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28章

作者:司马紫烟

“你既然把天残静诀给了她,就不会泄漏出去。”

“风火头陀既是我的部属,我自然也会关照他保密的。”

燕青笑了一下道:“金凤,她在天绝谷中没有几个可信任的部属,因此她对部属的信心不如你坚强。”

“可是她派那个人来狙杀,就信得过他们吗?”

燕青又笑了一笑道:“当然也不会信任,但她懂得很多使人不开口的方法。”

“她会杀死他们灭口?”

“她对杀人很感兴趣,也很老练。”

白金凤吁了一口气道:“浪子,我不相信银凤会变得这么坏。”

燕青苦笑道:“我也不愿意相信,她是个很可爱的女人,但是那些被她杀死的男人也是不相信她会杀人,才会被杀的。”

白金凤有点生气地道:“浪子,她是我的妹妹,而且是我同胞亲生的手足,因此你说到她的时候不要用这种语气好吗?”

燕青道:“我已经够客气,难道你要我赞美她不成?”

白金凤道:“我晓得她不肯学好,你可以骂她,但不要刻薄她。”

燕青耸耸肩膀道:“那就不像个浪子了。”

“浪子又怎么样?”

燕青笑道:“浪子绝不会对一个漂亮的女人破口大骂,即使是一个最坏的女人,浪子也能找出她可爱的地方。”

白金凤瞪着眼道:“你能不能正正经经地说话?”

“我一直正经,难道我说的话有不对的地方?”

白金风气呼呼地转身就走,燕青笑道:“金凤,你不相信你妹妹会杀死那两名凶手?”

白金凤不理会他,低头向前一直走着,燕青跟在后面,仍是笑嘻嘻地道:“我们出来有七八里了吧?”

白金凤仍然不理,燕青又说道:“七八里路很快就会走完的,你必须慢一点,才有时间考虑到回头如何开口道歉,因为你很少习惯向人道歉,也许不知道如何措辞。”

白金凤忍不住口头道:“道歉,我为什么要道歉,向谁道歉?”

燕青笑说道:“自然是向我,因为你伤害了我的尊严。”

白金凤道:“我伤了你的尊严,你用那种口吻说我妹妹,我没有拔剑跟你拼命,已经算好的了。”

燕青道:“金凤,在回到破庙前,假如你不向我道歉,就可以拔剑把我杀了。”

白金凤道:“我不会向你道歉,但可以接受你的道歉。”

燕青道:“我也不道歉,假如我侮辱了一个可爱的女人,我就砍下自己的脑袋来表示歉意。”

白金凤不禁一怔,还没有摸清燕青的语意,燕青反倒抢在她前面走了,白金凤怔怔地跟在后面。

慢慢地,又可以看见那所破庙了,燕青停了下来,道:“还剩五十丈了,看来我的脑袋要保不住了!”

白金凤和婉地道:‘浪子,你不必太认真,银凤是不好,但没有你想像中那么坏,我相信那两人是她派来杀风火头陀的,但她不会杀死自己的人。”

燕青笑道:“在她那个圈子里,没有她自己的人,连跛叟跟独臂神尼都背叛了她,她还会有自己人吗?那两个家伙只是她用色相为饵钓来的两条鱼!”

白金凤道:“就算是,她也不必杀死他们。”

燕青笑了一笑,把她拉向路旁的一个小土岗后面,用手指着道:“那儿有两条公蝎子。”

白金凤一怔道:“什么公蝎子?”

燕青笑道:“公螳子就是公的蝎子,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一种雄性动物,当他跟母蝎子交尾后,就被母蝎子刺死了。”

白金凤又是一怔,走过去仔细一看,乱草丛中躺着两具尸体,正是刚才拦截风火头陀的两名青年。

他们每个人喉头都中了一剑,死状极为安详,似乎根本没有经过争斗!

白金凤的脸色变了,但仍是强嘴道:“这也不见得是银凤杀的。”

燕青在厂旁的小树下扯下一块衣裤,上面还用血写了几行字。

“好兄弟,我相信你的保证,我没有得到天残功笈,就不必追杀风火头陀了,因此这两人被杀,我也不追究了,这对大家都好,你好人做到底吧!”

燕青把布块递给白金凤道:“幸亏你一直跟着我,否则你一定会以为是我怕输了脑袋而杀死他们的。”

白金凤的手有点颤抖道:“这是什么意思、’燕青道:“这是马大嫂对好兄弟的谢意。”

白金凤道:“字迹是银凤的,但她并没有杀死这两个人呀,这儿不是写得明明白白?”

燕青笑说道:“她当然不会杀人,人是我好兄弟杀的,为了大家都好,好兄弟必须替马大嫂担负杀人的罪名。”

白金凤一怔道:“我不懂!”

燕青道:“这两个人是一直跟着她的,也是帮她来夺取天残静诀的,因此他们必须死在我手中,才能证明她没有得到天残静诀,我们既然答应她不泄漏这件事,自然就要好人做到底,让她好交代!”

说着将布块撕碎了,又扯下一块布条,用手指沾着鲜血,写下:“谨告马大嫂,他们没夺到天残功诀浪子上。”

他把布条插在尸体手中的剑鞘上,拍拍手道:“我总算把好人做到底了。”

白金凤长叹一声说道:“没想到银风会变得这么狠毒!”

燕青道:“不能怪她,处在她那个环境里,必须要狠毒一点,否则她就会被人吞掉了。

白金凤道:“损她也是你,为她辩解又是你!”

燕青笑道:“浪子对漂亮可爱的女人,一向是宽大的,我并没有损她的意思,是你在多心。”

白金凤说道:“我真怀疑把天残静诀给她是否做对了。”

燕青道:“没有错,我不会让你做错事的。”

白金凤道:“你认为她值得纵容姑息?”

燕青道:“当敌人不止一个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再培养更多的敌人,让他们自相残杀去!

白金凤一叹道:“浪子,我的阅历的确太差了,不够资格处这个环境。”

燕青道:“但是你有一批忠心耿耿的部属,而且他们很能干,聋长老与风火头陀竟然能将实力隐藏起来,暴露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员,造成对方的错觉,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措施,令我都大为佩服。”

白金凤苦笑道:“但愿是真的如此,否则我只有认栽了,我实在斗不过这些人。”

燕青笑道:“你还欠我一声道歉!?”

白金凤道:“我已经承认自己浅薄了!”

燕青道:“你本来就很嫩,这不是你的错,错在你不肯相信我的判断,不肯向事实低头,不肯认错。”

白金凤道:“你一定要我道歉?”

燕青庄容道:“是的,你必须学会认错,因为你太美了。”

白金凤道:“美与认错有什么关系呢?”

燕青道:“美会使你骄傲,骄傲会使你固执,自以为是,不肯认错,不肯接受忠告,然后毁了你自己,也毁了天残门,更毁了那些忠心耿耿追随你的人。”

白金凤不禁愕然道:“会有这么严重吗?”

燕青仍然是肃然地说道:“比我说的更严重,因为你的美并没有征服你的敌人,如果你再一意孤行,使你的朋友也离你而去,那个打击你受得了吗?金凤,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受害最深的不是别人,仍然是你自己。”

白金凤咬一咬嘴chún说道:“如果我坚持不向你道歉呢?”

燕青笑一笑说道:“那我就向你道歉,满足你的虚荣。”

白金凤道:“然后呢?”

“然后我把你送到你要去的地方,等杨猛与陶土来了,随便你爱怎么干就怎么干。”

“你要走了!”

燕青笑道:“我该走了,你有自己的主见,并不需要我的帮助。”

白金凤道:“你现在走也行。”

燕青道:“那可不行,我劝你离开了天残谷,必须要给你找到一个立足的地方,我答应陶立他们照顾你,必须完整无缺地把你交回到他们手中,才好对他们有个交代。”

“只是为了对他们交代?”

“是的,我到天残谷来,只是为了他们对你的忠心,以及对他们的敬意。”

“你离开我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你并不如他们所说的那么好。”

白金凤叹了一口气道:“浪子,你一定要我向你低头才高兴!”

燕青笑道:“你错了,我不要你向我低头,而是要你向真理低头,你虽然美,但再过几十年,你会像那些老太婆一样,满头白发,满脸皱纹,一点都不美了,而真理都是永恒的。”

白金凤的脸色变了一变,终于说道:“浪子,我向你道歉,为我的肤浅而道歉,为我的固执而道歉,现在你满意了?”

燕青道:“是的,非常满意,因此我向你道谢。”

白金凤微愕道:“道谢?我有什么何谢的?”

“谢谢你保存了你的美丽,也谢谢你为天地间保存了一种完善无缺的美。”

“我不懂你的意思?”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因为我是个浪子,浪子是最懂得欣赏美女的,不仅是形体的美,还包括了心灵内涵的美,两者如果缺一,对浪子来说,将是一件很遗憾的事。”

白金凤笑说道:“而内在的美,比形体的美更为重要。”

燕青道:“这是一般人的看法,我是个浪子,看法略有不同,一个丑八怪,即使她的内涵到了至善的境界,我只能对她很尊敬,却不会说她美的。”

白金凤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浪子,你真是个怪人。”

燕青微微一笑道:“是吗?我倒不觉得,我认为我很正常。”

白金凤道:“我虽然不大出来,却没有一个人逼我道歉的。”

燕青笑道:“那只是因为没遇上一个浪子而已。”

白金凤咬咬嘴chún道:“你对我家姐妹也是这么残忍的吗?”

“这是从哪儿说起,我对任何女人都很体惜,浪子从不会对一个女人残忍的。”

白金凤道:“你逼我低头认错,把我的尊严打击得体无完肤,难道还不算残忍?”

燕青笑了起来道:“原来你还是为这个心里不舒服,那你可错了,没有人能打击别人的尊严,除了那个人自己,与其说是你向我道歉,不如说是向你自己道歉,因为你自己知道错了,却不肯承认,骗的是你自己。”

“你既然知道我已经有认错的意思,为什么一定要逼我说出来呢?”

“燕青道:“我要你了解,你有尊严,别人也有尊严的,你不愿自己的尊严受损,就不能去伤害别人的尊严,你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盲大师与聋长老虽然教了你认清是非,却没有教你为人处世的道理,这是他们的疏忽。”

“所以你就来教我了?”

燕青耸耸肩道:“我只是尽一个做朋友的本份,规过劝善,是朋友的责任,我也是尽我的职守而已。”

白金凤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浪子,我现在真心地说一句谢谢你,跟你相处了不到几天,我从你那儿学到了不少,尤其是今天,我学到了更多,难怪有那么多的女孩子对你倾心,你的确是个很可爱可敬的男人!”

燕青笑道:“谢谢你对我的赞美,要不是你说起,我还不知道我有这么多优点,尤其不知道我很可爱。”

白金凤奇道:“难道那些女孩子爱你是假的?”

“那倒不会吧,她们都很真心诚意的。”

“她们没说你可爱?”

“没有,你是第一个。”

“她们为什么爱上你呢?”

“她们是因为爱我而爱我,并不是因为我可爱而爱我。”

白金凤有点愠然道:“浪子,我是很正经的跟你说话,你别开玩笑好不好?”

燕青吁了一口气道:“我的确很正经,因为那些女孩子爱我时并没有任何条件,她们只是爱了,从没有告诉我为什么。”

“你也从来不问?”

“不问,因为爱是自然发生的,感情的交流并不是买东西,必须要验明品质,论足斤两,然后再付代价的。”

白金凤眼盯着他问道:“浪子,你会不会爱我?”

燕青笑道:“会,浪子最容易的就是对女人产生感情,只要是一个长得不太难看,年纪不太大的女人,而对我又有好感的话,我绝不使她难堪。”

白金凤生气地道:“有没有你不爱的?”

燕青道:“有!别人的老婆我不爱,不爱我的女人,我不爱,爱得太狂的女人我不爱,不准我爱别的女人我不爱,感情脆弱的女人我不爱,因此可爱的对象虽多,剔去这些因素,剩下的也不多了。”

“为什么这些女人你不能爱?”

“夺人之妇,有违道义。不爱我的人,我不想去强人所难,自讨没趣,这两种女人不能爱,爱得太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