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21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女子怕话说多了泄漏马脚,连忙道:“潮音寺是个小佛庵,寺中除了家师外,都是带发修行的姐妹,从无外客进香,公子不会知道的。”

说完匆匆地进殿去了。

燕青笑了一笑,率众进了佛殿,殿中只奉了地藏王菩萨像以及辖司下的十殿阎君,显得阴风凄凄的。

悟因在房手持念珠,那个开门的老婆子则手持一把燃好的线香,—一分配给众人。

燕青接过来,在佛前礼拜后,以后轮到别人,龙雨田这次在最后,等他跪拜完竣后,忽地一头栽倒下来。

燕青装着要去扶他,跟着自己也倒了下去,六个人先后都倒了下去,悟因才脸含冷笑地拍拍手。

由殿后涌出十来个人,有男有女,把他们提着,来到后殿,但见已有七八个人在那儿,多半是受了重伤,还有一个白眉的老尼,蜷缩在殿角。

这些人把他们抛下后,就退走了,悟因在每个人鼻孔中弹进少许粉末后,也退向了暗处。

龙雨田翻了个身子,低声道:“大家可以行动了,记住要装出丧失了功力之状。”

燕青接着也慢慢地行动,费力地撑了起来道:“这是怎么回事,陶兄,这位就是曹大师吗?”

“陶立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是点点头。

燕青慢慢爬到大师面前,探探她的脉息道:“她被人用重手法点了穴道,看来也着了道儿了;只可惜我们都丧失了功力,只能把她弄醒过来问一问。”

他在盲大师的人中穴用力地掀了一下,那老尼白眼翻动半天,才吐出一口气道:“贼徒,你们又想玩什么花样,尽管来好了。”

陶立忙道:“大师,弟子陶立,杨猛。”

盲大师目不能视,耳朵却很灵,听真是陶立的声音,不禁失色地问道:“陶立,真是你吗?”

杨猛也接口道:“是的,大师,是我们两个人。”

盲大师变色道:“你们怎么来的?”

陶立道:“金陵生了变故,天魔教总坛被挑,天魔会主白福为马景隆所杀……”

盲大师身子一震道:“这些都是真的!”

陶立道:“不错!事完后马百平带了一批人急急地离开,弟子等唯恐他们会对大门主不利,忙也赶来了,这儿是怎么回事?大师怎么被他们制住了?”

盲大师道:“你们来迟了一步,早上天绝谷派老杀手带了一批人来,也说了这个消息,说银风要请门主过去商量一下复起门户的事……”

陶立道:“那一定是个骗局?”

曹大师道:“我也知道,所以不肯传报,那知他们随行有几个尼姑要在佛前上香,那香里竟有着古怪!”

陶立道:“弟子等也是着了她的道儿。”

盲大师一叹道:“那个怪不得你们,连我府下把关的九大护法都未能及时发现,何况是你们呢,我发觉得虽早,却也来不及了,你看看九大护法是否都在?”

陶立检视了一下道:“都在,三个昏迷不醒,六个身受重伤。”

盲大叹道:“那还好,三个人是跟我一起中了迷香,另外六个则是闻警后跟他们在搏斗中被杀伤的。”

盲大师神色忽而一变道:“你没有把入口机密泄出吧?”

陶立道:“没有,弟子交代了连络暗号后,对方没有反应,弟子就发现不对了,什么也没说。”

盲大师这才吁了口气道:“那还好,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如何向门主告警,陶立,你还能动吧?”

陶立道:“还能勉强行动,只是功力丧失。”

盲大师道:“右边墙上有一个炼狱图,有两个执叉的鬼卒,靠左边的那一个眼睛是活动的,你设法去按一下看看。”

陶立道:“那是什么?”

盲大师道:“那是告警的消息,可以直通门口,叫门主应变。”

陶立正要过去,燕青却道:“陶兄,等一下。”

盲大师忽又变色道:“这又是谁呢?”

燕青和气的答道:“在下燕青,是陶兄邀来协助贵门主的。”

盲大师顿了一顿才道:“燕青,浪子燕青,是独力侦破天魔教的燕青?”

燕青点点头道:“是的,大师居然识得贱名。”

盲大师冷冷地道:”你跟着来是何居心?”

燕青道:“我并不想来,是陶杨二位邀我来的。”

陶立连忙道:“大师,燕大侠机智过人,武功盖世,而且立身正直,嫉恶如仇,是以弟子才邀他前来共商大计。”

盲大师道:“你把一切都告诉他了。”

陶立道:“是的,燕大侠是信诚君子,只有跟他实话实说,才能获取他的谅解与协助。”

盲大师沉默不语,杨猛道:“而且马氏父子也在尽力争取他,弟子不说,他们也会把一切告诉他的,弟子等以为应该先取信于人。”

盲大师沉吟片刻才道:“燕青!你为什么阻止陶立告警?”

燕青道:“在下以为尚未到绝望关头,不必出此下策。”

曹大师神色一变:“你说什么?”

燕青道:“那个告警消息按下去,恐怕整座山寺都会化为灰尽。”

盲大师的脸色又是一变,半响才道:“你怎么知道的?”

燕青道:“对于贵门下不计生死的牺牲精神,在下已经领教过了,因此知道大师此举必然会有此后果。”

盲大师冷哼一声道:“贪生怕死的东西。”

燕青笑笑道:“生吾所慾也,所慾有甚于生者,死我所恶也,所恶有甚于死者,必要时我自然不辞一死,但要死得有价值!”

盲大师道:“你现在已经在人掌握之中,还能做些什么?”

燕青道:“莫愁湖畔一战,天下反对天魔教的伏兵尽出,而天魔教的剩余势力,尽入马氏父子掌握中,大师纵然自求一死,跟这儿的几个人同归于尽,贵门主对外面的事务一无所知,即使能闻警突困,又怎能跟天绝谷中一争高下?”

盲大师冷笑道:“本门中有的是忠义不二的弟子,只要门主能安然脱困,很快就能号召起一股势力……”

燕青微笑道:“能有多大,大师,可惜你的眼睛看不见,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成了什么样子了?”

盲大师怒道:“我虽盲于目,未盲于心,知道的绝不比你少!”

燕青笑道:“对天残门你知道得比我多,对天魔教,你知道得太少了,陶杨二位虽然在金陵,也不过只知道一点皮毛而已,目前对马氏父子的了解,没有一个人比我更多……”

陶立忙道:“大师,这是实情,燕大侠只身周旋于几大势力之间,凭一己之力侦破了天魔总坛,逼死了自福,江湖大势,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燕青道:“贵门主如果只想脱困,燕某就把一条命赔上,如果她还想光复门户,就应该让我活着见她。”

盲大师道:“问题是你怎么才能活着见到她。”

燕青笑道:“很简单,把人谷的门户告诉我,让我进去见贵门主。”

盲大师道:“那不是引狼入室了,夭绝谷的人会放你进去吗?”

燕青笑笑道:“应该会的,他们在没有得到贵门主的天残宝发前,不会对她采取行动的,我可以保证她不受到伤害。”

盲大师道:“你凭什么保证?”

燕青道:“就凭我浪子燕青四个字。”

盲大师沉吟不语,陶立凑到她耳边低语了一阵,盲大师才欣然色动道:“是真的?”

陶立道:“大师对弟子应该信得过!”

盲大师又想了一想才道:“好吧,我姑且试一试,把他们叫了来。”

燕青笑道:“大师早就该作此明断,你就算拼将一死,也只能使贵门主暂脱此困,迟早还是免不了要遭对方毒手的。”

盲大师大声道:“胡老婆子,你给我滚过来。”

先前那个开门的老婆子又进来了,含笑道:“盲师姐,你想通了?”

盲大师冷哼一声道:“我带你去见门主”

那老婆子笑道:“二门主要见大门主,只是为了商量大计,又没有别的意思,你实在太固执了。”

盲大师沉声道:“本门只有一位门主。”

老婆子笑道:“好,就算是吧,银凤根本就不想争这个天残门主,她现在已经把白福老杀手的势力接了过来,自立门户,比天残门主神气多了。”

宫大师怒道:“别忘了你也是天残门下的!”

老婆子脸色一沉道:“盲师姐,你最好想想清楚,天残门户早就灭亡了,这片江山是我们创出来的,你如果要我们还是在金凤那丫头之下低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盲大师冷笑道:“你既然看不起天残门,还来干什么?”

这老婆子阴笑一下,道:“来申述银凤的几句话,因为我们要离开天绝谷了,她自然要对这个做姐姐的交代一下,本来要请她过去,看情形你们对天绝各疑忌重重,大概是不会去了,因此我把话带到,取个回音也就行了。”

盲大师道:“你要说什么?”

老婆子道:“告诉你了,你能作主吗?”

盲大师道:“我跟龙师兄不像你们这么狂妄,所尊所卑,自然以门主的意思为上,但是我可以先行斟酌一下。”

老婆子冷笑道:“我要的答复只是肯与不肯两者之一,你既然作不了主,我也懒得多费精神,还是见了金凤再说吧。”

盲大师怒道:“你别忘了,我可以不带你们去。”

燕青忍不住道:“大师,你的确太固执了,这种态度固然可以解释为忠心耿耿,但有时却会误了大事,你别以为控制了入谷的门户不说就吓得住他们了,把她们逼急了,在四山埋上了炸葯,点上一把火,贵门主就难逃劫数了!”

老婆子一笑道:“还是这个小伙子想得明白。”

盲大师怒道:“姓燕的,你是什幻2思?”

燕青道:“我劝你通权达变一点,因为对方已经作了这个准备在这庵里至少已堆了几千斤的炸葯。’

老婆子不禁一怔道:“你怎么知道的?”

燕青笑道:“观察而知,我进寺之先,看见地下有新印的车迹,竟有三辆车子,你们是前来突袭的、当然不必带什么重物,而且你们无意在此久居,也不会是运米粮前来,归纳一下,只有运炸葯进来是最大可能。”

老婆子脸色变了一变道:“小伙子,你倒是很精明呀。”

盲大师道:“胡婆子,你们真敢对门主如此?”

老婆子冷冷地道:“我希望不必如此,但如果找不到门户,只有出此不策了,盲师姐,所以我劝你放明白点。”

盲大师沉吟片刻才道:“好,我带你进谷去,你们去多少人?”

老婆子道:“十个,连我在内一共十个。”

盲大师道:“去这么多的人干吗?”

老婆子冷笑道:“天残谷里的人数还不少,我得预防一下,万一金凤那丫头变了脸,我好有个退路。”

曹大师想了一下道:“我要带这个姓燕的一起去,而且你得先为他解毒。”

老婆子笑道:“这小伙子是何方神圣,你对他如此重视?”

盲大师道:“他是浪子燕青。”

老婆子一震道:“浪子燕青,我们到处在找他,想不到他竟摸到这儿来了,盲师姐,你可真有办法!”

盲大师冷冷地道:“我的眼睛不灵,门主的阅历又浅,如果没有个精明点的人随行,我可不相信你们,尤其是你五毒神姬胡翠花,向来以阴狠出了名。

胡老婆子沉吟片刻才道:“如果是别人,老婆子还不在乎,你要带燕青同行,我就要慎重考虑一下。”

盲大师道:“没有燕青随行,我绝不让你们见到门主。”

胡翠花又想了一下道:“好吧,但是他的毒绝不能解,听说这小伙子不仅机智百出,武功也很了得,老婆子可不想冒这个险。”

燕青笑了笑道:“不解毒就不解毒,百平兄与白银凤是夫妇,我跟百平兄交情还不错,谅来不会要我性命的。”

胡翠花道:“燕青,你怎么插到这儿来了?”

燕青笑道:“我是被逼的,马老爷子要我的性命,陶兄与杨兄及时救了我,将思图报,我只好替他们出点力。”

胡翠花道:“马老儿太糊涂,我们听说你在金陵的表现后,都很赏识你,只要你肯加入我们这一边……”

燕青笑道:“这事等以后再说,我是专为倾慕白门主绝色而来瞻仰一番的。”

胡翠花一笑道:“原来你小子没安着好心。”

燕青笑道:“百平兄对我知之颇详,除了倾国倾城的美貌佳人,我对别的都不感兴趣。”

胡翠花道:“你可别被金凤那丫头迷上了。”

燕青道:“我还没尝过被人迷住的滋味,但是老婆婆放心好了,美色要有命才能欣赏的,因此我对自己的性命最珍惜。”

胡翠花一笑道:“你十足是个浪子,跟百平说得完全一样。”

燕青笑笑道:“若论知人之明,马老爷子实在不如乃子,百平兄不愧知我,只是可惜的我们志趣不同。”

胡翠花道:“盲师姐,我们这就走吧?”

盲大师道:“你得把我的穴道解开。”

胡翠花笑笑道:“盲师姐,解穴的事免谈,你是天残门中第一高手,如要不是小徒光用迷香把你迷倒了,我们真还制不了你。”

盲大师道:“那我要怎么带路?”

胡翠花笑道:“找个人背着你!”

盲大师道:“那不行,沿途有许多机关埋伏,一定要我亲手开启,我可不能把这些秘密让你们知道。”

燕青道:“这样吧,我背着大师进去,另外找个人听取大师的指示,开启机关,大师在陶杨二位兄台中选择一人随行。”

盲大师摇头道:‘’不要他们,这些秘密仅我一人得知,如果告诉了第二个人,入谷之后,那个人就得立刻处死,我们的人手已经很少了,我不想再白白地牺牲一个。”

燕青笑道:“那只有找一个送死的人了,老婆婆,你挑一个吧。”

胡翠花眼珠转了半天道:“我的人盲师姐不会相信,她自己的人又舍不得处死,这就难办了,还是你们自己挑一个吧。”

燕青想想道:“大师,我找个人,入谷之后,你别要他的命,只是把他终身囚禁在谷中行不行?”

盲大师道:“行,可是找谁呢?”

燕青一指怜怜道:“就是她吧,此女生有残疾,天残门是她最佳的归宿,我把她带来,也是想把她推介入贵门中的。”

盲大师道:“过来给我摸摸看。”

怜怜过来,盲大师在她身上摸了一遍道:“倒是个好孩子,只可惜天生五阴绝脉,难以寿终。”

燕青道:“是的,听说天残门中有天残心法能治疗此疾,所以我把她带来了。”

怜怜道:“大师慈悲,我还有个妹妹,也是天生此疾,请大师一并连她也收容了吧?”

胡翠花道:“哪有这么样,过来给我看看。

惜惜走到胡翠花身边,伸出手腕,让她把了一会儿,胡翠花道:“不错,可怜你们一对姐妹花,怎么会有这种暗疾的,可惜天残心法在金凤那儿,否则我倒愿意收下你们。”

把惜惜也推到盲大师身边道:“盲师姐,这个女孩子也是五阴绝脉,你把她们带去。顺便留下来吧,这下子你总放心了。”

盲大师把惜惜也摸了一遍道:“好吧,扶我到外面去。”

燕青上前背起了盲大师,怜怜与惜惜在旁边扶着,走到外面,悟因上前问道:“师傅,怎么样了?”

胡翠花道:“老尼姑顽石点头了,我带九个人进谷去,你在外面好好守着,别叫人跑了。”

悟因笑道:“师傅放心好了,弟子这九尾仙狐可不是浪得虚名。”

把全部人员召集过来,指定十名汉子迫随胡翠花入谷,她自己则留下了五个女约在外面留守。

燕青忽而把背上的盲大师往空一抛,伸手拍活了她被闭住的穴道,大声道:“大师,胡老婆子是你的!”

盲大师周身气血突然活动了,而且因为陶立早就向她作过暗示,一直在准备着,空中一个转折,直向胡翠花扑了过去,胡翠花仓促应变,接了盲大师一掌,被震得连退几步。

而燕青与怜怜惜借也同时发动了!

燕青仗剑直取悟因,但悟因已有警觉,摇身闪开,很快就退开了,倒是她身边的五个女子,有三个被燕青人剑锋拦腰扫过,死横就地。

悟因迅速地由腰间撒出一道银虹,抖了一抖,竟成了一枝似剑非剑,似鞭非鞭的奇门兵刃,搭上了燕青,展开了缠斗。

怜怜与措惜则扑向那十名汉子。

这十个人想是胡翠花带来担任狙击的好手,所用的兵器也各不相同,刀剑鞭链锤,样样俱全,而且个个身手了得,两人乍一上手,还刺伤了一个使刀的汉子,到后来竟陷入了重围,反而被逼得连连后退了。

盲大师追紧了胡翠花,一双空手,着着都是凶招,胡翠花虽然也能勉强抵御,却挡不住她拼命的抢攻。

悟因的两名女弟子也拉出了长剑,合攻燕青。

燕青的剑法虽厉,可是悟因的那技兵刃太怪了,忽柔忽刚,招式也极为怪异,一时难以得逞。

怜怜姐妹却在十名汉的围攻下,险状百出,幸好陶立与杨猛也追了出来,加入战圈。

他们两人的武功都很不错,但是大伤初愈,不易使上真力,没有多久,也被困人了重围。

不过没多久,殿中又冲出三个老妇,她们是天残谷把关的九大护法一部份,六个人因为苦战而受了重创,这三人则因为被迷香所制,不能行动。

燕青等人出来后,龙雨田立刻给她们服下了解葯。

她们这一出来,立刻加入了战圈,堪堪才把颓势挽回。

胡翠花见刹那之间,局势大易,不禁恨恨地道:“燕青,一切都是你在捣鬼。”

燕青笑道:“你知道得太晚了!”

胡翠花见十个汉子尚能支持,燕青把悟因的两个女弟子又砍倒了,而悟因的招式被燕青也摸得差不多了,渐渐走向下风,大叫道:“大家退!”

盲大师恨透了她,厉色道:“胡婆子,你做梦,今天不把你搁下,我替不为人。”

双手攻得更为急通,胡翠花一面退,一面叫道:“盲尼姑,你别以为我怕你,真要把我搁下,你也好不了去。”

盲大师尖声吼道:“胡婆,你五毒神娘不过是擅用毒而已,我拼了一死也不放你过去。”

双手突然向前抓去,胡翠花脸上现出一层厉色,居然敞开门户,听任她的双手抓进来。”

“哧”的一声轻响,盲大师的双手都抓进了她的胸膛,活生生地把一颗心脏掏了出来。

可是她腹中的鲜血却喷了盲大师一身一脸。

胡翠花的身子退了两步,口角冷笑道:“瞎尼姑,我总算没亏本。”

她的身子往后一倒,盲大师也跟着坐倒下来,身上被鲜血喷中的地方,冒出丝丝为黑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