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18章

作者:司马紫烟

龙雨田与怜怜惜惜追了出来,燕青的身子只剩下一个小黑点了,龙雨四顿足道:“这小子当真以为自己是神仙了,上次是他运气好,才没换上穿心一镖,又去讨死去了。”。怜怜一笑道:“老爷子,您当真以为他有危险吗?”

龙雨田道:“怎么没有,隆武镖局的每个人都在找他。”

怜怜道:“但未必见得每个人都想杀他呀。”

龙雨田道:“不错,金陵风云十杰已去其二,其中还有九老会中人,可是谁知道哪几个是铁骑盟中的人呢?那些人不会放过他的,尤其是马景隆。”

怜怜道:“除非史剑如也被铁骑盟收买了,否则他是不会有危险的,因为史剑如已表明了九老会的身份,却没有说出他是九者会中人,目前他是安全的。”

龙而田道:“我想马景隆已经知道了,否则怎会让陈亮在这儿等着他呢?”

怜怜摇头道:“不,陈亮只是听得王一剂的通知我义父要在此会见一个重要的人,都不知会见的是谁,否则他们不会如此轻心,只给了一个陈亮前来,因此燕爷的身份虽然在怀疑中,都一时还不会有危险。”

龙雨四道:“万一史剑如也被对方的挟制而归拢了呢?”

怜怜道:“或许有此种可能,但成分很少,如果青萍剑也被对方拉了过去,他们就会猜到十之八九,燕爷会到这儿来,也一定会严阵以待了,更不会让陈亮单独一人来冒充王一剂了,由此可见这秘密还没有泄漏。”

龙雨田道:“那么燕青是上哪儿去呢?”

怜怜想想,道:“有两个最可能去的地方,一个是去看史剑如,提高他的警觉,一个是去看金紫燕,进一步去了解马景隆。”

龙雨田道:“那么我们也跟了去吧,我实在不放心他。”

怜怜道:“也好,我们分头去两个地方看看,您去访史剑如,我们到金紫燕的香闺去看看。”

龙雨四道:“他会去找金紫燕吗?难道他不知道金紫燕是马景隆的女儿。”

怜怜笑道:“当然知道,不过金紫燕不会害他的,他已经当着马百平的面求过亲,要娶金紫燕,在女人说来,未婚丈夫比父亲重要得多,何况金紫燕与马景隆自小失散,最近才认了亲,感情上更为淡薄。”

龙雨回想了一下道:“好,那我们现在就分头进行吧。”

于是他们也分手了。

回回回

燕青的确是未出怜怜所料,不过他一脚直扑金紫燕的香闺,已经是夜深了,他看见银灯照小楼,金紫燕居然还手托香腮,深夜未寝。

燕青很慎重,四下巡视了一番,确定没有其他的人了,才翻身上了楼,由花帘中切身而入。

金紫燕闻声警觉,连忙回身,看见是他后才笑道:“燕青,我知道你会来的。”

燕青哦了一声道:“你怎么知道呢?”

金紫燕道:“我爹虽然杀死了天魔会主,但整个天魔教的破灭,你当居首功,你为什么突然失踪了呢?”

燕青笑笑道:“我早就说过了,我插手天魔教这件事,完全是兴之所至,并不想居功.事情成功了,我当然该走了。”

金紫燕笑道:“我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所以我单独一个人在这等你,燕肯,你说过要娶我的话,总不会忘记吧。”

燕青道:当然不会,否则我就不会来了,不过,我现在倒要慎重地劝你考虑一下,你找到了亲生父亲,他又是名扬天下的武林豪雄,你还愿意嫁给我这个流浪汉吗?”

金紫燕幽幽地道:“这是什么话,燕青,你该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我几时重视过那些浮名,我爹叫我易姓换名,搬回家里去住,我一口拒绝了。”

“为什么呢?”

金紫燕道:“不为什么,我讨厌武林中的争名夺利生涯,爹跟哥哥都很起劲,他们准备把天魔教的势力接收过来,公开成立一个门户,以我爹杀死天魔会主的这一件事,必可受到各方敬仰而成为一方盟主。”

燕青笑道:“这也不错呀,百平兄原来就有此雄心,这是一个机会,他自然要加以利用,何况天魔教的那些残余势力,散处各地。仍可为患江湖,把他们找到了集合起来,倒是很可以做一点事呢。”

金紫燕苦笑道:“谈何容易,第一个柳浩生就会反对。”//(这里却数行,图档实在太不清楚了)

燕青沉吟片刻才道:“令尊作何表示呢?”

金紫燕道:“我爹觉得让他们得了势,很可能又会掀起一番祸乱,因此主张跟他们对峙,大家各凭本事,尽量争取天魔教的残余人员,同时也要求关内武林道支持。”

燕青笑道:“令尊得地利与人和之助,柳浩生怎么拼得过呢?”

金紫燕摇头道:“也不尽然,史剑如自承是九老会中的人,他没有表示要支持哪一方,丁宏与薛依则表示年纪大了,有意退出江湖,我爹再三婉留都没有办法打消他们的退意,去了这几个好手,人力也有限。”

燕青道:“其他的人呢?”

金紫燕道:“其他人都没什么表示,只有陈亮与裘梅风很热衷,我哥哥则以为莫桑与连洁心对天魔教的情形很熟悉,能够得到他们两口子的帮助,必然可以攫取大部分天魔教中的人员,所以他连夜带了人去追踪他们了。”

燕青道:“他知道上哪儿去追吗?”

金紫燕道:“我娘说是知道,陪着他们去了。”

燕青道:“你娘?令堂大人还在世吗?”

金紫燕笑道:“不,我娘就是你叫她为大娘的金姥姥,我不想归宗回到爹那儿去,所以仍然叫她娘。”

燕青道:“她倒是很热衷呀。”

金紫燕一叹道:“是的,本来她已厌倦了江湖生涯,可是天魔会主死后,她居然又热心起来了,所以我只想离开他们,燕青,你带我走吧,现在我无拘无束,可以跟你到任何地方去了。”

燕青道:“令尊大人会答应吗?”

金紫燕道:“不管他,他从来也没尽做父亲的责任,更没有权利来管束我的行动。”

燕青道:“那是他不知道你在何处。”

金紫燕道:“知道了也没怎么样,他叫我找到你后,设法把你拉拢过来,说只要得到你帮助,大事可定矣。失散二十多年,他没有向我表示一点歉意,只想利用我,这种父亲,我宁可不要,所以我不肯认姓归宗,也是为了这原故。”

燕青心中沉思了片刻才叹道:“紫燕,现在我不能带你走。”

金紫燕急急道:“为什么,你答应过我的。”

燕青道:“我早就知道你哥哥有独霸一方的雄心,早就在拉拢我,所以我见天魔会主伏诛后,要偷偷溜走,就是怕被他阻住了,现在知道柳浩生也有意自立,更不能带你走了。”

金紫燕道:“他们争他们的,关你什么事呢?”

燕青苦笑道:“他们双方对争,都想拉拢我,如果得不到我,就怕我被另一方争去,一定想除去我了。”

金紫燕道:“难道你还怕他们吗?”

燕青道:“我不怕,遇上柳浩生那边,我还可以自卫,但遇上了你父亲或是你哥哥,我能杀死他们吗?”

金紫燕道:“假如他们真的要杀你,你当然可以自卫了。”

燕青苦笑道:“现在我可以,带着你就不行了,我不能在你面前杀死你的兄长或父亲,你也不会让我杀死他们的。”

金紫燕不禁默然了半晌道:“我可以去向爹说,告诉他你不会被人所用,请他不要再找你。”

燕青道:“你可以对他保证,我绝不会为铁骑盟所用。”

“那么你答应带我走了。”

燕青道:“那还得等到他保证不再找我才行。”

金紫燕道:“好,我们现在就去。”

燕青摇摇头道:“不,你一个人,我们若是一起去了,他不答应的话,我们就无法离开了。”

“他不会那样吧,他不是那样的人。”

燕青苦笑道:“我也希望不会,但谁敢保证呢,以前我只知道马平百雄心勃勃,现在才知道一切都是令尊在后面支持着他,因此我不敢说他是怎麽样的人。”

金紫燕沉默片刻才道:“燕青,我们怎麽办呢?”

燕青吻了她的秀发一下笑道:“现行没人要要你去当歌伎了,你可以在这儿安安静静过段日子,也可以去帮帮你爹的忙…。”

金紫燕忙道:“我不帮他的忙,我已经烦死了以前的生活。”

燕青苦笑道:“我相信你已经有了是非的观念,不妨去体验一下,假如你父亲果真是为着武林的安宁,你可以尽点孝心。”

金紫燕摇头道:“不,他只为了权势。”

燕青道:“那并不是坏事,主要是他取得权势的手段,以及他得势后做些什么,假如他像天魔教一样,但求控制,不择手段,那么必不会长久,自然会有人起来推翻他。反之如果确实还能为江湖道存正义,那么他的权慾也无可厚非,你应该辅助他,我也会加入池的。”

金紫燕道:“假如是属于前者呢?”

燕青道:“那我再来接你出去,我也不在乎他对我的态度怎麽样,反而可以毫无顾忌放手跟他敌对,因为我有正当的借口。”

金紫燕沉思片刻道:燕青你到底是不是九老会的人?

燕青一笑道:“你怎麽还在问这个问题呢?”

金紫燕道:“可是你破坏天魔会时,得到九老会的助力很大。”

燕青道:“九老会原是为抵制天魔教而成立的,我跟天魔教斗上了,个个自然会帮我。”

金紫燕道:“不,你别忘了,我以前也是金陵分坛的主持了,你发现了天魔教总坛后,很快就跟史剑如取得了连系,远在我们之先。”

燕青道:“那只是碰巧,史剑如设置的连络中心,就在莫氏大宅斜对面,我从莫家出来,就被他们找上了,因为尤俊是九老会中人,他们一直在注意我。”

金紫燕道:“我希望你所说的是真话,因为我爹对于九老会的人十分注意,史剑如听说我爹有意吸取天魔教的残部,称霸江南时,立刻就加以反对,当席不欢而退。”

燕青道:“那不关我的事,不过,你父亲的力量斗得过九老会吗?天魔会主死后,九老会的势力是最大了。”

金紫燕道:“九老会的势力虽大,却由于这一战,大部分的势力都已经暴露了出来,就不足为惧了。”

燕青道:“你父亲真准备对付他们吗?”

金紫燕道:“他还没有说,但已经对史剑如那班人展开了严密的监视,你如果是九老会中人,最好不要去连系。”

燕青苦笑道:“我去干吗?我躲他们还来不及,青萍剑想以我先师的渊源,拖我人会,我都拒绝了,所以我不能够公开露面,哪一方面都在找我,要把我拉拢过去。”

金紫燕目中眨着异采道:“不错,那是因为你太突出了。”

燕青苦笑道:“就凭我那几手剑法,实在不足以骄人。”

金紫燕道:“剑法不是主要原因,最主要是你的机智与应变的能力,那是谁都及不上的,所以大家都想争取你。”

燕青道:“我在没兴趣,对抗天魔教,只是适逢其会,所以我不想再牵入另一场纠纷,不过为了你,我可以作有限度的让步,只要你父亲行能及义,我愿帮助他成功,然后才能带你离开、”

金紫燕想想道:“好吧,我听你的话,观察我父亲一段日子,看看他的行为,不过我不会住到他那儿去,我始终住在这儿,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燕青道:“你恐怕不会那么自由吧。”

金紫燕道:“反正晚上我一定会回来睡觉,而且不要任何人来搅扰我,你可以在晚上来,我一定在。”

燕青点了点头,看着天色道:“天快亮了,我要走了。”

金紫燕道:“你上那儿去?”

燕青道:“流浪一番去,反正金陵城里,我是不能再耽呆了,这儿的耳目太多,没有一个容身之处。”

金紫燕道:“假如你怕找我不方便,可以到秦淮河的画舫上去找牡丹红,她是我私人吸收的一个心腹,谁都不知道……”

燕青道:“好,我知道了,再见。”

金紫燕不舍地道:“你不能多留一会儿吗?”

燕青抱住她的柔腰,吻吻她的面颊叹道:“我希望永远都不离开你,但是我非走不可,天一亮,镖局里的人很可能会来找你,给他们发现了就麻烦了。”

金紫燕知道这是实话,在无限眷恋中看着他走了,燕青离开了那座小楼,出门不久,就发现已经有人在后追蹑着,他故意当作不知道,慢慢把人往僻静处带着。

走到前次与金姥姥会面的地方,是一条高拱的石阶,他过了桥之后,迅速闪身,躲在桥洞下。

没有多久,后面追上来三个人,正是以前天魔教金陵金坛中的二把手,也就是所谓十禽十兽中的三个。

其中一个是白雁林奇,另外两个则是青狮杨猛,锦鸡陶土。

燕青见了林奇,心中对马氏夫子又加深了一层怀疑,因为马百平告诉他,在进袭天魔总坛时,他已经把林奇处决了,此刻又出现,分明是别有用心。

他在暗中静静地躲着,眼看着三人过去,片刻后又折了回来,林奇道:“怪了,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陶立道:“他会不会从岔路走了。”

林奇道:“不可能,这儿四面都是旷野,那小子又不是鸟儿,能长翅膀飞了,怎会连影子都没有了。”

“林兄,刚才我们应该跟得近一点的。”

林奇哼一声道:“跟得近一点,被他发现了怎么办,凭我们能把他收拾下来吗?陶立,我知道你急着为你堂兄陶宏报仇,可是也得申量一下自己,把命赔上可划不来。”

陶立道:“咱们有三个人,还怕他不成。”

林奇冷笑道:“在莫愁湖总坛,连令主也收拾不下他,咱们三个人又算得了什么,还是再找一下吧,只要缀住他,告诉局主,自然会派人料理他的。”

青狮杨猛却道:“林兄,你是从天魔教转过来的,也许不清楚,局主如果不是想借这小子把天魔教捣翻,早就收拾他了,现在局主有了指令,遇上这小子绝不留活口,而且已经有了制他之法,只要碰上了他,不用你动手,照我们的就是了。”

林奇道:“局主这样说过吗?不对吧,我曾听少局主说过,局主打算把女儿嫁给他,争取他过来呢。”

杨猛冷笑道:“林兄,敢情你还以为局主是马景隆那老儿呢?”

林奇一怔道:“难道不是吗?”

杨猛赫赫一笑道:“林兄,看来你还差得远呢,马老儿只是名义上的局主而已,实际上他的地位还不如他的儿子呢。”

林奇一怔道:“什么,局主还另有其人?是谁?”

杨猛道:“少局主夫人。”

林奇更为愕然道:“少局主夫人?少局主什么时候有夫人的?”

杨猛笑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真正在背后操纵大局的是两个女子,一个是少局主的夫人,另一个是他的大姨子,她们才是真正的主人,分掌着整个武林,以前的天魔会主也是她们支持出来的,只不过这老儿得势之后,渐渐有点不听话了,主人才设法把她铲除掉。”

陶立跟着道:“马百平这小子也是真有一套,二门主跟他成亲之后,居然被他哄得想排挤掉大门主,不过大门主也不是好欺负的,早就有了严密的部署,将来斗起来,必然是大门主这边占优势,林兄,你的人才品貌都不错,比咱们强得多,如果你能在大门主那儿下点功夫,说不定会比马百平还强呢。”

林奇道:“我不懂二位说些什么。”

陶文道:“这是个真正的秘密,你知道天魔会主是谁?”

林奇道:“不知道,马老头一鞭砸烂了他的脸,至死都没人认出他是什么人。”

陶立笑道:“马老儿是怕人认出他身上的天残门记号。”

林奇叫道:“什么,天魔会主是天残门中的人?”

陶文道:“不错,就是二十年前威镇武林的天残门,自从天残门主白云深为华山擎天一剑华老儿率领各大门派精灵围攻而死后,天残门似乎已消灭了,其实不然,白云深是个有远见的人,他早在几年前就为作部署了,他的亲信仆从白福早就在各地暗中培植势力,组成了所谓天魔教。”

林奇道:“那么被马景隆杀死的是自福了。”

陶立道:“不错,白云深身故时,两位门主还小,由天残门的四大长老带着在一个秘密地方学武练技,直到九年前技成出山,要求白福归还天残权柄时,白福居然抗而不交,四大长老因为他掌握的实力太大,只得跟他假意妥协,着手训培植了一批心腹干部,以图报复,我们就是那时候开始被吸收进去的。”

林奇道:“可是我们也是那时候被吸收的。”

陶立道:“不错,白福不知道四大长老的用心何在,但也不敢拒绝训练新血的计划。你们是在天绝谷受的训练吗?”

林奇道:“是的,你们呢?”

陶立道:“我们受训的地方是个秘密,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但我们可比你们强得多了。”

林奇不服气地道:“每年一次大比,你们并没有什么特出的表现呀。”

陶立笑道:“那是让让你们,使白福安安心,林兄如果不信,改天找个机会,我们再较量几手,你就明白了。”

林奇道:“马百平是你们一起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