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六 章

作者:司马紫烟

圆慧将信将疑地道:“梅大侠,你这样究竟是为了什么?

到现在为止,我实在弄不清你在哪一边,从以前种种迹象看来,你对五大门派的确是很照顾,但你无缘无故地凑上这份热闹,总不是为了好玩吧!”

梅山白微微一笑道:“上人问得好,我之所以介入这场是非,仍受了一人之托,这个人已经作古,上人印象也不深,但尊师一定是知道的。”

圆慧上人愕然道:“梅大侠是……”

梅山白点点头笑道:“上人知道就好,应知言多必失,切记金人之缄。”

圆慧上人道:“大侠与那人是什么关系呢?”

“是他的传人。”

圆慧肃然起敬,合什一拜道:“难怪大侠有如此超人之智慧与绝世的才华了,既然大侠具此等身份,老衲自然俯身听命……”

钟二先生这时才道:“梅大侠别具用心,老朽自是不便置词,武当的人出手太过绝情了,少林死了两位长老,这叫上人如何对门下解释呢。”

胡媚儿笑道:“那五个人根本就该死,他们与武当被杀的那个人都是由我指定的,我有绝对的证据,判处他们的死刑!”

钟二先生闻言似乎不信地道:“仙子可是指他们有通敌之罪,那不太可能吧,别的人不敢说,圆藏法师终年居寺中,难得一出……”

胡媚儿笑道:“我还会冤枉他吗,他的后腰上有一颗痣……”

圆慧上人睑色一阵黯然长叹道:“仙子不必再说下去了,总之是门户不幸……”

梅山白笑道:“上人也不必为此歉疚了,人毕竟是人,修罗教的手段也太厉害了,专找人的弱点进攻,媚姐的七情殿就是专为诱惑那些人而设的,上人自己刚才也经历过了,怎么怪得了那几个师弟呢?”

胡媚儿道:“那几个人我并没有报到修罗教上去,本来可以不必置他们于死地的,可是他们食髓知味,居然经常悄悄地乔装易服,下来偷期约会,日子一久,难免不为姦邪所用,还是及早处置了好!”

梅山白微怔道:“媚姐!你怎么知道的?”

胡媚儿笑道:“人间世上只有诱人入伏的第一关,除了七情殿主之外,我还有许多队属的人员,分驻在各大门派之侧,一则方便他们就近行云布雨,二则也便于搜集各门的消息,所以我的人世间虽然随着七情殿主之死而消灭了,这组织还是存在的,你怎么会不清楚呢?”

梅山白道:“媚姐!这些事你怎么没告诉我?”

胡媚儿道:“为什么事事都要告诉你呢,你的事也没有全让我知道呀,何况我已离开了修罗教,也该放那些女孩子一条生路了,你不会打算再利用她们吧!”

梅山白道:“自然不会,你知道我的身份了,我怎会用她们来打击五大门派呢,但是我担心她们会被盖天雄利用上!”

胡媚儿道:“这个你放心,全份名单及地址都记在我的心里,连底子都不留一份,除了我之外,谁也找不到她们了!”

梅山白笑道:“媚姐,你别小看盖天雄,他当年以修罗教主人的身份躲在背后,连九重天上都不知道,可是他对你们每一个都有一份完整的资料,记载你们日常的行动,也许他早就掌握住那些人的下落了!”

胡媚儿道:“掌握了也没用,这些女孩子都只听我一个人的!”

梅山白一叹道:“我不是担心盖天雄会去利用她们,而是怕他万一知道了内情,则我策划的这一次行动等于是白费了!”

胡媚儿怔了怔才道:“那该怎么办呢?”

梅山白想想道:“把离此最近的一个人地址告诉我,由我去试探一下。”

胡媚儿道:“告诉你也没用的,除非我亲自去,否则她不会承认的。”

梅山白道:“你暂时不必去,由我以修罗教特使的身份前去指示她一点事情,如果她接受了就证明她已受过盖天雄的指使了。”

胡媚儿沉思片刻才道:“好吧,试试也不妨,最近的一个人就在南阳县城里大街上的环华楼中,那是一所妓院,你去找富贵花好了!”

梅山白道:“她在这儿落藉吗?”

胡媚儿笑道:“我手下的人岂有这么窝囊的,她只是寄藉在此地,身份却高得惊人,千金也难以博得一夕温柔呢!”

圆慧诧然问道:“南阳并没有五大门派的主要人物居留,胡仙子这个人设立在此地为的是谁呢,敝派人总不会跑到此地来吧!”

胡媚儿一笑道:“那要问钟二先生了,这个人是负责昆仑方面的。”

钟二先生道:“敝派门下也没有什么主要人物在此!”

胡媚儿微笑道:“富贵花寄藉在南阳环华楼,人家都知道她是一个大富商的外室,那个大富商每月都要来住个两三天,我现在不必说破,但钟先生去跟她谈了,也许可以得到一个大为吃惊的消息!”

钟二先生听得十分着急道:“这个老夫非要去问问不可,自从敝派骆九原为梅大侠诛杀后,钟某已十分小心了,断然不容再有叛徒了!”

胡媚儿道:“这个人在贵派的地位相当崇高,虽然受过我的控制,但对贵派尚称忠实,没有供出什么不利的消息,钟先生最好还是慎重其事,不要自毁了长城,而且我也在怀疑,富贵花是否尽到了责任,否则怎会多年毫无建树的!”

钟二先生急得连下雨都顾不得了,马上就要前去了。

梅山白一笑道:“掌门人可能没逛过妓院吧,现在正是上午,可能还没开门呢,至少也得等用过午饭,我们等雨停了再去吧!”

说着打开了食盒,里面有荤有素,笑笑道:“我们是在路上碰到二位的,正想找个僻静的地方跟二位谈一下,这场雨倒是帮了忙了!”

于是圆慧上人用素,其余之人则各就所好,围着桌子坐下,开始边饮边谈,梅山白与胡媚儿谈锋甚健,吐语如珠,豪气四溢,钟二先生钦折不止.谈到那张开玩笑的签条,他尤为激赏笑着道;“梅大侠!难为你怎么想得出来的!”

梅山白笑道:“那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真由庙里抽到的,我们一路行来,经过襄阳,听说那几天齐庙的送子娘娘十分灵验,竟是有求必应,我想生儿育女,那有这种方便的事,于是就跟媚姐装成一对中年夫妇,前往行香,求来了这张签条!”

钟二先生怒道:“这庙里的和尚简直该杀!”

胡媚儿笑道;“谁说不是呢,这签要本就是他们预先制妥,用来麻骗一般愚夫愚妇,那个贼和尚替我解了签之后,还留在庙里随喜,说会有神佛前来施种呢……”

圆慧道:“原来是借此诱骗良家妇女的,佛门之中,怎能容这种败类,胡仙子应该给他们一个严惩……”

胡媚儿笑道:“这批混帐到了我的手里还会占到便宜吗,依我的意思是想割下他们的脑袋,但梅兄弟慈悲为怀,饶了他们的性命,大大小小十七个贼和尚,全部都被阉掉了,一刀斩却是非根,今后可风流不起来了!”

圆慧合什道:“五大门派原是以武而行侠的,最近这几年来,为了修罗教的原故,大家都很少活动,仍使宵小横行,难得二位见义勇为剪恶惩姦,使我们太惭愧了!”

梅山白笑笑道:“行侠是大家份内之事,谁遇上谁伸手,只是你们几大门派最近也太消没了,连地头上的事都顾不到,齐天庙那批花和尚都是绿林中的一批巨寇,除了借神佛以行骗外,还有许多不法事情,我虽然网开一面处以宫刑,但以后还望少林与昆仑加以监视,阻止他们作恶!”

两个掌门人诺诺称是,圆慧上人忽又问道:“胡仙子,你刚才用的什么情丝手,究竟是种什么功,老衲但党全身受困,一点劲力都使不出,却又毫无异状,不知能见告其详否?”

胡媚儿一笑道:“那是一种内家手法,用的是以静制动的原理,我用手握住上人的手掌时,感觉十分灵敏,上人还没有用劲时,我就先将力源引散了,说穿了毫不出奇,这套功夫是金圣帝君俞上元的独门绝技,我只学会了一点皮毛,你们以后如果跟他交手,于万记住别跟他僵持较力呢……”

钟二先生叹道:“修罗教中人才之盛,实在前所未有,俞上元就凭这手绝技,也可以天下无敌了,为什么还要甘于屈于人下呢?”

梅山白笑道:“修罗九帝长日相处,谁的武功长短互相都知道了,自然也懂得避其所长而攻其所短,所以他们九个人冲突不起来,盖天雄所以能控制全局,就因为他了解别人,而别人不了解他,这是最高明的一着!”

说着天已过午,雨也停了,圆慧因为已经有了结果,自然不必再到武当去了,立即告辞回少林去。

临行时梅山白道:“上人回去还是要宣布内情,齐集门中好手备战,表面上还是要以武当作对象,等待时机成熟时,我叫武当先行发动远击,少林等他们来到附近时,才挥军迎击,两方会师后,立即突击洛阳,成败俱击此一战了!”

圆慧上人道:“老衲理会得,事先绝不走露半点风声,除了老衲自己外,任何一人都不告诉,静候大侠的消息!”

他告辞离去后,这边的三个人齐向南阳县城而去,胡媚儿先到附近的一家客栈中休息,梅山白与钟二先生到环华楼去了,那是一家颇具规模的妓院,门前悬满了各个姑娘的花名牌,却因为还没到晚上,生意还没开始。

两个人进了门,只有一个毛伙上来招呼。

梅山白很内行,先丢下了一锭银子作为赏钱,然后就指名要会会富贵花,毛伙皱起眉眉头道:“二位客官,富贵花不是这儿的姑娘,不见客的!”

梅山白笑道:“我们晓得,我们是慕名而来,因为这位钟老先生听说她艳冠群芳,能诗善歌只是找她谈谈……”

说着又塞了一块银子过去,金钱的魔力毕竟很大,那毛伙得了重赏,不觉心切,哈腰陪笑着:“富贵花是有主儿的,不巧的是她的主儿这两天也在这儿,但二位客官既是慕名而来,只是找她清谈的话……”

梅山白含笑取出两颗珍珠,都有雀卵大小,色泽光圆,一望而知为上品,放在桌上道:“麻烦你去转告富姑娘,这是一点小意思,专为求她一晤,绝不增加她的麻烦,无论如何请她赏个光吧!”

这两颗珠值约在千金之数,那毛伙的眼睛都直了,从没有接过这样的豪客,连忙用个盘子托着珠子去!

没有多久,他笑嘻嘻地前来回话道:“富姑娘本来不见客的,但感于二位盛情难却,才答应在她的书房接待二位,只是上灯以后她就不能奉陪了。”

梅山白笑道:“可以,可以,我们也耽不了那么久!”

于是毛伙将他们引到后边一所精致的小楼前,就有两个垂髦俊婢接了过去,将他们引上楼到书房坐下道:“二位客官请稍坐片刻,姑娘正在着妆,马上就来!”

梅山白点点头,又打发了两锭银子,侍婢称谢而去。

钟二先生感慨地道:“人还没见着,已经花了多少银子。”

梅山白笑道:“到了这儿,钱财直如粪土,要不怎能称为销金窟呢,多少人倾家荡产,就为了博美人一粲呢!”

钟二先生愤怒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混蛋如此荒唐!”

梅山白连忙轻声道:“老先生,现在最好暂时忘了你掌门人的身份,那位豪客也在这儿呢,如果走了风声,他就吓得不敢出头了!”

钟二先生强忍住怒气,坐了一会儿,门帘掀处一个淡妆丽人含笑而入,后面跟着先前两个俊婢,各捧了一个盘子,一个盘子里放了两盅茶,另一个盘子则是四碟干果。

梅山白首先起立笑道:“这位想必是富贵花姑娘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姑娘丽质天生,果是阆苑奇葩!”

富贵花名符其实,洁白丰腴,艳媚入骨,乍看之下,使人以为画工笔下的杨贵妃从画上走了下来!

未到笑先闻,微动香暗送,以轻甜的声音道:“贱妾何幸蒙二位老爷青睐相加,馈赠明珠……”

她的声音令人一听就有迷醉的感觉,梅山白不禁暗佩胡媚儿的神通广大,物色到这种人间尤物,那些豪杰好汉又怎能逃过这风流陷阱,不沉醉迷恋呢!

富贵花笑着又道:“听下人传言,已经知道这位是钟老爷,但不知另一位老爷高姓如何称呼,二位老爷用过饭了没有?”

梅山白道:“我们用过了,你不必费事张罗,坐下,我们谈谈就走的,最好把她们叫下去,不用侍候了!”

他说话完全是一派命令的口吻,富贵花怔了一怔,还是挥挥手,把两个俊婢支了下去,然后亲自为他们献上茶。

侧身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