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26章

作者:司马紫烟

燕青一叹道:“他们事先一定也尝过厉害,知道如果熬不住刑而招供,身受之痛,一定很惨,我只是让他们晓得我也会这一套的,这会帮助他们说实话。”

受刑的少年已经是奄奄一息,燕春才一下子点了他的死穴把尸体放过一边道:“小兄弟,你虽然运气差一点,但死的痛快也算弥补过来,另外一位小兄弟可能还比你更不幸呢。”

提过另一个少年,拍开了穴道。

那少年目睹同伴身受之惨,脸都吓得没有了人色,等能开口时,连忙大叫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燕青一笑道:“还是这位小兄弟够交情,那我就交你这个朋友。”

他为他止住了流血,又截断了他断臂的血路,使得他不再痛苦,才笑着问道:“小兄弟,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少年点点头,燕青道:“我们是谁?”

少年道:“是白门主与燕大侠。”

燕青一笑又问道:“你知道我们要来了?”

少年点点头,燕青再问道:“是谁要你们埋伏在梁上暗算的?”

少年顿了一顿才道:“是一个女的,那面筒暗器也是她给我们的。”

燕青道:“你们把风火头陀怎么样了?”

少年道:“趁他不注意,闭住了他的穴道,藏在佛像肚子里。”

燕青点点头,手起一指,点在他的死穴上,少年的头一偏,嗒然无声地死去了。

白金凤愕然道:“浪子,你怎么把他给杀了。”

燕青道:“像这种欺师灭祖之徒,不杀掉还留着干吗?”

白金凤:“至少你也该多问他几句。”

“该问的全知道了,从这样一个小脚色口中,你不可能知道得太多的。”

白金凤想想也是的,对方利用他们来暗算,自然不会让他们知道得太多,望望两具尸体道:“浪子,你侠名颇著,怎么对这两个小孩子如此残忍。”

燕青道:“我最痛恨这种败类,年纪轻轻就不学好,为了女色,连自己授艺抚育的师父都可以出卖,将来什么坏事不能做,早点除掉,免得日后成祸害。”

白金凤道:“难道他们就无可救葯了吗?”

燕青道:“那倒不是,如果有人以无比的耐心,苦口婆心,慢慢地感化,或许能够匡导他们上正途,但目前你我都没有这个闲功夫,渡得一个恶人回头,需要赔上十条好人的性命,我们也没有这么多的人命来浪费。”

白金凤道:“浪子,你说得太可怕了,他们只是个小孩子。”

燕青一叹说道:“是的,他们只是刚入世的小孩子,然而他们已经入了邪道,可见他们本性就是邪恶的,风火头陀对他们颇为了解,否则以他的处境,一定早就要求将他们收入天残门中了,年青人最忌的就是为色所迷……”

白金凤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为色所惑呢?”

燕青道:“一眼就看出来了,他们最多不到二十岁,正是精强力壮的时候,可是他们的眼色却无神,脸色苍白,那就是纵慾无度的表征。”

白金凤的脸色一红道:“浪子,你自己也不是个圣人。”

燕青笑笑道:“是的,我是浪子,但我绝不会为了女人而改变自己做人的态度,我可以为女人卖命,却不会为女人出卖灵魂与人格,武人无骨,女人无德,就是杀无赦的死罪。”

白金凤叹道:“好,总是你有理,杀都杀了,再说也没什么用了,可是你至少得问问他们受了谁的指使呀。”

燕青道:“不是问过了吗,是一个女人。”

白金凤道:“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是哪一边的人,上哪儿去了。”

燕青笑道:“我都知道,何必问他们呢?”

白金凤又是一怔道:“什么?你都知道。”

燕青道:“当然知道,一个跟你差不多的女人,当然没有你美丽,但比你更懂得吸引男人,武功也不比你差。”

“你怎么知道的。”

“风火头陀既然是龙长老的师弟,武功造诣必非等闲,假如没有很高的身手,怎么制得了他呢。”

“是他的两个徒弟暗中下手的。”

燕青笑笑道:“那两个小鬼武功还没学到家,说他们暗杀掉风火头陀倒还可能,但绝不可能制住他,因此必须有个武功极高的人在中间插了手。”

白金凤道:“这女人是谁呢?”

燕青道:“当然是令妹了。”

白金凤啊了一声道:“什么?是银凤。”

燕青道:“不错,身手高的女子虽多,但不忌生冷,连两个小家伙都有兴趣一尝的,只有令妹。”

白金凤红着脸,道:“浪子,你别说得那么难听好吧。”

燕青道:“我是实话实说,令妹是怎样一个人,天残门中上上下下都知道。”

白金凤道:“银凤并不是天生婬贱,她只是糊涂,而且她练的天残下册中,武功偏于邪道,采伐损注,她跟男人苟合,也是为了增进功力。”

燕青笑道:“我知道,假如不是遇上了采战的高手,那两个小家伙也不会虚损到这个程度,所以,我才断定来的女子是令妹,因为在天残门之中,对于这一部份的功力控制极严,寻常的人都不得修习的。”

白金凤低头不响了,半天才问道:“银凤人在那里呢?”

燕青用手一指弥勒神像道:“在那里面藏着,而且拿着风火头陀作为屏障,如果我真的一剑刺过去,很可能就成了杀人凶手了。”

白金凤一怔道:“她也在里面。”

燕青笑道:“绝对错不了,刚才我们说没有人,那儿立刻发出一点声音,引我们过去,好让梁上的伏兵下手,可是后来就没有声息了,如果只是风火头陀一个人,一定会继续发声警告我们别上当,可见必然是令妹在里面控制着。”

白金凤道:“我还是不相信银凤会来。”

燕青一叹道:“你的脑子真死,风火头陀的徒弟不认识你,更不可能认识我,可是他们居然能叫出我们的名字,而且安排好陷饼在等待着我们,不是令妹又是谁呢?”

白金凤向着佛龛叫道:“银凤,如果是你在里面,就快点出来。”。

她连叫两声,佛像中响起一串银铃似的笑声,十分娇媚悦耳,接着是一个袅娜的身形,慢慢地转了出来。

燕青看得眼睛不禁一直。

这个女子身材高矮与白金凤差不多,脸部轮廓也有几分相似,但没有白金凤那么美。

可是她别具一股引人的风情,混身上下,眼角眉梢,都让人兴起一股热烘烘的感觉。

白金凤像仙女,她像魔女。

白金凤惊呼道:“银凤,果然是你。”

白银凤却娇笑道:“姐姐,还是你行,找到了这么一个好帮手,心智气质人品,比马百平不知强上了多少倍。”

她笑笑又向燕青道:“虽然我们是初次见面,我对你却是久仰了,遗憾的是相见太晚。”

燕青一笑道:“不晚,不晚,大家都还年轻。”

白银凤眼珠一转道:“真的,你有了姐姐,还会对我感兴趣。”

燕青一笑道:“浪子对各种女人都会感到兴趣的,何况我并没有得到令姐,又令姐也不属于任何一个男人的。”

白银凤笑得非常高兴道:“是真的吗?那就太好了,我们可以交交。”

燕青笑道:“不过,燕某要坚守浪子的两个原则,第一,燕某对别人的老婆不感兴趣。”

白银凤笑道:“你别把马百平放在心上,我虽然嫁给了他,只是一个名义,实际上我跟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间,也比跟他的时间多,他也不会在乎的。”

燕青道:“我在乎,浪子绝不跟一个叫嫂子的女人深交。”

白银凤道:“那也行,我立刻就可以宣告跟他仳离,对他来说,还是求之不得呢。”

燕青笑笑道:“还有一点,我从不跟一个要我命的女人深交。”

白银凤道:“那儿的话,我怎么舍得杀你呢?”

燕青道:“尸毒针筒打在身上的滋味可不好受。”

白银凤笑道:“原来你是为了这个,你放心好了,我身上带着解葯,我只是想制住你们,绝不会要你们性命的。”

燕青一笑道:“这一点我充份了解,如果你真的要我们的命,在我们一进门的时候就出手,机会更多。”

白金凤道:“说得是,何况针筒中有一枝针,你可以倒出来证实一下,我的目的绝不是要杀死你们。”

白金凤忽然有一点莫明的酸意,尖声道:“你的目的何在?”

白银凤道:“第一,我要天残功笈的上册。”

白金凤立刻道:“办不到,这是天残门的武学,你根本就脱离了天残门,我还准备要把下册收回来。”

白银凤笑笑道:“姐姐,说句老实话,下册中的武学太歹毒了,你要去了也没有用,而且你也不会练的,你总不会愿意变成像我这个样子吧。”

言中竟有点酸楚的感觉,她苦笑了一下又道:“姐姐,上册不给我也没关系,但是一部份心法你却必须给我,我这邪功的影响越来越深,简直不能一天没男人,而且一经接触就狂如烈火,使得那些知道的人都畏我如虎,个个都躲着我,逼得我不得不出来打野食,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因为内火自焚而死,所以一定要上册中的静心秘决来疏导一下。”

白金凤道:“你是自作自受。”

白银凤作了个凄凉的苦笑道:“姐姐,这能怪我吗,当初不是我自己选择的,我变成这个样子,完全是受了所练武功的影响。”

白金凤道:“假如我坚持不给你呢?”

白银凤笑道:“那我只有不顾手足之情了,因为我要活下去。”

白金凤道:“杀了我也没有用,天残功笈已经被我焚毁了,所有的心法都在我的记忆里。”

白银凤一怔道:“是真的?”

白金凤道:“当然是真的,我处在那种险恶的环境之下,唯有这个方法才能自保。”

白银凤沉思了片刻才到:“你是从不说谎的,因此我相信你是真的毁了,姐姐,你走吧,找个隐蔽的寺方躲起来,不要让他们找到。”

白金风怔道:“你要我躲起来了。”

白银凤点点头道:“是的,姐姐,不要迷信你的那点人手,也不要以为天残功笈有多了不起,那个老头陀是聋老道的师弟,在我手里,也过不了三招,可是我的武功,在那堆人中间,也不过是二流水平而已。”

白金凤一怔道:“他们,他们是些什么人?”

白银凤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天绝谷早就是那批人的天下了,马百平是他们一手培植出来的,现在他的地位已经高过柳不青与独目神翁孙不老,天绝谷上能算是一个分舵而已。”

白金凤道:“那么你在那儿又是什么地位呢?”

白银凤道:“天绝谷主,在天绝谷里我独当一面,但还要受马百平的节制,他是总坛的监督。”

白金凤再问道:“他们究竟是怎么样一个组织?”

白银凤道:“原来是天魔教,据我所知,天魔教中至少有四个教主,白福只是其中之一,白福死后,主事人只剩下了三个,取什么名称还不知道。”

白金凤道:“你对他们一点都不清楚吗?”

白银凤道:“是的,白福是以天残门的势力为班底,我只清楚这一部份,另外三个人各有一部份实力为后盾,我就不知道了,马百平现在还接替白福的那股势力,所以地位升高了,但还也只是个傀儡,知道得并不多,也许他的老子马景隆知道得多一点。”

白金凤道:“你叫我走,是放弃天残功笈了。”

白银凤苦笑道:“姐姐,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我对你的性情了解得很清楚,你执意地不肯交出来,再逼也没有用,杀了你,我自己仍不免一死,又何必杀你呢,与其我们两姐妹一起死,倒不如让一个人活着了。”

燕青这时才插口道。“嫂夫人,你所中的邪毒当真如此之深了。”

白银凤苦笑道:“是的,马百平是个很阴险的人,他虽然是我的丈夫,却故意放纵我的行为,使我越陷越深,终至不可自拔”

燕青道:“这一点我不同意,百平兄并不是这样的人。”

白银凤道:“怎么不是,他是在利用我爬起来,原本我是真心爱他才嫁给他的,可是他在底下唆使我,说我们不能永远受制于人下,于是他鼓励我在采战上下功夫增长功力,我的功力日深,终于把柳不青与孙不老压了下去,取得了天绝谷的控制权,却为他铺下了路。”

燕青道:这是怎么说呢?”

白银凤道:“他就是利用我的功力增进来为他铺路,原来那批人对他并不太重视,他故意装成跟我失和,要求那些人帮助他控制天绝谷,我功力日进,他就利用这个藉口,向那些人提出要求增进他的武功,使他能压制我,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那些人为了要完全控制天绝谷,不得不努力造就他,使他始终能胜我一着,现在他不但武功比我高,天绝谷的人手也会转到他的掌握中了。”

燕青道:“他的心机很深。”

白银凤道:“是的,他对目前这个局面还不满足,还是想往上爬,所以他们还是鼓励我继续增长功力,成为他的杀手,将来好替他除去一些障碍。”

燕青道:“你甘心受他利用吗?”

“不,我想活下去,再这样下去,不出三年,我一定会被内火自焚而死,要不然就完全受他的控制。”

燕青一怔道:“他怎么能控制你呢?”

白银凤苦笑道:“他不知道从那儿学来的邪功,当我无法在别人那儿取得满足时,只有从他那儿可以得到满足,因此,我除非得到上册中的天残静诀平抑内火,否则就只有听他的摆布才能活下去。”

燕青哦了一声道:“难怪他对取得天残功的事不太热心。”

白银凤道:“是的,今天他在路上拦住你们,明明可以把你们都制住的,可是他故意失手被制,放你们离去,我才知道他是根本不想让我得到天残功笈。”

白金凤忍不住道:“这个家伙太可恶了。”

白银凤苦笑道:“也怪不得他,他是要活下去,必须掌握住一部份可靠的实力,以前他不是这个样子的,那些人不会再在武功上让他深进了,他只有利用我。”

燕青道:“这么说来,你并不一定活不下去。”

白银凤说道:“可是我必须在他的控制下生活,听他的意旨去杀人,受他的指命从别的男人身上吸取精力……”

燕青道:“你们是夫妇,应该患难相共的。”

白银凤道:“可是我不想用这个方法帮助他,我不想在别的男人身上去尽一个妻子的本份。”

白金凤沉思片刻才道:“银凤,我把天残静诀录给你。”

白银凤神色一动道:“姐姐,你是说真的。”

白金凤正色道:“当然是真,我们是姐妹,我不能看着你死,,更不能看着你堕落下去,因此我把天残静诀录给你,但止于天残静诀,别的部份我不能给你。”

白银凤道:“我只要这一部份。”

白金凤拔下头上的金针,在供桌上扳起一块木板,刻了几行字迹,交给她道:“当你*火难禁的时候,按照这个口诀,静坐运功,可以慢慢平息心火,只是你要记住,以后可不能再放荡不羁,否则还是没有用的。”

白银凤收起木片,喜孜孜地道:“我知道,我不是天性放荡婬贱的。”

白金凤一叹道:“你本性就是如此,才会陷溺得这么深天残功为中虽有采战之术,却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的,我们姐妹一场,我只有最后为你尽这点心了。”

白银凤一笑,斜着眼看看燕青道:“燕青,真是遗憾,我们才见面,我却要收性归山了,否则我一定会让你试试我的房中术。

燕青笑笑道:“来日方长,或许有机会的,哪天你不是马大嫂时,我们或许可以交个朋友。”

白银凤笑道:“是吗?那我就等着,也许要不了多久,马百平本来就对我情断义绝了,如果他不再能利用我,控制我时,他一定不愿意再要我这个妻子了。”

燕青道:“我也等着那一天,如果不跟你这个尤物亲近一下,我这个浪子也是虚渡一生了。”

白银凤格格一笑道:“燕兄,你真是一个可爱的男人,难怪马百平不让我看见你,他怕我见到之后,就会情不自禁……”

燕青一笑道。“百平兄不是个小气的人。”

白银凤笑道:他才小气呢,虽然他不在乎我跟别的男人好,却不准我真正喜欢一个男人的。”

身躯一扭,正待离去,燕青却道:“嫂夫人,请等一下,你还带了什么人来?’白银凤道:“没有了,我是一个人来的,马百平都不知道。”

燕青道:“那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呢?”

白银凤笑道:“这又不是个秘密,那两个小鬼早在两年前就被天绝谷收买了,聋长老为天残谷建立了十八处外围势力,早就在天绝谷的控制之下,什么事瞒得了我。”

白金凤不禁一怔,白银凤却娇笑一声,身形一闪而逝。

燕青摇摇头叹道:“尤物,果然是绝代尤物。”

白金凤酸溜溜地道:“我知道你会被她迷上的。”

燕青笑道:“那你把我看得太低了,浪子唯一的好处就是不会被一个女人迷住。”

白金凤冷笑道:“还说不会,看你那副样子。”

燕青道:“我说她是尤物可没有错,令妹身具艳骨,谈笑勾魂,几乎具有了一切女人的魅力,我身为浪子,对任何一种女人都欣赏,但也仅止于欣赏而已。”

白金凤说道:“你跟她说的那些话,岂仅是欣赏而已。”

燕青笑道:“那些话可不能当真,只是使她高兴一下而已,浪子的一个特色就是永远不会当面伤一个女人的心,也不会严词拒绝一个女人,所以浪子的誓言是最不可靠的,浪子如果倾心一个女人,立刻就跟着她走,如果订下后约,实践的可能非常渺茫,因为浪子是没有将来的。”

白金凤皱起眉头道:“浪子,你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

燕青笑笑道:“就是这样一个人,如果你一定要把我当作另外的一个人看,你就越走越远了。”

白金凤叹了一声,不再说话,燕青却道。“令妹跟我倒是有些地方很相同。”

白金凤忙问道:“什么地方?”

燕青笑道:“骗人的时候,情真且意挚,连自己都认为是真的了,因此被骗的人,更难以发觉受骗。”

白金凤一怔道:“什么,你说她是在骗我。”

燕青笑道:“当然不完全是骗你,十句话里面必须要有九句真话,那一句假话才有真效。”

白金凤忙道:“她哪一句话是假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