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13章

作者:司马紫烟

燕青则因为尤俊惨死,也是一脸愤色。

良久之后,柳浩生右拳一击左掌道;“我不杀马景隆这老贼,誓不为人。”

龙雨田道:“庄主以为这又是马景隆所为吗?”

柳洁生道:“不是他是谁?他叫燕大侠传来纪子平死讯,算准我们一定会去探看的,趁机调虎离山,袭毁红叶庄。”

燕青想了想也有可能,但又问道:“庄主,红叶庄中阵图遍设,外人不轻易进入,庄中人也不会通敌,天魔会尝试了多次都没有成功,这一次又怎么能够长驱直入呢?”

龙雨田道:“对啊!而且从这么多处火起,这么多的人被杀之状推测,绝非一人所为,时间又那么急促,一定要很多好手才可以完成的。”

柳浩生说道:“天魔教各处的分坛中,以金陵分坛的实力最强,十杰之外,还有五鹰五兽,都是一流的好手。”

燕青答道:“但尤俊是他们自己人,怎会对他下毒手呢?”

柳浩生答道:“尤俊死于穿心镖下,别人恐怕不知道?”

龙雨田道:“可是十杰的方天戟薛依是庄主生死至交,他难道也会对庄主出手吗?”

柳浩生道:“他见了我,或许会手下留情,对其他的人就无此顾虑了,他只有听命的吧。”

燕青道:“这事是否为金陵分坛所为,很容易查证的,他们与兄弟都有交情,尤其是薛依与火龙神丁宏两位老前辈,与兄弟的交情很深,对尤兄更为顾借,兄弟把尤俊的死讯告诉他们后,不难问出真相。”

龙雨田说道:“庄主自己也可以去查证的,庄主在杭州四郊都设有耳目,金陵的那些人行踪,一查就可以知道了,目前最需要推测的一个问题,就是来人如何进人红叶庄的,如果不悉途径变化,根本就无法通行……”

柳浩生皱眉道:“不错,庄内的女孩子从不与外人接触,绝无通敌的可能,难道是尤俊把消息传出去?”

燕青道:“尤兄是绝不会的,在下可以保证。”

龙雨田道:“不错尤俊自己也死于穿心镖下。”

柳浩生接口道:“杀人灭口,是天魔会主的一贯作风。”

龙雨田忽然道:“还有一个人,庄主把他给忘了,此人不但进入红叶庄,而且还住了一天一夜,如果他是有心而来,足够把庄里的虚实摸清楚了。”

柳浩生道:“龙兄所说的是莫梓,他是一个窝囊草也。”

龙雨田道:“可是除了尤俊以外,就只他最有可能,尤俊是薛依引进的,且薛依与庄主为生死至交,在庄主前既然保证过,自然不可能,剩下的可疑人物,就只有这一个了、”

燕青心中一动道:“这倒颇有可能,兄弟镖局在金陵一直与隆武采取不合作的态度,可是他们没受到排挤,在别处是不大可能,而且他们在江宁主动地找我。并请我劫取隆武的镖货,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一点。”

柳浩生道:“这两个家伙始终不成材,我想以为他们不足注意。”

龙雨田道:“庄主这么想就错了,大好之人,往往宜作伪善,他们利用这种不受注意的身份,在暗中作恶才真的可怕。”

燕青道:“我立刻回金陵去作一次调查,天魔会杀死了尤兄,为了这一点,我也不能放过他。”

柳浩生道;“我立刻召集弟兄,誓必血洗金陵。”

燕青忙道:“柳庄主千万不能鲁莽,万一不是金陵分坛所为,这一来岂不正中了夭魔会借刀杀人之计,因为根据兄弟的观察,金陵的马百平对天魔教也有不臣之心,说不定这正是天魔会~石二鸟之计。”

柳浩生道:“那我们究竟该怎么办?”

燕青道:“庄主可以召集手下弟兄,待机而动,兄弟与龙先生分先后回金陵,龙先生暂不露面,等兄弟把事情探个水落石出后,再转告龙兄,庄主则派人跟龙兄连络好了。”

龙雨田道:“这也是个办法,这样吧,在下乔装前往,就住在花家姊妹的家里,燕老弟探得消息后,就到花家来跟在下碰一碰面,如果有所行动,在下再通知庄主。”

柳浩生想了一下才道:“好!就这么办吧,我要立刻把弟兄召集起来,再慢一步,说不定他们就会被天魔会—一化整为零地吞掉了。”

龙南田道:“庄主还要注意一件事,天魔会除了穿心镖外,还会用含沙射影杀人,那更为难防,兄弟这儿有一个方子,专解各种剧毒,庄主迅速配制好了,每人每天须服一丸,就不怕含沙射影的暗算了。”

说着又述了几味葯品,并说明了制法,才跟柳浩生分别,各骑了马,与燕青一送向金陵而去。

在路上,龙南田道:“柳浩生想算没嫌疑了,尤俊被杀的时候,他跟我们在一起,这至少证明他不是天魔会主。”

燕青却凝重地说:“不见得,马百平告诉过我,天魔会有许多杀手作替身,我看过尤俊的尸体,虽然同是穿心一镖,手法却不如纪子平身上的俐落,绝非同一人所为。”

龙南田一怔道:“老弟认为他仍有嫌疑吗?”

燕青道:“是的,在真相未明前,我对任何人都不放松。”

龙雨田道:“他若是天魔会,怎么舍得自毁红叶庄呢?”

燕青道:“我说不出原因,可是他在创业中的那番言词,未免太令人起疑了,他似乎硬要让我相信天魔会就是马景隆,就是一个疑点。”

龙雨田道;“老弟为什么不拆穿他的谎言呢?”

燕青道:“我不想表现得太精明。”

龙雨田道:“我还是不信,我要再去看看那所别庄中,到底是否如他所云有那么多机关,这很重要,如果真的有问题,我就可以在他身上下功夫了。”

燕青道:“现在去恐怕已经迟了。”

用手一指,果然别庄处也是火光冲天,龙雨田不禁长叹一声,垂头无语,燕青道:“先生不必丧气,好在我们心里有个底子,柳浩生烧了别庄,是怕我们前去查证,先生把含沙射影的解方给了他太冲动了一点,以后干万要小心,别让人知道你是造化手,否则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龙雨田只有一声长叹。

燕青回到兄弟镖局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莫梓的消息。

兄弟镖局此刻的规模比先前神气多了,居然有了几个镖伙;他一问莫梓,得到的结果是还没有回来,心中微感奇怪,因为莫梓比他先离开红叶庄,怎么会还没有回到金陵呢?难道他真的是天魔会的秘密心腹吗?

莫氏兄弟在金陵另有居处,他叫一名镖伙带他去到莫家找莫桑,那是座落在丹凤街上的一座老宅子。

房子虽然很古旧,却十分宽大,也很深,可是住的人却不少,这名镖伙叫老钱,在兄弟镖局很多年了,从莫氏的上一代时,就在莫家做事。

燕青打量着这宅中的形形式式的住客,不禁奇道;“老钱!这些人都是莫家的亲戚吗?”

老钱摇摇头答道:“不是的,东家的人很少,大当家有了家,生了一子一女,二当家的到现在还打着光棍。”

燕青道:“那他们家里怎么会住了这么多人呢?”

“老主人在世时,家景还过得去,攒钱买下了这座宅子,小主人接着创下了兄弟镖局,前些年还可以撑持,自从马家的景泰隆武两家镖局开了之后,一连七八年都没有生意,不堪赔偿,人头散了,二位当家的为了把门撑下去,不得不把祖宅分租出去来撑持这个局子,这些人头是租客,就靠他们租银来撑持局面的。”

燕青哦了一声道:“老主人家里也没什么人,干吗要买这么大的房子呢?”

老钱道:“老主人开设莫氏镖局的时候,局里用了几十个人,他们的家小都住在一起,所以房子买得大一点。”

燕青道:“现在局里还有多少旧人呢?”

老钱一叹道:“早就遣散光了,就剩下我一个。”

“你成家了没有?”老钱摇摇头道:“没有,我好赌,又爱玩,赚的几个钱还不够一个人花的,那能成家呢!不过,总镖头来了之后,情况好多了,不但例银加倍,而且花红也多了,我想再过几个月,就有能力成家了。”

燕青看看四周道:“这儿住些什么人呢?”

老钱道;“不晓得,我一直住在局子里。”

燕青道:“光靠租房子能有多少收入?”

老钱道;“不晓得,不过这房子能够分住二十多户人家,每家以十四两银子计,也有二三百了,这是一笔大收入。”

燕青点点头道:“不错,我看这些住家都很丰实,差不多每家都有佣人使女,至少也要付上十两租银。”

穿过十几重院落,才来到莫桑的住屋,那是一所独立的小院,用短墙隔开,门关得很紧。

老钱敲了半天,才有一个老妇人出来开了门问道:“谁啊?什么事?”

看是老钱,才哦了一声道:“老钱,你不在局子里,到这儿来干吗?”

老钱道;“费大娘,局里的燕总镖头有急事要找大当家的。”

老妇朝燕青打量了一下道:“大爷不在家,多半是在局子里。”

燕青道;“那我就请见莫大嫂。”

老妇道:“局里的事,我们家大娘子是从来不过问的,请这位相公原谅,您还是到局里去等大爷吧。”

燕青道:“我与莫大兄谊屈居停,情如兄弟,理应拜嫂夫人一番,再者我确实有很重要的事。”

老妇道:“对不起,大娘子身体不舒眼,请相公改天再来吧。”

说着把门又关了,老钱叫道:“费大娘,燕总镖头是局里的贵宾。”

可是那老妇再也不理,老钱回头苦笑道:“总镖头,这老婆子是大娘陪嫁过来的,又蛮横又不讲理,您千万别见怪。”

燕青前后看了一眼,回身走出门口道:“没关系,我在这儿等好了,老钱,你到局里去看看,大当家的回来没有,要是没回来,你再到处找一下”。

老钱道:“你回局子里等不好吗?”

燕青沉下脸道:“不行,这是有关整个镖局的事,或许还会牵连到莫兄的家人,我必须在这儿等着。”

老钱一听脸吓得变色了,连忙道:“究竟是什么事?”

燕青道:“我没有必要告诉你,看见了莫大兄,叫他快回来,我在这儿等着,免得他回家时错过了。”

老钱急急地走了。

燕青在街下向四处闲眺,忽然看见一家南货号,遂进去买了四斤的燕窝,要了几张披,写了几句话,交给柜上道:“请贵号将东西送到四处地址去。”

店价看了那四个地址,脸色微动道;“客人请到柜上坐一下,小号的燕窝好货不足,要到另一家分号去取来。”

燕青道:“照地方送去就是了,我没时间。”

店伙道:“客人,这是贵重货品,总要过目后才行。”

燕青无可奈何地道:“好吧,要多久。”

店伙道:“很快,分号离此不过三条街。”

他把燕青带到后面的店里,燕青低声道:“留神后面,有没有盯梢。”

店伙道:“您放心,柜上还有人会留神的。”

燕青道:“不,我必须现在知道,你出去问问,立刻回报。”

店伙立刻回身走了,燕青站了一会儿,却见一个老者进来,正是青萍剑史剑如,不禁微怔道:“史老爷子,您怎么也来了?”

史剑如笑道;“这是我开的铺子。”

燕青哦了一声,史剑如又道:“老弟找到了这儿,总算大家都明白了,你可真会掩饰,几手横波剑式,把我都弄糊涂了,实在摸不清你的身份,老朽知道沈三没有传人,老弟又把陶宏杀了,老朽力加掩饰,以为你是自己人了,那知道你又拒绝入天魔教,老朽以为弄错了,正待向九老会去查访。”

燕青道:“前面六个人都是进入天魔教而败露行迹的,所以这次改变方针,从侧面着手了。”

史剑如道:“会中怎么没通知一声,弄得我一头雾水。”

燕青道:“那是我临时决定的,因为我发现马百平与金紫燕都有叛意,假如加入进去,说不定会被他们牵连出来,倒不如从旁侧击的好,史老有何进展。”

史剑如道:“老朽虽然身列护法,但是一无所知,我们是被马百平拉进来的,只知道马景隆没问题。”

燕青道:“很难说,倒是小的才真是没有问题,这一趟余杭之行牵出了很多事,也许已经很接近了。”

史剑如一惊道:“余杭发生了什么事?”

燕青激动的道:“纪子平与尤俊都死了,死在穿心镖下。”

史剑如惊道:“怎么这两个人死了,他们不该的呀,老纪近两年不大对劲,跟总坛好像走得很熟络,因此他年年大比,都是最后一名,都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