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四 章

作者:司马紫烟

盖天雄笑道:“没有的事,一分努力,一分收获,只要咱们有了成就,自然少不了咱们的好处,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梅山白道:“小弟就是不明白,大哥既然受人辖制,自然无法到达天下第一人的地位,一切还是替人家忙。”

盖天雄苦笑道:“老弟已经明白得差不多了,我不妨再透露一点,在背后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股雄大的势力,在这股势力下,有许多高人,虽然不出面,不出名,却比我们高多了,天下第一,绝没有你我的份。”

梅山白道:“那我们还有什么干头!”

盖天雄道:“有干头,咱们真要有了成就,背后的那个组织一定对你我另眼相看,到时候老弟也会为组织所器重,武林至尊虽没有咱们的份,但至少可以爬到更高的地位,独当一面是没问题的。”

梅山白冷笑道:“小弟可不甘心屈居人下!”

盖天雄道:“我又何尝甘心,但事实是事实,我不得不屈服,再告诉你一句话,别看十八友各据一方,在组织中的地位,简直微不足道。”

梅山白想想道:“那个组织的势力大到什么程度?”

盖天雄道:“你想像不到的,我打个譬喻来说好了,豪杰盟的十八友,最多只是一个州府的地方官,离核心还远着呢!”

梅山白一震道:“有这么大吗?”

盖天雄苦笑道:“我还是自抬身份的说法,事实上在组织里,像我这样的人车载斗量,不可胜数,你再想想,我就是这点本事,这么一点人手,如果没有组织的力量在后面撑腰,早就被人吞掉了,你明白吗?”

梅山白道:“我还是不太明白,那是个什么组织呢?”

盖天雄笑道:“名称我不能说出来,那是个极端秘密,等组织器重到老弟的才华而有意吸收时,自然会有人告诉你,目前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梅山白道:“这组织的目的何在呢?”

盖天雄道:“自然是统一武林!”

梅山白道:“照大哥所说,那个组织已经足可达到这个目的了,为什么不公开活动,还要暗中进行呢?”

盖天雄笑笑道:“老弟在江湖上观察了两年,虽比别的人深入,实际还差得远呢,五大门派的实力绝不如外表那么薄弱,他们每一家都有几个真正的高手,都掩去本来身分,也在暗中活动,可能他们对这个组织也有所风闻,暗中在谋取对付之策,所以目前是个冷战的局面。”

梅山白道:“据小弟所知,五大门派实在没什么高手!”

盖天雄道:“老弟知道得太少了,五大门派立足多年,实力非同小可,他们从来也没有放弃过武事的精练,只是不公开炫示而已,每一家都遴选了资质绝佳的子弟,授以本门绝学,平时不亮出门户,暗中作为门户的武力基础,这批人才是各家的精华,五大门派所以能立足至今,都是靠着这个方法,所以双方都不敢轻举妄动。”

梅山白喝了一口酒,道:“真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小弟还不知道武林的内情如此复杂,看来我的计划是行不通了。”

盖天雄道:“计划当然是行得通的,五大门派没有我们的份,我们只得依靠组织多少要混点成就出来,只是不能如老弟的理想而已。”

梅山白道:“那两个老家伙是组织派在大哥这儿的监视人?”

盖天雄道:“他们只是联络人,当然也负有监视的任务,只是彼此的地位差不多,所以还不足以影响我。”

梅山白道:“可是大哥对他们十分忌讳呀!”

盖天雄苦笑道:“那是因为我身在组织之中,不得不容让三分,老弟此刻尚未纳入组织,倒是不必受这些拘束。”

梅山白道:“那我们的是五大门派了。”

盖天雄道:“可是这么说,但不是明里的,我们能找出五大门派的那些无名高手,才是下手的,那可不容易。”

梅山白道:“小弟有办法!”

盖天雄道:“有办法也不能轻举妄动,对付一两个人没有用,除非是连根刨出来,否则战局一开,对方采取报复手段时,组织不可能为我们一发而牵动全局,倒霉的还是我们,目前是斗智的局面,还不到斗力的关头。”

梅山白道:“我明白了,组织的力量虽大,还不能强过五大门派。”

盖天雄道:“可能是这样吧,但真正的情形我还不知道。”

梅山白道:“我的计划要先由十八友开始,那是对付自己的人,组织会允许吗?那是形成窝里反的行为呀!”

盖天雄笑笑道:“这倒没关系,组织不但不反对,而且还极力促成,那两个老家伙帮我策划也是从自己人开始,但从黄河六鬼的事件上,他们又瞒着我一部分。”

梅山白笑笑道:“我明白了,大哥可知道,这是什么用意吗?”

盖天雄道:“这个我一直没想透,所以不敢轻易从事。”

梅山白道:“组织是想在十八友中,先展开一个大局面,使五大门派误会这就是核心,展开全力对付,组织就可以在暗中图谋了,但组织只怕大哥的实力太大,所以又想压制一下。”

盖天雄一愕道:“这不是拿我们当箭靶吗?那可要从长计议了。”

梅山白笑笑道:“不!小弟以为还是不变本衷,而且动得有声有色,使组织也不得不刮目相看,那样才会以全力支持,使大哥也成为核心人物。”

盖天雄道:“可是咱们的力量有限。”

梅山白指指额头道:“成就霸业不能全靠实力,小弟相信凭智力可以做得到。”

盖天雄沉思片刻道:“动脑筋的事我是一窃不通,说句惭愧的话,我有今天的成就,全是靠那两个老家伙的策划。”

梅山白笑道:“那两个老家伙不足为恃,他们也是得了别人的指示与支持,才能把事情办得通,否则就一筹莫展,像刚才一点突然的事故,他们就束手无策,原形毕露了。”

盖天雄道:“不错!由此可见组织中能人之多,潜力之大!”

梅山白道:“小弟不才,很想利用这个机会连组织也斗一斗。”

盖天雄道:“那可使不得!”

梅山白道:“大哥,必须如此,组织才会重视你,假如你一味株守,别的人可就爬上来了,方仲瑜就是个例子,他暗遣黄河六鬼前来卧底,分明就具有并吞之意,组织是视各人的成就而作轻重之别的,大哥不想振作,终将为人所制,即使不被并吞,恐怕也会一辈子压在人家下面。”

盖天雄想想道:“这个我也考虑到,所以我庄中养了一批死士。”

梅山白道:“这批人太差劲,但可以重加训练,问题是大哥有没有决心大干一场,出人头地力争上游。”

盖天雄道:“自然要干,否则我也不会如此巴结老弟了,我知道靠组织是不行的,必须要自己有充分的力量,可是我自知能力太弱,讲打杀还可一拼,论智力却差得太远,宋开山是个草包,李明明也不行,今天见了老弟的作为,我才觉得是个理想的人选,不然何以交浅言深?”

梅山白握着他的手道:“行!只要大哥有决心,小弟就帮你干一场,但是我有几个条件,第一,小弟要有全权处理的自由……”

盖天雄道:“那当然没问题,你是二庄主,庄上的人随你支派。”

梅山白道:“光是庄上的人还不够,因为情形改变了,我必须连英雄馆的人也要有指挥支使之权。”

盖天雄作难道:“老弟,你自己还说过,对武林朋友不能太专横,那些人吃我的饭,可不一定听我的话,我只是以朋友论交,并没有要他们参予机密,动之以情,还要激起他们的同仇之心,目前只有宋开山与李明明约略知道一点,组织也考虑将他们吸收加入,但尚未付之实行,他们所知还不如你多。”

梅山白笑道:“那就交给小弟好了,小弟自有运用笼络之法。”

盖天雄道:“你放手去办,必要时就由我出头,请他们赏我个面子!”

梅山白道:“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的作为不受组织的约束。”

盖天雄道:“那没问题,你未入组织前,谁也不会管你。”

梅山白道:“可是组织透过大哥来约束我呢?”

盖天雄皱眉道:“那就没办法了,我是个不能自主的人了。”

梅山白笑道:“有办法的,任何事大哥可以推说不知道,当然我事事都会跟大哥商量的,但大哥不必告诉组织。”

盖天雄道:“我可以试试看,但恐怕不容易,组织的耳目也是无孔不入的,有些人连我都摸不清底细。”

梅山白笑道:“那些人大哥可以指点出来,小弟遇事避着他们,凡是我要用的人,一定要毫无问题的才行。”

盖天雄点点头,梅山白又道:“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大哥千万别急着将小弟推荐入组织,目前我不想参予机密,以免碍手碍脚。”

盖天雄道:“这是为什么呢?迟早你总是要加入的。”

梅山白道:“等我有了成就后再加入不迟,我要干,就得直接参入组织的核心,否则我与大哥始终也难以出头,因为组织中能人那么多,我们如无非凡的成就,一辈子也只能作个马前小卒身受拘束,处处听人驱使,有什么意思?”

盖天雄道:“可是组织坚持要你加入呢?”

梅山白道:“到适当的时机后再说,假如我还没有表示时,大哥不妨推说对我的观察还不够深入。”

盖天雄道:“那是很危险的事,组织会对你加重监视。”

梅山白笑笑道:“不会有危险的,事实可以证明,等我有了成绩,那些疑虑不解自消,那时大哥的份量也不同了,一言九鼎,举足轻重,再推荐小弟,也有力量多了。”

盖天雄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老弟真是个有心人,虽然你还没开始,我已相信你会成功的,来!我们再干一杯,预祝你成功。”

梅山白笑道:“小弟的成功,也就是大哥的成功,水涨船高,再大的梁木也不会架到屋瓦上面去,大哥始终是大哥。”

盖天雄十分高兴,频频呼杯,渐渐有了六分酒意,可是他还嫌酒烫得太慢,梅山白却劝阻他道:“大哥!咱们到此为止好了。”

盖天雄道;“为什么?今天我要尽醉方休……”

梅山白笑道:“小弟是个急性子,既然接下了这个任务,就得马上着手,大哥还得把人手等种种让小弟了解一番。”

听他这样一说,盖天雄虽然觉得有点扫兴,也不得不停下来,叫人送上饭,叹了一口气道:“老弟,你说得也对,用过饭,我先带你去见见你嫂子侄女儿,以后你们也好见面。”

梅山白道:“这不必了吧!晚上见她们似乎太失礼。”

盖天雄笑道:“你非见不可,因为你办事少不了要用钱,既然要保密,就得用我的私产,那是由你侄女儿保管的。”

梅山白道:“大哥的产业还分官私两方面的?”

盖天雄笑道:“老弟怎么还想不透,英雄馆里开支,记在我的名上,却不是我掏腰包,谁付的帐你一定知道了吧?”

梅山白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听梁上九说,大哥在暗中接受各处绿林的奉敬,还以为这是大哥的收入来源呢!”

盖天雄道:“那是瞒人耳目的做法,实际上这些奉敬都是过路财神,开支一文都要入账,我一点都得不到好处。”

梅山白道:“那就有点麻烦,大哥的私产能够支付小弟的需要吗?”

盖天雄道:“没问题,你经过便道,看见前面的那些商号吗?那都是我私人的经营,足够你买下整个洛阳城的。”

梅山白这才不作声了,用过饭,洗过脸,盖天雄才带着他走到后进,来到一所宽房前面,推门进去。

屋里是一所帐房似的场所,堆着如山的帐册,以及叠得高高的几十口大木箱,有几口箱盖开着,满是黄澄澄的金块,一张大桌子旁边坐着三个年轻女子,两个是少妇打扮,只有一个是妙龄女郎。

见他们进来,三个女子都面有诧色。

盖天雄笑道:“我给你们引见一下,这是我的兄弟,你们的梅叔叔!”

三个女子都敛裙作礼。梅山白只好拱拱手道:“大哥,兄弟要如何称呼?”

盖天雄手指那少女道:“这是你侄女玉芬,你直接叫她的名字。”

又指着那两个少妇道:“这是我的两个小妾,佩兰、紫霞!”

梅山白拱拱手。盖天雄道:“你大嫂长年卧病,从来也不管事,也不见客,你不必见了,以后有事就找她们三个人。”

盖玉芬笑笑道:“爹!梅叔叔就是您说的那位高手吗?”

盖天雄笑道:“岂止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