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23章

作者:司马紫烟

白金凤道:“我并没不相信,但也没有完全相信,所以才以礼相邀,而且为先前的失礼向燕大侠道过歉,大侠如果不是为算计而来,应该接受我的道歉了。”

燕青笑道:“我说过了,门主先前的怀疑并无不当,处在如此艰困的情况下,门主应该慎重,对一个初次谋面的陌生人,也应该怀疑。”

白金凤道:“大侠若谅解我的苦衷,就应该回头了。”燕青摇摇头道:“我不回去,但我可以保证,我与天绝谷毫无关系,甚且是站在敌对的立场上,门主可以放心了。”

白金凤顿了一顿,才叹口气道:“事实上我对燕大侠早已没有怀疑了,燕大侠如果真是天绝谷的人,就不会拂袖而去,因为你已经知道我们谷中空虚,大可乘虚而人,只是……”

燕青笑道:“只是门主不愿意在陶立与杨猛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出尔反尔,所以才告诉他们说要把我找回去,再详细了解一下,对吗?”

白金凤低下了头道:“是的,天残门主地位超然,我在部属面前,必须要撑起场面来,所以我不把他们带来。”

燕青道:“在下知道,如果当着陶杨二位,门主绝对不肯向我道歉的。”

白金凤:“不错,我不带他们来,就是真心向燕大侠道歉,现在大侠是否能打消去意了?”

燕青摇摇头,白金凤变色道:“大侠是认为我们力量不足与天绝谷抗衡吗?”

燕青道:“以贵门目前的实力,的确不足与天绝谷抗衡,但这不是我不肯回头的原因,我这个人有毛病,绝不怕人孤势弱,我跟天魔教公开作对时,只身孤剑,也敢闯他一闯。”

白金凤愕然道:“那大侠为什么不肯去敝谷呢?”

燕青道:“只有一个最简单的原因,我不想被困死在里面,马百平已经对天残谷采取了行动,当然不会罢手的,等一下不见回音,必然会派遣大批的人手前来,岂不是活活被困死在里面了。”

白金凤笑道:“原来大侠担心的是这一点,可见大侠很细心,只是大侠太过虑了,天残谷并非绝谷,门户秘道多得很!”

燕青道:“我晓得,门主在前途拦住了我,燕某并没有表示吃惊,自然也就想到天残谷的通路很多。”

白金凤道:“那大侠还耽虑些什么呢?”

燕青道:“天残谷道路虽多,只能通到这条路口而已,进山之前我就详细地观察过了,马百平也不简单,他在行动之前,也会想到这一点,因此他也一定把这点放在入山的路口上,我们仍然会被堵得死死的。”

白金凤神色一动,沉思良久才叹道:“燕大侠思虑周详,果非常人所能及,金凤十分佩服。”

燕青道:“现在门主不反对燕某离去了。”

白金凤沉思不语,良久才道:“你看他们一定会来吗?”

燕青道:“一定的,这是唯一入山的路,马百平一定在山口设有人手,看见我们进来的,久久得不到回音,知道第一批突击的人一定失手,再次前来,必然来势汹汹,因此我不但自己要离开,而且还要劝门主也尽速带人离开以避其锋,等贵门主在外面的人手召齐了再作打算。”

白金凤道:“若我们幸遇到天残谷中,他们人再多也不在乎,谷中地势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敌……”

燕青苦笑道:“门主还要坚持天险可倚胡翠花已经带了近千斤的炸葯前来,马百平如果来的话自然会带得更多,他根本不必硬攻,用炸葯一炸,就可以把我们生葬其中。”

白金凤笑道:“炸不死我们的,天残谷的重要建设都在山腹之内,就是搬几万斤炸葯,也只是把我们堵住而已,我们辟基于此,早就防到这种可能了。”

燕青道:“就算炸不死,堵住我们也足够了。”

白金凤道:“能堵得多久呢,谷中有着五六年的存粮。”

燕青一叹道:“别说五六年,只要堵住我们一年就够了,在这一年之中,天绝谷的势力形成,就算我们能够脱困而出,也对他们无奈如何了,要跟他们周旋,必须趁他们势办未成之际,不时予以打击騒扰,才能成功。”

白金凤又沉思了一下才道:“大侠思虑周详,金凤势非借重大力,才能巨复有望,我说出最后的一个秘密吧,天残谷中还有一条道路,是由水道暗通河沥溪,直抵皖东大江村,这条通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从那儿撤退。”

燕青道:“我晓得!”

白金凤愕然道:“燕大侠知道这条通路,谁告诉你的?”

燕青一笑道:“没有人告诉我,但我知道必然会有这么一条通路,设计此谷的人既然构思如此慎密,无论如何,他必然会留一条活路的。”

白金凤吁了一口气道:“我说呢,这条通路的最后一段是我亲自动手开辟的,没有任何人知道,现在大侠该放心入谷了吧。”

燕青道:“白门主,天绝谷的形势比天残谷的如何呢?”

白金凤迢:“差得多,天绝谷是先父首先营建,作为天残门的基地,但天残谷则是先父精心营建的,以为必要时避难之用。”

燕青道:“马百平知道吗?”

白金凤想想道:“他一定知道,所以才急急于掠夺天残谷,作为他称霸武林的基地,否则他们此刻占了绝对的优势,根本用不到对我如此紧紧相逼。”

燕青笑道:“我想也是如此,否则马百平没有理由赶来此地,他们接收天魔教的残余势力后,外面反对他们的人还多得很,他犯不着先急着向自己人下手的。”

白金凤道:“说的是,他要吞并我的力量并不困难,因为他们父子与天魔令主白福接触最近,先父手下一批不肖之徒也为他们同罗而去……”

说着,她忽然发现燕青脸上的神色并不太友善,不禁急急道:“燕大侠,你可是不相信我的话?”

燕青淡淡一道:“不!门主说的是事实。”

白金凤一叹道:“先父早年的作为些许令武林同道并不满意,那是他的自大狂害了他,自然他败于擎天神剑华大侠剑下后,才知道天外有天,深自反省,很想为武林同道尽点力,可是那些人却容不得他,尤其那个白福,貌似忠诚而内藏姦诈,他巧取豪夺,骗去了先父白天残秘笈后,暗下毒,鸩害先父……”

燕青一怔道:“令尊大人被白福毒死的?”

白金凤点点头道:“是的,大家都以为先父是为华大侠击落悬崖而死,其实先父落崖后,仅是受到一点震伤,躲在一个山洞里养伤,白福找了去,假意侍奉先父养伤,实际上却是另藏祸心,逼迫先父交出天残秘笈与夭残掌门令符。”

燕青道:“尊大人、世豪杰,怎么会受小人的胁迫呢?”

白金凤叹道:“先父起初并不受威胁,可是天残门中大部分的人都被收买了,先父身受蛊毒,无力为抗,白福又拿我们姐妹作为威胁,先父无可奈何才答应了他,将掌门令符交他暂摄,等我长成后再予归还。”

燕青道:“白福肯答应吗?”

白金凤道:“当时天残门中还有一部分长老对先父是忠心耿耿的,而自福却更为聪明,他只要求得到天残功笈,暂摄门户一年,就把掌门令符交还,结果达成了协议,先父把令符交给他,只给他半部分天残功笈,等一年后,他交还掌门令符,再换取另半本。”

燕青道:“他有没有交还呢?”

白金凤道:“有的,一年之后,他果然如约交还掌门令符,当着门中各长老之面,尊我为继任门主,换取到另半本功笈,可是在这一年之内,他早已部署完竣,拉走了天残门中大部分的人手,自创天魔教了。”

燕青道:“可是陶立告诉我说,白福始终没有脱离天残门。”

白金凤道:“是的,这是他狡猾之处,因为他发现到手的天残功笈并不完整,还少了几项最重要的练功心法,那是先父为了保全我们姐妹而预留的措施,这些心法秘旨分由天残护法四老保存,白福为了想得到这些心法,表面上还是维持在天残门”中的身份,而且他为了扩展势力,不得不训练一批新手,天残门旧日的总坛天绝各是个最秘密的地方,还有他利用的价值,于是他就假托为天残门未来张本以行之,当然必须在天残门中保留住他的身份。”

燕青点点头,白金凤轻轻一叹道:“护法托孤四老对天残门在开始时倒是忠心耿耿的,可是到了后来,就变质了,盲大师与龙道人还是不变初衷地拥戴我,破叟与独臂仙婆则雄心勃勃,拥舍妹以自重,这两个人工于心计,引进了马景隆,打入天魔核心,马百平娶了舍妹之后,连天魔教的大局也为他们操纵了。”

燕青问道:“还有个铁骑盟,是怎么样的组织?”

白金凤道:“铁骑盟是柳浩生在关外绿林道中所组的一个支门,原来隶属天魔教之下,现在是属于哪一方则不得而知了。”

燕青道:“我在金陵遭遇到一些属于铁骑盟中的人,其组织之严密,实力之雄厚,似乎不在天魔教之下,而且这些人多半与马家父子有关,已经不属于柳浩生所辖了。”

白金凤摇摇头道:“我不清楚,我自从与合妹分手,移居天残谷之后,对外面的事情很少过问,先父自从受到了白福的挟制后,拖了两三年才郁郁而终,他老人家已经深切体会,在江湖上,不可以凭仗武力称霸,否则就必然会自取灭亡,他老人家就是一个身受最好的例子,如果他没有野心,就不会重用自福等狂徒,自然也不会受到后来的那些遭遇了。”

她感触很深地叹道:“有野心的人,没一个肯屈居人下的,等到他自己翼毛成长时,就想推翻上面的人,取而代之,然后再被另一个自己人推倒下去,自福算计了先父,他自己又死于马景隆之手,而马氏父子,迟早也会走上这条路的,因此我只想把门户重整,成为一个正大光明的门派,绝不再存称雄武林的野心,我根本不想去对付谁,只要马氏父子不再惹我,我池不想与他们作对。”

燕青笑道:“可是他们不会放过门主的。”

白金凤愤然道:“是的;他们心念在我手中的半部天残功资与天残谷这片基业,一定要弄到手才甘心,所以我绝不退让,燕大侠,我已经掬忱剖陈,把一切都告诉你了,希望你能仗义相助。”

燕青望着她充满了企求的眼光,心中不禁一动,因为白金凤本人奇绝的美丽,谁都不忍心拒绝她的要求。

因此燕青慨然道:“我是个没有野心的人,因为马氏父子同样也不肯放过我,我才基于同仇敌汽的立场,来到贵谷,原是来与贵门合作同挽时艰的……”

白金凤欣然道:“那么燕大侠答应回驾了。”

燕青想了一下才道:“白门主,如果你愿意听我的一个建议,我想请你把天残谷让出来。”

白金凤疑惑的道:“让出来?这是我们最后的一个据点了。”

燕青道:“要想使贵门重复旧观,门主必须要暂时放弃一下,因为贵门唯一的实力不是在一个基地,而是龙道长的那些人力,如果门主株守此地,马百平在外面一围,即使他攻不进去,贵门的人也进不来,又能成什么事呢?”

白金凤道。“我可以利用那条秘密通道,跟外面连络的。”

燕青一笑道:“那更不妥当,马百平精于算计,龙道长等人恐怕已落入他的监视之中,门主跟人连络,连最后一条通路也保不住了。”

白金凤不禁陷入沉思,燕青再道:“而且门主的这条秘密道路,还有更重要的用途。”

白金凤忙问道:“什么用途?”

燕青笑道:“马百平看中了天绝谷的隐秘,才想取为作发展重地之用,门主不如成全他,保有那条通道的秘密,随时都可以潜入刺探他们的动静,或是在必要之时展开突击,这比用来逃命更有价值吧?”

龙雨田这时才插口,道:“燕老弟说得不错,敌我之势强弱悬殊,只有化明为暗,才可以取得胜机,当年天魔教就是以这种方法慢慢地控制了武林大势,现在可以仿其道而行。”

白金凤道:“可是离了天残谷,我们到哪儿去存身呢?”

燕青对这个问题倒是煞费思量,因为白金凤这些人全无江湖阅历,而且马百平找不到她,一定会四下搜索,藏身很难。

龙雨田道:“我有个地方,不但隐僻,而且还离金陵不远,一面用作天残门的基地,一面也可以就近监视马氏父子的行动。”

燕青忙问道:“是什么地方?”

龙雨田笑道:“是我在长江边上的别业。”

燕青眉头一舒,连声道:“这是个好地方。”

这的确是个好地方,那原是九老会特别辟出,为龙雨田作栖身之处,以便接应燕青的。

现在天魔教已破,大家都离开了那儿,空了出来,正好加以利用。”

白金凤沉思良久才道:“既是有隐僻的地方,我也不坚持了,只是我还得回去整理一下,把地藏寺的人全部撤走。”

燕青道:“事不宜迟,马百平的人随时可到,此地离出山口不远,趁他们还没有来之前,正是离去最好机会。”

白金凤道:“但是我还有许多重要的东酉……”

燕青道:“门主如果放心的话,就坐上我们的车子先走,留下四位贵属下,请田先生带着去收拾东西,转示门主的口谕,把里面的人撤出来。”

白金凤道:“连一下都不能耽误吗?”

燕青道:“兵贵神速,我相信路上必然会有马百平的耳目在监视着,他们看见门主离去,忙于追踪,才不会对天残谷急于采取行动,后面的人,反倒可以从容离开,假如再耽误一下,很可能大家都走不掉了。”

白金凤虽然聪慧,却因为涉世不深,没什么主意,听燕青分析得头头是道,也就没有异议了。

她行事倒是很决断,留下四个侍女给龙雨田,吩咐一片话后,毅然带了两个侍女上燕青的车子。

怜怜与惜惜执辔跨辕,马车急行,燕青陪着白金凤坐在车子里,却揭起了车蓬。

白金凤道:“燕大侠,这是做什么?”

燕青道:“让大家都看见门主离开。”

白金凤道:“可是这样一来,我们的行踪不是暴露了?”

燕青微微一笑道:“只要他们不是倾全力拦截,燕某自信还不会被人摸住行踪,因为我们并不孤单,目前就有两个得力助手。”

白金凤微怔道:“是这两位姑娘吗?”

燕青道:“不错,门主已经知道她们是丐帮净衣门中的弟子,当然也知道丐帮的实力,凭丐帮的人手,阻截几个跟踪者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白金凤释然地道:“不错,这是我过虑了,可见我对江湖阅历太欠缺了,燕大侠能以一人之力与天魔教周旋,当然有相当的布置。”

她转了转眼珠道:“两位姑娘在丐帮的身份不低吧?”

燕青道:“不低!她们是丐帮掌门人的义女……”

白金凤哦了一声,道:“天下第一大帮龙头帮主的义女,居然屈身为大侠的侍从,大侠的身份一定也很高了。”

燕青知道她是在套取自己的口风,笑笑道:“不错,江湖浪子,天子不能臣,没有人高于我了。”

白金凤道:“燕大侠,我不是跟你开玩笑。”

燕青道:“我也不是开玩笑,这本来就是事实,我无门无派,“上无管束,下无牵累,你虽然贵为一门之主,还要受到门规的约束,那能比得我自由自在呢?”

白金凤咬咬牙道:“她们以如此身份,为什么会跟着你呢?”

燕青道:“因为她们要维护武林安静,使丐帮不受侵犯,看看我这个人还有点出息。所以才帮助我。”

白金凤笑笑道:“可是我看她们与大侠的关系很亲呢!”

燕青笑道:“我认识她们时,她们是秦淮娼妓的身分,我是顾客,这种关系本来就该亲蜜的。”

白金凤道:“可是你知道她们真正的身份后,还跟她们维持这么亲密的关系,那就不容易了。”

燕青笑道:“也没什么不容易,我天生是个浪子,她们要跟我在一起,只有以娼妓的身份,维持以前的关系,否则就很难相处。”

“将来又怎么办呢?”

“没有什么将来,她们功成而退,回到丐帮去当她们的执事,我则继续浪迹天涯,她们不会嫁给我,我也不会因为她们去投入丐帮,一拍而散。”

白金凤一咬牙道:“你对她们没有一点感情吗?”

燕青笑道:“谁说没有,我对任何女子都是一片真情,只是我比较看得开,绝不拖泥带水,缠夹不清而已,缘至而来,缘尽则分,好散好离,不动感情。”

白金凤道:“难怪陶立说你是个花间游蝶……”

燕青一笑道:“这一个我从不否认,我不想当圣人,男欢女爱,人之常情,爱我者,我从不拒人于千里之外,不爱我者,我也不去强求。”

“难道你从来也没有真心去爱过一个人。”

“我对每一个人都是真心的。”

白金凤一叹道:“你要是碰上我妹妹就好了,她跟你倒是完全一样。”

燕青笑笑道:“不一样,她是马百平的妻子,我是个光棍。”

“马百平对她结交的男人从不干涉。”

燕青笑道:“但是我有个原则,绝不抢人家的老婆,绝不跟有夫之妇来往,天下可爱的女子多得很,我犯不着去招怨。”

白金凤目中泛着好奇的光芒,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笑笑道:“燕大侠,我倒希望你能碰上我的妹妹,看看你是否能逃过她的情网,她要捕捉的男人,没一个漏网的。”

燕青道:“我倒希望别碰上她,因为我不愿意被捕捉,却又不愿伤一个女人的自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