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四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梅山白含笑向身边的胡媚儿要了一枝手镯笑道:“圆环形的特点在通环相连,击一点而力达全局,同时着力点能把劲道分向两边,在另一面互相接触而抵消!”

西门彪点点头,忽而又道:“我先想到这一点了,但似乎不可能,如果他们是整体为战,一定要互相连通才对,可是他们站得虽近,身体却是分开的、而且每个人手中各持一柄铁戈,无处可借力,是如何把劲力相通呢?”

梅山白笑道:“如果是手牵手,做得太明显了,一望而知,还有什么稀奇,帝君何不注意一下他们的腿部呢?”

给他这一说,大家都发现了,原来这一列的铁戈手每人都是半侧而立,双腿弯曲,一高一低前一人的右膝抵紧后一人的左腿肚,密切相连,就这样把劲力相通,无怪乎威力大得惊人了。

正如梅山白所说的,他们要取这个方法,将西门彪的掌力接引过来,分为两半,由两侧输送过去,到了圆圈的另一边,两股劲力又相逢了,因为发自一人,大小平均,恰恰互相抵消,而旁边的两个人则利用本身的劲力,得后面同伴之运送,合为两股巨力,展开反击。

这一个圆圈约有五十多人,就算他们功力平平,五十多股力量集中也颇为可观了,何况这些人还是训练有素的好手呢,无怪乎辛无害与欧阳琥要吃亏了。

公孙弘听梅山白将阵式的妙用分析得头头是道,不禁微有惊色,但他仍然很镇定冷笑道:“就算你识得阵中诀窍,又能怎么样呢?”

梅山白笑道:“找到了诀窍,自然就有破解之法了,避其长而攻其短,舍其本要逐其末,天下没有不能破的阵!”

西门彪兴奋地道:“梅老弟,快告诉我怎么样才能破这个鬼阵?”

梅山白笑笑道:“我已经把圆阵的特点指了出来,针对着这些特点,使得他们的长处无从发挥,自然就可以一攻而破了!”

西门彪伸手直搔脑袋,于倩如笑道:“梅叔叔的指点我已经明白了,他们是利用相互借力的方法,集全阵的劲力于一点,自然威力无比了,我们必须分散人力,从每一点同时进攻,叫他们各自为敌,他们就不足为惧了!”

西门彪大声叫道:“对啊!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我想不到呢?”

于倩如一叹道:“世上的事原本很简单,难的是去了解它的道理,知其所以而制其宜,天下就没有办不完的事了!”

说完朝四下看了一下,忽又皱眉道:“可是我们的人数并不多,不够分配到每一点去!”

祁无尘看了一下道:“夫人说的不错!这些年轻人都是经过多年训练的特选高手,每个人的实力都不差,我们八帝自然可以对付三四个,各部天相以一敌二也勉强可行,但分配起来仍不足,梅老弟是否还有更好的办法?”

梅山白笑道:“夫人所说的办法虽然可行,但要人数相当充足的时候才可一试,以目前的人数,必须要找更简易的办法!”

于倩如忙道:“梅叔叔,别卖关子了,快说出来吧!”

梅山白拿着那只玉镯笑道:“就以这只玉镯为例吧,我们从周围施力,想把它捏碎。要用很大的力量,但有的时候,不经意掉在地上,它就轻轻地碎了!”

边说边将手一松,玉镯平着坠地,叮的一声,果然碎成很多小块,他才微微一笑地道:“各位现在懂了吗?”

众人仍然不解,李明明较为细心,突然道:“我懂了!我来试试看!”

她手执双剑,对准阵势冲去,面对她的人也急急地挥戈攻击,李明明只虚刺一剑,突然凌空跃起!

这一拔居然跳起两丈多高,像头大鸟似的,在空中挥剑下击,双剑飞舞,洒下一片剑雨。

那个人虽然挥戈操架,但敌不住她剑势的凌厉,惨叫声中,执戈的手臂为剑锋扫过,断腕倒地!

同时胡媚儿与祁菊也发动了,她们领悟的时间只比李明明略迟一步,而采取的方法却都是一样的!

都是拔身凌空下击,惨呼之声连起,胡媚儿的功力较高,一剑分击两人,因此铁戈阵中,先后有两个人倒下!

李明明号称煞剑,手下却稍留情分,胡媚儿与祁菊则心狠手辣,她们手创的敌人,不是断首就是腰斩!

四个人出了碴子,等于有了四道缺口,但铁戈阵分为内外两圈,外围的人立刻补上了!

西门彪仍然不解道:“奶奶的,这些家伙见了女的就变得窝囊了!”

祁菊抽剑回身笑道:“西门伯伯,您怎么还是不明白,梅叔叔已经指出圆阵的缺点,由正面攻击,他们可以相互借力,但是由上而下攻击,他们就无法得到旁边的助力,只能靠自己的本事了,这就是玉镯平着坠地会跌碎的原因!”

西门彪呵呵大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咱家也要宰他几个出出刚才的气!”

叫着也向前冲去,一飞振天,正待凌空下去。

梅山白连忙追上叫道:“帝君!使不得!”

跟着也纵身跳起,手中长剑展开,果然西门彪纵到半空时,劈面袭来一道人影,扬手就是一蓬星雨洒至!

幸亏梅山白补位很快,剑光舞成一道密幕,叮叮声中,将那蓬星雨全数挡住,两人同时落地了!

而祁无尘与桑同白也赶援及时,奋力出掌,挡住了铁戈阵手对他们的攻击,使他们能全身而退。

西门彪见对面纵起的是公孙弘,发出的那蓬星雨是一把深蓝色的铁砂,好在被梅山白挡住了,否则必吃大亏!

因为蓝色的暗器必然淬有剧毒,而以铁砂作暗器的更为厉害,这种东西体积小,必须成把洒出,杀伤力很弱,都是靠着另外的作用而表现其威力,西门彪两度出手,都碰了一鼻子灰,不禁懊丧地道:“妈的!老子实在背时,处处都倒霉!”

然后又朝梅山白道:“谢谢你,梅老弟!你怎么知道我会遭暗算的?”

梅山白笑道:“铁戈阵不能受上空的缺点已经被我们试出来了,而他们仍未撤阵,缺处立刻补上了,可知他们已有防备之法!”

西门彪道:“那么刚才他们怎么不知道防备呢?”

梅山白道:“刚才他们没有预料到会被我看出破绽,未作防备,所以我不能明说,只好用玉镯作个比喻,李姑娘她们领悟较快,出其不意才能得手,第二次就不行了!”

西门彪一叹道:“只怪我们的脑筋太笨,如果同时领悟了,大家一起发动,少说也要中他二三十个,岂不是就解决了!”

祁无尘道:“是啊!梅老弟,我们虽然领悟较迟,但你如果偷偷地告诉大家一声,同时发作不就行了吗?”

梅山白道:“我可以这样做,但我不愿意,因为这样太过残忍了。”

西门彪道:“对这些家伙还要讲客气?”

梅山白一笑道:“他们都是侠义门徒,献身为门户而战的精神是十分可敬的,我们怎能对他们滥施残杀呢?”

西门彪怪叫道:“梅老弟!你是怎么了,居然对敌人讲起仁慈了?”

梅山白道:“帝君!话不是这么说,我们与五大门派没有仇,今日之争,只是为了帮助于夫人了结私怨!”

于倩如微微一怔,梅山白朝她笑笑又道:“刚才少林已不齿公孙弘的作为而退出,护法门人有些也不齿他的作为,被他杀死了,可见今天的事已不是修罗教与五大门派之争,而是于夫人与公孙弘之间的宿怨,他可以假公济私,不理门人的死活,我们却不能这么做!”

于倩如因为梅山白在笑时对她作了个眼色,知道梅山白是在运用心理攻势,瓦解对方的军心遂也配合道:“梅叔叔说得有理,我对五大门派虽有恨意,但经过刚才的一些事情后,尤其是少林中途退出,我才明白五大门派的人不全是那么卑鄙,卑鄙的只是公孙弘而已,所以我现在仇恨的对象,只有公孙弘一人!”

公孙弘也明白他们的意思,连忙大叫道:“于倩如!你别说得好听,没人会听你这一套,刚才你不是非要把五大门派的人杀得一个不剩为止吗?”

于倩如微笑道;“不错!我说过这个话,但我没说要自己去杀,这个工作留给盖天雄了;我让他先离开就是这个意思!”

梅山白飞快接口朝那些人道:“你们都看得很清楚,现在我要你们再仔细想一下,弄清楚自己的责任,你们到底是为谁而战?”

那群人虽没答话,但已脸有疑色。

梅山白又道:“如果是为了门户,你们该珍惜生命,留着去对付盖天雄才是,如果是为公孙弘卖命,则你们已背祖忘本,不值得同情了,别以为这个铁戈阵就可以困住我们,梅某要击破你们,易如反掌!”

公孙弘冷笑道:“你不妨试试看!”

梅山白摇摇头道:“我不愿意轻试,除非在我被逼得没办法的时候,我的作风一向如此,如非必要,我不愿意伤人!”

公孙弘冷笑道:“你别说大话了,我告诉你一句,这批人是我亲手训练的,他们的决心很坚定,绝不会被你花言巧语说动了!”

梅山白微微一笑道:“他们虽然是你训练的,但不是为了替私人卖命的!他们的责任是保护门户的安全,这一点你别忘了!”

公孙弘道:“杀死你们就是确保门户的安全!”

梅山白笑笑道:“如果他们把命都送在此地,谁去对付盖天雄呢?”

公孙弘傲然道:“我会对付,杀死你们后,我们仍有余力去剪除盖天雄,没有你们支撑,盖天雄孤掌难鸣……”

梅山白哈哈一笑道:“那你可大错特错了,盖天雄的武功已在九帝之上,他那人的心计尤工,把持了修罗教数十年,而且野心勃勃,这人才是五大门派的心腹之患!”

公孙弘冷笑道:“你放心,他逃不出我的掌握!”

梅山白一笑道:“你自以为很高明,其实却幼稚得可怜,何况你的为人如何也很明显了,少林为什么要退出护法行列?”

“那是他们目光太浅,不知道我们的实力有多大!”

梅山白尖刻地反问道:“少林的护法门人为什么也会背叛你呢?他们应该知道你们的实力如何呀,他们是唾弃你的为人,而你不知检点,反而用残毒的手段杀了他们……”

公孙弘惟恐人心受影响,大声叫道:“他们是归我节制的,我必须维持纪律!”“你的纪律是要他们背叛门户吗?假如是这样,则你领导这些人,成了五大门派的太上皇了吧!”

公孙弘越听越不对,大声叫道:“这些事我自会对各大门派解释,你不必多说废话了!”

梅山白一叹道:“你假公济私,利用这些人来替你卖命送死,我实在不忍心杀死他们,陈兄陈大嫂!二位请出来一下!”

黑风双卫应声出来,陈克庄道:“梅天相有何指示!”

梅山白一笑道:“陈兄不必再称我为天相了,盖天雄一走,修罗教无形之中也不存在了,二位还是恢复原来的身份吧!”

黑凤凰刘素娥惶然道:“梅兄弟!这是什么意思?”

梅山白微笑道:“二位以武当逐徒的身份寄居修罗教中,虽然你们效金人三缄其口,谈话十分谨慎,没有露出一点破绽,但是修罗教中上上下下,谁都知道你们的本意何在……”

金人三缄口,正是五大门派给黑风双卫的指示,用来作为自己人连络的暗记,这虽是一句常用的话,但也正因为如此,可以不露痕迹地公开连络!

梅山白那番话中根本用不到这句话,但他绕着圈子用上了,别人听来并不觉得特殊,只有那两个人心里有数。

但也正因为这位神秘使者的身份揭露,使得黑风双卫的脸上流露出了惊诧的神色,梅山白笑道:“二侠不必惊慌,兄弟对二位绝无恶意,以前兄弟不时常劝二位金口三缄,也是希望二位谨慎言行,别做得太过份,使兄弟无法包庇,当然兄弟不是为了藉机向五大门派卖好,而是觉得二位留在修罗教中对大家都有好处!”

他又提了一次连络的暗语,益证他的身份。

刘素娥忙控制自己的表情,淡淡一笑道:“那真要谢谢梅兄弟的照顾了!”

梅山白笑笑道:“大嫂说这话使兄弟益增惭愧了,老实说二位帮了兄弟很大的忙,很多次都是兄弟在利用二位!”

陈克庄苦笑道:“兄弟的策略太高明了,愚夫妇每次受利用之后,还是蒙在鼓里,这一次不知兄弟又要挑我们什么好差使?”

梅山白正色道:“这一次小弟开诚布公,绝没有利用之意,只是请二位仔细思考一下,今日之事,是否值得为公孙弘卖命!”

黑风双卫不知道梅山白的用意何在,一时无法答覆。

梅山白紧接着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