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五 章

作者:司马紫烟

黑风双卫夫妇不得不装出高兴的样子,随声附和。

宋开山却十分高兴地说:“二庄主的妙计实在令人佩服,贤伉俪没瞧见方仲瑜得讯后的脸色简直比死人还要难看。”

了空却怒道:“他居然敢骂庄主不够道义,破坏豪杰盟的结义!”

盖天雄笑道:“豪杰盟的结义兄弟本来就是个空头,何况大师回骂得好,他派遣黄河六鬼前来卧底,是他自己不讲道义在先。”

刘素娥道:“庄主是如何与方仲瑜分手的?”

盖天雄沉下脸道:“我警告他小心点,马龙、裘锦枫、赫连达几个人与我还是兄弟相称的交情,我说杀就杀,他如果坚持要跟我作对,迟早也免不了死于非命!”

陈克庄道:“他怎么回答的呢?”

盖天雄笑道:“他没有回答,我又提出条件,限他一个月内,拿了黄河六鬼的脑袋,到洛阳来向我陪罪,否则就拿他开刀!”

刘素娥道:“庄主身在虎穴,犹有如此威风,的确令人钦佩!”

盖天雄笑道:“他敢吗?论本身武功,他敌不过我手中一对铁胆,陕晋二地都是他们手下人自己起的哄,方仲瑜对手下刻薄寡恩,他吓得自保都不暇,还敢来找我麻烦吗?”

陈克庄笑道:“这一来庄主雄风大振,武林之尊,唾手可及矣!”

盖天雄道:“这倒不敢想,我本人一点力都没出,完全是梅老弟居中策划,而且贤伉俪这次也当居首功。”

黑风双卫夫妇只有对人苦笑,刘素娥道:“我们只是依照梅兄弟的指示行事,连头都摸不着一点,而且整天被骆九原困在他家里,对外连络都没办法!”

盖天雄道:“梅老弟的意思就是如此,二位根本不必连络,骆九原自然会替二位代劳,如果不是昆仑大肆宣传,江湖上消息极为灵通,别处怎会毫无警觉,梅老弟认为利用敌人的宣传,才是最好的策略。”

陈克庄道:“梅兄弟把愚夫妇当作敌人了吗?”

盖天雄笑道:“那当然不是,昆仑才是我们的敌方,可是没有贤夫妇搭线,昆仑不会代我们渲染,因此二位当居首功。”

刘素娥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因为盖天雄语多暖昧,使她无从答起。

盖天雄笑了笑,又说道:“当然骆九原也把二位视作仇敌,对你们的话并未深信,所以梅老弟事先将我家里的人派出了一批,走在二位前面,先对武威城中来亮了相,使柳世宗骆九原都虚实莫测,再加上二位的引证,才能使这个疑阵布局成功。”

黑风双卫对之只有苦笑,陈克庄轻叹道:“只是愚夫妇经此一来,与五大门派的人结怨更甚,恐怕以后再也无法作类似的效劳了。”

盖天雄微微一笑道:“怎么会呢?二位并没有骗他们呀!”

刘素娥愕然道:“骆九原并不知道我们也蒙在鼓中,以为我们是故意前去蒙蔽他的,自然对愚夫妇恨之切骨。”

盖天雄一笑道:“不,梅老弟还要仰仗二位在武当以外的各大门派中广为周旋,怎会使二位处此不利之境呢?”

黑风双卫又是一怔,高声问道:“这是怎么说呢?”

盖天雄一敛笑容道:“梅老弟虽然在另三处获得成功,武威仍为必取之地,因为河西四郡都很可能继续与他处联系为我之患,必须取得武威,切断他们之间的连络之可能。”

刘素娥骇然道:“庄主还是要对柳世宗下手?”

盖天雄笑笑道:“是的,这是我们最初的目的,自然非达到不可。”

陈克庄道:“可见昆仑的高手齐集该处……”

盖天雄道:“现在可能已撤走了,他们不会想到我还会进袭的。”

刘素娥惊道:“那还是太冒险了,即使他们撤走了,也必然是聚集在骆九原的家中,呼应极速,随时都可支援的。”

盖天雄笑笑道:“不怕!骆九原调来的高手虽多,他自己也明白,最多只能阻挡梅老弟与李姑娘两个人,并没有包括我们在内。”

陈克庄道:“话虽如此说,但也不能轻敌,骆九原本人就是一把好手,在五大门派中,素负盛名……”

盖天雄冷笑道:“他有种就跟我碰碰看,我不信他能强过我的铁胆去。”

刘素娥道:“庄主追魂铁胆之威固猛不可当,但昆仑的人手比我们多出好几倍,拼起来恐怕讨不了好去。”

盖天雄笑道:“我们的人手也不少呀,我庄里的人有一半在附近,而且梅老弟与李姑娘也带着人赶来了。”

陈克庄骇然道:“他们也来了!”

盖天雄笑道:“兵贵神速,他们在晋陕得手后,立刻就秘密赶到此地,当然凭实力我们五个人已经够了,但梅老弟坚持要来此一行,就是为了支持二位的言行确实,证明二位并没有说谎骗人,只是时间晚了一点,好在二位对骆九原也没有说定在什么时候动手,所以二位大可理直气壮的继续和各大门派往来。”

黑风双卫暗自心惊,但又无可奈何,刘素娥轻叹道:“梅兄弟的安排之绝,的确是没话说,只是他这样虚虚实实,令五大门派起了戒心,以后我们的话再也没人信了。”

盖天雄道:“会信的,少时二位打个头阵,先向柳世宗发动攻击,昆仑如果有人出来干涉,二位明点暗示,把我们集体进犯的消息递出去;劝他们赶紧撤退,他们一定会暗中领情,认为二位确是有意帮忙。”

刘素娥道:“只怕他们不肯撤退吧!”

盖天雄冷笑道:“那就是他们自己找死了,凭我们此刻的实力,要对付整个昆仑都不成问题,何况是几个人呢!”

黑风双卫沉声不语,盖天雄又笑道:“骆九原是个很慎重的人,昆仑的实力固不可轻视,但不会全部拿来对付我们的,所以他目前绝不会与我们正面冲突,二位尽管放心好了。”

黑风双卫心中暗惊,表面上却装作平静,陈克庄笑道:“昆仑目前在此的实力已是等于全数的精华了。”

盖天雄睨着二人笑道:“二位可能还不知道,五大门派的精华人物都不是表面上的几个人,每一家真正的实力都已隐藏起来,以作为更重要的用途,这个秘密只有最核心的几个人才知道,二位在武当不得意,骆九原却是昆仑的支柱人物,一定知道的,二位拿话一点,他自然就知难而退了。”

黑风双卫觉得更心惊了,这个秘密他们是知道的,却没想到盖天雄也会知道,因此沉吟未决,也不知如何是好!

盖天雄道:“昆仑如果不出动暗藏的实力人物,今天必难保得住柳世宗的基业,二位可以问问他是否上算?”

刘素娥道:“我想他不会撤退的,因为他就是怕十八友中造成兼并的局面,才不惜一战,调集高手来此。”

盖天雄道:“此一时彼一时也,现在我们已经造成兼并之局,十八友的地盘,盖某已得其五,他算算就明白是否上算了。”

刘素娥还要问,忽然对面跑来一个黑衣汉子,朝盖天雄打了个手势,擦身而过,装做不认识的样子。

盖天雄笑道:“梅老弟与李姑娘已经到了,二位赶快去吧!我们等半个时辰后,就将全力进攻,目前我们尚不想与昆仑作对,二位可以转告骆九原一声,要战要和,全在他的意思,随他如何决定了。”

说着用手一比,作了个请的姿势。

黑风双卫知道事态严重了,不敢再耽误,陈克庄只得道:“愚夫妇自然竭诚效力,但是昆仑诸人与愚夫妇尚未晤面,只怕难以说得通,动起手来,愚夫妇支持不了半个时辰的。”

盖天雄笑道:“周三去请二位时,骆九原已经知道我来了,在我没有离武威前,他不会放松监视的,因此他随时都会得到消息,二位一动手,他就会露面的,何况梅老弟与李姑娘也赶到了,绝不会叫二位吃亏。”

黑风双卫只得答应一声,双双策马急行。

离开盖天雄等人远了,陈克庄道:“梅山白真来了吗?”

刘素娥道:“照行程来说,似乎不大可能,但他们如果兼程急赶,今天赶到也不是太难的事,只是骆九原太疏忽了,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陈克庄道:“梅山白从未在江湖上露面,谁会注意他!”

刘素娥道:“煞剑李明明可是知名人物……”

陈克庄道:“长安离此最近,铁佛真人兼并马龙后,赶回洛阳坐镇,梅山白与李明明在晋中得手后,立刻赶来此地,根本没有回洛阳,只由铁佛真人放出空气而已,我们把他们的行程从洛阳计起,自然要慢得多,其实我想他们早就来了,只是隐不现身而已……”

刘素娥道:“无论如何,他们要进武威城的,骆九原与柳世宗两方面都密遣耳目,怎会漏过他们呢?”

陈克庄想想道:“我明白了,盖天雄是故意叫周三来找我们的,大模大样地现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以掩护那两个人进来。”

刘素娥一叹道:“梅山白这家伙实在太厉害,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陈克庄道:“怎么办?只有照他的意思办了,希望骆九原能明白一点事理,不要跟他硬来,否则我们就太为难了。”

刘素娥道:“假如昆仑一定不肯罢手呢?”

陈克庄道:“那我们只好拚着抓破脸,跟昆仑干上了,梅山白即使是那个暗中操纵者派来的人,以他的表现,也必能引起那一方的重视,我们把握住这条线索,说不定可以摸出那个操纵者的踪迹,正邪之争,尚未到表面化的时候,胜负之机,全在于谁先露形,我们应该往大处着眼不能在这些小地方计较了,素娥,如果我们与昆仑的人交手,你千万不能敷衍,哪怕伤人也在所不惜!”

刘素娥道:“这样不会引起昆仑的敌视吗?”

陈克庄道:“反正我们拿秘密令跟骆九原打过照面了,他已经知道我们的真正身份,应该会谅解的。”

边说边行,路旁人渐多,各种身份的都有,没一个是他们认识的,他们也不敢再商谈事了。

柳世宗的集贤馆虽在铁佛寺,那儿原来或许有个寺的,只是年代久远,人事沧桑,寺已荡然无存,成为一个空壳,徒具一个铁佛寺名而已,正如柳世宗外号称铁罗汉,他本人却是个十足的俗家人一样。

柳世宗集贤馆较小,门下的食客也没有什么出类拔萃的人物,但豪杰盟中十八友能各霸一方,到少也不是等闲人物。

他们来到集贤馆前,那儿剑拔弩张,如临大敌。

陈克庄故意傲然地在门前驻马,却不下来,沉声道:“黑风双卫请见柳庄主!”

门口的劲装大汉淡然不理,只有一个人道:“老沈你真不长眼,黑风双卫就是叫这两头驴,你别瞧这两头畜生,在江湖上还真有点名气……”

语未毕,身子忽然飞了起来,叭的一声,摔在门前的石板上昏死过去,那是刘素娥用手中的长鞭卷起来的。

她出手既快,又没有招呼,自然使对方来不及准备。

那些大汉没想到他们说打就打,一见同伴受了伤,立刻呼啸一声,各挥兵器拥了上来,一个大汉叫道:“贼婆娘,你敢出手伤人!”

陈克庄一抖皮鞭,在他的头上抽了一条血痕,同时也将他摔落在地,刘素娥的一枝鞭却上下飞舞,挡住攻来的刀剑。

黑风双卫的名头叫起来不够响亮,并不是他们的武功不行,主要是因为他们是武当逐徒。

在流浪江湖的时候,既为正道所不齿,又为黑道所不容,而且他们人孤势单,处处忍气吞声,遂使大家对他们的评价估低了。

今天因为对手是一批未人流的江湖人。又是强豪手下的无耻匪类,再加上他们一肚子闷气无从发泄,何况为了要使事态逼真一点,这一对夫妇手下再不留情,长鞭飞舞,挡者披靡!

没有多久,十几条大汉躺下了一大半,剩下的四五个人也狼狈之极,被他们追得团团转。

这时门里出来了一高一矮两个瘦子!

矮的那个冷冷地声音干笑道:“好威风啊!好煞气啊,二位居然到武威来逞英雄了。”

黑风双卫住了手,看看这两个人倒不陌生,是江湖上颇负盛名一对黑道煞星,高的叫凌风竹韩智远,瘦的叫旱地拔葱管一飞,两个人都是以轻身功夫见称一时,更兼使得一手歹毒暗器,只是声名太狼籍。

因为这两个人不仅好货,还兼好色,仗着轻身功夫卓绝,高来高去,采花劫财,无所不为,不仅为正道所不齿,并且为同道所不容,得罪的人太多了,处处难以立足,才在柳世宗这儿躲了下来。

豪杰盟十八友,原以柳世宗实力最弱,尽管他求才若渴,差不多的好手都被别处拉去了,网罗到手的都是些二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