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29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个下款太重要了,这证明了连洁心已经找到了她的儿子——那个一直在受着秘密训练的少年,复出江湖,可能就要掀起一番剧烈的杀戳行动了。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抬起那一角残纸,收藏在贴身的腰囊里,回到船上,也顾不得休息了,正准备吩咐船家连夜启程往金陵时,岸上施施然来了一个白衣书生,向船家问了几句,就一直上船来,向燕青一揖说道:“这位见台,在下有事急赴金陵,闻道尊舟也是往金陵去的,不知能否方便一下?”

这书生chún红齿白,容貌异常秀美,手执描金折扇,风度翩翩,一见面就给人很好的印象。

花怜怜正待拒绝,燕青却道:“欢迎,欢迎,四海之内皆兄弟,反正船上空得很。”

那书生含笑称谢,惜借道:“爷,船上空处虽多,舱房却只有一间,你叫这位公子在那儿歇下来呢?”

燕青道:“彼此皆为斯文中人,跟我在一个铺上挤挤好了。”

那书生连忙道:“这怎么敢打扰兄台呢,兄弟在地下搁个铺就行了。”

燕青一笑道:“地下是我这两个侍儿的铺位,吾兄难道要跟她们挤在一起吗?”

书生一怔道:“那更不敢唐突了,兄弟随便在舱外船头上坐坐也行。”

“兄台还是第一次出门吧,知道这到金陵有多远吗?”

书生道:“兄弟确是初次出门,不知道有多远。”

燕青道:“船要走半个多月,难道兄台一直在船头上露宿吗?”

书生不禁一愕,怜怜与惜惜都抿着嘴笑了,因为当涂到金陵,最多也不过两天小程,燕青居然说成了半个月,而这书生也相信了,可见对方的确很嫩。

他踌躇了一阵才说道:“出门嘛,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燕青道:“天晴还好,如果下雨呢?”

书生的眉头深皱,差点要哭了,燕青笑道:“而且兄台连被褥行李都没有带,风寒露重,在舱外露宿是不行的,还是在一个床上挤一挤吧!”

书生沉吟片刻,才咬咬牙道:“好吧,只是太打扰了,心有不安。”

燕青笑道:“怜怜,把床铺好,天不早了,也该睡了。”

怜怜把床上的被子展开。

燕青道:“还没有请教兄台的贵姓大名?”

书生顿了一顿道:“兄弟姓风,贱字玉京。””

燕青道:“原来是风兄,请吧!”

风玉京 见床上只有一条被子,神色十分为难,踌躇了半天才讷讷地道:“只有一条被子?”

燕青道:“是的,船上倒是有被褥,可是不干净,上面的跳蚤虱子太多,而兄弟睡觉时,又有个毛病,喜欢脱光了睡,因此不敢用船家的被褥,这是自备的,只此一套。”

凤玉京更加着急了,道:“什么,你睡觉不穿衣眼?”

燕青道:“小弟是北方人,北人向有躶眠的习惯,这也不算什么,连我这两个侍儿都有这习惯,这在北方是司空见惯的事,风兄是堂堂须眉男儿,又何必大惊小怪呢?”

风玉京连忙说道:“不行,小弟不习惯男女混杂一处……”

燕青道:“风兄是守礼的君子,这也难怪,可是这船仅只一间客舱,下舱是船家住的,风兄如果感到不便,可以到他们的榻上去休息,反正他们要轮班行船,一定有空铺的。”

风玉京皱皱眉道:“他们的铺干净吗?”

燕青笑道:“连给客人准备的被褥都是跳蚤成群,又臭又脏,他们自己的用具自然更为不堪了,别的不说,光是那股脚臭味,就会熏得人头昏脑涨。”

风玉京还没有正式闻到,光是听燕青说说,已经有作呕慾吐的感觉,万分作难地道:“这……兄弟有洁癖,受不了那种气味的。”

燕青笑道:“出门的人,可不能太讲究,将就一点吧!”

风玉京道:“是不是每条船都这么脏?”

燕青道:“大致差不多,所以我都是自置行李。”

风玉京想了一下道:“今天我在船头坐一夜,明天再到岸上去买一套吧!”

燕青道:“风兄还不如另外乘一条船的好,我是有急事,所以才吩咐连夜行船,明天也不会拢岸的。”

风玉京道:“我也是有急事,才要求搭贵舟同行,那就这样吧,兄台先睡,兄弟在船头坐一夜,等明天兄台起来了,兄弟再睡。”

燕青笑道:“这是条小船,船头上没有多大的空地可以活动,除了吃饭就是睡觉,风兄要等我起来……”

风玉京道:“那我就不睡了。”

燕青笑笑说道:“风兄是第一次出门,难怪有许多不习惯的地方,但总不能半个月露宿在船头上,这样吧,我跟两个侍儿在地铺上挤一挤,把床让给风兄一人独眠。”

凤玉京道:“这太不敢当了。”

燕青笑道:“没关系,我看风兄大概是不习惯与人同榻…… ”

风玉京忙道:“是的,小弟一向是独眠惯了。”

说着也不脱衣服,一下子钻上了床,扯过被子把头也蒙了起来,燕青朝怜怜与借惜一笑道:“你们也脱衣服睡吧。”

怜怜笑着道:“爷,有生人在舱中这方便吗?”

燕青道:“没关系的,我看这位风相公是个读书人,他会守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圣训……”

于是传来一阵轻轻的脱衣声,以及男女的调情声。

然后听见怜怜道:“爷,您能不能等一下,那位风公子还没睡着。”

燕青笑道:“有什么关系呢,他是个童男子,反正也不懂的。”

惜惜叹了一声道:“这位风公子一表人才,只可惜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人,否则我倒想上去陪陪他。”

燕青道:“那怎么可以呢,你不怕我吃醋?”

惜惜说道:“爷,您自称是浪子,气量不会这麽窄吧 "燕青一笑道:“背着我,你们干什么我都不管,但当着我的面,你们多少要给我留点面子吧!”

惜惜笑道:“爷若怕不好意思,就到船外去吹吹风凉一下对着这么一个俊俏郎君,我实在有点情不自禁。”

燕青笑道:“我出去倒无所谓,但这位风兄恐怕不会要你。”

惜惜道:“我倒不信,我们勾魂双姝在丐帮中执掌花门花月两堂,什么大阵仗没见过,连个雏儿都摆布不了,还能在外面混吗?”

燕青道:“翩翩君子,淑女好逑,你既然有这份俯就之意我倒是愿意玉成其事,就让你去试试看。”

接着是起身的声音,然后又道:“你们最好把衣服穿好,这样子会吓坏他的。”

惜惜娇笑说道:“穿上衣服便失去诱惑力了,我这样子钻到,他被窝里去,凭他是铁石人儿,也不怕他不动心。”

燕青道:“那我就看你的神通吧!”

说着又移步慾出,床上忽然被子一掀,一条人影纵起,就朝外扑,燕青伸手扣住他的手腕道:“风兄,你这是干什么?”

风玉京满脸通红,急叫道:“放开我,浪子,你们简直无耻燕青哈哈大笑说道:“这是什么话,我们好心招待你……”

风玉京用手一指道:“你们是这样招待的!”

说着他呆了,因为地下没有铺开被褥,”怜怜惜惜与燕青都是衣衫整齐地在舱中。

燕青哈哈大笑道:“风兄,我虽然是个浪子,勾魂双妹都不是荡女婬娃,说什么也不会设下脂粉陷阱来摆布你的。”

怜怜也笑说道:“何况白姑娘也不会被我们迷得住的。”

风玉京怔了一怔道:“你们已经认出我来了?”

燕青笑道:“金凤,你的易容术虽精,却改不了娘娘腔,怎么瞒得过我们这些老江湖呢!”

风玉京顿了一顿,才把头上的儒冠除下,放散满头秀发,又卸下脸上的化装,现出白金凤本相道:’‘早知道骗不过你,我也不受这个罪了,这些玩意贴在脸上,粘腻腻地难受死了。”

然后又瞪了燕青一眼道:“浪子,你真坏,既然已经认出我来了还要跟我开玩笑,整我的冤枉。”

燕青笑道:“是你的胆子太小,如果你把被子揭开一点,偷偷地看一看,就不会被吓成这个样子了。”

白金凤红着脸道:“我才不吓呢,只是我不好意思看!”

燕青笑道:“你也不想想,我这个浪子再混帐,也不会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摆开风月阵仗吧!”

白金凤的脸又红了,燕青道:“你出来干什么?”

白金凤道:“我要上金陵去。”

燕青道:“我是为了刺探消息去的,你去干吗?”

白金凤道:“我要出来历练一下,我离开天残谷后,才发觉自己太差了,不出来闯闯,什么都不懂。”

燕青道:“你简直胡闹,你知道这多危险。”

白金凤道:“你就不危险了吗?”

燕青道:“你跟我不同,我只是一个孤独的江湖浪子,你却是一门之长,怎可轻身涉险。”

白金凤道:“我不管,反正我守着天机坪也没事干,聋长老也主张我出来历练一下。”

“什么?聋长老知道你出来的?”

“是的,他还作了许多安排,要不然我怎会找到你们,他把门中高手调集了一大批,在暗中照料着……”

燕青说道:“这一下子可坏事了,我是要秘密行动的。”

白金凤道:“假如天残门的人能盯住你的行踪,别的人自然也能,你的行动已经不算秘密了。”

燕青无言可答,沉默半天才道:“怜怜,你这条船是向谁雇的?”

怜怜道:“是丐帮自己的船,用别人的船怎么放心呢?”

燕青说道:“可是天残门却立刻侦知了我们的行动了。”

白金凤笑道:“天残门撤迁天机坪,聋长老立刻就在四周布防设下了眼线,你们由天机坪出来,怎么瞒得过我呢,不过你放心,别人还不知道,聋长老一直跟到当涂,确知没有人跟上你们,才通知我前来会合。”

燕青想想道:“天机坪那儿是谁在照料呢?”

白金凤道:“我把风火头陀提升补了曹大师的缺,把陶六跟杨猛递升为他的副手,主持天机坪。”

“你的六个侍儿呢?”

“留在天机坪没带出来。”

“那你的起居行动,由谁来侍奉呢?”

白金凤道:“不要人侍奉,我自己照顾自己,我是决心出来闯练一下,不是准备来享福的。”

燕青笑笑道:“你照顾得了吗?” b“为什么不能,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燕青道:“你简直是活受罪,刚才闷在被窝里,闷出一身汗来,你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一件…”

白金凤道:“我忘了,没关系,我可以穿你的,我们的身材差不多,你的衣服我可以穿。”

燕青道:“那恐怕不行,我一共才两套衣服,给你换上了,我就没有得换了。”

白金凤道:“那么我就不换了,等到金陵再买新的。”

“那要半个月呢?”

“我就挨半个月。”

“半个月不洗澡,不换衣服,你受得了,我们跟你同居一舱,可受不了这股气味。”

白金凤道:“你别找理由撵我回去,我出来就跟定你了,说什么也不回去,你吓不了我的。”

燕青苦笑一声道:“怜怜你去后舱烧盆水,让她洗个澡,然后找套衣服给她换上。”

白金凤连忙道:“不,别的臭男人的衣服我不穿的。”

燕青苦笑道:“大小姐,这是我臭浪子的,你将就一点吧。”

白金凤嫣然一笑道:“那还差不多,花大姐不敢劳动你,我自己来。”

说着抢着到后舱去了。

望着白金风的背影,燕青轻轻一叹道:“怜怜,你去帮帮她的忙吧,这位大小姐恐怕连怎样生火都不会呢!”

怜怜一笑而去,惜惜却笑道:“爷您又赢了,本来我倒是希望她能够为我们女孩儿家争争气,让你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现在看来,你还没有为她着迷,她却对你死心塌地了!”

燕青攒眉长叹不语,惜惜道:“能使这样一位绝世美女倾心,你应该感到骄傲才是呀,怎么反而愁眉苦脸的!”

燕青肃容道:“惜惜,你应该了解我,我从来也没有为征服一个女孩子的感情而感到骄傲过。”

惜惜不禁默然,燕青又叹道:“相反的我还真怕将来会伤她的心!”

惜惜说道:“为什么?难道你不准备接受这份感情吗?”

燕青道:“不是我接受与否的问题,而是我怎样给予她相等的感情,如果她真的放弃了天残门掌门,一心要嫁给我,我实在不忍心拒绝她!”

惜惜道:“为什么要拒绝她呢?”

“因为我不能娶她,我在女孩面前很随便,只是为了装点我这个浪子的身份,我只有一份感情,那份感情已经深埋在华山的学府···’”

惜惜不禁脸色微变,说道:“爷您决定终生不娶了!”

燕青道:“是的,我只有一个妻子,虽然她已经死在华山了,但她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可是您答应娶金紫燕的。”

“那只是一句口头的承诺,当有一天,我把真相告诉她时,相信她会谅解的。”

惜惜道:“您有把握吗?”

燕青道:“是的,她跟你一样地善良,你们能谅解我,相信她也能够,但白金凤就很难说了。”

惜惜道:“我看她也是很善良的女孩子。”

燕青苦笑道:“她跟你们不同,你们是在苦难与屈辱中生长的,懂得宽恕,她却是在骄傲中长大的。”

惜惜道:“但一个女孩子能够放弃骄傲,就是已经软化了,她既然能不计较名份,不在乎尊严,甚至于不嫉妒别的女孩子分享你的感情,就是准备接受他的一切了,我想对于你娶不娶她,她不会在乎的,她在乎的是你爱不爱她。”

燕青道:“我只能付出有限度的爱。”

惜惜道:“爱只有真与假,没有深与浅,爷你只要不欺骗她,不玩弄她的感情,其他她都不会计较的。”

燕青道:“我不敢相信。”

惜惜肃然道:“你可以相信,因为我也是女人,我知道一个女人在爱人与被爱时的感受。”

燕青只能轻轻一叹道:“但愿如此,不过还希望你跟怜怜能开导她一下,最好是说服她别爱我,你们不妨骂我,把我说成一个天下最大的混蛋都行。”

借惜苦笑道:“爷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我们在口中骂你,可是在神色上掩不住对你的尊敬,一眼就会被人看穿的。”

燕青只有摇头苦笑了。

白金凤梳洗过了,穿了一套燕青的旧衣服出来,风度更见薄洒,她揽镜自照,笑问道:“浪子,现在我怎么样?”

燕青笑道:“棒极了,你如果到了秦淮河上,必然能使那些船娘们疯狂起来。”

白金凤一笑道:“我要利用这半个月的时间多学学你的谈吐行步,免得被人拆穿了。”

燕青也笑道:“可惜没有半个月,最多还有一天就到了。”

白金凤一怔道:“你不是说要半个月吗?”

燕青道:“那是唬你的,你连路程远近都不问一下,就想出来闯世面了,怎么哄得了人呢!”

白金凤的脸又红了,笑笑道:“我是来找你的,你上那儿,我上那儿,何必要问路程呢,只要跟定你就行了。”

燕青道:“不过有些地方你可不能去。”

白金凤道:“为什么,我穿了男装,你能去的地方我就能去。”

燕青笑道:“到了金陵后,我第一个要去的地方你就不能去。”

白金凤说道:“没有的事,你别想撇开我,一个人去找那些船娘风流去,我保证不会扫你的兴,吃醋争风的。”

说到这儿,她自觉太露骨,脸又不好意思地红了。

燕青笑道:“真要到花街柳巷,吃醋的该是我,因为那些鸳鸯燕燕的都会争着讨好你,把我冷落在一边。”

白金凤说道:“那更妙,免得你又到处欠下些风流债。”

燕青道:“可是有一个地方你绝对不能去,而且也不敢去。”

白金凤道:“我不信,没有这种地方。”

燕青道:“除非你对看男人洗澡有兴趣,而且也不在乎跟别的男人挤在一个大池子里洗澡。”

白金凤脸羞得飞红,啐了一口道:“你到那儿去干什么?”

“探消息去!”

“澡堂子里有什么消息可探的?”

燕青一笑道:“金陵的人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是最容易探听消息的地方。”

“什么叫皮包水,水包皮?”

“皮包水是坐茶馆,水包皮是泡澡堂子,这两个地方的人多嘴杂,也是最容易听见秘闻的地方。”

白金凤道:“聋长老早已布好耳目眼线,你要知道什么,问他就行了,上澡堂子里去干吗?”

“我要去找一个人,问一些探听不到的事!”

“是谁?”

燕青笑道:“澡堂子里不会有女人,我要找的是一个男人,你不必担心我是去荒唐了!”

白金凤羞得脸又红了!

船到金陵,泊在一个偏僻的码头上,燕青果然拿着一包衣物离船而去,白金凤向怜怜道:“花大姐,他真的要去洗澡?”

怜怜道:“是的!白姑娘,男人有男人的生活圈子,有些地方是不希望女人插进去的,澡堂子就是这么一个地方,许多男人上那儿去不是为了洗澡,而是在那个地方摆脱一下女人的纠缠与罗嗦,图个片刻的清静。”

白金凤红着脸,说道:“花大姐,我不是要跟着他,而是怕他有危险,聋长老说金陵城中来了许多陌生的江湖人,马百平和我妹妹也离开了天绝谷,赶到金陵来了!”

怜怜道:“我知道,丐帮的消息也很灵通的。”

白金凤道:“我是为他担心,我妹妹杀死了两个手下,把帐记在他头上,天绝谷的人都想找他报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