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浪子》

第31章

作者:司马紫烟

燕青随它走出大厅,折向一处边门,竟是一片广大的园林,满眼都是奇花瑶树,在一轮明月的照耀下,发出锦绣眩目的彩色。

鹦鹉一翅飞到一弯清流边,那儿停着一只小巧秀丽的彩舫,彩舫是敞篷的,只安着两个座位。

彩舫的前面有两根丝缆,却是由两个全身赤躶的少女牵着的,那两个少女都约摸十八九岁年纪,姿容美艳,肤色如玉,上半身躶露在水面上,露出坚实而又高耸的酥胸、菽rǔ,但她们的神情十分自然,毫无羞耻之状,燕青在鹦鹉的促请下上了船,那两个少女就牵着船缓缓启行。

燕青怔住了,因为那两个少女的下半身缀满锦麟,拖曳着长约丈许的彩色扇尾。

那竟是两条人鱼,也是传说中的美人鱼。

燕青的惊诧也不过是一刹那,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从容,水平如镜,花香袭人,月明如书,坐在轻巧的云舟上,由两条美人鱼牵曳着徐徐而行。

这不是幻想中的神仙之游吗?

鹦鹉停在船头的金丝架上,剔着翼毛道:“燕公子,你怎么不说话了?”

燕青微笑道:“没什么好说的。”

鹦鹉哦了一声道:“这儿的一切都不能使公子满意吗?”

燕青道:“人间仙境,别具匠心,但还不如我到过的地方。”

“什么地方还比得上这里?”

“红叶庄,西湖畔的红叶庄。”

鹦鹉哼了一声道:“那儿怎么比得上此地。”

燕青道:“至少那儿比这儿真实而得自然之趣,造作之工,总不如天然的好。”

鹦鹉正要开口,燕青手指一弹,那是一颗小石子,却击断了鹦鹉颈下的金丝,鹦鹉受惊飞起,口中发出嘎嘎的怪叫,不再是悦耳动听的语声了。

燕青站起身来,拾起那截金链,对着练于下面一个金质的小鸡心道:“仙子!在下既蒙宠邀,就请现身一见,何必借这些机巧而卖弄匠心呢?”

鸡心中发出悠悠的一声叹息道:“你真俗!我费尽心力,安排下的迎宾传令,全被你破坏了。”

燕青笑道:“仙子如果要我说一声聪明,我记得已经讲过了,如果要我说一声高明,那是太侮辱仙子了,这一切的布置,已经不止为高明了,但是我装出一副受惊的样子来讨好,我可实在做不到。”

“难道这些布置还不够令你惊奇吗?”

燕青笑道:“镜花水月,何奇之有,我从不对虚假的东西赞美。”

声音日有点慢怒道:“你怎么知道是假的?”

燕青道:“一切都太明显了,今天是初一,何来皓月当空,而且一轮孤月,无云无星,这些已经够做作的了。”

“还有呢?”

“灵鸟能语,幻作仙子化身,设想不为不佳,只是这头鸟太懒了,仙子传音时,它有时连口都不开。还有这两条美人鱼,在水中进行时,多半是用双臂划水,鱼却是用尾鳍拔浪而行的……”

一声叹息,接着是一阵异常的寂静。

燕青笑笑道:“仙子何不以绝世之姿容赐与一见,那倒是使燕某真正心动之处。”

“你见过我吗?”

“没有。”

“雪娘与洁娘说起过我的形貌吗?”

“也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我是绝世姿容呢?”

燕青哈哈一笑道:“仙子别忘了我是浪子,浪子对美女是最具灵感的,闻声而知人,相信我绝不会错。”

虚空中突然发出一串银铃似的笑声道:“这次你可走眼了。”

碧青的天幕突然起了一阵轻爆,然后是一朵白云,在蓝天中徐徐下降,云端上站立一个身被白纱的女子。

那是一袭白色的轻纱,裹着一个晶莹如玉的洞体,修长的腿,纤细的腰,浑圆而又隆实的双*,在轻纱中都隐约可见,美极了。

还没看见睑,但这副躯体已足够使每个男人都砰然心动,情不自主地拜倒在她的脚下。

白云降落在水面上,她的脸仍是藏在那一重厚纱之下。

燕青也被她眩目的美震得呆了一呆,但随即叹息了一声,摇摇头道:“可惜!可惜!”

白纱女哦了一声道:“可惜什么?是不是因为没看见我的睑?”

燕青道:“不!仙子的脸不必看,我也知道是美的,可惜的是出现的方式,仙子不该自天而降。”

白纱女道:“那该如何出现。”

燕青道:“人间对美人的形容,无过于曹子建的洛神赋,仙子如果在河上布下一阵轻雾,然后由水底足登白莲,冉冉升起,岂不是更美上十分。”

白纱女格格一声娇笑道:“你这个人真不愧为风月圣手,居然能有这么脱俗的思想。”

燕青道:“被称为浪子的男人绝不会俗。”

白纱女笑道:“不俗,我为刚才说你俗而道歉,你不俗。而尽还是个非常懂得欣赏美的雅人!我用这种方式接见过十个男人,有的高达九十高龄,有的才只十五岁。”

燕青微笑道:“他们如何?”

“俗!俗不可耐,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眼睛盯住了一个地方,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

“那是男人的本能,见到仙子的绝佳体态后,不想那件事的就不是个男人了。”

“这么说来,你不是男人了。”

“哪里!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可是你并没有想那件事,你居然还注意到我出现的方式,往更美的境界上去追求。”

燕青笑笑道:“浪子之所以为浪子,就是对着女人时,还会注意到气氛与情调,虽然也一样地想把距离接近一点,揭掉你身上的那重轻纱,但对慾的发泄时,还注意到灵性的和谐。”

白纱女一笑道:“难得,难得,今天总算遇到一个知音,为了不使你失望,我倒是把洛水仙境为你破例地演上一次。”

她的手臂轻轻地一挥,四周立刻响起了一阵美妙、悦耳的音乐,那是唐玄宗的杰作:“霓裳羽衣曲……”

乐音中四周慢慢扬起了轻雾,仿佛云生足上,慢慢地把白纱女的身形掩没。

乐音再变,空灵幽远,那是“山在虚无飘渺间。”

雾渐渐地谈了,水波轻动,一朵白莲冉冉升起,莲大如斗,而且是一朵含苞的睡莲。

在悠扬的乐声中,蜷缩的莲瓣徐徐展开,中间是一个蜷缩的全躶美人,还是那白纱女,只是她已经把身上的白纱农褪除了。

晶莹的肌肤如同无暇的美玉一般,洁润光滑,她慢慢地站起来,轻抒玉臂,向燕青慢慢地接近。

来到船边时,燕青伸出一只手,握着她尖尖的玉指,将她扶到船上。

船又轻轻地前驶,轻雾笼罩着四周。

燕青把白纱女扶在身旁的锦座上坐下,然后自己也坐在旁边,白纱女轻轻笑道:“这样是否好一点。”

接得这么近,吹香如兰,燕青却双手曲肱为枕,靠在椅背上道:“音乐不好。”

白纱女一怔道:“还不好,这是经过多年的训练,已经到达了无瑕可指的境界了,你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声音。”

燕青道:“有的,天籁。”

白纱女笑道:“你也太苛求了,既然知道我这一切都是人工的造作,何得天籁之音。”

燕青道:“天籁非由造作,乃发自天然之声,如呜呜鸟语,水流风啸,都是天籁之音。”

白纱女笑道:“那容易,你要听那一种。”

燕青笑道:“一种,深秋的蟋蟀。”

“这有什么好听的。”

“天籁是要配合情景的,雾影凄迷,寒将嘶鸣,令人有一种凄迷的感受。”

“那就不美了。”

燕青一笑道:“你也俗得很,美感并不仅限于欢愉,有时凄凉的美感更为动人,你想想,此时此地,冷月独照,配以一两声蟋蟀的瞿瞿,将是何等凄艳。”

白纱女用手又轻轻一挥,音乐渐歇,然后慢慢地响起一声声瞿瞿的虫鸣,在朦胧的雾色中,果然别具一番感受,白纱女倾听了片刻才道:“燕公子.你果然不同凡俗……”

燕青转过脸去,笑笑道:“你的面纱准备什么时候揭掉。”

白纱女道:“随你,你高兴什么时候揭就什么时候揭。”

燕青道:“那就再等一下,你加点秋风掠枝的轻啸,把气氛培养得更充足一点。”

悠悠地风声渐起,尖声地撕着枯秀的树枝。

燕青道:“是时候了。”

伸手揭下了她的面纱,那张脸却是十分狰狞,上面布满了坟起的肉球,有红有黑,只有那一对眼睛仍是明如秋水,瞪着她。

燕青的脸色十分平静,微微地一叹道:“仙子芳名可以见告吗?”

“可以,郭心律。”

“很好,天音仙子郭心律,若非心律,何解天音,人如其名。”

郭心律微征道:“我的脸没有使你害怕吗?”

“没有,一切如我所料。”

“你已经知道我的脸是很丑的?”

“我几时说过你丑的。”

“你认为我很美?”

“嗯!很美,我要求雾影凄迷,冷月独照,寒将悲鸣,就是为了欣赏你这张脸的狰狞之美。”

郭心律一怔道:“狰狞也是美吗?”

燕青笑道:“当然,美并不是要悦目,猛虎斑澜,是凶猛的美,鹰搏九霄,是凶险的美。”

郭心律轻叹一声道:“可是一个女人有这张脸,就不是美了!”

燕青笑道:“那是世俗的看法,我是浪子,浪子能从每一个女人身上找出她美的地方。”

郭心律笑道:“那么你不讨厌我。”

燕青道:“不讨厌。”

“还想亲近我吗?”

“当然想,我把你扶上船,就是想抱抱你,培养双方的情趣后,再进一步得到你。”

“可是你还没有行动。”

燕青道:“不急,在你面纱没有揭去前,我都没有那样猴急,现在更不必急了,我还在等待。”

“你还在等什么?”

“等到你决定跟我坦诚相见的时候,我喜欢女人,也喜欢真实,因此我绝不跟一个伪装的女人示爱。”

郭心律一怔道:“什么?你还以为我是伪装。”

燕青道:“是的,假如你真是这副形貌,我也可以亲近你,用我的爱心来亲近你,但你不是这副形貌,我就不知道该用那一种心情来亲近你了。”

郭心律笑笑道:“你究竟有多少爱心?

“浪子有很多种爱,对多种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爱,每一种爱都是出于至诚,因此我必须先决定你是那一种女人,才知道该用那一种感情来对你。”

“你凭什么认为我的脸是伪装的。”

燕青笑道:“因为这儿的一切都是假的。”

“环境可以造作,脸貌是天生的。”燕青笑道:“连日月星辰都可以造作,脸还不能改造吗?”

郭心律道:“我喜欢保存我的本色。”

燕青道:“那你就该揭去脸上的伪装。”

郭心律一叹道:“你摸摸看,我这副脸究竟是不是伪造的。”

燕青笑道:“不必摸,我相信这是你的真正面目,可是你已经没有一副真正的面目了。”

郭心律身子轻轻的一震,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燕青一笑道:“你应该明白的,现在让我看看你改造的面目好吗?”

郭心律叹了一口气,缓缓地伸手,从脸上撕下一层膜似的面具,然后现出一张艳如春花般的睑庞道:“你是看见这副脸的第一个男人。”

燕青笑了一下,仔细打量着她的脸道:“很好,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果然是妙手之作。”

郭心律道:“你似乎对这张脸不太满意。”

燕青道:“不,非常满意,以造作之工,不会更好了,眉鼻眼chún嘴,你已经把最美的部分都凑起来了。”

郭心律道:“但你却认为尚没有达到至善至美的境界。”

燕青笑道:“不,一切至美都被你汇聚了,可以说无懈可击,但你忘了一件事,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至美必有所缺,由于这一缺才衬托出其他美的部位,因为美是在对比的情形下产生的,你现在把自己塑造得太完美,反而现不出何者是美了。”

郭心律不禁怔住了,燕青笑了笑道:“因此以你这张睑来比,我倒是觉得那两牵船的女孩子比你还美一点。”

郭心律神色微微一变,燕青又道:“如果你不生气的话,我可以说,在外面随便拉一个女孩来,她们都比你美。”

郭心律沉默片刻,突然发出一阵尖利的笑声道:“我费了三年的工夫,搜集了九个最美的女子,每人取了她们最美的部位,拼成了这张脸,却只换来了这一句批评。”

燕青道:“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未必就是正确。”

郭心律叹道:“算了,你不必安慰我,这是我自取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浪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