,眼角不自而然地滴下了泪水,抖着声音道:“倩如!你太狠心了,他们跟你无怨无仇,而且没练过武功,完全是局外人,你怎么能这样狠心对待他们!”

这四颗人头,正是他的妻子与一子二女。

于倩如冷笑道:“你也认为我心狠吗,当年你窃走九天玉宝时,有没有想到我们父女俩的生死呢,我们跟你有怨仇吗?”

公孙弘语为之结,垂泪无声,少林圆慧上人恻然道:“公孙兄!这……应该怪敝寺未尽保护之责。”

盖玉芬冷笑道:“怪不得你们,今天你曾经对他说要留几个人保护的,是他自己不要,我在旁听得清清楚楚!”

圆慧一怔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盖玉芬笑道:“我就在旁边,怎么会不知道!”

圆慧听了不解,他的弟子悟缘却警觉地道:“掌门人,她就是半月前卧病在寺中那个客人!”

盖玉芬哈哈一笑道:“小和尚还算有点眼光,只可惜事后有先见之明,如果你早一点发现,岂不是就没有这些事了吗?”

修罗诸帝君也为于倩如缜密的布置而感到心惊。

西门彪最是忍不住,脱口问道:“玉芬小姐,你半个月前就在这儿卧底了吗?”

盖玉芬笑道;“不错!半个月前我就来了,乔装成一个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