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11章

作者:司马紫烟

吴向天神色一瞬间变得光采起来,但很快就又黯了下来,轻叹一声道:“不错,但莫问天在二十年前就死了,现在敞人叫吴向天,将来也永远叫吴问天了。”

燕青道:“阁下变姓不易名,总有个原因吧?”

吴问天一叹道:“燕大侠,这是我私人的事,我可以不说吧。”

燕青道:“那自然可以,但有个问题,阁下却必须答复,金陵最有力的镖局不是敝局,既然阁下这口箱子如此重要,为什么不找隆武镖局投保呢?”

吴问天道:“因为他们是天魔教的下属。”

燕青道:“那有什么关系呢?”

吴问天道:“这没有别的关系,因为我知道天魔会主是个重利轻义的人,对方可以出到更高的代价将他收买过去,一个流浪的王孙,一百万是全部的财富,而摄政的王叔却可以出到一千万的高价,所以我不敢去找他们。”

燕青目泛异光道:“你知道天魔会主是谁?”

吴问天点点头道:“不错,举世之间,只有几个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分,我就是其中之一。”

燕青道:“告诉我,只要你告诉我,我发誓用全力送你安抵天竺山上的回寺。”

吴问天道:“可以,但必须在我进入回寺之后,否则我说了出来,只怕活不到明天了。”

燕青道:“这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吴问天苦笑道:“不错,但我与天魔会主有个约定,我若说出他的名字,我立刻就要死,而到明天之前,我还不能死。”

燕青知道他是在故意弄玄虚,要自己为他出死力而已,但也无法勉强,只好道:“阁下千万别忘记这件事,也别跟我开玩笑。”

吴问天道:“大侠请放心,我绝不开玩笑的。我也不是故作姿态,因为我深知天魔会主的厉害,你以为屋中就是我们两个人,但我却不敢这样相信,天魔会主是无所不在的,说不定我一开口,穿心镖就到了,我们两个人都难以活着出这间屋子,我有重要的工作未完成,实在不敢冒这个险,明天午时之后,我就没有什么耽虑了,为感大侠相助之情,我拼将一死,也会告诉你这个秘密。”

正说着,忽然四边人声忽起,吴问天朝窗外张了一张,惶急地道:“怎么?那些人都要走?”

燕青心中有数,笑问道:“什么人?”

吴问天道;“隆武镖局的人,他们不是你请来帮忙的吗?”

燕青道:“你错了,我并没有请他们,他们只是为了好奇前来看一看,因为阁下找上兄弟镖局而漏掉他们,这对隆武景泰两局来说是很失面子的事,他们当然不服气,暗中跟来,看看是怎么回子事儿。”

吴问天道;“那怎么突然要离开了呢?”

燕青道:“谁知道呢,或许他们不想看下去了。”

吴问天恨道:“这一定是任家兄弟向天魔会花了钱,把他们抽走了,我就知道天魔会不是个好东西。”

燕青笑笑道:“阁下找的是我们,又没有找他们,人家没有义务要为你效力,你没有责怪他们的理由。”

吴问天呆了很久,才道:“我这次是自作聪明了,早知如此,拼着冒个险,也要找隆武镖局投保的。”

燕青道:“我不明白阁下的意思?”

吴问天叹道:“燕大侠,你在金陵突然崛起,我正好赶上了,求助之先,我也曾考虑过,找马百平,未必能请得动你,请了你,马百平说不定会义务帮忙的,所以我才找到了兄弟镖局,而且故意说了一些刺激隆武镖局的话,出发启程时,我还以为得计了呢,现在却是失策了。”

燕青冷笑道:“阁下不是找到天魔会主而碰了个钉子吗?”

吴问天一怔道:“谁说的?”

燕青道:“任家兄弟说的,他们已经向天魔教递过招呼,要求别插手这件事,所以你才找上了我们。”

吴问天低下头,道:“事诚有之,但我不放心天魔会主也有一半关系,现在我担心的不是他们撤走,而是怕他们倒过来帮对方的忙,重赏之下,道义宁沦。”

燕青道:“这一点你放心,天魔会主也许会反覆无常,但是夭魔教中的却不全是那种人,尤其是马百平兄,我是信得过的,他可能会受命撒手不管,因为他没有义务要管,但绝不会为对方收买来劫镖。”

吴问天道:“他作不了主,天魔会主的话他敢不听吗?”

燕青一笑道:“阁下对天魔会主捧得太高了,天魔教中的人对这位会主未必如此尊敬,别的人不敢说,至少对马百平兄,我相信他有不受乱命的勇气与魄力。”

吴向天忧郁于色地道;“但愿如此,而且也只有如此希望了,天外双龙已经够难缠了,如果再加上天魔教,那真不敢想像了。”

燕青不理他,走向屋外道:“帮忙的人走了,要动手的人可能随时会到,我在外面照顾着,也好多个警觉,阁下放心,姓燕的受了你的钱财,一定会为你卖命,只要我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会让人动你的箱子。”

他在院子里走了两圈,正在奇怪尤俊为什么不赶来,丁宏等人撤走,证明马百平已经同意了他的计划,但也该叫尤俊前来知会一声呀。

正在犹豫之际,忽然屋顶上冒起一条人影,他连忙纵身迎上,那条人影却扑了下来。

燕青闪身避过,那人落地之后,竟然倒下不动,背上穿了个大洞,正在汨汨冒血。

吴问天一听见响动,连忙也追了出来,一看地上的尸体,不禁失声叫道:“穿心镖,天魔会主来了!”

他翻过死尸一看,却是燕青惊叫道:“鬼手无形钟千里,他怎会惹上天魔会呢?”

吴问天却脸沉重地从尸体上身捡起一张字条,但见上面写着:“先除一人以报故人,金陵敝局当无条件为老友效力,但期三缄其口,否则,王慕毙死回寺,继统之举立定矣,千万之数,逊王必不吝与,以千万之斤,买君一默,并寄语燕青小儿,勿过份好奇而自陷于祸。”

看完后,两个人的脸上都变了颜色。

吴问天苦笑道:“燕大侠,请你原谅,刚才的承诺无法履行了,天魔会这一手很厉害,我实在不敢冒险,如果他对世子下手,即使能奠定大统,到头来也是一场空忙。”

其实他不说,燕青也知道,不能再对此要求了,一个隐姓埋名十多年,为报知己抚孤,拼死为孤儿复国。

这个人的行为已经很可尊敬了,因此他不能去迫害他毁灭他的希望,甚至于连最狠毒的天麽会主也不忍心,否则穿心一镖之下,刚才死的一定是吴问天了。

燕青的心中有点惊骇,也有点庆幸,惊骇的是天魔会主杀人的手法与行动的诡秘,刚才那番话是用极低的声音说的,而自己也一直在注意着外面的动静,谁知,天魔会主仍然在暗中守伺着听见了。

燕青庆幸的是刚才确曾听到了一点声息,但那时他以为是马百平,所以才故意说了几句捧马百平的话,那知竟是天魔会主,所幸的是自己没有表现得太急切,而完全以好奇的姿态去深悉天魔会主一切,因此才没有泄漏身份,避免了一次杀身之祸;而且也哄得天魔会主相信了。

这是以六次惨痛的经验换来的,以往几次,从孤剑林封开始,到震雳剑客楚天涯为止,都是自己太急切了,急切得还没有控制住大势就泄露了身份,换来穿心一镖。

所以这一次,即使金紫燕那样诚恳地对待自己,仍然咬牙狠心没告诉她真相,也正因为如此,才保全了自己。

不过此行总算是有获的,天魔会主出现了,如果有机会,很可能会接触的,到那个时候再说吧。

于是他把吴问天推回屋中,自己横剑守伺着,就这样整整忙了一夜,直到天亮,天外双龙却也并没有来下手。燕青感到有点奇怪,却看见尤俊来了,连忙问道:“是怎么回事?”

尤俊苦笑道:“事情很凑巧,我去找百平兄时,他同时也接到天魔会主的示谕,要把人全部撤离客栈。”

燕青却浅浅地道:“我知道,天魔会主也到过这里,还杀了一个人。”

尤俊立刻紧张起来,一下谁字还没有问出口,燕青却接口说了下去,道:“他用穿心镖杀了钟千里。”

尤俊吁了一口气道:“难怪大家空忙了一场,也害得天外双龙在对面白等了一夜,他们明明看见这儿的人撤走了不少,却一直等不到钟千里的信号,所以才没有动手。”

燕青哦了一声道:“早知如此,昨夜我就放心睡觉了,兄弟套上车,我们走吧,还有几个时辰,我们要赶到天竺山呢?”

尤俊道:“可是丁老爷子他们都不知道上哪儿去了,连马百平兄也不知去向,就只我们两个人上路?”

燕青笑道:“自然是我们,隆武并没有义务要帮我们,连你也可以不必去的,但马百平把你留了下来,就麻烦你赶了车子吧,万一需要动手,你可别插入。”

尤俊急道:“那怎么行,你不是要单身应敌了。”

燕青一笑说道:“也不至于,这位吴先生的身手绝不在我之下,我们有两支剑,大可以闯他一闯了。”

尤俊还要多问,燕青却催着他去套车了,趁着苍茫的曙色,他们急急地向天竺而去。天竺山的两湖之侧,也属于两湖的景色,有名的飞来峰就在天竺山上,他们的目的地是法相寺,原是一所佛寺,这次却为回疆圣憎林格沁借居,而且回族的僧官也驻驾其间,所以附近已无游人。

车到下天竺,寺已在望,吴问天紧张得直往下淌汗,尤俊也十分紧张地道:“柳浩生怎么也没来接应。”

燕青却笑道:“他是天魔教里的人,自然要接受教会,也许会来,也许不来了,我们不必寄望于他。”

驱车继续上前,山腰里突然跳出两个人,正是天外双龙任氏兄弟,燕青离车仗剑迎上道:“二位来了,是不是打算劫车?”

任兆亮道:“阁下明白了就好,燕青,我们不想与你为难,只要你袖手旁观,所有的损失,我们会加十倍偿还。”

燕青道:“那是五百万呢?”

任兆亮道:“就是五百万,分文不少,我们可以立时奉上。”

燕青笑笑道:“钟千里昨晚死了,二位省下了三百万,难怪今天大方起来了,只是你们没想到,金银有时也买不到一个武士的人格的。”

任兆元脸色一沉道:“大哥,别跟他喀苏了,天魔教已经答应撤出人手,就凭这小子,我们何必还要花费这么多银子,上!”

他很少开口,也很少说废话,他的意慾多半以行动来代替了,一个上字才出口,人与剑已如闪电般的冲到了!

燕青长剑及时封出,呛嘟声中,两人各退一步,看上去时功力悉敌,但燕青是被动的,在对方的冲力下只退一步,就表示内力比对方略胜一筹。

任兆无微微一怔道:“小子,看来你倒还有两下子呢。”

燕青笑道;“你们天外双龙也不是浪得虚名。”

任兆元怒哼一声,剑若惊虹,又罩了上来,燕青劈手迎上,立刻展开恶斗,任兆亮却利用了这个机会,直扑车门,吴问天不敢离开身畔的箱子,就在车上拔剑迎敌。

任兆亮连攻几次,都被挡了回来,心中焦灼叫道:“老二,你快点把那小子解决了来帮我。”

则完这句话,他回头看了一下,脸色大变,因为他看见任兆元的剑已被燕青压在下风,根本无法脱身,任兆元心里更急,大声叫道。“大哥……召帮手吧,我们招呼不了!”

任兆亮撮口发出一声口哨,密林深处,跳出五六条人影,个个都蒙了面,但身材高大,手中的兵器都是天方草原上的弯刀,宽窄如剑,比剑弯,却又比剑柔韧,两方的冶金术别有异术,铸出的兵器的确胜过中原。

吴向天一看就叫道:“燕大侠,这些都是回部的高手,你快来帮助我。”

燕青连忙一剑格退了任兆元,冲到车旁,那六名蒙面人已扑了过来,燕青连忙挥剑格敌,才发现吴向天并没有虚夸,这些草原上的武士,的确够得上是绝世高手四字。

一对一,他有把握取胜的,但以一敌六.他只能自保而已,想取胜就难了。

正在情况万分紧张的关头,忽然冲出了一批蒙面入,一个抵一个,将那些草原高手分别拦住了。

另一条蒙面汉子,手使长剑十分饶勇,把任兆元一剑格退,跳上车子,朝尤俊喝道:“走!”

那是马百平的声音,同时递了一张字条给吴向天道:“你看一看,可以接受,我们就全力支持,否则我们只好撒手不管了!”

吴问天惨然地点点头,燕青这时也脱身跳上车子,连忙问道:“吴先生,纸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