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第 二 章

作者:司马紫烟

梅山听了圆正问他们对少林企图的话,笑道:“目前没有,而且还希望各位振作一点,盖大哥才能慢慢壮大自保,假如你们五大门派一一被削灭了,盖大哥就会成为那些人的眼中钉了,所以我在武威剪除了骆九原,又到此地来剪除圆慧,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圆正沉声道:“那么当盖天雄势力够大时,是否会对少林染指呢?”

梅山白笑道:“有这个可能的!”

少林众僧同声怒哗,梅山白却笑道:“盖大哥最多要你们退出武林,不会来跟你们抢和尚做的,这一点你们是可以放心的,好了!问题替你们解决了,我们也该走了……”

圆正怒道:“你们走不得!”

少林群僧各自围堵四面出口,梅山白一笑道:“你们怎么恩将仇报呢?我不但替你们找出内姦,还帮你们剪除了,

你们反而倒打一耙……”

圆正怒道:“假如那批阴谋者是虎,你们就是狼,虎狼都是一样的噬人凶兽,既然来了,怎么能放你们走?”

梅山白笑道:“老方丈!如果你够聪明,就不该说这话,我不是毫无准备就来的,今天我如果高兴,席卷少林也不是难事,你该打听一下,我扫荡骆九原时并没费多大力气,可是我今天不想碰你们,相反的还帮了你们一点忙,假如我不说穿,这个圆慧和尚很可能在少林将藏经楼与达摩院一把抓住,那对你们固然不利,对盖大哥也不好,是吗?”

圆正道:“你说这些废话干嘛?”

圆智上人却道:“二师兄,梅施主说的不是废话,目前我们尚不宜与盖天雄作对,那是两受其害,反为别人得利的傻事!”

梅山白笑道:“这才像个掌门人的说话,圆正大师,当年你们将掌门位子让出实在是最聪明的事,因为你与那位轻易一死的圆方大师实非其选,当家老师父,我们不但不该作对,某些地方似乎还应该作有限度的合作才对!”

圆智上人冷冷地道:“那不必了,我们没有合作的必要!”

梅山白笑道:“至少你们欠我一次人情,少林是名门正派,应当恩怨分明,如果我有所要求你们没理由拒绝吧!”

圆智上人寒着脸道:“可以,只要能力所及,而又与本门宗旨不相冲突时,我会还你这次人情,施主有什么要求呢?”

梅山白笑道:“现在没有,等以后再说吧,假如我提出要求时,一定是你们可以做而又做得到的,我不会强人所难,叨扰良久,殊感不安,我们告辞了。”

圆智上人淡淡一点头,圆正道:“我送各位出去!”

梅山白也不拒绝,率众告退而出,到了门外,梅山白才走至他的身边,以极细的声音道:“大师!有一件事你错了,当你要求自逐于门户时,可不该说出有什么秘密的,这对你很不利。”

圆正微微一笑道:“我不是傻瓜,我对那秘密一无所知,我故意这样说,就是看看有没有人会在我身上打主意!”

梅山白冷笑道:“你简直是笨透了,谁也知道你身上没有秘密,否则圆慧就不会要杀死你,人家本来并不知道你们有秘密,你自作聪明的结果,反而引起对方的注意……”

圆正脸上一红,梅山白拍拍他的肩膀道:“今后少林可能难以太平,这都是你惹来的,希望你随时注意,少再卖弄聪明了,笨人最宜守拙。”

语毕扬长而去,出到山门之外,梅山白的脸色很难看,而盖玉芬却显得十分不安,连忙道:“梅叔叔,家父并没有骗你,他所知在少林的内姦确是圆方与圆正二人,谁晓得是假的呢?”

梅山白含笑道:“我知道盖大哥不是个精明的人,很容易受骗,但像你这么精明,难道也看不出这是个骗局吗?”

盖玉芬道:“我觉得有问题;因为家父以前与另一方面根本没有连系,自从柳世宗来了以后,家父才以此责询边城,名单是他提出的,连络方法也是他告知的,我唯恐不实,才只请宋叔叔与了空大师前去连络,留叔叔在外面,也是怕叔叔上当,叔叔如此帮家父的忙,我们十分感激,怎会陷害叔叔呢?”

梅山白又想了一下才点头道:“算了!我相信你就是了!”

盖玉芬笑笑道:“幸亏我只请求宋叔叔等人去连络,那个圆慧见事情未如理想,才急于求表现而自泄身份,假如是梅叔叔前去,很可能未等梅叔叔有所行动,就遭受毒手了,他一直派人来问我梅叔叔在那边,我推说不知道,他没有办法,才弄出这场祸事来引梅叔叔出面……”

梅山白笑道:“我知道,他以为我会保护圆正而与少林冲突的,他就可以借少林的力量来对付我了,哪知道他算错了,少林的人并没有如他想像的那般易于冲动,而我先下手为强,更妙的是他一心提防我,没想到我会叫李姑娘去杀他的!”

说着,几个人来到山下,却见盖天雄与铁佛真人神色惶然地站在路旁,见了他们,盖天雄立刻上前欣然道:“兄弟!你安然下来了,我实在不放心……”

梅山白笑道:“大哥也太小心了,兄弟难道连这点小事都办不了吗?轻而易举就将任务完成了,组织在少林的人已经解决了……”

盖天雄摇头道:“兄弟!我不知怎么对你说才好,你走了之后,那边老贼才通知我,他给我的名单是假的……”

梅山白笑道:“你知道真的是谁呢?”

盖天雄道:“那两个老家伙死也不肯说,我跟刘道兄两个人心急万分,拚着与组织翻脸,将他们拿住严刑拷问真情,结果他们熬不住刑,都嚼舌自尽了。”

梅山白道:“大哥真是不会用刑,就该防着这一点呀!”

盖天雄道:“我防到了,在五大毒刑之下,他们说愿意招供我才让他们说话,谁知他们竟嚼舌自尽了。”

梅山白笑道:“以后再有这种情形,首先拔掉他们的牙齿,用葯散掉他们的功力,再给他们一支笔,叫他们笔供……”

盖天雄道:“没有这个机会了,组织再也不会派人来送死了,兄弟,你们上山的情形怎么样了,唯恐你们吃亏,特别跟刘兄赶来,准备支援的,可是碰到周三,把我们拦住丁……”

梅山白笑笑道:“我知道大哥古道热肠,一定会来的,好在事情办得很顺利,所以我先叫周三下来,免得大哥上去

……”

说着移到路旁的一家茶馆中,将山上的情形说了一遍,盖、刘二人听得眉色飞舞,兴奋不止。

刘元泰道:“梅贤弟智勇双全,这一仗打得漂亮极了,昆仑少林的问题都解决了,再把武当的人剪除,剩下的峨嵋与五台两派都不足为论,我们就可以向组织提出条件,要求接管这一个系统了!”

梅山白却道:“没有这么容易,经过这两次的试探后,组织对我们已有了认识,不会再允许我们扩展了,岂仅武当之行难成,连湘鄂地区的四处基地,也不容我们插手了!”

盖天雄道:“那怎么办呢?”

梅山白笑道:“大哥,不要急,现在是组织比我们更急,我相信在最短的时间内,组织就会有新的决定了……”

盖天雄低头沉思,梅山白用手一指道:“大哥!组织的行动比我想像的还要快,已经有人来了!”

盖天雄顺着他的手看去,果然看见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汉子,向海马周三搭讪了几句,然后就离开了。

海马周三却过来道:“庄主,刚才有人通知你与二位庄主,还有刘观主与李姑娘四个人,立刻到泰安城外孔家庄去!”

盖天雄道:“什么人来传话的?”

周三道:“就是刚才那个人,他携的是一块金牌!”

盖天雄道:“什么样的金牌?”

周三道:“跟以前来到庄上的牌子花纹一样,只是换了金质……”

刘元泰笑道:“组织居然以金牌特使见邀,大哥的身份果然不同了”

盖天雄却皱眉道:“我们要不要去呢?”

梅山白道:“去去也好,因为我们想知道组织对我们究竟作什么打算,但是大哥却不便轻易前去,说不定这是个陷阱!”

盖天雄道:“我怕的就是这一点!”

刘元泰道:“盖兄也太小心了,金牌特使是用来邀请组织中高级僚属的人,十八友中盖兄是第一个有此殊荣,兄弟只是跟着沾光而已!”

梅山白笑笑道:“陷阱的可能性固然有,但不会太大,因为大哥现在已是举足轻重的要人,组织也不敢对大哥怎么样的!”

刘元泰道:“是啊!兄弟以为组织必然要对盖兄发表新的任命!”

盖天雄道:“那我就去一趟吧!”

梅山白道:“不!金牌特使如果只为邀集高级僚属而用,大哥大可不必理会,因为大哥的目的不是当个僚属就满足了!”

盖天雄道:“我倒不是争这个,我担心的是组织利用这个机会对付我们,光是四个人,实在不足应付。”

梅山白想想道:“周三,那个人走了没有?”

周三道:“他在对街的茶馆中等小的回话!”

梅山白道:“你去告诉他,说我们准时前往!”

周三答应而去,盖天雄道:“就是准备去,我们也得作个部署!”

梅山白笑笑道:“那是必然的,大哥立刻回程,将全部的人手都召集洛阳,然后等我们的消息,如果我们没有进一步的通知,大哥就动用人手,向最近的基地展开攻击,凡事跟两位嫂子商量一下,她们虽是女流,却比大哥多点主意!”

刘元泰道:“这是干什么?”

梅山白笑道:“这是万一的打算,如果组织真有对我们不利之心,我们也可以还以颜色,给组织一个厉害瞧瞧!”

刘元泰道:“可是上面只是要盖兄去赴约呀!”

梅山白笑道:“盖大哥是群龙之首,他不去,我们也有了保障,更可以利用现在的情势讨价还价,往上进一层!”

刘元泰道:“可是盖兄不去,我们凭什么向组织开口说话呢?”

梅山白笑道:“盖大哥可以派玉芬为全权代表,有关今后的进展,则由小弟与刘道长商量后再决定。”

刘元泰担心地道:“这不大好吧!组织派金牌特使见邀,

已经很给面子了,因为金牌上是个请字,以前的玉牌银牌铜牌都是召字!”

梅山白笑道:“这个请字不是看重盖大哥的人,而是看重盖大哥此刻掌握的实力,以实力之丰,组织才会如此客气,假如我们孤单深入,遭受了软困,就失去了依凭……”

盖天雄道:“我这点实力是老弟捧起来的,倒不如由老弟在外面控制,让我去一趟,要好得多!”

梅山白摇头道:“大哥错了,小弟只能司其事,一切全仗大哥的英名为之号召,如果组织控制了大哥,小弟也只得乖乖听命,何况组织中都是些智武双全的高手,大哥太忠厚了,容易受他们蛊惑,必须由小弟去跟他们纠缠。”

盖天雄沉吟片刻才道:“这也好,不过兄弟一定要小心,我这里全靠着你!”

梅山白笑道:“大哥放心好了,组织对我们一定先存观望之心,等大哥在外面发动时,他们知道情况严重,我们才有谈条件的资格,至于如何发动,小弟有个腹案……”

说着跟盖天雄咬着耳朵,低声商量了一阵,盖天雄连连点头,脸色渐为轻松。

这张桌子上有盖天雄、梅山白与刘元泰三个人,而且他们的谈话很低,为了掩蔽谈话的内容外泄,宋关山与了空、李明明、盖玉芬等人还在一旁故意高声谈笑,以扰乱别桌的入,所以黑风双卫虽然很注意,却一点都听不到。

他们商量出结果后,才把李明明与盖玉芬叫过来,约略告诉她们有金牌邀见的事。

盖玉芬道:“梅叔叔的安排很对,爹是不能去,我去最好,我代表爹的私人身分,梅叔叔负责接洽公务,这与爹亲身参与毫无差别,上面不该有什么非议了!”

梅山白笑笑道:“有也没办法,我们必须要有行动的主权,我这一趟前去,争取的就是这个了,也唯有如此才能使我们不被吞掉!”

李明明却十分兴奋地道:“我终于有机会跟那些人碰一碰了!”

刘元泰仍是忧虑地道:“李姑娘,到了那个地方可不是由你高兴的。”

梅山白却道:“刘道长的话不错,我们不能太过莽撞,但我也赞成李姑娘的行动,不管是谁只要态度上有点不友善,我们先发制人,就给他们一个厉害的,哪怕出手杀人都行,这才表示我们并不是前去做奴才的!”

略加商议后,他们就开始行动,首先问店家打听了孔家庄的方向,店家指示得很详细。

孔家庄是泰安的望族,一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