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七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胡媚儿道:“他也没胃口,他只想击倒一个最强的人,却没兴趣称尊天下,我陪他到过武当与少林,他是想连络那些人跟你作对的,可是那两批人都不信任他,也不敢开罪你,而且自己在起内哄,拉不拢合作,他碰了个钉子,又到你这儿来,想利用几个老鬼跟你干一下!”

盖天雄道:“对那几个老鬼我绝不在乎,但梅山白一来就难说了!”

胡媚儿冷笑道:“你可是怕他!”

盖天雄点头道:“不错!我是有点怕他,送他上九重天去搞乱原是我的腹案,但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九重天弄得冰消瓦解,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胡媚儿一笑道:“你真差劲,他是聪明绝顶,但他的武功不高,只能因人成事,如果你能利用他的长处,将他所能依附的人来个一举歼灭,叫化子没了蛇,他也玩不起来了,只好乖乖地认输了!”

盖天雄笑道:“妙计!妙计,没想到你也有一肚子好主意!”

胡媚儿轻叹道:“我也是被逼想出这一着的,我是真心喜欢他,才不愿失去他,不想失去他只有令他死了心,才能乖乖地跟着我,所以我杀了富贵花,保全了你的秘密,如果这事情给他知道,不闹得天翻地覆才怪!”

盖天雄拱手道:“承情!承情,但你有把握要他跟你走吗?”

胡媚儿笑道:“如果我连一个小伙子都抓不住,就愧为七情仙子了!”

盖天雄沉思片刻才道:“好吧!我答应你,如何把那些障碍消除也归我负责,我也保证不伤梅山白一根汗毛,但如何抓住他却无能为力了,这小子确是人见人爱,连我那宝贝女儿对他颇有意思呢!”

胡媚儿笑道:“我知道,还有一邬丽珠呢,连祁菊那小丫头都对他芳心默许,但这些人都不是我的对手,只有一个李明明,我倒是不怕她,而是我们有约在先,大家不争的,所以将来我们三个人一起走……”

盖天雄笑道:“随便你,将来你能把所有喜欢他的女孩子一起带走都行,只要不妨碍我的大计,我都可以接受。”

胡媚儿道:“这点你放心,你的霸权不定,他一天不死心,我可没兴趣老等下去,所以我希望你越快成事越好!”

盖天雄道:“快了!快了!我本来已经布署得差不多了,有梅山白来帮个忙,那就更快了,我们都别说破,由他去闹好了,他闹得越凶,对我们帮助也越大!”

说完抬手把龙啸天等人又叫了来,一起步行走向英雄馆,来到厅上时,梅山白已梳洗的容光焕发。

见了盖天雄,他首先起立拱手道:“盖大哥!小弟向你负荆请罪来了,那一天在嵩山,小弟不是存心跟大哥作对,而是为了各位帝君之器重,不得不忠于所职……”

盖天雄大笑道:“说那里话来,这是我的不对,我瞒着身份,对你已先有不够坦诚之处,那天你对付的是修罗主人,不是我这个大哥,何况你已经手下留情了,只让我虚惊一场,如果你真用毒葯把我给弄死了,我也怨不得你!”

梅山白一笑道:“小弟对毒葯虽有一点知识,怎及大哥高明呢,假如小弟真的用毒,一定瞒不了大哥,反而弄巧成拙了!”

盖天雄笑道:“好说!好说!自家兄弟,计较不了这么多,我是真诚欢迎你回来,因为我这里正缺少你这样一个人才!”

梅山白笑了一笑,看见胡媚儿跟盖天雄在一起,脸上微红,连连用目示意,胡媚儿却一沉脸道:“你别捣鬼,我都向盖教主说了!”

梅山白笑笑道:“媚姐!你的醋劲儿真大,富贵花是你要我去找的,我发觉她情况有异,才想进一步探探她的口风……”

胡媚儿冷冷地道:“我不怕担上醋娘子的名头,但我有我行事的规矩,我手下的人,不得我的允许,不准你去乱沾!”

梅山白耸耸肩,盖天雄却笑道:“兄弟!这怪不得媚姐,她的用心良苦,刚才她对我说了,实在爱惜你,富贵花流落娼门,身子很不于净,假如你染上了病,那可是再高的武功都抗不住的!”

梅山白笑道:“我知道,我也不是真的想风流,有媚姐这么一位绝色美人在侧,我何暇他顾,只是我发觉富贵花似有着绝大的秘密要告诉我。”

盖天雄笑道:“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秘密,富贵花虽是媚姐揽来的助手,却早为我收了过来,我曾经叫她们四下访查你的下落,我的命令是擒住你生杀不论,她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些,但你知道这不是我真心……”

梅山白哦了一声,随即笑道:“难怪富贵花先是虚情假意,暗中给我服下了颗化血散,我伪作不知,继续跟她聊下去,她又给我服了一颗解葯,原来是大哥下了这个命令的!”

盖天雄笑道:“化血散怎么能制得住你呢,你能令她献出解葯,足见你对女人确有一套,连一代尤物的七情仙子,也为你拈酸弄醋了!那可真是不容易的事!”

说完朝胡媚儿笑了一下,胡媚儿连忙道:“教主,这可是没有的事,我只是受人之托,管束一下他的行为而已,人可风流莫下流,跟富贵花那种媚蹄子勾上了实在有失身份,而且她也犯了不敬罪,所以我将富贵花处死了,梅兄弟还怪我太辣手,兄弟,我已经向教主备案了,你问问教主,我的处置是否正确?”

盖天雄笑道:“当然正确,七情仙子仍然主掌人世间,有权处置一切所属人员,连我都不能加以过问,这是我们早就约好的!”

一件纠纷就这样搪塞过去了,似乎大家都很愉快,而修罗教中,大部分的人对梅山白的归来感到欢迎。

尤其是祁无尘等五帝,他们腼颜重回修罗教,总觉得地位已大不如前,盖天雄对他们客气虽然不减,但行事之间,已不如从前那样尊敬,这固然由于盖天雄揭开了真正的身份,使大家知道他就是修罗主人,但祁无尘等人在心中始终有点不安,亟亟地希望梅山白来后能改善一下。

盖天雄当下就宣布了梅山白的新任命,为修罗教的总护法,也宣布五帝都是副教主,取消了五帝的名位,名称上仍是称为帝君,却已没有天相的职份了,这对五帝的权限是一重削弱,也就是不让他们接触实际的事务了。

可是五帝君居然接受了,置酒高会,气氛很融洽,但是在融洽中,谁都有貌合神离的感觉,只没有溢之言表而已!

原任的各部天相都是护法名义,隶属于梅山白辖下执事,只有李明明的地位提高了,升为副总护法。

席间自然谈到了今后的发展趋向,目标自然是指五大门派,梅山白发表了他走访少林寺武当所得的消息资料。

认为五大门派中,峨嵋昆仑与云台都已名存实亡,尸居余气,不足为虑,而武当与少林交恶更是并吞的大好良机,主张一举而击之,对于这个意见,有人赞同,也有人反对,赞同的人,是五帝与他们的部属。

而反对的人,居然是盖天雄,他得意地笑道:“梅老弟!你的判断不能说不正确,只是还不够深入,武当少林交恶,根本就是一个幌子……”

梅山白心中微惊,口中却道:“不会吧,我打听很清楚,武当这次讨伐少林,公开械斗,双方各有死伤,而且都是门中极有地位的人!”

盖天雄笑道:“不错!双方死的是长老辈的人物,但这些人物都是为我所用的,他们只是利用这个机会清理门户而已!”

梅山白是真正的吃惊了,这个计划只有黑风双卫与武当掌门一清道长三人得知,连少林掌门圆慧上人都是后来才得知的,怎么会泄露出去呢?

盖天雄得意地道:“这几个是在我掌握中的,他们的身份如何泄露不得而知,但死的人不会错,因此我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了!”

这番话使五帝也惊愕不止,祁无尘忙道:“教主认为有什么问题呢?”

盖天雄道:“他们以为这么一来,就可以彻底清理门户。达成闭关自守的目的了,却不知道这正是我所希望的事!”

梅山白笑道:“盖大哥,你的行事太令兄弟莫测高深了,假如那些人是属于大哥掌中的,如此一来,岂非整个断了消息来源,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

盖天雄笑道:“好处大了,这是我在两家门户中最后一批人,他们清理得很干净,以为从此可高枕无忧了,但是没想到有一个更严重的危机潜伏下了,因为没有了内姦,他们就疏于戒备而且不敢公开内情,造就两门弟子心怀激愤,水火不容,我只要稍加撩拨,他们自然会火拼起来了……”

梅山白摇头道:“那恐怕不容易吧,他们掌门人是清楚的,必然会约束弟子,不再起冲突怎么会火拚呢?”

盖天雄哈哈一笑道:“假如不公开内情,门下的弟子必然会因为掌门人的态度过于软弱而失去了敬意,上下不齐心,那危机比有内姦更为严重,我们只要待以时日,他们自己就会乱起来,尤其是两派新归去的护法门人,年轻气盛,血气方刚,武功又高于同门,地位却不高,不习于门户的清规……”

梅山白道:“少林的护法门人都是虔敬的!”

盖天雄笑笑道:“少林也许好一点,但武当都是俗家弟子,久受公孙弘的陶冶,养成了一股桀傲之气,不受约束……”

梅山白道:“兄弟到武当访问过黑风双卫,听说他们都很安份!”

盖天雄笑笑道:“那只是一时的,你的消息不如我灵通,他们对本门长老被杀之事,隐感不平,已经有私自行动之意!”

梅山白心中暗惊道:“大哥这消息可靠吗?”

盖天雄道:“绝对可靠,因为护法门人训练之责由武当的公孙弘专责,他们已有一种优越感,怎肯受少林的气,据我所知,他们已经策划好要对少林作一次全面的攻击……”

梅山白道:“那我们正好趁此机会,坐收渔利!”

盖天雄笑笑道:“不必!由他们先去闹好了,等他们闹开了,一清道人必然会加以约束,处分几个为首的人,到那个时候,我们再付之行动,收效更大!”

梅山白听他理由十分牵强,似乎另有阴谋,只是他不肯说出来,也不便再问,乃笑笑道:“既然大哥胸有成竹,自然是听大哥的!”

盖天雄道:“我的估计绝不会错,趁此机会,我们将内部先充实一下,我敢保证不出三个月天下必由我掌握!”

于是大家又谈了一下,各自回到下处休息了!

第二天开始,盖天雄将修罗教的事务交给梅山白一概处理,这倒没什么麻烦,因为梅山白本来就在负责的。

但情形显然与从前不同了,看起来似乎盖天雄对他十分信任,可是人事的更动使他十分作难,九帝的人虽然支持他,一举一动全在监视之中,稍有不慎,立即会看出梅山白的用心何在,而盖天雄所掌握的秘密实力究竟有多少,他全不知道,能调度的只是九帝的那些人。

梅山白发现这一回来简直是作茧自缚,反而帮了盖天雄的忙,使修罗教无法动用的力都动开了。

还有一点,就是梅山白对盖天雄那天晚上的谈话十分关切,派人去探听之后,竟是千真万确的。

武当的护法门人竟然悄悄地又去袭击了少林一次,少林掌门人圆慧大师予以容忍,但是那批年轻人很跋扈,一定要少林交出杀死武当长老的凶手,这自然引起了少林年轻一辈不满。

但圆慧上人居然接受了,镇压住寺中弟子的蠢动,而已着令寺中圆慧的两名长老圆镜与圆明出头领罪。

武当门下护法弟子人数最多,在上一次护法之役中伤亡也最少,约摸有三十余人之众,实力雄厚。

为首的两个叫陆建葆与沈国兴,他们一上门就殴伤了少林守门弟子,逼得圆慧屈服后,带了两个俘掳,踌躇满志,趾高气昂地回到武当,却没有得到掌门人一清道长的嘉许,每人都受了一顿苔责。

陆建葆与沈国兴除了苔责之外,还被监禁了起来,身披重镣,关在一座半人高的木笼中。

少林的两位高僧又为黑风双卫送了回去,但并没有向少林表示歉意,只说事出误会,并非掌门人的指示而已!

这种举动对少林实在太侮辱了,尤其是年轻的一代,对本门的掌门人懦弱怕事都感到不平!

黑风双卫在将人送到少林后,回程上受到少林门下的围攻,力战而脱,仅以身免,两个人都受了点伤。

一清道长对黑风双卫受伤被辱的事也没作什么表示,这使得武当的少年弟子也很愤然了。

显然地,两大门户的年轻一代,对掌门人的干预都感到不以为然,暗中在酿着要重整门户,另推掌门人的举动,消息由各地的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