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14章

作者:司马紫烟

直到她说话的时候,才侧过脸来道:“我们家大爷常说起燕大侠对寒家的照顾,感激得很,只是我身体一直不太好,常年吃葯,所以没有去拜谢大侠,真是失礼得很。”

她身上还带着一股浓重葯味,但闻在燕青的鼻里却又一惊,这不是寻常的葯味,而是一种毒味,这种毒葯不是害人的,而是用以催发人体内的潜能,发挥到极大限度的葯,同时更能使人的肌肤坚韧如熟革的一种神奇葯水,用以浸抹表皮后,就会有那种结果。

只是用葯后,人的寿命会因此减促,性情会因而改变的十分凶残,已经渐趋于烟没了。

燕青这才明白眼前的连洁心何以会由丰腴变为如此地瘦削,而莫大娘子何以要深居简出,不大见人。

最主要的原因,大概就是怕被人看出使用这种葯物,虽然已识者无多,仅有老一辈的有数个名医家才能辨识了,但燕青偏偏就是识得一个,而且是曾经见过连活心,知道她是唯一特征的一个。

更是最细心的一个。

从连洁心的姿态与习惯,燕青看出连洁心必是这宅中最有权的一个。

假如这儿真是天魔教总坛的话,她即或不是天魔会主本人,也必是相当重要的核心份子了。

为了要证实起见,他要在莫梓身上做文章了。

所以他谦逊了几句,随即把话转为莫梓身上,由红叶庄的被焚,谈到柳浩生的怀疑的证据。

说话时故意对着莫桑,不去看连洁心。

但连洁心忍不住道:“这个家伙太没道理了,我们家二爷就为了到过他庄上一趟,就担上了嫌疑吗?”

燕青道:“这倒难以怪他,红叶庄中遍布阵图,莫二兄是多年来,唯一进去过的人。”

连洁心道:“怎么是唯一进去过的一个呢?燕大快与哪个姓田的不也进去过吗?”

燕青道:“不错,可是我们与柳浩生同时离开,始终与柳浩生在一起,绝不可能是放火杀人的凶手。”

连洁心道:“燕大侠是不可能有嫌疑的,至于那个姓田的就靠不住了,他可以把消息透露出去,叫别人前去呢。”

燕青道:“田雨龙是柳浩生最信任的人,如果要摧毁红叶庄,早就可以得手了。"

连洁心道;“那倒不一定,他以前动手,嫌疑就在他一个人的身上,等到有别人进去过,他就可以推到别人身上了。”

燕育道:“但是红叶庄的布置是活的,时常更换,除了亲自进人的人引路,即使画了图形,外人也无由尽悉其中的奥妙,何况还有一个证据,莫二兄的嫌疑更大了。”

连洁心忙问道:“什么证据。”

燕青道:“尤俊被杀死后,尸体下有一个血写的莫字。”

莫桑连忙道:“不可能。”

连洁心冷冷地道:“你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莫桑似乎发觉说溜了嘴,连忙道:“我是说老二从来也不懂使用暗器,怎会用穿心镖杀人呢。”

连洁心冷冷地道:“尸体下有个莫字,显然是死者死前留下的,这难怪会引起人家的怀疑。”

莫桑道:“这……也许是别人嫁祸。”

连洁心道:“大爷,这个固然有可能,但你们兄弟俩是名不见经传,穷得发霉的镖客,谁会故意来陷害你们呢?”

莫桑急急道:“洁心,你是说老二有问题吗?”

连洁心哼了一声道:“平常我不便破坏你们兄弟的感情,现在生了事,我不能不说,他这几年是有点问题,经常三五天不回家,我问起他来,却又言词支吾,现在发生了这种事,而且牵连到家里来了,你总得作个交代。”

连洁心道;“把他找到,叫他跟人家在外面把问题解决了。”

莫桑讷讷地道:“我上哪儿找他去?”

连洁心道:“知弟莫若兄,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旁边忽然有人插口道:“大爷不妨到秦淮河畔去问问,二爷多半是在那个姑娘的香巢里。”

连洁心道;“是啊,我还没有跟你说呢,他经常醉醺醺地回家,身上还带着红一块,白一块的脂粉……”

旁边的人接口道:“二爷这么大了,不肯好好成家,却到那些地方去鬼混,家里穷得靠租房子来维持生计,但他不该把祸事引到家里呀,大娘子身上有病,何况还有小的,咱们可不能跟着受累,大爷说是不是?”

说话的是那个费大娘,这老婆子不知何时掩了进来,连燕青都为之一怔,因为他一直很小心,虽然是面对莫桑时居多,但耳朵始终留神听着身后,费老婆子居然能悄无声息地来到身边,这份轻功就够瞧的;由此益发可以证实她就是那堕岩未死的飞天夜叉费瑾了,因为她得到这个外号,一则由于手段狠毒,再者也因为轻功卓绝。

莫桑的脸上直淌汗,因为听连洁心的口气,似乎准备把莫梓当作牺牲交出去了。

他沉思了片刻才道:“我不能这么做,他是我的兄弟……”

燕青道:“莫大兄,这可顾不得什么兄弟之情了,假如莫二兄真是有问题的话,还是要他出头跟柳浩生解决一下的好,何况他又杀死了尤俊,弄得我对隆武镖局也不好交代,因为尤俊是我向马百平请求帮忙的。”

连洁心道:“你看,连燕大侠都这么说,你那兄弟真不是东西,人家姓尤的是为咱们局子卖力,反倒害了人家一条命。”

燕青又道:“柳浩生与马百平还有点隔阂,可是尤俊一死,他们可能会连成一条阵线了,尤俊在局里的人缘很好,几个老的都很喜欢他,我们可惹不起。”

连洁心忙道:“燕大侠,这就麻烦你一下,陪同我家大爷去找到老二,叫他向人家作个交代吧,千万别吵到家里来,我们倒也罢了,那许多房客受了牵连,可真对不起人了。”

燕青想想道:“也好,只是大嫂,依小弟的意见,那些房子还是收回来吧,别再租给人,目前镖局的营利收入已经很够了。”

连洁心忙道;“燕大侠说的是,我是想到房子太大了,家里人口少,住不了这么多,租给人家住也热闹些,不过最近我一定要他们搬走,干了镖行这一行,总免不了要得罪人的,万一绿林人,寻仇上门,可真对不起街坊了。”

燕青道:“那个龙雨田已经到金陵,兄弟这就去找他,叫他劝阻柳浩生暂时忍一忍,我们尽速把莫二兄找到……”

连洁心道:“那就麻烦燕大侠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敦促外子,只要老二一回来,捆也把他捆了交出去就是。”

燕青道:“其实大家也不会为难莫二兄的,他一个人闯不了那么大的祸,大家追索的是主使他的人。”

连洁心道:“那我们就不管了,反正他闯的祸与我们无关,我们不能跟着他受累。”

燕青站起来道:“莫兄,我们就出去走一趟,你找令弟,我找龙雨田,而且还得跟马百平打个招呼。”

莫桑无可奈何地起立,燕青又道:“大嫂,我们走后,你最好还是到别处去躲一躲,柳浩生那家伙很难说,万一他不听劝找上了门。”

连洁心目光一瞪:“金陵城可是有王法的地方。”

燕青心中暗笑,天魔教也讲王法了,口中却道:“大嫂,那班人都是亡命之徒,跟他们还能讲王法吗?他们不惹官府,已经是好的了。”

费老婆子却道:“大娘子,我们这两个女流之辈,怎么去跟那些强盗理论呢,燕相公说得对,还是先躲躲吧,大爷,回头我们到舅老爷家里去住两天,等事情清楚了再回来。”

莫桑只是点头,却默然地跟着燕青出了门,也没骑马,牵了马匹,向前走着,又来到了那间南货店前。

却见史光超仍是伙记打扮,迎了出来道:“燕爷,有位田老爷要会您。”

燕青道:“田老爷?我不认识这个人呀。”

史光超过:“他说是从杭州来的。”

燕青哦了一声道:“是田雨龙,莫兄,我们一起去见见他,把话跟他说清楚了也好,兄弟保证与莫兄弟绝无关系。”

莫桑正在犹豫,燕青道:“莫兄尽管放心好了,躲着他们不是办法,把话说开了,柳浩生还肯讲道理。”

不由分说,拉着莫桑的手就向店里面去,才跨进门忽然一个汉子从后面追上来叫道:“莫大爷,费老奶奶有事请您快回去。”

燕青回头道:“我们有正经事,叫他等一下。”

那汉子又叫道:“大爷,这家店里有问题……”

莫桑闻言正待挣扎退后,但燕青的手指突然加了劲,莫桑的身子一软,半点力气都用不出来了,被燕青拉到了店中,那汉子见状脸色一变,连忙退走了。

燕青转到店后,首先封住了莫桑的穴道,然后对史光超道:“你去追上刚才那家伙说一声,就说莫大爷有话,他不能眼看着同胞兄弟牺牲,决心不回家了。”

莫桑穴道被制,口还能说话,连忙叫道:“燕总镖头,这话是怎么说呢?”

燕青不理他,继续对史光超道:“恐怕他们会逞强抢攻进来,这儿的人手够吗?”

史光超道:“爷放心,田老爷子与马总镖头带了人手都集在附近,柳庄主的大批人手也立刻就可到。”

燕青道;”那还差不多,说不定对方会迅速撤退,盯住他们。”

史光超道:“如果他们分散了,恐怕人手就不够了。”

燕青道:“那就专门盯住莫大娘子与那个老婆子,而且要你自己去盯,对方是两个绝顶高手,你最好先走一步,等着往莫愁湖的路上,她们一定是往那儿去,看准她们落脚在哪一家,不要妄动,立即传信回来。”

史光超答应着去了,莫桑睑色大变道:“燕兄,这是做什么?”

燕青微笑道:“莫兄,你比我更加清楚,还问我干吗?”

他拉了莫桑,直走进后院的密室中坐着四个人,马百平、金紫燕、史剑如与龙雨田,

看见燕青带着莫桑进来,马百平立刻问道:“燕兄,结果如何?”

燕青道:“莫氏大宅的确是卧虎藏龙之地,但不知是否即为天魔教总坛,这要我们莫大侠来解答了。”

莫桑连忙道:“燕兄,你究竟说什么?”

燕青冷冷地笑道:“莫兄,你何必再隐瞒呢,令弟泄了行藏,尊夫人已经打算把他牺牲了,刚才我叫史兄弟去递了话,恐怕尊夫人连你也不放过,据兄弟的观察,尊夫人对你并没有多深的伉俪之情。”

莫桑垂头丧气半晌才道:“你们是九老会的人?”

史剑如道:“只有老夫一个人是,马老弟与金姑娘是天魔教中的人,田兄是柳浩生的生死兄弟,不过目前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人,决心要击溃天魔教。”

莫桑目光投注在燕青身上道:“燕大侠,你呢,你是不是九老会派出来的代表?”

燕青摇摇头道:“不是,我只是个爱管闲事的江湖流浪汉而已。”

莫桑轻叹道:“那我们就弄错了,我们一直以为你是九老会派出的代表,像以前那六个年青人一样,所以才要我们设法接近你,设法从你身上,套出九老会的主持人是哪些。”

燕青笑道:“这一点你们是错了,不过,别的都没错,我虽不是九老会中人,却是反对天魔教的人。”

莫桑道:“那我还是不能说出来,除非得到九老会的支援,凭这些人力,仍是无法与天魔教一抗的。”

史剑如道:“老夫是九老会派遣在金陵地方的连络人,你放心说出来好了,老夫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莫桑摇摇头道:“史老在金陵地方有多少同伙。”

史剑如道:“如属必要,一天之内,可以调集九老会中全部主力,因为据我们判断的结果,天魔会主在附近现身的次数最多,早已慢慢地把人力集中过来了。”

莫桑眼睛一亮,却又摇头道;“一天,太迟了,等你们人力调齐,天魔会主就走了。”

马百平道:“在九老会主力未齐之前,金陵分坛与杭州分坛的人力都集中在此,足够把天魔教的人截留下来。”

莫桑冷笑道;“马老弟,你太过信任自己了,金陵分坛的人你都能够控制吗,别忘了你也是天魔教中的一员。”

马百平道:“我当然知道在金陵分坛中,至少有一半的人靠不住了,何况还有杭州的人。”

莫桑道:“柳浩生与天魔教的关系更密切,他会支持你们吗?”

龙雨田道:“我相信会的,天魔教对柳兄的控制不为不密,但不该焚了他的红叶庄,想完全地控制他,逼得他倒戈。”

莫桑想想又道:“马老弟,你把所有的人都控制了没有用,有一个人你控制不了,就仍然脱不出会主的掌握。”

马百平冷笑道:“你说的可是家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