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30章

作者:司马紫烟

怜怜一笑道:“我也知道,天绝谷精锐尽出,布下了天罗地网,要对付浪子。”

“那我们怎能做视不理呢?”

怜怜轻叹道:“他不要我们跟了去,必然有他的道理,因此我们只好等着;好在丐帮的人已经连络上了,真有什么消息,会立刻通知我们,等必要时我们再去接应。”

白金凤也只有轻叹一声,在船上坐立不安地来回踱着,惜惜看了有所不忍,说道:“白姑娘,他是到华清池去的,那儿也是我们丐帮的一个连络站,靠着隔壁是一家小酒店,你真要不放心,我们就上那家小酒楼去等着。”

白金凤高兴地道:“好极了,我们也出去逛逛。”

惜借道:“不过你得换个样子去,虽然你穿了男装,但还是太英俊潇洒了一点,会引人注意的。”

白金凤笑道:“假如那家酒楼是叫丹凤居,就不必换装束了,那是天残门的金陵分舵,掌柜的是我们中的一个分舵主,聋长老就在那儿驻守着。”

惜惜一愕道:“天残门设下这个据点可隐秘,我们丐帮的连络站就在隔壁,居然一无所知!”

白金凤笑道:“彼此,彼此,我们只知道隔壁的华清池是个澡堂,那是为了认识环境,不致跑错了地方才记住的,可没知道会是丐帮的连络站。”

于是相视一笑,三个女孩子略略装扮了一下,遮住了本来面目,往城里去了。

到了丹凤居,跑房的一看来人,立刻就把他们引到一间雅座中,没有多久,聋长老就来了,恭身见礼后,立刻问道:“门主怎么上这儿来了,有什么赐示?”

白金凤道:“没有事,我到了金陵,总不能老躲在船上,所以出来逛逛。”

聋长老急急道:“门主此时不宜转出,金陵乱得很,四处都是陌生的江湖人,不知道属于那一方面的。”

白金凤笑笑道:“管它属于那一方面的,反正我换了样子。

没人会认识我,燕青上岸了,你知道吗?”

聋长老道:“知道,他就进了隔壁的华清池,属下已经派了四个人进去,如有变故,随时都可以支援。”

白金凤笑说道:“这就好了,我就在这儿坐坐等候着。”

聋长老沉思片刻道:“也好,燕大侠不在船上,门主在船上也危险,万一有个风吹草动,属下驰援都来不及,如果门主肯答应的话,就一道住在这儿吧!”

白金凤却一皱眉道:“聋长老,我住在那儿我自会作主的,我这次出来是要经历一下江湖经验,如果一直要你们保护着,我还能学到些什么。”

聋长老道:“属下是为门主的安全着想。”

白金凤冷冷笑道:“没有一处是安全的,天残谷那等隐僻,结果还是被人杀上门来,如果不是燕大侠与两位大姐及时赶到援手,我就被人活埋在谷里了。”

聋长老俯下头道:“那是属下的疏忽,未能尽到保护之责。”

白金凤道:“也不能怪你,实在是对手太强了,因此我必须要学学自卫,不能老是要人保护。”

聋长老更为渐愧,忽然一个客倌打扮的人前来叩头行礼后道:“属下刘全有要事尊报。”

白金凤道:“说,什么事。”

刘全道:“马百平不久前进了华清池。”

白金凤一震道“他带着多少人来的?”

刘全道:“就是一个人,进去后就跟燕大侠一起下了池子。”

聋长老道:“我们的四位舵主呢?”

“尤大元舵主已向燕大侠先打过招呼,如有必要,可以立即支援,但燕大快跟马百平之间似乎没有什么敌意,燕大侠也,没有表示,因此他们只在附近守候着。”

白金凤道:“奇怪了,原来他是上这儿来找马百平的,两个人在商量些什么呢?”

在华清池的澡池子里,燕青与马百平都光着身子,泡在水池子里,另外有几个浴客则躺开一切闭目养神。

马百平道:“燕兄相请,不知有何见教?”

燕青道:“有一件事请教,也有一个重要的消息奉告,先要请教的是近日在金陵城中风云际会,来了不少武林中人,他们究竟是干什么的,是属于那一方的?”

马百平道:“大部份是天魔教中人手,也有一些是不明身份的。”

“这些人是为什么而来?”

马百平道:“是家父召来的,因为金陵最近出了好几条命案,被杀的都是天魔教中的重要人物,家父很紧张,故而叫兄弟把天绝谷中的重要人手都带来了。”

“可知道杀人凶手为谁。”

“不知道。此人身手绝高,好像专为向天魔教寻仇而来,家父怀疑是燕兄,虽经兄弟力保,但家父还是不相信。”

燕青微笑道:“人不是我杀的,不过我可能知道是谁。”

马百平连忙道:“是哪一个?”

燕青道:“兄弟知道令尊是一个傀儡而已,上一次火并天魔教主白福,只是受人指使,那个人是谁呢?”

马百平道:“兄弟不知道,此人与白福是同等地位,兄弟的武功也得自此人传授颇多,但一直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因为兄弟每次见到他时,他都带了一个青铜面具,兄弟称他为天尊,却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燕青道:“令尊是否知道呢?”

马百平道:“也许知道,但他一直不肯告诉我。”

燕青一叹道:“百平兄,你我既为莫逆,希望你掬诚相告。”

马百平道:“小弟说的是真话,现在天魔教将以何种面目出现尚未决定,小弟是负责实际行动责任,一切都受命于那个叫天尊的人,所以小弟的地位很高,但并不能参予机密,因此有些事小弟并不清楚。”

燕青想了一下道:“那么我告诉你,这个人就是当年的黑道世魔恨天翁上官吴予。他手下的三个得力助手叫恨天三姬,一个飞天夜叉贾瑾已死,另外两个,一个是独臂神尼柳不青,一个是紫燕的养母金雪娘。”

马百平不禁一震,燕青道:“尊夫人恐怕比我知道得还多一点,因为她知道天魔教的背后有四大巨头,白福已死,另外三个人她虽然没有说出是谁,但她至少是属于其中之一,而且她武功之高,绝不在吾兄之下。”

马理平愕然道:“银凤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燕青道:“兄弟跟她交过手,这一点绝不会错,所以马兄今后要多注意一点她的行动。”

马百平沉默半天,才叹道:“我们虽是夫妇,都早已同床异梦,徒具其名而已,兄弟从不管她的事,柳不青是受命于天归师兄弟节制,没想到她竟是恨天三娘之一,而天尊竟是恨天老魔。”

燕青一笑道:“恨天翁虽然把马兄的地位提得高,只是在利用马兄而已,柳不青才是他的心腹,这个老婆子恐怕还兼有监视马兄的任务。”

马百平愤然地道:“我知道是受人利用为工具的,所以才与燕兄私通款曲,这老魔头迟早会后悔的。”

燕青道:“现在已知三者之一为恨天翁,还有两个人,一个在尊夫人身上找线索,另一个则在这几天的杀人凶手身上找线索,相信必可把他们挖出来的。”

马百平连忙问道:“杀人者为谁呢?”“燕青把当涂江心岛上连氏废墟拾来的纸块包在一块油布内,在水中递给马百平道:“这是在当涂江心岛取来的,兄台拿去给令尊一看,他大概就知道是谁了。”

“当涂江心岛,那不是连洁心的故宅吗?”

!“不错,令尊在莫愁湖畔冒充天魔令主的事一定是被她发现了,她把她父亲连治天被杀,以及拆散她家庭,隔离她儿子的帐,都算到令尊头上,现在她已经找到了她的儿子,此来恐怕是专为对付令尊。”

马百平收下纸包,匆匆离池道:“我这就见家父去,如果有了消息,明天还是这个时候,我们在此地见好了。”

他起身抹干净水渍,穿衣服的时候,燕青也起来了,近在他的身边道:“这个纸包中物,马兄别说是从我这儿取到的。”

马百平道:“我知道;燕兄这两天别去看紫燕,因为家父在她屋子四周密布眼线,专为对付燕兄的。”

燕青笑了一笑,等马百平走了之后,他也穿好了衣眼,一迳离开了华清池,踱向秦淮河畔,在那些画舫间一条条地寻找着,终于找到了他要找的那一条,船上挑着花灯,灯上写着牡丹红三个字。

他踏上画舫,惊动了正在瞌睡的一个小丫头,燕青笑笑,摸出一块银子放在桌上道:“我姓燕,特地来访牡丹姑娘。”

燕青道:“不熟,我是慕名来访、”

小丫头笑道:“难怪了,姑娘病了半个月了,一直在家中养病,爷若是熟客,就不会到船上来找她了。”

燕青一怔道:“牡丹姑娘既然有病,船上干吗还悬灯呢?”

小丫头道:“姑娘也没什么大病,只是身子不爽,所以仍然悬灯,如果有相熟的客人来,就我接到寓所去。”

小丫头受了银子,请燕青坐下了,便拿起竹篙,慢慢地把船撑了出去越走越荒凉,约莫半个时辰,船已经驶到一个很荒僻的郊野,燕青看着不对,忙问道:“牡丹姑娘住在哪里?”

小丫头用手一指前面不远处亮着灯光的地方道:“就在那边,只有这一家爷请自己过去吧!”

燕青正在犹豫之时,丫头笑道。“姑娘吩咐过的,如果有一位姓燕的爷来找她,就叫我送到这儿来,姑娘是住在城里的。”

燕青过来不要找牡丹红,这是金紫燕跟他连络相见的办法,因此倒也相信了,他等小丫头把船拢了岸,就一直向亮灯的地方行去那是两间茅屋,闪着灯光,燕青跨步越过竹篱,还没有出声招呼,门忽然开了,屋中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金紫燕的养母金雪娘,一个赫然是连洁心。这个意外的发现,倒使燕青紧张了。

那两个妇人对燕青的到来并不惊奇,金雪娘首先站了起来道“燕公子,老身守候多日,总算把你给盼来了。”

燕青到了这个时候,只有硬起头皮进去拱拱手,道:“大娘好,莫大嫂好,真想不到会在这儿见面。”

连洁心淡淡地点点头,金雪娘却笑道:“燕公子,你可不要怪紫燕,她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这儿,她对你是一片痴心,天天守着你,而且还买通了牡丹红,作为你们连络私下会面的地方,连洁心却沉下脸,说着:“燕兄弟,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嫂子的话,你就告诉我一句老实话,你究竟是什么人?”

燕青笑笑道:“大嫂这是什么意思,兄弟浪子燕青……”

连清心说道:“我知道你叫燕青,我问你是什么身分。”

燕青笑道:“正一品江湖流浪客。”

连洁心怒道:“浪子,我没有心情跟你开玩笑。”

燕青道:“我说的也是真话。”

连洁心哼了一声道:“你是九老会中的人。”

燕青心中微震,但脸上不动声色地道:“大嫂凭什么认定我是九老会中的人呢?”

连洁心道:“你派去跟踪我的小伙子在死前说了很多话。”

燕青笑笑道:“是那个叫史光超的小家伙吗?”

连洁心道:“你终于承认了。”

燕青叹了一口气道。“大嫂提了一个死人作为证据,我能不承认吗?因为我连对质的机会都没有了。”

连洁心说道:“燕兄弟,你到底是不是九老会中的人?”

燕青道:“如果大嫂已认定我是了,我说不是也没有用,但希望你要听一句老实话,我告诉你我不是。”

连洁心皱眉道:“但是史光超咬定说你是的。”

燕青苦笑道:“我跟天魔教作对已成事实,天魔令主虽死,天魔教的势力仍存在,他们都在找我,我是不是九老会的人都无关紧要了,不过大嫂从史光超口中证实我的身份,似乎太牵强了。”

“史光超不会说假话的。”

“何以见得呢?”

“因为他是在忘我草的葯性下说出来的话。”

“忘我草是什么东西?”

“是一种葯草,有特殊的功效,人服食以后,任何记忆都保留,只是忘掉了自己,因此他供述的话,完全是真实的,没有一句虚言。”

燕青心中一惊,这种葯草的性能他是知道的,龙雨田曾经向他说过,那是一种*醉心智的毒草,任凭意志再坚定的人,在这种葯草的性能下,都会无法控制,将记忆中的秘密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因为受制的人忘了自我,把自己当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陌不相识的人。

对于一个陌不相识的人,是用不着为他守秘密的。

这种葯草极为稀少,而且提炼的方法很困难,没想到连治心那儿居然有这种人才。

他盘算了一下,觉得还有一点可以掩饰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