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六 章

作者:司马紫烟

黑风双卫心中大惊,梅山白则愕然地道:“盖大哥没说呀!”

柳世宗道:“盖天雄不知道,上面因为盖天雄暗藏死士,列为不忠实的部属,有许多事都瞒着他,因此才极力防止盖天雄的实力扩张,像这次骆九原帮我的忙,昆仑是不会同意的,这是骆九原个人的自作主张。”

梅山白点头道:“原来如此,难怪我的计划会行不通,因为我的预料中,昆仑是不会介入的,所以没有请盖大哥前来支援,光是武威一地,我已足可应付了……幸好我还有两下子,将骆九原也杀死了……否则不但自己赔上性命,而更连累了盖大哥,岂不辜负他一片寄重之心!”

柳世宗又是沉重地一叹道:“我实力既失,武功又废了,在那些人眼中已无利用价值,很可能还会被杀以灭口,因为我知道得太多……”

梅山白笑笑道:“那的确是很危险的事。”

柳世宗道:“但是我知道的事对你们很有用,至少可以提供你们不少内情,使你们避免受到一点不可预料的暗算!”

梅山白道:“柳庄主是准备跟我们合作了?”

柳世宗苦笑道:“我现在还有谈合作的条件吗?只是企求你们的保护,但愿盖天雄真能撑得住,将来大家都还有条活路。”

梅山白想了一下才道:“梁总管,武威的地盘由你主持了,这些人手都留给你!”

梁上九又惊又喜,喜的是自己居然能凭空一跃,成为独当一面的主持人,比他以前的地位,不知高出多少倍。

惊的是这个责任太重,尤其是武威与河西之郡接邻,敦煌、张掖、酒泉都是敌对的范围,自己的能力有限,一旦有警,洛阳那边救援不及……

所以他只高兴了一下,随又苦着脸道:“二庄主,您提拔之恩,属下粉身难报,只是属下怕才具有限,万一有负重托,岂不是反而……”

梅山白笑笑道:“你放心!因为柳庄主归向我们这边,方仲瑜他们此刻心惊胆寒,自顾尚且不暇,还敢来找麻烦吗?”

粱上九道:“属下是怕万一……”

梅山白笑道:“我做事只有一万,没有万一,你实在不放心,可以向柳庄主讨教一下,如何确保安全!”

柳世宗沉思片刻才道:“梁总管!你接任之后,立刻派人与守城的门头连络,凡是他所指点的人,你必须设法在离城十里内截杀……”

梅山白笑道:“这有什么用呢?”

柳世宗道:“断绝连络,方仲瑜得不到指示,就不敢妄动!”

梅山白道:“这个门头靠得住吗?”

柳世宗道:“靠得住,这是我的私人,上面并不知道,他的工作就是替我监视上面的使命,凡是上面不经过我而递出的消息,他都能弄到一份,所以方仲瑜那边的事,我没有不清楚的,这个门头每月接受我二百两银子的津贴……”

梅山白笑道:“行了!截杀可不是办法,最多一两次,以后对方改变连络办法,我们反而会蒙在鼓里了……”

柳世宗道:“那二庄主的意思是……”

梅山白道:“留下这条线索,我们先一步得到消息,可以先发制人,如何做法,我会进一步告诉梁总管的!”

柳世宗道:“二庄主的办法必须万无一失才好,而且必须在最短期间,将方仲瑜那边彻底解决,他们的实力很强。”

梅山白笑笑道:“柳庄主设置私人,可见也颇有心地。”

柳世宗一叹道:“没有办法,我如能力不足以兼并别人,只好预防被别人兼并,十八友中没有一个是能自主的,人人都岌岌自危,不得不兢兢业业,以图自保。”

梅山白道:“这就是盖大哥必须力图振作的道理,那批人只是利用十八友作为工具而已,将来功成之后,你们更将危险。”

柳世宗道:“是的!大家都明白,只是无力反抗而已,二庄主尚未深入其中,不知道他们的厉害,以我们这点力量去碰他们,就好像鸡蛋碰石头,不仅如此,连五大门派也有一些在他们掌握之中,像骆九原……”

梅山白摆手道:“好了!不必再说下去,到洛阳之后,我们再从长计议,梁总管,你准备接事,然后将柳庄主的家小备一辆车送到洛阳来,我们跟柳庄主先走。”

柳世宗这时不仅对梅山白的态度改变,称他为二庄主,连带对盖天雄的称呼也改了,连忙说道:“骆九原还有四个人去截杀盖庄主,不会有危险吧?”

梅山白笑道:“不会的,那四个人不会比骆九原高明,盖大哥的武功犹在我之上,他们能逃过盖大哥的追魂铁胆就是运气了。”

柳世宗道:“那就不对了,骆九原既然派他们出去,就有相当把握。”

梅山白笑笑道:“骆九原的行动,我比你还清楚,那四个人的武功并不比骆九原高,而且他们是真正忠于昆仑的,对骆九原支持柳庄主的行为大为反对,骆九原是存心叫他们去送死的,先前我还想不透骆九原的用意,只以为骆九原是要他们去牵制盖大哥而分散我们的实力,现在听柳庄主一说,才明白骆九原是借此铲除异己,以免他的通敌身份被人识破!”

柳世宗道:“可是盖庄主杀了他们,不就是与昆仑结怨了吗?”

梅山白道:“杀了骆九原,已经与昆仑结下了仇怨……”

柳世宗道:“那倒不然,我可以将骆九原的事附同确证,暗中知会昆仑,他们反而会感激我们呢!”

梅山白笑道:“柳庄主,你别想错了,我们并不是投向五大门派而向上面作对,只是创出点成绩使我们能爬高一成,在那批核心人物中分庭抗礼,五大门派仍是我们敌对的,假如用你的方法,我们就要几面受敌了。”

柳世宗一怔道:“那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不知道上面是哪些人,但是我接触到几个二三级的人物,已是绝顶高手,那个圈子是我们打不进去的。”

梅山白笑道:“不见得,当我们握有充分的实力时,这些核心人物都会来拉拢我们的,目前他们尚未得悉,才能维持严密的组织,武林人可以同患难,却不能共安乐,到那个时候,我们再认准一个而拥护他,其余的人就不足为惧了,将来的局势,我们可以坐二望一!”

柳世宗一怔道:“坐二望一?那要求太过高了!”

梅山白道:“不高,当然第二把交椅是盖大哥的,我们只能再退一步,但无论如何,也比各位现处的地位高得多!”

柳世宗轻轻一叹道:“我倒是不敢再往高处想了,但求能保此残生……”

梅山白笑笑道:“柳庄主,你的武功废了还是你的运气,因为你不会再有野心,目前你虽然担点风险,但是你将所知道的秘密都说出来之后,你的地位反而会十分安全,而且越爬越高,说不定会在盖大哥之上,因为你对谁都不会有威胁。”

柳世宗道:“所以我急于将所知的情形告诉二庄主。”

梅山白道:“不!我知道得越少越好,你告诉盖大哥去!”

李明明道:“那不是置盖大哥于险境吗?”’

梅山白笑笑道:“盖大哥决心发动兼并时,已经豁出性命于不顾了,但是他居中主持,手握实权,别人还想借重他,一时不会对他下手,而我们这些实际行动的人,却知道得越少越好,这就是谋略的运用。”

柳世宗轻叹一声道:“二庄主实在是天下绝顶的聪明人,只可惜……”

梅山白笑道:“柳庄主可是觉得相见恨晚?”

柳世宗苦笑道:“早也没有用,我不是那块材料!”

梅山白道:“我不敢妄自菲薄,只身到中原来,是想创一番事业,一开始我倒是想在五大门派中求发展的,可是他们门户之见太深,而且老大自满,对我这个带艺上门半途出身的局外人,不可能会有多大器重,于是我又在豪杰盟中发现十八友的背后,好像另有能人在操纵,而且操纵的手段十分严密高明,只有一个漏洞……”

李明明道:“什么漏洞?”

梅山白笑道:“他们一方面扶持十八友的势力扩张,一面又在暗中制造矛盾,使十八友面和心不和,暗中倾轧……”

柳世宗道:“这是必然的,他们目前不到公开露面的时候,不能统一指挥,如果我们十八人声气互通,他们就无法再在暗中控制了,倒不是怕我们会有异动……”

梅山白道:“可是他们算错了一着,练武的人都是硬骨头,谁肯甘心做奴才,日子久了,大家的反感也会日深。”

柳世宗道:“所以他们要挑起内哄,使人人自危,不作反抗。”

梅山白道:“不敢反抗是假的,但看你们有没有这份魄力而已,我观察的结果,只有盖大哥有此魄力,而且也作了准备。”

柳世宗道:“盖庄主的武功在十八友中最高,上面也对他不放心。”

梅山白笑笑道:“这种不放心已到了担心的程度,盖大哥也有了知觉,我认为时机已成熟,才登门求进,几句话就说动了他。”

李明明道:“梅兄!盖庄主最近这几个月常常心神不宁,对我们也约略透露过他的处境,但没有明确表示,只说可能会有人对他不利,希望我们能帮他一点忙,你一来就获得他如此信任,我的确有点不服气,现在总算明白了一个大概,才知道你能得到器重的原因,但我还是不服气。”

刘素娥笑道:“李姑娘,梅兄弟的武功并不比你强多少,他是以机智和才华而得庄主寄重,最近这几次的行动,你不得不佩服他的策划,的确高人一筹。”

李明明朝梅山白望了一眼,微含情意地笑道:“我不是对梅兄不服气,他岂仅才华过人,武功也值得钦佩,我不服气的是另外的那批人,那批在暗中策动的人,他们究竟有些什么能耐……”

柳世宗道:“这个谁也不知道,因为我们都没有见过主持的人,只与几个四等的执事接触,而这些人的武功已经高不可测,再上面的人简直就不可想像了!”

李明明道:“再上面的主持人有几个呢?”

柳世宗道:“有几个不知道,但绝不会是一个,他们用甲乙丙丁为最高级代名,子丑寅卯为第二等代名,想来总不少!”

梅山白道:“天干有十数,地支有十二数,不过就这么多了!”

柳世家道:“不对,他们是两个代名职称,最高等是天支重叠,如甲甲、甲丙,第二等以天地配合代名,如甲子、乙子,用这个方法计算,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刘素娥一惊道:“十十相乘为百,最高等的就有百人吗?”

梅山白笑道:“我相信不会有这么多,这是故作玄虚而已,有许多代号根本就空着的,没有一个组织能有一百个人具有同等发号施令的权力,在我的推究下,最上层的人不会超过六个……”

柳世宗道:“这倒不错,我接到的指示中,只有两三个代号。可是别的人也有两三处代号,有的与我相同,有的与我相异,河西四郡的指示代号,总数只有五个而已。”

梅山白道:“五个?你们河西四郡中,必然有一个是共有的。”

柳世宗道:“不错,我们四处中只有甲甲这一个代号是共有的。”

梅山白道:“那这个甲甲可能是全体的主宰。”

柳世宗道:“只是一部份,江南六处,则是乙乙主管,对上层人物,我们曾经下过一番推测才判断出不止一人。”

梅山白摇摇头道:“那就麻烦了,除非把十八友的指示代号全部集中,或许能推断出一点梗概,光凭一部分资料是不够的!”

柳世宗道:“推出来也没有用,我们仍然不知道发号施令的总坛在什么地方,那些使者总是突如其来地出现。然后又突如其然地消失,再严密的耳目,也测不出他们何去何从!”

梅山白笑笑道:“你们是怎么被纳入组织的呢?”

柳世宗道:“别人的情形我不清楚,我本人则是十五年前初出江湖时,被几个高手突然制住带到了一个地方……”

梅山白道:“什么地方?”

柳世宗苦笑道:“一家小客栈里,事后我调查过了,那是暂时借用,与组织毫无牵连,在那里我接受指示,然后就源源受到支持,包括金银与部分人才,把我的声名越抬越高,二三年内,十八友次第而起,就是这么简单。”

梅山白笑笑道:“这个组织的策划人倒是相当高明,我虽然无意与之抗衡,但至少也得拿点颜色给他们看看!”

李明明道:“我也有这个意思,武功虽无止境,人的体能总该有个极限,我不相信他们会高到超出人体的极限!”

柳世宗一叹道:“李姑娘,我不是小看你,以武功而言,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