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19章

作者:司马紫烟

陶立道:“是的,他是我们里面顶尖拔萃的一个,所以被二门主看中了,委身下嫁,白福不知道这件事,见到马百平的技艺非凡,起了警觉之意,才设法拉拢马景隆,许他参予最高机密,但马景隆想到他的儿子可能会成为天残门中的新主人时,自然而然就投到我们这边来了,所以白福才会死在他的鞭下。”

林奇问道:“天残门的两位门主是谁呢?”

陶立道:“大门主叫白金凤,二门主叫白银凤,姐妹两人都是一身技艺无敌,只是性情上不同。”

林奇哦了一声,陶立又道:“大门主比较热情,是个火美人,差不多我们都跟她有过一手,只有马百平这小子例外,他偏偏看上了冷淡的冰美人二门主,而且居然有本事赢得她的芳心下嫁,由此可见这小子是比我们聪明。”

林奇道:“二位告诉我这些事想必有所指教吧?”

陶立道:“是的,大门主虽然普渡众生,但有个喜新厌旧的毛病,好不了几天就一脚踢开了,不过主要也是我们的长相太五,实在配不上她。”

林奇道:“不错,你们一伙儿来的四位在品貌上讲,实在是谈不上一个俊字,这是为什么呢?”

陶立干笑一声道:“那是遴选的四位长老早就看出大门主的毛病,不敢选俊的去,马百平是唯一的例外,因为要利用他把马景隆拉过来,所以在学武时,几位长老也特别照顾他,他跟二门主成欢,也是四位长老一手促成的。”

林奇道:“二位对兄弟究竟有什么指示呢?”

陶立笑道:“林兄虽然是天绝谷出身,不过在马百平那儿也不太得意,我们才跟你打量商量,想把你引荐到大门主那儿去,以林兄的这份品貌与风流才情,必可获取大门主的好感,使我们也跟着沾点光,免得者是被压得抬不起头。”

林奇沉思不语,杨猛又道:“四位长老也分成了两派,两位支持大门主,两位支持二门主,已是个均势的局面,我们是大门主这边的,看看最近的情形,似乎我们这边要失先机了,我们才作了个打算,必须为自己站稳脚步。”

林奇道:“二位打算如何呢?”

陶立道:“马景隆为他女儿的打算是假的,他是看中了燕青这小子长得漂亮,想把燕青抓住了,作为引诱大门主的资本,因为大门主就是见不得好看的男人,到时候说不定真肯让步把一切都抛了。”

林奇道:“燕青可不是好摆布的。”

陶立道:“那你可错了,马景隆已经学会了天残门的迷心大法,只要燕青落在他的手里,不出三天,就可以使他整个人变了完全听受支使,到时候可没有我们混的了。”

林奇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陶立这:“杀了燕青,我们领你去见大门主,以后就看你的了。”

林奇道:“那又何必要杀燕青呢,我们先走一步就行了。”

陶立冷笑道:“林兄,说句不怕你生气的话,你跟燕青比一比还是差多了,即使我们促成了你跟大门主,只要她一见到燕青就没有你的份儿了,照样把你一脚踢开。”

林奇的脸上浮起一阵失望的神色,很明显的,他自己也知这是实话。

默思良久后,林奇才道:“要杀死燕青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现在已经找不到他了,我们必须等候在金紫燕的楼外,等他再来的时候,突然出击,才有希望,这小子的剑术很精。”

陶立笑道:“对了.青萍剑史剑如,加上陈亮与裘梅风三老联手都未能收拾他下来,自然是不容易对付的,所以下次碰到他的时候,在我们两人出面挑战,林兄在后面‘施展穿心一镖问题不就解决了。”

林奇道:“要我施展穿心镖?”

杨猛立刻道:“林兄如果说不会,那就太不够意思了,马老儿父子也许还不清楚,我们可清楚得很,林兄是天魔会主手下的三十六杀手之一.岂有不会之理。”

林奇道“天壤会主的身份,二位比我清楚多了.可见二位对天魔教内情了解之详怎会想到我是三十六杀手之一呢?”

杨猛笑笑道。“林兄,我们虽然知道天魔会主的真正身分,却不知道他手下的杀手是哪些人,出为这是连治心所管辖的部门,林兄虽不知道天魔会主是谁,却实实在在是杀手之一,而且是仅存的杀手之一,除了连治心之外,大概只有林兄一个人专擅此技了,我们找你参加大门主的阵容,也是想借重林兄的这一手特技。”

陶立跟着道:“是啊,否则论英俊,林兄也不过脸皮白净而已,要找一个比林兄更为潇洒的小伙子也不是难事儿。”

林奇沉吟片刻道:“实在很抱歉,二位弄错了,我不会穿心镖法。”

陶立脸色一沉道。“林兄这么说就太不够意思了,马景隆虽然糊涂,我们可不糊涂了,在莫愁湖畔的别庄里,莫老二死于穿心一嫖,就是阁下出的手,如果我们把这个消息递给连洁心,想想她跟莫梓的感情,林兄可就不会太痛快了。”

林奇急急道:“你们怎么乱猜疑我呢?’

陶立冷笑道:“黑虎陶宏跟我不是堂兄弟而是亲兄弟,他也是应大门主所谕进到天魔教中卧底做工作的好细,因此对林兄的事,我们不会不清楚的。”

林奇不禁一怔道:“什么?你们是亲兄弟。”

陶土道:“不错,天魔会主对引进的杀手身世调查得极详,但他无法翻遍每一家的家谱,陶宏是我的二哥,从小就过继给我叔叔为后,于是由亲兄弟变为堂兄弟,不过我们自己都知道彼此是同胞手足,相互间还会有什么秘密吗?”

林奇忍不住道:“陶老大的确该死,这种事就是亲如父子兄弟夫妇,也在严诫泄露之列,他怎么可以说出来呢。”

陶立道:“别忘了他是我们这边送去卧底的。”

林奇道:“你急于杀死燕青,也是为了想替陶老大报仇吧?”

陶立笑道。“没有的事,马百平是我们的领班,他自然会告诉我家兄是死于何人之手。”

林奇脸色一变,陶立又道:“林兄,你别紧张,虽然你下的手,但我知道你是受了尤俊的蛊惑,尤俊在红叶庄伏诛,家兄的仇已经报过了,现在林兄是否肯衷心与我们合作……”

林奇苦笑道:“天魔会主身死,马景隆对我已不信任,我目前的处境已经无路可投了,还能不合作吗?”

陶立笑笑道:“林兄又客气了,马景隆是白福最信任的人,而林兄又是马景隆的心腹,怎会不信任呢?马老儿趁着自福闭关练功的时候,冒充白福逼反了连洁心,又利用林兄暗杀了莫样,使连洁心恨透了天魔教,杀死了费道,逼得白福半途收关突围,使钢铁阵容的天魔教毁于一夜之间,虽然有的人把功劳记在燕青头上,但真正的功劳,当是林兄与马老儿两个人,于是整个天魔教的势力,轻而易举地转到马家的手里,也就是转到二门主的手里去了。”

林奇神色大变,退后两步道:“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

陶立笑笑道:“我们说了这么多的秘密,无非力证实一件事;贺就是莫梓的死是谁下的手。”

林奇一怔道:“你们并不知道是我下的手。”

陶立道:“的确无法证实,但现在总算知道了。”

林奇道:“你们怎么会想到是我下的手。”

陶立道:“你们的行动十分隐密,的确无人知晓,但是在进袭天魔教总坛前,马百平宣布把天魔教中的异己份子都清除了,事实也的确如此,可是后来居然发现林兄还活着,这就颇堪玩味了,三十六杀手是连洁心一手训练的,他们也都知道连洁心与莫老二的私情,断然不会对莫老二下手,因此唯一的可能就是林兄了。”

林奇脸色大变道:“那么你们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了。’,

陶立摇摇头道。“不,有真有假,天残门的事完全是真的,有关两位门主的事也是真的,假的是她们姐妹两人的个性,马百平的妻子白银凤才是个人尽可夫的婬妇,大门主白金凤艳绝宇寰,孤芳自赏,一直不满意妹妹的作为,而且大门主鉴于天残门之亡是咎自本身,并不想报复,只是想从天魔教手中取回祖业,重整门户而已,在对付白福的事件上,姐妹两人是一致的,但天魔教歼灭之后,她不愿意又让马百平起而代之,为愚武林,才想再度清理门户,可是天残门中的元老多半为权势所惑,站在二门主那边去了,大门主恐怕已经受到他们的挟制,我们哥儿俩是大门主的忠实部属,为了拯救大门主的危境,不得不乞求外援。”

林奇道:“你们找到了我?”

陶立笑道:“林兄,你是马家的死党,如果找到了你,不是把大门主更陷入绝地……”

林奇又退后了两步道:“那你们要我干什么、’

陶土道:“如果找到了杀死莫梓的正凶,可以把连洁心争取过来,这是我们要借重林兄的地方。”

林奇呛然出剑道:“你们别做梦了,凭你们两个人就能奈何

我了?”

陶立与杨猛同时出剑,奋力抢攻,把林奇通退了几步,慢慢已到达河边,陶立才笑道:“林奇,现在你该明白了吧,如果以真正的武功而言,我们胜你有余。”

林奇在双剑的威逼下,简直没有还手的余地,不禁变色怒进:“你们要明白,穿心镖并不一定要在背后才能杀人。

陶立笑道:“狐狸尾巴显出来了,穿心镖法原是天残门绝技,却被白福把持住了,他也拿这个作为杀人的无双利器,一只是你要慎重考虑一下,在正面出手,是否有效。”

林奇道:“至少杀死你们其中一个没问题。”

陶立道:“这个我们相信,因此你选择一个下手好了,另外一个绝对有把握置你于死地。”

林奇色厉内在地叫道:“你们都不怕死。”

陶立道:“是的,我们都是天残门中最忠实的二代弟子,在加入门户前,就置生死于度外,因此我们都不在乎谁死,只要活着的一个能杀死你就行了。”

两人再度进逼,林奇忍无可忍叫道:“你们为什么要找上我呢?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你们该找马景隆去。”

陶立道:“迟早会遇上他,只是目前你的身价最高,控制住你才能使连洁心交出穿心镖法之秘。”

林奇道:“绝不输给她,令主也防备到他可能有一天会倒戈相向,所以把穿心镖法的决巧全数教给了我,莫老二也是此中能手,我如果不深得其奥,怎么能杀得死他呢,又怎么能使连洁心相信是天魔令主所为呢?”_陶立道:“这一点我们也相信,但我们宁可要连洁心而不要你,因为你太险恶了,天魔会主如此器重你,你都会出卖他,我们又怎能信得过你。”

林奇知道非力拼不可,将牙一咬,正待出手。

杨猛忽然叫道:“燕大侠,我们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了,还不能打动你吗?”

林奇一怔道:“燕大侠,是燕青吗?”

才说完这句话,背后突然一凉,一枝长剑已透心而过,陶立忙叫道:燕大侠,留活口才能够取信于连洁心。”

燕青由桥洞下现身出来道:“不必,这手镖法太恶毒了,贵门如果有想重起于江湖,最好就是使这种杀人手法永绝于世。,,

他从林奇的背上拨出了长剑,踢倒尸体,望着两人道:“二位知道我在桥下。”

陶立道:“是的,我们早就知道了,所以才说出那些秘密,请大侠予以援手。”

燕青道:“你们说的话都是真的?!’

杨猛道:“千真万确,马百平已经带人去到天绝谷天残总部,等他把天残门的势力全部掌握后,就会进一步去对付大门主了,我们迫于无奈,只有向大侠乞援。”燕青道:“天绝谷中有哪些人在?陶立道:“二门主及大门主在东天目山的天残谷,与西天目的天绝谷相去不过二十里之遥,因此大门主危在旦夕,请燕大侠仗义一伸援手。”

燕青道:“我怎知你们说的是真话?”

陶立道:“燕大侠一定要相信我们,你见到大门主后就会知道的,她绝对是个善良的人。”

燕青想了一想道:“你们告诉我,铁骑盟是怎么回事?”

陶立道:“铁骑盟是柳浩生新组的一股势力。”

燕青道:“他是站在哪一方的7”

陶立道:“以前是忠于大门主的现在就不知道了,大门主为人忠厚良善而无野心,一心一意只想重建门户,使天残门成为武林中一个正大光明的门派,根本不懂得权诈之势。她培植的一些人手,恐怕都被二门主收买过去了。”

燕青看看杨猛道:“阁下对铁骑盟还有补充吗?”

杨猛道“没有了。铁骑盟三个字,我们昨夜才听到。”

两个人都先后说出过铁骑盟三个字,也没有发出任何意外,那证明他们对铁骑盟是真的不知道。

不过燕青却十分慎重,沉思片刻才道:“假如象你等所说.我倒是愿意助贵门主一臂之力,可是二位如何让我相信你们的话是可信呢?”

杨猛与陶立对看一眼,然后点点头。杨猛从胸前取出一块铜牌递给他道:这是人谷的路线与标记,燕大侠靠这块牌子就可进人天残谷,见到大门主了。”

燕青挂到手中这:“这就是证明吗?”

杨锰道:“不,我们还有证明的方法。”

说着与陶立互相刺向心脏,透背而出,陶立才苦笑道:“我们以死为证,大侠可以相信吗?”

燕青倒是呆住了,扶住两个人的身体,不使他们摔倒。过了一会儿,才猛地回要道:“怜怜,借惜,出来。”

怜怜与惜惜在远处的掩藏处后现身出来了,燕青道:看看这两个人的伤势。”。

惜惜一见他们中剑的部位,立刻道:“伤及心脏,命在须臾,没救了。”

燕青道:“假如受伤者是我呢?”

惜惜顿了一顿才道:“燕爷,您还没有到能死的时候。”

燕青道:“那就把他们像我一样地救活过来。”

怜怜看了一下燕青的神色,知道不必再多说什麽即把陶立扶到一旁,开始慢慢地拔出剑来。

惜惜却有点为难地道:“爷,咱们存有的救命葯只能用这

怜怜却白了她一眼道:“惜惜,爷的意思是要他们活下去,你还多说什么。”

惜惜怔了一怔,遂即明白了,她们的救命灵葯是存量极微,只够再用两次,如果完全用来救两个人,就无法再使燕青活一次了,但怜怜的话却给了她一个启示,这两个人仅须维持生命不死,并不须要为他们易形脱胎,胸背上的剑洞也无须弥补得毫无痕迹,因此只要用一半的葯量就够了,她们手头的存葯至少还可以为燕青留下一手。

于是两个人不再说话,先为杨猛塞下一颗护命金丹,再以迅速的手法拔出了长剑,弹上止血生肌的葯散后,猎猎取出仅存的白獭髓,正准备倾倒一些,斜里冒出一个声音道:“用不着,敷上普通的伤葯就行了。”

那是龙雨田的声音,跟着他的人也过来了,低声道:“只要保住他们的命就行,疗伤的部份,天残门里有极品圣葯,比咱们的强多了。”燕青怔了一怔,龙雨田道:“我都听见了,这是一个机会,看看那位医道高明的岐黄圣手,倒底是不是在他们那儿。”

燕青也懂了,龙雨田的意思是想要试探一下,那个在铁骑盟中施禁制手术的人,可能就在天残谷中,万不可让对方知道这边拥有白獭知这个秘密。

不过燕青迟疑了片刻才道:“先生,他们能支持到浙江吗?”

龙雨田道:“没问题,我保证他们死不了,只是复原的迟早与复原的程度,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怜怜已迅速地扎好杨猛的伤口,又开始为陶立如法泡制,燕青道:“我知道你们一定会跟来的,龙老大概是先上史剑如那儿去转了一下,那边情况如何?”

龙雨田道:“鬼影子都没见到一个,可能于老儿发现情况有异,叫他们都紧急撤退了,还是你这儿收获良多。”

燕青道:“是的,但我不知道者两个人所证的真确性如何。因此我想去证实一下,反正是顺路。”

龙雨田道:“从这两人以死谏来邀信的情形看来,似乎还可以相信,只是我们还得提防一下。”

燕青笑笑道:“我会注意的.如果是真的话,那倒是一个好消息,龙老是否也有意一行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